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三百二十四章

    秦雨双发出了命令,很快传送阵被启动,失去封印,没有人能够阻止他们离开。

    “姓萧的,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

    秦雨双很是愤怒,她两百年的时间在她的谋划下魔巢已经积累了庞大的力量,只要在神庙跟神朝大战之时,将这支力量放出去,她有绝对的信心重创神朝。可惜这一切都因为萧战的原因被破坏了,秦雨双心中不恨才怪。

    传送非常的顺利,魔巢上下全都被传送到远离炎皇城的地方,众人相信不会有人短时间内跨越如此远的区域过来追杀他们,当走出传送阵时都松了一口气。

    蓦地!

    虚空荡起惊天涟漪,一股恐怖的空间波动来袭,刚刚走出传送阵的神魔两族强者都瞪大了眼睛。

    不好!

    秦雨双眼皮狂跳,心中的警兆响个不停,她瞬间就意识到有人追踪而来。

    怎么可能?

    秦雨双难以置信,他们前脚刚刚走出传送阵,追兵后脚同时赶制,这简直就是他们自己将敌人引来的。

    从波动来看,敌人不是利用他们留下的传送阵追杀而来的,而是另有另外一种方式,不过不管是什么方式,有一点众人明白,敌人就是利用他们传送的契机定位了他们的传送地点。

    嗤啦!

    虚空裂开了,一道身影第一时间冲出来。

    萧战!

    秦雨双一眼就认出来了,她厉喝道:“他就是敌人首领,抓住他!”

    秦雨双一声大喝,不少神魔两族的高手眼睛顿时就亮了,萧战的修为看上去也就次神座而已,这样的修为虽然强,但是他们一行人中可是有数位次神座。作为一名神魔两族的武者,拥有一个藐视玄土人类的自信那是必须的,随着秦雨双一声大喝,当即就有三位神族武者冲向萧战。

    “小子!束手就擒吧!”

    一尊头生犄角的神族武者闪电间冲向萧战,他没有动用兵器,一拳直接冲出来,霎时间狂暴的神力肆虐,裂开的虚空这一刻似乎都要崩塌。

    这一拳狂暴到极点,那拳劲宛若恐怖的毁灭风暴,能够将任何东西撕裂成碎片。

    萧战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手中神刀顺势就斩了出去。

    “噗!”

    神刀轻易切入狂暴拳劲中,闪念间同轰杀而来的拳头发生强烈碰撞,萧战这一刀没有动用任何特殊的手段,这是最简单的劈斩,只是一刀斩出那弧度宛若神痕,碰撞的瞬间血雾爆开,一只手臂眨眼的功夫成了白骨。

    惨叫瞬间发出,这名神族强者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是这种结果。

    萧战冲出来的速度非常快,几乎就是刀光一闪,他整个人撞入神族强者怀中。

    血雾再度爆开,这尊惨叫中的神族肉身炸开,他的惨叫自然也戛然而止。

    一刀将一尊神尊分尸,自然不足以将对方干掉,不过这个视觉冲击实在是太强了,两尊冲上来的神族第一时间就开始撤退,其余魔巢的武者都下意识的远离。

    萧战没有第一时间冲杀,而是看着秦雨双道:“秦贵妃别来无恙。”

    秦雨双脸色阴沉到极点,她咬牙切齿变得看着萧战道:“姓萧的,你想要怎样?”

    萧战微微笑道:“陛下非常想念贵妃,还请秦贵妃谁我会帝都觐见陛下。”

    秦雨双冷笑道:“唬谁啊,你巴不得将我干掉,跟你回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萧战很是遗憾的叹了口气道:“这次陛下可是下了严令,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将秦贵妃带回去,既然秦贵妃不远自己回去,那么我就只能得罪了。”

    萧战冷笑一声,一步迈出,瞬间冲向秦雨双。

    神魔两族的高手脸色微微一变,不少人都不满这个女人作为首领,毕竟他们都认为被他不是真正的魔族,没资格做他们的首领。可是现在如果秦雨双让人抓走,他们颜面何存。

    “哼!”

    几乎瞬间,一尊魔族的武者神像萧战,他的实力要比先前被一刀打爆的神族强上很多。巨大的锤子朝着萧战砸去,狂暴的力量仿佛要将这座属于魔巢的秘密基地都震塌。

    出手的可不止这尊魔族的高手,随着他出手,一时间十多尊神魔两族的高手向着萧战围拢过来,每一个人都去除自己的兵器,组成最强的攻防一体圈子。

    十多名神魔两族高手一出手就看出他们的配合非常的默契,完全将萧战任何可以应变的可能封死,几乎同一时间他们的攻击到了,这是要轰杀至渣的节奏。

    萧战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几乎闪电间他斩向持大锤魔族刀消失不见,下一刻当刀出现时他的人也跟着出现在大锤砸击范围以外。

    刀很快,闪电间切向持锤魔族胸膛,几乎是电光火石间快得让次神座都只看到残影。

    “啊!”

