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三百七十四章 手起刀落

    萧战大多情况下都让自己成为一个旁观者,修炼不是随便找麻烦,只有那种有意义的战斗才是对修炼最大的磨练,要是胡乱挑衅他认为那不是修炼,而是一种脑残的行为。¥f,

    萧战自认自己没有惹麻烦,可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太过想当然了,他不想这样莫名其妙的跟邪咒部落冲突,而邪咒部落的人似乎很想跟他发生冲突。

    就在萧战救下一群被邪咒部落俘虏的妇女之后,一群巫师盯上了他。本来他以为是因为自己救人的举动激怒了邪咒部落的人,可很快就发现这些巫师本来就是冲着他而来。

    萧战绝对不怕麻烦,他自己不会无缘无故的找邪咒部落的麻烦,不过既然是这些巫师想要找他的麻烦,那他就非常欢迎了。没有任何的废话,萧战在一个原始村落找上了这些追杀自己的巫师。

    “娘的,那小子怎么不见了,小姐还等着我们回去复命了。”

    一个脸色阴沉的巫师很是懊恼的骂了一声,一群人跟踪萧战,可竟然在进入这个村子后失去了踪影。

    “这小子体质太惊人了,绝对是最佳的肉种,就算小姐没有发现,我也恨不得将他炼成肉种。”

    “可不是嘛,作为一个男人谁不希望自己天赋异禀,这小子我看一定是那种最天赋异禀的男人,要是我能够得到他的东西,今后还不是在女人身上无往不利。”

    十多个巫师聚在一起,纷纷讨论者如何瓜分萧战的身体,尤其是对那属于男人的骄傲更是充满窥视。躲在暗中的萧战听得暗翻白眼,他对这个邪咒部落的人很是无语,竟然还有一群男人想要将他的东西据为己有,真是不知死活。

    一群巫师身边自然跟着很多巫师,并不是每一名巫师都是战斗好手,他们还是需要无数的追随者。萧战发现这些邪咒部落的武士有些怪异,他们身上的气息很是驳杂,仿佛混杂了其他种族的气息。只是一眼萧战就判断出来,这些武士应当都是将其他种族的身体器官据为己有了,这让他很是无语。

    “听说你们在找我。”

    萧战突然出现了,这次他的手中提着一口魔刀,虽然是专修武技之道,但是那次领悟刀技通圣,让他刀法境界还是达到了通圣的程度,虽然武技之道还是通玄,但是丝毫不影响他使用刀法。

    萧战的出现只让十多个巫师一呆,不过他们很快就喜上眉梢,一个个双目放光的看着他,那模样就像似一头头见到待宰羔羊的恶狼。

    “小子,算你识相,竟然主动将自己送上来。哈!这体质真是强啊,根本不用什么探测术,我就能够感到你那恐怖的男性阳刚属性了,我想你那里一定超乎想象的天赋异禀吧,要不然也不会被我们的小姐一眼看上。”

    一个糟老头一脸猥琐的盯着萧战的裤裆,那咽口水的样子足够让当事人恶寒不已。

    萧战也懒得跟这些倒胃口的家伙废话,他淡然道:“一群走入歧途的修炼者,看着你们都觉得倒胃口,还是给我去死吧。”

    萧战就要大开杀戒,他的体内涌现可怕的杀意。只是有些出乎他预料的是,还没有等他开杀戒,这十多个巫师竟然哈哈大笑起来,先前一脸猥琐的糟老头捧腹大笑道:“真是太搞笑了,竟然还有一个武士冲上来要让我们去死,他难道不知道我们是恐怖的巫师嘛,在我们面前,武士就是扯线的木偶,只要我们心情高兴,就能将他身体上任何的零件拆下来玩。”

    “就是!我们可是强大的巫师啊,一个武者竟然胆敢叫嚣着干掉我们,难道这个世界已经变了嘛,这武士都变得如此脑残。”

    一群巫师一脸嘲讽的看着萧战,那感觉就像似再看世间最大的傻子一样。

    萧战无语了,他真的没想到这些巫师竟然如此自信。好吧,既然你们如此嚣张,胆敢将本少爷的威胁当成脑残,那本少爷就让你们明白,到底他们谁在脑残。

    萧战很生气,后果自然非常的严重,闪电间冲向这些胆敢嘲讽自己脑残的巫师。

    糟老头脸上挂着戏谑之笑,看着冲来的萧战他竟然没有任何担忧,只是非常风骚的瞬发了一个咒术。这是一个巫师最喜欢用来对付武士的咒术,叫做定身术,这是一种身咒,直接作用于人的肉身,让你根本无法动弹。

    只让让糟老头目瞪口呆的是萧战一刀虚空一斩,定身术就失去作用了,下一刻连人带刀出现在他的面前,那刀光斩来时让他第一次感到了恐惧。

    不过很可惜糟老头意识到时已经迟了,萧战这一刀就算是那些武技强人也要跪,一个武技值无限接近负数的巫师碰上他那纯粹就是找死。

    霎时间刀光闪过,糟老头那充满惊骇的脸色完全僵硬,他的头颅也在同时离开了自己的身体。

    这一刀同萧战以往的刀法有了很大的不同,这种不同不是说刀技有了突飞猛进的飞跃,而是指这一刀完全抹杀了糟老头这个地神座级别巫师的生命。

    死了!

    这一幕让其余的巫师还没有回过神来,他们似乎无法接受一个武士可以正面击杀自己,而且还是如此轻易的手起刀落,杀得那叫一个漂亮。

    剩余的十多个巫师也算是经验丰富之辈,他们立时聚拢起来,一同施展各自最为拿手的咒术。不过让他们惊骇欲绝的是,萧战叫他玄奇步法,几个晃动就来到他们面前,那手中的刀光释放出令他们心寒的刀光。

    怎么会这样?

    这些巫师到死也不明白,为何自己无往不利的咒术这回连对手一根毛都捕捉不到,然后就看着同伴一个个被斩首,直到轮到自己那一刻他们还不相信自己就这么挂了。这还是强大的巫师嘛,怎么看都是呆在的绵羊,好像将自己的脖子凑上去,让敌人一道道麻利斩落。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