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一百九十五章 十万剑阵

    今后还是在身边培养一群巨魔族充作打手,他们那彪悍的体魄实在是太合适了,像这样暴打俘虏让他们做来才会赏心悦目,而换做一群女卫就不同了,萧战看着会有中心有余悸的感觉,他担心今后面对这些女卫会真的蛋疼。

    萧战没有杀金皇,他直接将这个家伙交给了裹珠,美人儿最擅长的就是折磨人,想来她一定会让这家伙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待遇。

    ……

    金独行惊慌而逃,成为神座一来他不是没有败过,但那都是神魔两族的强者,摆在一个人族的手中绝对是第一次,尤其还是一个修为境界要比自己低的人。

    萧战并未追杀,金独行不由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既然么有追杀他,那他没有什么好怕的。

    金独行的脸色很是阴沉,他的两条手臂在交手瞬间就被砍下来了,这绝对是不可赛亿的事情,脑中回忆同萧战的交手,现在想来他都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那小子实在是太恐怖了!

    金独行因为金皇的缘故,对于萧战还是有一定了解的,他知道这小子是一个不到千岁的武者,能够成长到这一步这天赋绝对只能够用恐怖来形容。自己如果要想报仇,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让金独行脸色很不好看,他绝不是那种被欺负了,还忍气吞声的人,哪怕知道自己的实力远不如对手,他也会想方设法报仇雪恨。

    怎样能够干掉这小子?

    金独行脑中无数的念头闪过,他发现要做到这一点靠他自身是不行的,同时在整个玄土阵营也不会,唯一的办法或许只能指望神魔阵营了。

    找魔族的人将这小子干掉?

    脑中这样的念头闪过,金独行一颗心猛地一跳,作为一个玄土人找魔族干掉玄土阵营的人,者无疑就是一种叛徒的行径,要是让人知道,他就算是神座,也会被人唾弃。看着自己丢掉的两条手臂,金独行心中的怨毒之念根本压不住。

    突然!

    金独行眼皮猛地一跳,警兆突兀的出现,几乎一个闪念的功夫,一个人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人?

    金独行在深渊待了数千年,他对神魔的认知非常的深,很快他就判断出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人,确切的说应当是一个魔。

    魔族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金独行很是吃惊,这片区域乃是玄土阵营的地盘,在这个时候魔族一般不会出现在这片区域的,现在出现在这里让他心中升起一股非常不好的预感。金独行现在对魔族要对付玄土阵营的事情不会太上心,他只需要让自己活着离开神渊就行,真正让他感到心忧的是这个魔族乃是一个神座。

    金独行这个时候想要走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双方已经注意到了彼此,任何的举动都有可能会引发难以预料的麻烦。

    近了!

    这是一个女魔,脸上带着面纱,虽然很是轻薄,但却无法看到她的面容。在深渊生活了数千年,金独行一眼就认出对方乃是一个媚魔。

    媚魔往往给人的感觉就是媚惑男人,她们跟强大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是当金独行看到这个女媚魔时心头猛地一跳,他竟然感到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一般出现这红情况最有可能的就是对手非常恐怖,让他感到心惊肉跳。

    金独行的脸色凝重起来,这个时候碰到一个如此恐怖的女魔对他绝对不利,只要看到自己失去两条手臂,他就知道这场战斗根本不会有胜利可言。

    逃!

    这就是唯一的办法,只是金独行脑中刚刚闪过这样的念头,心中警兆就狂响,几乎一个闪念的功夫原本远在数十里外的媚魔竟然凭空出现在他的面前。金独行吓了一跳,当他的目光触碰到女媚魔的瞬间眼中难以计数的剑光闪现,那一瞬间天地间出现一张恐怖的剑网,直接将他笼罩。

    金独行想要逃的念头刚刚闪现,那笼罩而来的剑光就将一切封锁,任何的显露一瞬间完全消失,他陷入到一座囚牢内。金独行脸上露出惊骇之色,那漫天剑光组成的剑网并不是剑气,而是货真价实的次神剑,一眼玩去至少有十万之数,这样才场面让他惊得目瞪口呆。

    这到底是谁,一下子竟然放出十万次神剑,别说现在被困住的只有他一个,就算是在来十个怕是也会被如此多的神剑当场搅成碎片。

    “轰!”

    这个时候金独行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将自己最强的力量释放出来,希望能够挡住那漫天绞杀而来的次神剑。

    爆了!

    足足十万次神剑一同绞杀过来的场面实在是太震撼了,几乎瞬间金独行就化为了漫天血雾。十万次神剑,就像似无数神座同时发动攻击一样,绝对无孔不入,哪怕是神座都难以防御,金独行是神座不假,可是一瞬间还是被绞碎了。不过作为一名神座,绝不是那么容易死掉的,除非击杀他们的乃是真正的神器,不然就像金独行一样,虽然被十万次神剑绞碎了肉身,但他并未真正死亡,血肉在凝聚,只不过让他惊怒异常的时,当他的血肉凝聚时,无数的次神剑组成一座可怖的剑牢,那一口口锋利的次神剑竟然将他的肉身完全贯穿,密密麻麻的仿佛就是马蜂窝一样。

    金独行在惨叫,这些贯穿身体的剑都是没有剑柄的剑刃,贯入他的身体后竟然让他痛苦到极点,他只要稍稍动弹一下,那感觉自身就像似被凌迟了一样,身体上一块块肉被切割,无限痛楚被无限放大,哪怕他是神座,也要通昏过去。

    这样剑之牢笼实在是太恶毒了,被囚禁的人将始终保持在痛苦的状态,金独行感觉自身的力量在飞速流失,似乎被那一口口贯入身体中的剑刃抽走。

    漫天剑光消失,媚魔出现在金独行的面前,她的眼睛虽然异常的媚惑,但是却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情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