    持锤魔族惨叫一声被萧战击飞,他的胸膛完全洞穿,原本跳动的心脏也消失不见。持锤魔族体型异常庞大,足有两米五左右,他那庞大的身躯朝着秦雨双撞去,那狂暴的气势就仿佛是一颗炮弹来袭。

    秦雨双尖叫一声,狼狈躲开的她感到了恐惧,萧战实在是太强了,这些神魔两族的顶级高手在他手中竟然仿佛砍瓜切菜,以前在她眼中强大无比的强者竟然就跟纸糊似地。

    包围圈随着持锤魔族惨败告破,所有神魔两族高手脸色都很凝重,他们再度杀向萧战。只不过他们才刚动,洞开的虚空再度有人杀出来,这些全都是一群女卫,性感的黑甲根本掩藏不了她们身段的婀娜与妖娆。

    这次一次性传送出来的神魔两族高手可是很多的,基本上魔巢幸存下来的都过来了,可是杀来的女卫数量同样惊人,她们实力都非常可怕,数个呼吸间就有上千次神座级别的女卫冲上进来。

    整个大战是没有悬念的,上千次神座同时出手,神魔两族的高手很快就被碾压,最终被擒。萧战对于神魔两族的高手不感兴趣,他看着脸色阴沉到极点的秦雨双道:“秦贵妃,现在形势很明显,你还是老实跟我回去吧。”

    秦雨双咬牙切齿道:“姓萧的,你不要得意,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萧战嘿嘿笑道:“真不知道陛下到底喜欢你哪一点,论美丽,你肯定及不上帝后,论人品,你给帝后提鞋都不配。当然,有一点帝后或许比不上你,啧啧!媚魔体啊,在玄土这可是非常稀有的,我想陛下在见到你之后一定会更加喜欢的,不是吗?”

    秦雨双脸色阴沉,对于萧战的冷嘲热讽只是冷哼一声,她在思考自己现在的处境,无疑随着自己变成媚魔,很多事情都变得无所遁形,她必须想一想如何跟帝尊解释这件事情。

    萧战冷笑,虽然他能够轻易将秦雨双干掉,但是他不想承当跟帝尊闹翻的后果,对于现在的神朝来说,同心协力才是最重要的,虽然感觉秦雨双会坏事,但他不认为这个女人能够撼动他现在拥有优势。

    萧战知道自己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自己了,仅仅手上千人以上的神座,就让他可以成为玄土当之无愧的霸主,要不是神魔阵营有神灵,他完全可以横着走。秦雨双虽然是一个隐患,但萧战认为这个隐患只要自己掌控得当,完全可以让它失去威胁。

    如果将隐患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这个问题其实并不是太难以解决的问题,秦雨双最大的威胁就是源自她对帝位的窥视,只要让这女人知道想要成为帝尊难度太大,她一定会投鼠忌器,知难而退。萧战自己对帝位不感兴趣,自然不会再这方面下功夫,不过他可以帮助那些有资格跟能力成为大帝的人。

    第一个自然是帮助帝尊,只要让帝尊拥有坐稳帝位的实力,秦雨双想要谋夺什么太难了。当然,萧战担心帝尊对秦雨双的爱,会让帝尊失去防备。所以保险起见就是做好帝尊一旦挂了,神朝必须有人能够接替帝尊的位置。

    选谁其实根本没有悬念,根据历史发展的轨迹,大公主最终会成为帝尊,也就是说他只要扶持大公主,不管秦雨双如何蹦跶,最终都会是大公主上位。

    直接让人将秦雨双擒拿看押,萧战可不会给这个女人的面子,虽然他不会将她干掉,但是彼此间的仇恨不会因此消失。

    搞定了神魔阵营的高手,萧战开始回归炎皇城,打开的空间门户并未关上,这是神器时空之门创造的,非常的稳固,就算是神座都无法撼动。

    炎皇城恢复了平静,不过整座城市已经狼藉一片,面对这样的情况炎族两位神座脸色难看到极点。

    萧战直接领着一群人出现在炎皇城,目标达成,这次给予了隐藏在第一重玄土神魔卧底重创,可以说今后这些家伙不会再给他找麻烦。萧战没有拍拍屁股走人,他很清楚炎族的事情必须善后,不然将来炎族很有可能跟神朝对着干。

    “你们到底是谁?”

