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二百零二章 倒霉女人

    丝特芬妮这一剑绝对恶毒,一剑就将一个女人衣物剥光,还是在数万人的战场上,这个女人的脸怕是都丢光了。不过对于这位美女来说,厄运还没有结束,她的身体被丝特芬妮一剑击飞,人才刚刚飞起来,一道身影就抢先出现在她飞行的路线上,几乎一个闪念的功夫刀光一闪,她整个人瞬间砸落地面,瞬间就失去动静,可以清晰看到她的头上留下了狰狞的刀背痕印。

    娜塔莎冷冷的扫了一眼丝特芬妮,刚刚一刀抽昏美女的就是她,似乎存心跟丝特芬妮较劲似地。

    一个照面间就将上千名逃窜的大荒原武士打昏,萧战一瞬间出现在追击的万名大荒原武士面前。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位神座,这是一个体型健硕,身着兽皮甲的武士,最惹眼的是他的额头生有犄角,看上去就像一个来自深渊的大魔王。

    双方照面,这是统领间的对决,萧战的实力或许看上去只有次神座境界,但是先前他一刀给美女坐骑了一个斩首,让人无法将之视作普通的次神座。漆黑如墨的蛇矛射出来,那一瞬间天地似乎暗下来,所有的光亮都被那矛尖吞噬掉。

    这一矛非常可怕,一矛杀出强行将所有的轨迹向着矛尖吸取,能够做到这一点对于轨迹的掌控要求很高,难道这名头生犄角的武士也掌控了轨迹?

    萧战知道这家伙绝对没有掌控轨迹,这种攻击虽然呈现出吞噬一切轨迹的迹象来,但这不是轨迹掌控,而只是一种招式掌控。要做到这一点必须有丰富到极点的经验,一矛杀出能够将一切变化都能够扼杀掉。

    头生犄角的武士这一矛的确可怕,不过这也就对于其他武士而言,以纯粹武技能够扼杀一切变数,但却无法触及萧战的本源之境。

    刀斩出来了,人刀那一瞬间融为一体,就连胯下的龙马也与之融为一体,出现在头生犄角男子眼中的是最为纯粹的一刀,自己一矛杀出,就见一抹刀光在眼中放大,直接看重他刺出的一矛。

    “碰!”

    吞噬一切的矛影消失,画面仿佛定格了,头生犄角的男子眼中露出惊骇之色,他这一矛完全就是神座级别的攻击,而萧战那一刀怎么看都只是次神座而已,可是刀与矛碰撞时,却呈现旗鼓相当的局面。

    震惊并未给头生犄角的男子太多的时间,这是两支骑兵的对决,双方往往就是那一瞬间的交手,同时也不可能只有一个对手。同萧战错身而过,就在他的目光本能的追寻萧战而去时,一抹剑光从斜刺里杀来,非常的突兀,当他意识到的瞬间剑光已经切入他的兽皮甲,痛楚瞬间袭遍全身。

    头生犄角的男子目光不得不收回,眼睛直接锁定一剑刺中自己的丝特芬妮,这一剑的目的乃是直插他的心脏,冰冷歹毒到极点,双方的魔马在告诉接近,也许在一个闪念的功夫那刺入兽皮甲的剑就能够贯穿他的心脏。

    这一切都太快了,在大荒原没有任何外在的力量,肉身跟武技就是一切,先前跟萧战神刀的碰撞已经让头生犄角的男子整个人出现那么一瞬间的僵持。丝特芬妮这一剑绝对是趁机而入,让头生犄角的男子虽然意识到了该如何做,但是身体根本无法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僵持只会是一刹那间,就在剑刺入皮甲的瞬间,头生犄角的男子很快做出反应,他手中的蛇矛电射而出,目标直指丝特芬妮。

    只是头生犄角男子蛇矛刚刚杀出的瞬间脸色就变了,因为一抹刀光骤现。

    一切都是电光火石间,头生犄角的男子想要反应都迟了,他的头颅飞起来,视线发生偏转时他看到一个金发美女。

    头颅被砍下来,对于一个神座来说是很难死亡的,哪怕所有的力量都被限制住,但是肉身的生命力没有任何限制,唯一的麻烦就是头颅被砍掉,需要一个重新回到身体的过程,这是两军冲阵之时,数万人杀在一起,头生犄角的男子头颅刚刚飞起来就遭到数刀接踵而至的攻击,几乎一瞬间他的头就如同西瓜一样爆掉了。

    一切都只是电光火石间的事情,萧战带头,就如同一口锋利的神刀直接将上万的骑兵斩开,数万人的优势瞬间显露,整个战斗很快就转变为屠杀。萧战发现自己很享受这种杀戮,人马刀三者浑然一体,刀斩出来一种奇怪的韵律相伴,让杀戮仿佛拥有了一种诗情画意,除了最开始那位神座外没有人是萧战一刀之敌,他不知道杀掉了多少人,当敌人溃逃时才停下来。

    萧战没有追杀剩下的溃逃骑兵,让人清扫战场,他自然想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俘虏很快被压下来,就是当初那个被萧战一刀斩杀坐骑的美女,只不过让他稍稍意外的是美人儿丝缕不挂昏死过去,脑袋上一个大包,同时身上看上去还被战马踩了不少脚,虽然神座体质强得变态,但是有些伤势显然没有那么快恢复。

    “怎么回事儿?”

    萧战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遭遇如此可怕的蹂躏,他敢发誓她一定被战马践踏过了,扫了一眼负责押解俘虏的几个女卫,她们猛摇头,表示不是自己干的。

    萧战有些无语道摆手道:“好了,甭管谁干的,马上带她下去换衣服,顺便将她的伤势治疗一下,我可不想她醒来找麻烦。”

    目送美女被带走,萧战扭头看向身后一群美女道:“我们跟她无冤无仇,犯得着嘛。”

    蕾娜塔不以为然道:“这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为了达到目的喜欢出卖**,她的存在只会污了公子的眼睛。”

    萧战笑道:“放心,我虽然喜欢你这种在床上风骚的女神,但对于人尽可夫的不感兴趣。”

    蕾娜塔给了萧战一个媚眼道:“人家虽骚,但只对公子,不要拿来跟这种贱货比。”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