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三百四十八章 只手遮天,单掌镇压!

    恐怖武者释放的诅咒的确恐怖,哪怕被打爆了,也能够诅咒打爆诅咒的武者。只是很可惜,萧战的武技之道跟神宇任何一种武道都不同,崩解一击完全能够震碎一切。

    大殿内彻底静下来,所有的诅咒都被一拳直接震碎,在萧战跟大神王间没有了任何的阻碍。

    萧战眉头微皱,进入诅咒之源的通道就在这尊大神王的皇座之下,显然只有将这尊大神王打爆,才有可能进入真正的诅咒之源中。

    几乎瞬间萧战一步迈出,他直接出现在皇座前。

    真我之拳——崩解!

    至始至终,萧战都在使用同一种拳术,霎时天地间恐怖的拳意浩荡,这一刻仿佛就是整哥诅咒神殿也要在这一拳下被打爆。

    武之真我,拳之真我,一招出,天下从此无武。

    真我武道异常的恐怖,这是一种完全以自我为中心的武道,只要一拳打出,不管天地间有什么,统统都要一拳将之打爆。

    萧战这一拳恐怖到极点,虽然看上去只是轻描淡写的一拳轰出,但是瞬息间坐于皇座上的武者终于动了。

    一口剑身密布着恐怖诅咒纹路的魔剑出现在黑甲武者手中,霎时间整座神殿的力量完全被引动,散发出极致诅咒效果的剑气闪电间爆发,直接斩向萧战轰来的一拳。

    这一剑很简单,剑光宛若实质,但是在萧战的感知中这种剑光却是不可捉摸的。明明肉眼可见,可却用一般的手段无法触碰。

    这是诅咒!

    萧战瞬间就知道了,黑甲武者斩出的一剑不是寻常意义上的剑道,这是最为纯粹的诅咒剑道。黑甲武者用的不是剑,而是一种诅咒。

    “轰!”

    爆了!

    拳劲与剑光同时炸开,一瞬间双方照面,萧战左手出拳,右手出掌,一边是真我神拳,一边是真我神掌,那一瞬间他就像似一下子化身为两个人,完全对立的一招却组合成最为和谐的招式。

    碰撞来得异常的恐怖,让萧战很是意外的是,这尊武者居然能够挡住他这一击,恐怖的劲气爆开,整座神殿都在剧烈震动。

    萧战的眼中射出夺目的寒芒,虽然仅仅一招对轰,但是他明白了黑甲武者的武道原理,这跟一般意义上的武道不同,这是一种将诅咒发挥到极致的武道。按道理来说他的武技招式不是达到他这个级别的武者,根本无法捕捉到轨迹才对,可是黑甲武士却用一招就清晰告诉他,纯粹的诅咒系武道也有着它自身最强的属性。

    诅咒完全是针对生物,萧战的招式难以捉摸,一般武者绝对会被一招打爆,但是诅咒不同,这东西完全就是针对的萧战,只要他存在,不管如何攻击,诅咒都能够第一时间找到他,哪怕被打爆了,也改变不了硬碰硬的结局。

    萧战的嘴角绽起冰冷的弧度,他一瞬间踏足真我神境,下一刻他所以的轨迹与痕迹都从这个世界消失。

    “轰!”

    萧战再度出招,恐怖的一手直接压落,这是只手遮天,修为到了他这个地步,根本不用刻意去动用那超级神技,最简单的招式,威力都能够爆发出强于神技的效果。

    巨大的手掌当空压落,将所有的痕迹都抹除了,哪怕是自身存在于这个世上的痕迹都统统消失。

    这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明明就在眼前,可是不管是去看,还是去想,统统都不存在,这一刻黑甲武者眼中露出惊骇之色,虽然他是被诅咒之源的诅咒控制的神傀,但是自我的意识绝对没有丧失。

    真我神境就连太初都能够打爆,一个完全依靠诅咒的武者,一旦当萧战屏蔽掉诅咒的感应能力,那他瞬间就像成了瞎子。

    “嘭!”

    萧战一手直接将黑甲武者压在地上,恐怖的震动让整座神殿都在轰隆巨响,这一幕狂暴到极点,大神王一击狂暴到极点,完全有诅咒构建的神殿居然龟裂开来。

    这一幕完全落在狐妍的眼中,她目瞪口呆道:“这家伙真是彪悍啊,这尊神傀武士居然两招就被镇压了,我还以为世间同阶不可能有人闯过这尊神傀的封锁。”

    狐妍眼中闪烁着夺目的光芒,她死死盯着萧战,脑中回忆不久前发生的一切,但是她惊讶的发现所有有关萧战动用真我武道的一幕都消失不见,她居然什么都没有记下来。

    “真是奇怪的武道,居然什么都记不住,这要想偷师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狐妍的眼中闪烁着瑰丽光芒,她试图彻底窥探萧战的武道,不过很可惜,虽然什么都能够看得一清二楚,但是下一刻就彻底忘了,这还是她第一次遇到这样违反常理的事情。

    到底是为什么?

    狐妍眉头拧着,这种武技之道绝对是她第一次见到,必须承认一点仅仅看到就有种赏心悦目的震撼,设身处地,她很清楚自己一个照面就会被打爆。当初之所以主动跳出来,完全就是狐妍意识到自己不可能打得过萧战,她知道自己不会有一点机会。

    狐妍最开始自然存着偷师的意思,她对自己的天赋很自负,认为任何东西看过之后都能够偷师,可是萧战的武技之道就像似一个巨大的耳光,抽得她脸都肿了,而她居然愣是没有看明白对方是如何抽的。

    狐妍脑中念头转的很快,完全无法记住,她认为应当是自己根本不理解萧战的武道,可以说如果要想偷师那就必须从最基本的开始学,只是如此以来问题就来了,萧战凭什么要将自己的武道传给她。

    自己为何要夺得诅咒之源?

    答案自然很简单,诅咒之主害得归元一族毁灭,作为一名纯粹的归元族,狐妍自然要报仇,将敌人的东西彻底据为己有。只是没有想到,那尊黑甲武士的恐怖,将狐妍彻底拦下来,她认为这是世间最为恐怖的武道,所以一直留在这里就是为了找到方法将那种武技之道据为己有。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