    严弃死死盯着萧战,要不是萧战身边站着神座,他一定要将这小子干掉。

    萧战淡然道:“我叫做萧战,来自神朝。”

    严弃冷笑道:“很好!很好!神朝的人真是厉害,竟然胆敢来到我们炎族地盘撒野,是不是觉得可以将我们炎族连根拔起?”

    萧战冷然道:“如果我要将炎族连根拔起轻松地很,这次我们只是来抓捕神魔两族卧底的,至于给炎皇城的损失,我会补偿的,保证恢复到损伤以前。”

    严弃厉声道:“你认为给我们炎族造成的伤害仅仅赔偿就够了?”

    萧战冷笑道:“给你们炎族造成的伤害?真是好笑,你们炎族让神魔两族渗透,就连祖坟都让人给挖了,要不是我们帮忙,你们都还蒙在鼓里。”

    严弃冷哼道:“这是我们炎族内部事情,用不着外人插手。”

    萧战冷哼道:“这不是你们炎族内部的事情,神魔两族是整个玄土的敌人,既然我们发现了,那就由义务将之清除。刚刚的情形很明显,你们炎族根本无法处理,一旦等问题暴露出来,你们炎族都要陪葬。”

    萧战对于严弃的质问很是不满,这家伙真不知道是如何修炼到神座境界的,事情很明显了,炎族先祖都被练成了傀儡,尤其是那尊恐怖的腥红魔甲武士,如果危机真的爆发,炎族两尊神座瞬间就会被撕裂。

    如果炎族真的誓不罢休,那萧战也没有办法,如果炎族最终站到神朝的对立面,那他不介意亲手将之连根拔除。

    严东煌轻咳一声道:“神魔阵营的卧底自然都有神朝带走,不过我们希望能将我们炎族先祖留下来。”

    严弃冷哼道:“没错,被你们制服的那尊腥红魔甲武士必须留下来,他是我们炎族一位先祖,你们决不能将之带走。”

    萧战冷笑道:“他已经被炼制成傀儡了,之所以能够暂时镇压,完全是因为我们有高手能够封印,一旦脱离掌控,你们炎族拿什么应付?”

    严弃冷笑道:“这是我们炎族自己的事情,用不着你们神朝来操心。”

    萧战冷冷的看着严弃,他感觉这家伙真是有些不可理喻,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来他们炎族根本无法控制,这家伙竟然说出如此不负责任的话来,他真怀疑这老家伙的脑子是不是烧糊涂了。

    “你们根本无法控制,一旦失控,你们炎族死光了,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我可不想神朝受到殃及。人我们会带走,不管你们炎族是否答应,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严弃脸色阴沉到极点,他死死盯着萧战道:“看来你们神朝是真的想要跟我们炎族为敌了。”

    萧战冷笑道:“如果你要这样想,我也没有办法。”

    碰到一些冥顽不灵的人,废话根本没用,因为很简单的道理在他们面前根本说不通,因此拳头才是最好的办法,不服打到你服为止。

    炎族两位神座不满怎么办?

    萧战的方法很简单,带着俘虏走人,看谁敢阻拦。

    炎族两位神座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他们非常的愤怒,萧战的行为就是在**裸的打脸,这让他们如何能够忍受。

    严东煌皱了皱眉头,看着将腥红魔甲武士弄走的萧战,他并未多说什么,虽然心中很不满,但他还是有理智的,知道留在炎族就是巨大的祸患,一个不好真的会让整个炎族陷入灾难中。

    相比起来严弃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他直接拦在萧战的面前,一脸愤怒的道:“将人留下,不然我们炎族这就要跟神朝开战?”

    萧战冷冷的看着严弃,他感觉这家伙的脑子是不是被门夹了,竟然胆敢跟他耍横。

    “你真确信炎族要跟神朝开战?”

