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七百八十七章 纯粹之道,剑意之道!

    剑皇从未遇到过魔猴,不过他听说过有关魔猴的传闻,他很清楚对付魔猴仅靠自身的力量是不够的。○随意剑皇对于力量被限制根本没有在意,因为他知道强大的力量对于魔猴没有什么作用,一切都要依靠自己最强的剑。

    剑始终插在剑鞘中,剑皇就连自己也记不起有多久未曾让自己的剑出窍了,很多剑客练剑都需要用剑去战斗,可是剑皇不同,他的剑很少用来战斗,虽然无数年月过去,他始终未曾动用自己的剑,但是插在鞘中剑在变得越来越强。

    剑最强的是什么?

    剑皇始终认为剑最强的就是意,而剑的意完全就是有剑客赋予,所以只要自己心中的剑足够强大,那么手中的剑就能够不断超越极限,达到一个让所有剑客难以企及的高度。

    剑皇走得很慢,魔猴在哪里根本不知道,他也没有必要去知道,因为心中的剑正在告诉他这次的对手在何方。

    很强!

    剑皇眼中的光芒终于发生变化,他感受到了,这是属于魔猴的,不是气息,而是一种武道之意。

    这种意跟常人所说的意存在着很大的不同,就连剑皇自己的剑意也完全不同,可是当他一感应到顿时就像撞上一颗耀眼夺目的太阳,就算想要忽略掉都不可能。

    战意在心间滋长,剑皇嘴角绽起一抹笑意的弧度。

    这是一个值得自己一战的对手!

    那一瞬间脚步迈出更为有力了。

    魔猴剑眉一挑,他接到了一股强大到极点的战意,这让他有些疑惑。停下来继续修炼,直接将一头生物震碎,魔猴将自己穿上的肉身甲脱下来。

    虽然并未见到来人,但是魔猴已经感应到了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对手,心中的战意也随之被激发。

    魔猴现在非常需要挑战更强者,不管是谁这时候跳出来都是欢迎的。

    这一刻随着魔猴脱掉身上的肉身甲,原本属于他的气息出现,刚刚还跟他纠缠的那些深渊生物这一刻全都吓得腿软了。

    魔猴踹飞一头深渊生物,这才朝着感应的对手走去,他的速度并不快,这倒不是可以为之,而是他感应到了这个对手似乎在用这种方法积蓄自己的气势,他很乐意让对方达到目的。魔猴是自负的,趁人之危绝不稀罕,他最喜欢击败处于巅峰状态的对手。

    “轰!”

    虚空两道无形的目光吧似乎相撞了,彼此根本没有看到对手,可是那目光似乎已经先一步触碰到。

    这是一种战意的交流,根本不需要去看,只需要让心中最强的战意去感悟。

    终于进了!

    那一刻彼此的目光发生碰撞。

    “轰!”

    一股可怕的意志随着目光的碰撞炸裂开来,那一刻整个深渊外围都震动起来,脚下的大地也在瞬间崩裂。

    目光几乎同时变得凌厉,战意在那一刻达到顶点。

    这里是深渊外围,对于封神世界的武者限制很大,可是这一刻剑皇的气势却在急速间达到顶点。

    这是一种剑意,虽然剑皇插在剑鞘中的剑尚未出鞘,但是剑意已经破封而出,那一刻整个深渊外围区域都被这股剑意笼罩。

    剑意非常强悍,那一刻深渊外围所有生物都吓得趴在地上,它们的身体在瑟瑟发抖,似乎根本无法承受这可怕之极的剑意。

    魔猴的脸上挂着似笑非笑之色,看着剑皇,眼中兴奋的光芒越来越强烈。

    剑意真的很强,不过这股剑意并不凌厉,那感觉就如同那还插在剑鞘中的剑一样,锋芒完全被剑鞘藏住了。

    魔猴可不是那种等待对手出招的武者,就在他感觉剑皇的剑意蓄势足够时整个消失在原地。

    “轰!”

    一瞬间原本笼罩整个虚空的剑意遭到了冲击,在那一闪念的功夫中炸裂开来。

    魔猴出现了,在他的身周所有外在的力量都被排空,力量根本没有出现,可是一股恐怖到极点的压力却似乎能够将整个深渊外围之地压塌下去。

    魔猴出招了,没有丝毫的花哨,直接一拳轰出。

    轰!

    狂暴的压力呈现几何倍暴涨的趋势,每一个呼吸的时间就会爆升,似乎永远都没有极限一样。

    拳意?

    剑皇的眼睛完全眯起来,魔猴的表现彻底的出乎他的预料,一拳轰出不管是谁都会拥有武道拳意这种东西,往往越是强大的武者越是如此。

    可是此刻魔猴的身上似乎颠覆了这种观念,一拳轰出的瞬间拳意完全消失,出现在剑皇眼中的只有那最纯粹的拳头。

    只不过原本应当非常纯粹的全都,在这一拳轰出来时却让剑皇感受到了一股无限恐怖的压力。

    没有武道拳意,压力何来?

    一般这种情况下自然就是武者的修为跟力量了,可是魔猴一拳轰出来根本没有这些,似乎他的力量在这一拳中完全消失。

    这是一种完全超出剑皇预料的变化,他的剑道就是剑意,无数年月的孕养,如今他的剑意已经强到一种无限恐怖的程度,很多对手他甚至都不用抽剑出鞘,仅仅剑外放的剑意就足够解决对手。

    可是如今出现在剑皇面前的魔猴完全不同,那简单的一拳轰来,剑意完全被舍去了,剩下的只有那最为纯粹的拳头。

    这是一种剑皇从未去理解跟触碰的境界,作为一名顶级剑皇自然听说过这种纯粹之道,不过他并未真正遇到过。如今碰到魔猴,剑皇算是真正第一次遇上能将武练到再也容不下其他外物的可怕武道。

    害怕?

    根本不可能,这一刻剑皇心中的战意在燃烧,同时插在剑鞘中的剑发出兴奋的颤鸣,这是在渴望战斗,希望能够跟这种传说中的纯粹之道对抗。

    “锵!”

    剑出鞘了!

    那一瞬间一道剑鸣之声震荡而出,也许就是那千分之一的刹那间整个深渊外围的生物都在一瞬间炸裂。

    剑意出现了,那凌厉的锋芒在剑出鞘的瞬间就已经达到极致。

    这是怎样一剑?

    出鞘的剑仿佛消失……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