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六百四十二章 紫槐之威,炼狱骑士!

    爆了!

    秦紫槐被蛮熊直接震飞出去,可怕的冲击力就像似炮弹一样。 .

    蛮熊的力量强得可怕,尤其是在被秦紫槐一手抓住时,居然爆发出数倍的恐怖巨力,哪怕就算是强悍的缚神手,都没能够抓住这狂暴一拳。

    蛮熊很是愤怒,被一尊人类抓住拳头,差点还败下阵来,这让他感到恼羞成怒。一拳震飞秦紫槐,蛮熊咆哮一声,随着他脚步一蹬地,整个人就如同出膛的炮弹,直朝秦紫槐冲去。

    虽然蛮熊不是速度见长,但是在绝对力量的爆发下,他冲击的速度还是非常的夸张,几乎一个眨眼的功夫,就让他追上了被一拳震飞的秦紫槐。

    暴怒中的蛮熊可不会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思,作为一头蛮熊蜕变体,人族美女在他的眼中可是没有一点美感。

    蛮熊出拳了,那一瞬间他的拳头就像似一刻巨大的星球,似乎刚刚穿越了大气层,直接出现在人的视线中。

    狂暴的拳劲爆发出粉碎一切的力量,随着蛮熊一拳轰出,整片虚空都被恐怖的拳劲充斥,那一瞬间所有阻挡在蛮熊面前的东西都要被轰碎。

    秦紫槐这时才刚刚稳住身形,直面蛮熊这狂暴一拳,她感觉以自身的力量或许会被恐怖的拳劲直接打爆。

    千万不要怀疑自己的直觉,秦紫槐虽然获得了萧战的武道,但是她并未获得属于紫金龙皇的恐怖肉身,跟蛮熊硬碰硬是不智的行为。

    只不过秦紫槐刚刚稳住身形,面对冲来的蛮熊,她根本没有考虑躲避,而是直接同样一拳轰出。

    双方肉身存在着很大的差异,这样的硬碰硬绝对是不智之举。

    蛮熊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刚刚一番交手,他已经知道秦紫槐或许很厉害,但是肉身力量远不如自己。

    这一拳狂暴到极点,整片区域都被狂暴的拳劲笼罩,脚下大帝似乎都承受不住这种恐怖拳威,居然出现龟裂的现象。

    “这头蛮熊还真是变态啊!”

    狐女拳狂暴轰出的蛮熊不由暗自咂舌,她这一刻非常同情秦紫槐,跟蛮熊比什么不好,非要比拼肉身,这不是找死还是什么。

    “碰!”

    双方轰出的拳头瞬间发生碰撞,在狐女预料中被轰飞甚至打爆的秦紫槐纹丝不动,而力量狂暴到极致的蛮熊则相似断线的风筝,居然被一拳直接轰飞,一个眨眼的功夫就朝着深渊黑洞激射而去。

    什么情况?

    狐女脸色猛地一变,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预料,这让她有些始料未及。

    画面太诡异了,狐女没有回过神来,这显然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料。

    秦紫槐嘴角绽起笑来,这是萧战创造的逆转绝学,真的非常强大,让敌我力量瞬间掉个,可以说蛮熊完全就是被自己一拳轰飞出去。要应对这种招式很难,秦紫槐感觉如果换做自己的话,也只能同样运用逆转的方式,或者强行将自己跟攻击招式剥离出去,要不然一旦强弱逆转,被轰飞跟打爆就是必然之事。

    目光很快锁定狐女,秦紫槐眼中闪过冷芒。

    “咱们之间应当没有仇恨,我只不过是想要回到深渊去罢了。”

    狐女虽然震惊于秦紫槐的武力值,但是她却没有丝毫害怕,反而脸上露出透着妩媚的笑容。还真别说,拥有妖狐血脉的狐女这样的笑容足可迷死任何雄性,哪怕就算是女人,对她这一笑也有种心痒难煞的冲动感,她的这种魅力还真是男女通杀。

    只是很可惜,秦紫槐根本不为所动,冷冷的目光锁定着狐女道:“既然你想要进入深渊,那现在就跟那个蛮汉一道进去吧。”

    秦紫槐瞬间就动了,她直接出现在狐女的面前,一手朝着对方漂亮过分的脸蛋直接盖去。

    这一手自然还是缚神手,狐女可不是蛮力恐怖的蛮熊,根本没有足够的力量破开缚神手的束缚。

    狐女暗骂一声,碰上这种不废话,直接开大的对手她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

    “轰!”

    萧战的身体从空间的风暴中出现,那一瞬间他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到处都是残破的宫殿残骸,一具具巨大无比的生物尸体散落各处,虚空中浓郁到能让人呕吐的血腥气息弥漫每一个角落,这一刻如果定力差一点的人怕是瞬间就会被刺激到疯狂。

    这是一个杀戮的世界,萧战发现任何生物进入这里都很容易陷入疯狂中,不过这种环境对她来说根本不起作用,超越一切神道之上,能够让他轻易将自身剥离出去,杀戮的意志对他的影响根本够不着。

    目光四顾,萧战眉头忽然皱起来,他感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压力。

    有人!

    萧战察觉到了,这里的镇守者应当已经发现了他,几乎瞬间那可怕的意志凭空出现直接将他锁定。

    “轰!”

    萧战转身了,他瞬间一双眼睛,那一刻似乎天地间只剩下了这双眼睛。

    这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萧战体会不到那种铺天盖地,能够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可怕力量感,他似乎只是一双布满沧桑的眼睛,在这双眼睛面前,世间的一切全都变得不重要了。

    这种感觉很是奇怪,萧战转身直面双眼所在方向,他很快一个身披血甲的武者出现,虽然彼此的距离有点远,但他还是能够身血甲已经残破了,可是一股让他忌惮无比的感觉却相似警钟一样在他的心灵中敲响,不时提醒着他对手的可怖。

    这就是那位炼狱骑士?

    萧战很快有了判断,虽然对手并未骑马,但是这种强大到恐怖的感觉应当不会再有其它存在能够拥有了。萧战在这尊可怕骑士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只有在太初身上感受到的气息,他能够预感到,自己或许碰到了一尊真正的大敌。

    一身血甲的武者步子迈得很慢,一双眼睛显得很是平静,丝毫没有不可一世的锋芒。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