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九章 真我造物,招式化神!

    什么是真我造物神境?

    造物神境好理解,真我神境也好理解,可是两者合而为一时就会让人感到茫然。

    真我神境乃是武道练出真我来,这一点对于一个武者来说并不困难。而造物神境核心就是造物,这跟真我神境看上去根本不搭边,两者结合会产生什么,在修炼之初萧战自己也不会知道。

    真我神境是练出真我,要将其融入造物神境,那就必须让造物武道化,只有如此才能够实现真我造物神境。

    一旦让造物武道化,真我武道神境就容易理解了,只是造物如何武道化了?

    造物就是能够虚空造物,用各种力量,用各种神力,甚至用各种物质,反正只要神宇中存在的,统统可以用来造物。

    造物就是一种创造的过程,不一定要创造活着的生物,可一定要让一众物质变成另一种物质。

    武技之道要做到这一点怎么看都是多此一举,不过萧战对于这一点倒没有什么怀疑,毕竟当初还是通神境界时,他就可以让自身化为武技代表的生物,显然这个真我造物神境就是要将这种变化升华,彻底达到造物的层次。

    只是造物很特殊,一旦造物变化,就预示着会转变成另外一种物质,一个武者不可能彻底变成另一种物质,可以说真我造物不应该是简单的让围着自身化物,而应当是武者的武道。

    萧战的本体修炼的乃是武技之道,也就是说他的真我造物神境就是让武技造物,就好比一招缚龙术,就需要让武技招式化为真正的实物。

    真正的缚神术乃是一种武技法规极致运用的武技,这种缚并不是指那种无形大网,而是只对于力量跟物质限制的法规,只不过是招式打出时会给人一种虚空出现无形大网的感觉,事实上大网是不存在的,真正的束缚乃是源自法规。

    让缚神术造物,这个问题困扰了萧战很多年,毕竟缚神术是一种武技法规的极致运用,跟造物压根就扯

    不上关系,这也就不可能从中炼出一种全新的真我来。

    到底要如何让纯粹的武技造物了?

    萧战发了不少时间明白一个道理,通神的化物绝不是真我造物神境的造物,两者完全就是两码事,前者只是一种化物,这是让武技招式化形,回归最本源状态,而真我造物却是要从武技真我中造物。

    武技真我说白了就是武者自己,本来就是生物,何来造物一说,所以武技真我造物绝不是武者自己进行造物,将自己整成其它模样不是不可以,但是很多武技根本行不通,就好比缚神术,这跟任何物没有关系。

    武技真我就是武者自身,这是一种由武技招式中练出来的全新自我,是自我的一种升华,这已经不再是凡人的自我,而是一种神灵的自我,可以说武技真我,就是武技神我。一旦踏足真我,那就是成神,武者不再是人,而是真正的神。

    如此一想,所谓真我,其实就是神。

    那么造物是什么了?

    造物就是创造物品,可以说是活的,也可以是死的,真我造物,就是神造物。只要想到神造物,事情一下子就变得简单了。

    造物不再局限于死物与活物,其实法与规都属于这个范畴,所谓真我造物神境其实就是创造法规,对于踏足这一境界的武者来说,世间法可以凭空创造,不再局限于简单的法规框架中,完全可以从中跳出来,随意创造,这才是真正的真我造物神境。

    缚神术的造物之境其实非常简单,那就是创造束缚法规,在缘由基础上打造出一种更为完美的法规体系。

    当萧战领悟属于真我神境的造物时,他惊喜的发现缚神术完成了质变,那一刻武技招式不再是武技招式,它不但拥有了最为完整的生命,还真正神化,由招式彻底化为一种神之术。

    可以说武技真我造物一旦成功,那么武技招式本身就是神,就好像一招如果一招缚神术打出去,那么这一招不再是

    纯粹的招,而是一种叫做缚神术的神。

    神无所不能,化不可能为可能,造物神境乃是真正的神王境,不过一旦萧战动用这一境界,他的武技招式威力直接跨升一个等级,彻底凌驾于神王之上。

    萧战的目光落在身前这些女妖的身上,真我造物神境,就是让武技化身,凭空创造出一种最完美的神道法规。当然了,萧战踏足这一境界,虚空造物这种地上一个级别的东西自然变得更轻松。

    既然武技能够造神,那武者造神会难吗?

    武技化神,武者化身,萧战的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他发现这种事情不可能简单的创造出一尊神灵,虽然能够成功,但是会有很多限制,这显然并非完美状态的神灵。

    武者造神跟武技招式应当不同,首先一点,不可能让一个武者只使用一种招式,虽然当初也太初就是只用一招,但一个纯粹由武技招式演化的神灵局限性太大了,很容易被限制死,所以武者造神需要用一种武技之道来造神。

    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萧战眉头又是一皱,如果是武技之道就跟武道不同了,造神时需要一个媒介,到底是什么媒介了?

    孕养?

    萧战很快否定这种方式,这倒不是不行,而是他不可能仅对女人来用,至少需要一种男女通用的方式。

    目光落在迪希娅身上,萧战脸上突然露出笑容来,他伸手一抓,美妇人立时来到他的面前。

    迪希娅吃惊了已经,几乎本能的体内可怕的神力涌动,想要抵抗萧战这突如其来的抓摄,只是让她惊骇的是自己所有神力完全消失,这一刻她仿佛不再是强大的神灵,而是一个纤纤弱质的女妖。

    “你……”

    迪希娅羞恼的怒视着萧战,虽然不久前跟他互相调笑,但真正实质性的动作还是非常厌恶。

    “姐姐不要生气,小弟只是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萧战脸上露出邪笑。

    (本章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