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五百零九章 武已成神,言出法随!

    神文就是法!

    萧战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忽然有种大彻大悟的感觉。

    自己需要的并不是法师的方式,其实真正需要的只有神文。

    一指点出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自然是定住天地所有的法。

    那么一指点出就是需要能够定住所有法规的法。

    武技之道练到极致自然会演变出属于自己的法,定住某些东西就是一种武技之道需要实现的法。

    想到这里,萧战变得非常的兴奋,武技就是法,一掌拍出是法,一拳打出同样是法,武者不管做任何东动作都可以是法,那么只要是法就可以拥有自己独有的神文。

    武技神文化!

    萧战想到一种可能,当武技之道练到极致时就是所有法的圆满,而圆满的征兆那就是所有的武技都必须上升到法的程度,完全可以凝聚属于自己的独特之法。

    自己做到了吗?

    萧战很快就摇头,他的武技或许达到第九重,可是离真正圆满还相差十万八千里,可以说他的武技之道就连最基本的圆满条件都够不着,想要达到大圆满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萧战发现收到了传统思想的束缚,武道圆满就是让自己的武道法规圆满,这种判断或许对其他武道适合,但绝对不会适合他的武道。

    萧战自己的武道是什么?

    真我武道!

    武技之道的确是从天地间所有的武道中蜕变出来的,它自身囊括了所有的武道,将之悟透达到圆满,不过到了这里却必须从圆满中悟出属于自己的武道的真我来。

    萧战早就真我圆满,可以用真我造神,更是让真我再度成神。到了这一步似乎已到了集显,可是这一刻萧战发现或许一切才刚刚起步。

    自己的武就是真我,而真我已然成神,现在需要的就是开创出属于自我的武技神道。

    萧战脸上露出兴奋之色,忽然间他知道自己如何冲击武道圆满,晋升武主的方法了。

    真武神境就是让武成神,而要想更进一步达到武主,那就必须创造出属于真武神道独有的法。

    这才是属于自己的武技神道啊!

    萧战很是兴奋,虽然他知道武技神道要想圆满需要的法太多太多了,但是只要有了最明确的方法跟方式,他一定能够真正达到武主。

    创造属于自己的法!

    萧战嘴角绽起笑来,他很快投入到创造中来,这是一个坚信的过程,但是一个个属于自己的武技之法诞生时,那种喜悦跟满足简直难以言喻。这种满足绝不是心理作用,而是独属于萧战自身的武技在为拥有自己的法而喜悦跟满足。

    武自身就有感情,如今更是成神,自然拥有属于自己的情感,萧战这次虽然顺利晋升到了封神之主,但是他的武其实还在原地踏步,因为他没有创造出属于成神后的武任何一种法来。

    有了目的的修炼让时间过得很快,根据凤玉传递过来的消息显示如今法宗的试炼已经接近尾声,他到了可以离开的时候了。

    “主人!”

    奴月拿着一套换洗的衣物出现,她的眼中闪烁这明亮的光芒。

    萧战看着奴月道:“这些时日你一直都在旁观,不知道学到了什么?”

    奴月对于置身于幽潭中的萧战没有丝毫变化,放下手中衣物,她将身上衣物卸下,那一刻身无寸缕的她进入幽潭。

    天神域的阳光格外明艳,映衬出奴月躯体的夺目勾魂来,幽潭中的她就似那美人鱼,说不出的勾魂摄魄。

    萧战欣赏的目光看着过来服侍自己的奴月,作为一名女奴,她不是第一次丝缕不着的服侍他沐浴了,只不过最近他除了跟凤玉发生亲密接触外,其他女人都从未碰过。萧战似乎很享受这种暧昧的诱惑,彼此间保持着一种不算距离的距离总能平添一分情趣。

    奴月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道:“主人的武道越来越拨打精深了,奴婢也就能够窥探到一丝皮毛,说来还怕主人笑话了。”

    萧战微微笑道:“你太过谦虚了,我发现你每次都能因有所悟,看来仅以武技之道的天赋来说,你真的非常适合成为一个傀武师。”

    奴月嘴角绽起一个好看的弧度道:“这么说来主人愿意将奴婢培养成位一名傀武师了。”

    萧战淡然道:“我这并不是先前那种傀武师既能,可以说只要你能够学会,这些统统都能成为一种非常厉害的武技之道,效果远远好过预期。”

    萧战这可不是吹嘘,随着他明悟到自己需要给自己的武创造法之后,武技之道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种变化是很难言表的,不过只要同阶武者或许能够看到他抬手投足间身体四周都环绕着无数的神文,有时甚至说话都会冒出一个个神文,那感觉可不是一般的震慑人心。

    一般的法都是丝缕状,而萧战的法则不同,这是高度凝结,化为了更高等级的神文的法,每一个神文都蕴含着最为玄奥莫测的法规于其中,可以说如今的萧战就算什么也不做,萦绕他神咒的无形神文就是最强的防御,不是顶级大神主或者封神之主想要攻破无形神文构建的特殊屏障都难。

    言出法行!

    萧战感觉自己现在应当就是这种境界了,无需可以做什么,有时候只是简单的说话也会产生可怕的法来。

    奴月有些痴痴的凝望着萧战的脸道:“奴婢根本不奢求这些,只想永远在主人身边做一个侍候着的丫头。”

    萧战嘴角绽起一个邪异的弧度,随着领悟了法之境,他发现有时候一个人的心跳也能够让他看到一个个特殊的符文从对方的体内涌现。这应当是轨迹的升级版,轨迹神文,或者干脆就叫心之神文。

    奴月情动了!

    萧战从奴月的心跳窥探到了她的心灵,此刻的她生出了最为原始的**来,只瞧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贴上来就能感受到她一颗心的火热。

    低头看着奴月,萧战嘴角邪异的弧度更大了。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