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七百九十八章 一剑出鞘,天下无招!

    怎么会知道?

    萧战当然能够知道,佘炎的刀法带有剑圣的特性,只要想到武神殿把持着深渊,就不难想象这些家伙一定找到了刀圣的传承,现在遇到一个掌握了刀圣传承的家伙有什么好奇怪的。只不过萧战虽然是这样猜出来的,但是他并不想佘炎解释什么,他只是冷冷的道:“我不管你是谁,也不想知道你是谁,既然你想要杀我的女人,那今天就不用离开这里了。”

    佘炎闻言一下子愣住,不过他脸上很快浮现嘲弄的笑容,实力到了他这个地步,就算是武皇这个级别的存在也不是想将他留下就一定能够留下的,萧战实力或许很强,但是也只是很强罢了,佘炎有信心战而胜之。

    “想将我留下,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

    萧战嘴角绽起一个弧度,他的自信从何而来?

    自然是武道之主,虽说两者从武道境界上来说是一样的,但是他这可是特殊环境下诞生的武道之主体系,从根本上来说,要比以前的武道之主高出一个层次。两人虽然处于同一境界,但这一切只是表现而已,其实他们真正的差距就是一个大境界。再加上萧战还有通神的能力,说实话一个境界要比自己弱的家伙,根本不值得萧战重视。

    萧战并未废话,他的手中出现一口剑,那一刻他完全不同了,整个人就像似一口插入剑鞘的绝世神剑,所有的锋芒都尽数敛去,

    铸剑台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原本笼罩整个铸剑台的剑意这一刻直接消失,天地间似乎只剩站在中央的萧战。

    萧战的手搭在剑柄上,这段时间他一直在考虑如何养剑,剑皇的方法绝对不会适合他,因为他的剑就是法,而法同样也是剑,可以说他要养剑绝不是简单的养插在剑鞘中的剑,他还必须考虑剑之法的存在。

    只是如果萧战要考虑剑之法事情就会变得麻烦,因为他的剑道从来都是包罗万象的,绝不仅限一种法,也就是说他的养剑一定会变得非常的复杂,如何养绝对是一个天大的问题。

    萧战这些天来的思考让他明白一个道理,要真正养剑,他必须打造出一件真正适合自己剑道的剑来,要不然他的养剑就是一句玩笑。至于什么是适合自己的剑,萧战简单的认为一定是象征着剑技之道跟武技之道的结合体。

    打造一口蕴含了所有剑之法的神剑,这个问题暂时让萧战感到非常的棘手,象征了整个剑技之道的神剑仅仅设计就是一个天大的难题。

    剑缓缓出鞘,并没有什么恐怖的剑意狂暴而出,天地间的剑之道也并没有响应萧战的把剑出鞘,以助长他的无敌气焰。

    剑的出鞘非常平淡,更别说什么新意了,这只是最为平淡的抽剑出鞘。

    这一切不管从哪一个角度来看都非常平淡,可是一直处于萧战对面的佘炎却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压力。

    佘炎发现自己的气势像是被什么东西扼住了咽喉,居然有种胸闷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怎么回事儿?

    佘炎吃惊之极,他想要找到原因,只不过一切看上去都显得格外的平静,根本找不到一丝波澜。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佘炎直觉自己不管做什么都难以展开来,可是研究自己又发现什么问题都没有。

    佘炎的心情变得格外凝重,他知道这是一种非常特殊的剑道,就如同先前几个女妖对自己的攻击一样,明明没有攻击到自己,可自己还是受到了影响。现在看来那几个女妖的都是眼前之人的传人,他们是同出一脉。

    只不过佘炎发现自己明悟这些似乎根本无法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压制无形无色,他根本找不到根由所在,不管如何去做,他似乎被强行压制住,就连手中的刀似乎都难以举起来。

    该死!

    佘炎知道自己如果不能打破现在的困锁,两者间一招就能够分出胜负来。

    这是佘炎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他的脸很快变得狰狞,骄傲不允许他如此惨败,就连刀都无法指向敌人,这是何等的耻辱。

    给我爆啊!

    佘炎在心中怒吼,那一瞬间他体内的力量在蠢蠢欲动,试图挣脱这无形枷锁,这是力量在身体中自如运转,根本没有收到受到任何的影响,可他的招式跟应对还是无法使出来,似乎一切都被上锁了,如果不解开这个看不见的锁,他只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对手。

    怎么会这样?

    佘炎脑中无数念头闪过,他发现这种情况的出现应当就是萧战抽剑出鞘开始,只是不管他如何回忆,那都是最简单的抽剑出鞘,根本没有蕴含一点气势这类的东西在其中。

    萧战嘴角绽起一个冰冷的弧度,他不会去怜悯一个想要杀死自己女人的家伙,干掉佘炎就是他现在心中唯一的念头。

    出剑了!

    萧战的剑并不快,这是刺之剑道,这一刻剑是法,法是剑,这一颗剑是我,我是剑。

    剑出,几乎闪念的功夫,叶凡的剑直接穿透了佘炎的胸膛,整个过程他甚至就连手中的刀没能够举起来。

    “碰!”

    佘炎的身体在虚空直接炸开,漫天剑气让他的血肉化为齑粉。

    一剑!

    这是震撼人心的一幕,不过更为震撼的还是萧战这一剑竟让肉身飞速重聚的佘炎境界不稳,隐约间要从巅峰境界坠落下来一样。

    惊恐!

    这一刻佘炎哪还有半分自信,自己的境界在震荡,这是不稳的迹象,似乎随时都要从巅峰境界跌落下来。

    该死!

    这到底是什么剑道?

    未知才是真正灵佘炎恐惧的原因,如果是被强大的力量碾压,他可以将来增加修为跟力量,可是像萧战那一剑,他根本看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败,这让他面对萧战时心中会有一种本能的恐惧。

    不过现在真正让佘炎该要恐惧的就是自己的境界似乎收到了难以想象的冲击,现在居然要跌落下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