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二百九十七章 无视剑道

    什么是武?

    洪亮的声音震动天宇,所有武者心神巨震,这一刻哪怕武道神王都被震动了,他们心中居然出现了茫然。

    什么是武?

    这是一个非常简单问题,可是这一刻就算是武道神王都发现自己无法回答,他们一直坚信的武道突然间变得不确定了。

    无数的武者心神巨震,他们意识到这是一种心神攻击,纷纷开始稳守本心,想要对抗太初的这种武道意志侵袭。

    只是天地间武道意志的压迫实在是太恐怖了,哪怕是武道神王这一刻都心旌摇曳,不可自持。

    萧战一直都没有动,看着那强力抵抗太初武道意志的武者不由暗自摇头,他觉得这些家伙真不是一般的傻,居然没有看出太初是在问谁能够继承他的武道,这些家伙选择对抗,就表示自己对太初的武道不感兴趣。

    当然,萧战虽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但他可没有义务给人解释什么,他的目光锁定那个抓住太初神晶的埃瑞斯。萧战心中涌现疑惑,以他对太初的了解,埃瑞斯绝对不是合适的传人,现在这家伙居然可以毫无任何阻碍的抓到神晶,这说明什么?

    萧战认为只有两种可能,一是那是假的,而则是这不是太初选择的。

    第一个答案很好理解,不过萧战认为神晶是真的,这点没有掺杂任何的水分,那么出现这种情况就只有两种选择了。

    到底是谁能够干预太初的决定?

    答案不言而喻,萧战很快就想到了神宇意志,意识到这一点他真的很是吃惊,没想到居然会选择这个家伙。

    萧战自认对于埃瑞斯还是很了解的,这家伙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都不像合适的人选,神宇意志却挑选了这个家伙,这其中难道还有其它原因?

    萧战暗自摇头,他很快就不去考虑这个问题了,现在去想这些根本没有任何意义,还是想一想是否现在出手。

    不管神宇意志因为什么而选择埃瑞斯,萧战认为这东西

    (本章未完,请翻页)都不能落在这家伙的手中,只是现在出手他有感觉太早了些。萧战自然很了解太初,对于自己的传人上这家伙一定有自己的安排,同时为了超脱,肯定不会直接让人抢了他的传承就走人。

    太初到底要如何超脱了?

    萧战真的有些疑惑,他拥有轮回自斩的能力,所以从来都不会去考虑这个问题,如果真的有人在修为上算计自己,直接自斩就是,保证没有一切后顾之忧。

    太初显然没有这样的优势,那么这家伙的自斩就一定非常不一样,至于有什么不一样,萧战是想不明白的。

    现在就要看天珠了,希望她真的给力一点。

    萧战将希望放在了天珠的身上,而天珠则是看着虚空中巨大的太初,她不想那些家伙在抵抗,而是完全放开了自我,作为一个仅次于天魔的超级天才,她的思维绝不是常人能够测度的,很多时候想问题绝对跟一般人不一样。

    所有武者都在选择对抗,可天珠却发现这是一种机会,她能够感觉太初的发问不是为了压迫,甚至不是在彰显自己的强大。

    “真是一群白痴。”

    天珠瞬间就理解了太初的意思,这就像似非常直白的告诉你能够想要我的武道嘛,那就回答这个问题,只要你的答案附和,那么你就是我的传人了。

    天珠嘴角绽起一个讥嘲的弧度,什么是武,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看上去很容易回答,但是太初能将武道练到武道之主境,同时还能够跟前世的萧战对抗,对武道的理解岂是一般人心目中的武道。

    什么是武?

    天珠从来不会去考虑这个问题,她只关心什么是剑,不过很多时候武道是相通的,太初的武技之道完全可以挪移到剑道上来。

    既然不关心武,那自然就要弄明白什么是剑了,这同样看上去非常的简单,可是天珠脑中想的却是战魔。

    天珠放开了心神,当扪心自问什么是剑时,她脑中想的只有战魔这个混蛋。天珠的剑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不需要什么杀敌,不需要一剑轰破神宇意志什么的,她这一辈子只关心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彻底将战魔俘虏,让这混蛋拜倒在自己的裙下,彻底称臣。

    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事情,战魔是一个变态,天赋强得夸张,也就比天珠差那么一点,要打败那家伙不难,要他乖乖臣服裙下难度就直线攀升,要不然她早就让他乖乖听话了。

    什么是剑?

    能够一剑干翻战魔,就是好剑。

    能够一剑让战魔归心,就是好剑。

    能够一剑斩断任何偏见,就是好剑。

    能够一剑摧毁世俗任何观念,就是好剑。

    天珠心中涌现奇怪的感觉,这些看上去似乎都跟剑道不怎么搭边,可是当她心中产生这种念头时却有种豁然开朗之感。

    战魔很强,那混蛋如今是神王了,要想将这家伙干翻岂是容易的事情。所以说要实现这一点就需要自己的剑道无视境界,无视强弱,无视任何天地存在的至理。

    要想让战魔归心太难了,怕是神宇毁了,那家伙也会躲得自己远远的。所以说要实现这一点就需要自己的剑道撬开战魔的心,那可怕这家伙将心防困锁,构建出神宇最强防御,自己也要能够一剑将之攻破。

    战魔为何排斥自己,还不是这混蛋认为自己以前是个男人,这根本就是一种偏见,没看到世间无数男人可以基情无限嘛,自己现在好歹也是名符其实的女人。

    阻碍在自己跟战魔之间最大的障碍是什么,天珠认为是世俗的观念,就跟他的偏见一样固执。

    自己需要的是什么剑道?

    天珠瞬间就豁然开来了。

    自己需要的剑道就是无视一切的剑道,只要无视强弱,无视境界,无视任何防御、无视任何偏见,无视任何法规。

    什么是剑?

    无视一切就是剑!

    这是我的剑道,同样也是我的武道。

    一瞬间天珠心神开始震动。

    (本章完)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