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二百六十九章 犯了众怒

    浅羽瑶目光一扫脸色很是难看的戚关元,脸上神情显得很是淡然。

    旬尤目光落在浅羽瑶的身上,一身修为在虚神之位,离戚关元还是有不小的距离的,不过不到千岁之灵能够达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了不起了。作为神座,旬尤的目光还是非常毒的,他发现浅羽瑶的体质非常特殊,至于属于哪种体质他暂时还无法判断,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因为这种体质才会让浅羽瑶具有一种非常独特的媚惑。

    浅羽瑶非常的漂亮,就算是神座看到她都会心生惊艳,虽然很短暂,但足可见她到底有多漂亮了。

    旬尤作为神座意志力可是非常强的,他不是那种好女色的男人,惊艳过会,他语气淡然道:“这个萧战到底是谁?”

    浅羽瑶施礼道:“萧战乃是绝无仙执事的亲传弟子。”

    旬尤吃惊道:“绝无仙的徒弟,这不就是我们神窑自己人了,他怎么对自己人如此下狠手?”

    八位神座目光几乎同时看向戚关元,既然是自己人,一般情况下就算是有矛盾都不会下狠手,将所有人都废了,怕是整个矛盾可不是一般的小打小闹。

    戚关元的脸色很是难看,他恨不得大骂浅羽瑶一顿,你这该死的贱人不出声,没有人当你是哑巴,现在这一说那就等于是他跟萧战的私人恩怨了,八位神座会否替自己出头还是未知数。

    陆彰目光从戚关元的身上移开,显然这小子不会说实话,不过这并不是什么难事,他的目光落在另外一个神窑青年弟子身上道:“到底怎么回事儿?”

    这位神窑的年轻弟子自然不敢在神座面前有所隐瞒,其实在他内心深处对戚关元也充满怨恨,萧战如果是外人,他无话可说,但既然是自己人,你这就等于将大伙全都坑了。

    “大人,事情是这样的……”

    这位神窑的弟子将整个过程等都讲出来了,好在他还算聪明,没有添油加醋说什么,要不然那就真的得罪戚关元了。

    听到事情的始末,八位神座都一脸古怪的看向戚关元,他们真的没有想到这小子竟然赶出如此没有脑子的事情。大家都是自己人,你要抢别人老婆如果暗中偷的话,作为男人可能会觉得你小子手段高明,可你这样明目张胆的去抢,不管搁谁身上都会将你小子给废了。

    八位神座可以说对戚关元非常失望,男人抢别人老婆不算什么丢脸的事情,只是你小子明知道对方是一位神座的弟子,还去明目张胆的抢,就算你是未来的窑主,能够得到我们的承认,拥有绝对的优势,这种事情你也不应该去干。

    八位神座暗自摇头,如果是其它事情他们肯定会出头,但是这种事情怎么替戚关元出头,一旦他们要替戚关元出气,那岂不是他们八个联手帮忙抢同门后辈子弟的老婆。就算你小子不要脸,可我们要脸啊,这事传到外人眼中他们这些神座脸往哪搁。

    当然,八位神座绝不会不过问,他们不会替戚关元出头,但要对萧战这样废掉神窑年轻一辈的举动进行最严厉的警告,这是两个年轻一辈之间的恩怨,不应该殃及无辜。

    旬尤沉声道:“此风绝不可涨,虽然事出有因,但伤及无辜,连累这么多同门,这小子必须接受处罚才对。”

    陆彰挑眉道:“他毕竟是绝无仙的弟子,咱们还是要给面子的。”

    丁轩道:“面子当然要给,但是这小子必须接受制裁才行,要不然谁都会效仿。”

    仇珂沉声道:“没错,这小子也太狠了,对外人还好说,但是同门那能够如此下狠手,就算他是绝无仙执事的徒弟,我们也要严厉处置。要是这次轻了,这小子没有记住教训,我们反而是害了他。”

    旬尤目光落在这些被削成人棍的神窑年轻弟子身上,他的眉头很快皱起来,这些弟子实力跟修为还是很高的,按道理来说就算手脚被人砍掉,也是可以重新长出来的,可他并未感到有任何恢复的极限。

    “嗤!”

    旬尤屈指一点,一缕剑气从他的之间迸射而出,瞬间就将所有部队陶罐震碎,所有青年弟子的身体露出来的瞬间他的脸色彻底变了。旬尤来到一个年轻弟子面前,他的脸色很是难看道:“这些伤口经过特殊力量处理,竟然无法再生,那小子心肠真是歹毒啊,对同门竟然还如此心狠手辣。”

    仇珂一脸怒气的道:“这小子做的太过分了,这次我们一定让他知道厉害才行,要不然他今后还会继续残杀同门。”

    几位神座统统愤怒起来,一下子对萧战的做法进行声讨,这一幕只让陆彰眉头微微一皱,其他人都知道萧战这样做有多残忍,而忽略掉了这小子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目的。陆彰不认为萧战不会知道神窑如今的实力,既然明知道有八位神座坐镇,还敢被如此明目张胆的将人废掉,这就是有恃无恐啊,那小子压根就没有将他们这八位神座放在眼里。

    陆彰心情突然间凝重起来,他感觉萧战的手中或许有跟他们八位神座对抗的力量,这次将三千多年轻弟子废掉这是在表明一个态度。

    这小子是想要做神窑之主?

    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陆彰眼皮不由一跳,看着怒气冲冲的七位神座道:“这事咱们还是不要事先下定论的好,一切都等见了他再说。”

    仇珂冷哼道:“陆兄,我们都知道你跟绝无仙是好兄弟,这事你也用不着这么明目张胆的偏袒吧。”

    旬尤哼道:“这小子太过分了,陆兄可不能因此包庇他。”

    陆彰沉声道:“你说那小子难道不知道神窑如今有八位神座,如果他知道了,还这样干,难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仇珂冷笑道:“有些人做事就是不经大脑,兴许他觉得有一个神座的师父撑腰,就可以无所顾忌,这次我们会让他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