    严弃脸色阴沉道:“这一切都取决于神朝,我们炎族并不想跟神朝交恶,可是如果神朝一意孤行,那么我们炎族就算明知会战败,也要死战到底。”

    萧战眼神越来越冷,他认为这老家伙根本就是在无理取闹,不管神朝跟炎族以前是什么关系,这都不能成为这老家伙耍横的依仗。

    “开战好啊,反正我现在也显得没事,正好跟炎族大战一场,看看你们拼什么敢跟我叫嚣。”

    随着萧战说话,他的身边出现十多个女卫,她们都来自原始魔族,每一个都是神座,根本不用太多的话语,只是目光锁定严弃的瞬间就叫比这个老家伙变了脸色。

    严弃脸色难看道极点,他似乎没有想到萧战一方竟然有如此多的神座,虽然很是愤怒,但他并未脑子真的抽了,炎族加起来也九两尊神座,要跟十多个神座对抗,绝对是找死的事情。

    只是虽然知道自己是以卵击石,但是严弃还是脸色阴沉道:“我们炎族的武士就算是死了,尸体也必须留在炎族,不管是谁都不能将之带走,哪怕是死,我们也会捍卫自己的尊严。纵然神朝实力远远超过炎族,这也不是我退缩的理由,如果你们不将人留下来,那就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严弃的脸上露出慷慨激昂之色,他一脸挑衅的看着萧战,似乎很是得意。

    萧战的脸色阴沉下来,看着头上仿佛顶着白痴二字的严弃,他真的很想将这老家伙碎尸万段。

    该怎么办?

    萧战的回应非常简单,几乎是一个闪念的功夫,他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他的拳头直朝严弃脸颊上轰去。萧战这一拳的速度并不快,严弃面对这一拳似乎能够轻易躲过去。只是很快,严弃俩上原本的得意之色消失,转而堆满惊愕。

    萧战一拳冲来,看上去就是一个次神座的不自量力,严弃早就看其不顺眼,这时主动送上门来,他岂有不报复的道理。

    几乎瞬间!

    脑中刚刚闪过让萧战好看的念头,严弃就一脸惊愕的发现自己竟然动不了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轰来的拳头越来越大。

    怎么回事儿?

    这是严弃那一瞬间脑中唯一的念头,他不明白为何自己会傻乎乎的看着萧战一拳轰向自己的脸颊,而不做出任何的防御。

    “碰!”

    拳头跟脸颊来了一个最亲密的接触,几乎是闪念的功夫,严弃感觉自己的鼻梁粉碎性骨折,辛辣的痛觉让他差点当场就昏死过去。

    这一拳威力非常恐怖,萧战对严弃可谓忍无可忍,因而这一拳力量绝对恐怖。严弃的身躯直接被萧战一拳轰飞,炎皇城内不少建筑都在一瞬间崩塌,这一拳彻底将他打蒙,以至于躺在地上很久都没有反应。

    萧战懒得跟严弃废话,而是扭头看向严东煌道:“你们炎族真的想要跟我们神朝开战?”

    严东煌苦笑道:“参加一场毫无胜算的大战,我们可不是傻子。”

    萧战微微挑眉道:“希望你们炎族好自为之,如果真的跟神朝为敌,我会第一时间过来将他彻底干掉。”

    萧战走了,他对于严弃的威胁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就在离开梅朵,刚刚似乎被彻底打昏的严弃苏醒过来。

    “人了?”

    严弃脸色阴沉到极点,自己被萧战一拳打昏不说,就连他们被炼制成傀儡的先祖也没没有保住。

    “这事绝对没完,胆敢无视我们炎族,这个仇一定要报不可。”

    严东煌看着一脸愤怒的严弃皱眉道:“神朝的实力根本就不是我们炎族能够比拟的,不知道你想要怎么报仇?”

    严弃怒容满面道:“这个神朝的家伙将我们先祖的东西拿走了,我们自然要将之抢回来,只有达成这个目标,我们手中就掌握着一尊超级强者,神朝又如何,我们根本不用怕。”

    严东煌皱眉道:“你将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老祖乃是我们炎族神战之后修为境界最接近神灵的超级强者,他最终倒在突破神境的道路上。不过老祖虽然失败,但是肉身却能够不朽,只要条件允许,甚至能够爆发出近乎神灵的力量。现在老祖被神魔两族的卧底炼制成了傀儡,看情形完全失控,如果我们强行留下,你认为我们那什么镇压?”

    严弃冷哼道:“你竟然也帮着外人,你还算不算是一个炎族人?”

    严东煌冷哼道:“笑话,我当然是一个炎族人,只不过是否帮助外人,这根本不是你说了就算。”说到这里,他的脸色阴沉起来道:“有一件事情我一直非常好奇,希望你能够给我解答?”

    “你想知道什么?”

    严弃眼皮一跳。

    严东煌死死盯着严弃道:“神魔两族在炎皇城下修建秘密巢穴,这种事情一般人发现不到情有可原,可你乃是神座,一直坐镇于炎皇城,为何什么也没有发现。”

    严弃脸色难看道:“你在质疑我?”

    严东煌冷哼道:“是有如何?”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