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二百八十八章 技与力的较量(上)

    武技通神,一刀同样可通神,这一刻的萧战就是那刀之神,刀光的惊艳注定一尊神灵在这一刀下饮恨。

    这一刀很恐怖,这不是那中纯粹力量的爆发,而只是一种完全超越身披狰狞魔甲武者认知范畴的技巧。

    这一刀根本无法躲避,身披狰狞魔甲的武者面色凝重到极点,只要不是真正面对,绝对难以想象,一刀当面斩来,自己为何会无法躲避。不管从哪一个角度来要能够向左右,甚至身后做出规避,就能躲过萧战这一刀,但是当身披狰狞魔甲的武者独面萧战斩来一刀时,他才发现有人竟然可以真的做到。

    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在这一刀下,明明只要往身后退一步,就能避过这一刀最盛一点。但是当身披狰狞魔甲的武者尝试这样做时,他骇然发现自己的退路消失。

    退路消失了!

    这是一种非常怪异的事情,天地这么大,怎么会没有退路?

    可事实却是退路真的消失,哪怕天地无限宽广,在身披狰狞魔甲武士的面前,已经没有退路。

    为何会这样?

    身披狰狞魔甲的武者心惊不已,退根本不能让他躲过这一刀,同时朝着任何一个方向躲避同样如此,这一刀会在那一瞬间斩中他,仿佛这就是早已注定的事情,任何的垂死挣扎都只是徒劳。

    身披狰狞魔甲的武者信奉的武道就是力量,只要力量足够强大,将立身于不败之地。只是今天遇到萧战,他碰到了另外一种极致,只要技巧足够逆天,任你力量强也能够打爆你。以次神之躯完虐冥皇,现在又能够逼得他险象环生,这一切都是技巧达到极致后的表现。

    身披狰狞魔甲的武者异常恼火,他意识到力量或许很强,但也不是绝对的,一旦碰到萧战这种将计较玩得出神入化的武者,自己将非常被动。到了这一步,身披狰狞魔甲的武者差不多明白,萧战之所以能够对抗神灵,应当是武技已经达到媲美神灵境界的地步。

    不过意识到,并非身披狰狞魔甲的武者能够接受这样的答案,不管萧战武技到了什么程度,终归还只是一个次神,自己堂堂至高无上的神灵,竟然躲不过一尊次神的招式,这是何等耻辱的事情。

    神灵的时间概念跟非神灵者是完全不同的,就像现在身披狰狞魔甲的武者能够在一瞬间思考如此多的问题,其实也就一个闪念的功夫,当他念头转完,萧战斩来一刀还没有真正砍中他。

    怎么办?

    虽然不愿承认,但是现实摆在身披狰狞魔甲的武者面前,萧战一刀是躲不过去了,他必须硬抗。

    只是身披狰狞魔甲的武者发现,自己想要硬抗也不一定能扛得到,神刀劈斩而来的轨迹透着难以言喻的神韵,还没有出手,他似乎已经预见神刀将要穿透他的封锁,直接砍在他的身上。

    几乎一瞬间!

    身披狰狞魔甲的武者再度使用了时间静止这个天赋,霎时间一股时间静止的力量以他为中心震荡开来。

    跟身披狰狞魔甲武士的大战,远没有想象中简单与轻松。这家伙的天赋竟然没有冷却时间,刚刚才用过的时间静止竟然再度发威。

    萧战嘴角绽起冷笑,虽然现在的他天赋能力什么的比不上对方,但武技通神的用处让很多东西远比天赋能力还好使。斩出一刀斩势不变,十指裂杀的特殊时间静止之效强行加诸其上,整个过程没有任何的不适,一切都宛若浑然天成。

    抵消瞬间出现,刀以不可抗拒之势斩中身披狰狞魔甲的男子,这是神王器,如果落在神灵之手,绝对是大杀器。

    萧战一刀砍在身披狰狞魔甲男子的脖子上,神刀的可怕锋芒闪电间就将对方的脖子砍下来。

    “轰!”

    一股愤怒的意志从狰狞的魔甲中狂暴而出,就如同萧战猜测的一样,这家伙并没有本体过来,一切都只是一件魔甲,然后附带自身的意志操控。砍掉头颅,对于一尊没有肉身的武士来说,根本造不成任何伤害,唯一的冲击或许就是一种实质性的羞辱。

    身披狰狞魔甲的武士彻底怒了,恐怖的力量从脚下的九冥岛涌来,他的力量瞬间开始暴涨。

    恐怖!

    身披狰狞魔甲的武士这一刻变得极度恐怖,那狂暴的力量朝着他汇聚而来,让他身周空间成为了禁区。这一刻身披狰狞魔甲的武者也认清了事实,虽然作为高傲的神灵心中充满憋屈,但他知道跟萧战近身比拼武技,那是自取其辱,一个武技境界达到神境的妖孽,不是他这样半桶水的武技能够抗衡的。

    不能近身格斗,并不意味着身披狰狞魔甲的武者就没有了手段,相反他变得更加的恐怖。恐怖的力量绝对不是摆设,一旦将这个又是发挥到极致,萧战的难题就来了,他的本体实在是太脆弱了,哪怕有神偶战衣,但是神偶战衣本身并不是真正的神器,这就造成他不可能真正去硬抗神灵级别的攻击。

    随着身披狰狞魔甲的武士爆发,他的身周形成一个恐怖的气场,这是绝对的力量构建的气场,萧战根本无法靠近,哪怕他武技可以逆天,这一刻也不敢轻易进入这片恐怖的气场中。当然,萧战也并非没有办法,无的力量玄妙无方,他绝对能够冲进去,这是一旦要攻击,对于他来说那就难办了,因为攻击一旦开始,他就会从无的状太中退出来,这对于肉身只有神座级别的他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轰!”

    身披狰狞魔甲动手了,手中魔刀隔空一斩,霎时恐怖的刀芒劈斩而出,宛若一道匹练横空,整个九冥岛都在这可怖刀光的笼罩下。

    属于神灵的无上意志朝着萧战锁定而来,刀光的锋芒这一刻就是那绝世恐怖的神刀,就算一尊真正神灵来了,也能够将之斩断。

    这是极致力量的体现,远远超出想象。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