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一百三十七章 大战序幕 7

    单映雁目光落在媚魔身上,她的嘴角绽起一个浅笑的弧度,这名媚魔不要看她既漂亮又惹火,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床这样的生活物品,她非常清楚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女魔。不过想到萧哥哥竟然将这么厉害的女魔当做修剪指甲的侍女用了很多年,她就忍不住想笑,萧哥哥真是越来越坏了。

    “玄土的人类吗?真是令人怀念啊,我倒是想要见一见。”

    单映雁这百年来除了那些从神朝过来的同伴外,就再也没有见过其他玄土过来的人类了,心中也怪怀念的。

    对于单映雁的命令没有魔跟神质疑,数十年来她也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威信,虽然低调,但绝不是谁都可以触犯的。

    单映雁骑上自己的雪白深渊魔马,在深渊魔马很多,但是雪白品种却非常稀少,而修为达到虚神之位的更少了。对于这头雪白的深渊魔马单映雁非常喜爱,它不同于一般的深渊魔马给人邪恶狂暴的感觉,它看上去非常高贵,就像似一头深渊魔马中的贵族,浑身都透着优雅的气息。

    坐上深渊魔马,单映雁还未驱动胯下魔马,一队身着黑色衣甲的女卫出现,她们都是她的亲卫,全都是从魔女宫挑选出来,修为最低都是半步神座,最强一个甚至达到次神座。单映雁之所以从魔女宫挑选女卫,这倒不是这里的女卫最专业,而是因为作为她的女卫必须深受萧哥哥跟自己同时的信任才行,她们不仅仅需要保护自己,还要在适当的时候能够服侍萧哥哥。

    单映雁这次过来的地方离传承之地有上千里之遥,非常偏僻,一般人的神魔两族不会来这里,主要是这个方向不方便进入传承之地。单映雁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完全就是为了布置萧战交代的法阵,这次她可是带来了他不少的美女战偶。

    虽然说是挡下了很多玄土人类,不过当单映雁看到时还是发现有不少神魔两族存在,显然都是一些对传承之地有什么妄想的家伙。

    单映雁没有理会这些神魔两族武士,她看向那些明显穿着玄土服饰的人类。上百年的时间过去了,有过一面之缘的人未必能够认出来,不过单映雁还是能够看到一丝熟悉的感觉,只是她一时间想不起在哪见过。

    既然见过,那就算是熟人了,单映雁从魔马上下来,缓步朝着这些玄土阵营的人类走去。如今萧战成为太初魔主,无时无刻都在进行魔王礼仪的熏陶,作为他的老婆,单映雁这些女人自然也少不了这种礼仪轰炸。

    单映雁相比当年刚进入深渊时漂亮很多,不过最大不同的还是她的气质,缓步走来,那种雍容气度,让人一看就知道是那种血统高贵,礼仪深入骨子里的皇室出生的公主,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军团的统帅。

    “你们来自玄土阵营,不知道属于那一重天?”

    单映雁看到玄土的人还是有股亲切的感觉,她的脸上不由露出浅浅的笑意来。

    站在单映雁面前的人自然就是西门吹风一行,他们现实被她惊人的气质震到,虽然西门家也是名门望族,历史绝对悠久,但是跟单映雁表露出来的贵族修养还是有明显差距的。西门吹风震惊过后,才吃惊的发现单映雁竟然是一个人类,他再度震惊起来,一个人类竟然成为一支太初魔殿军队的统帅,这可是非常少见的,更让他吃惊的是单映雁竟然是虚神之位的可怕高手。

    “我来自第九重玄土。”

    西门吹风急忙施礼,虽然对方是人类,但现在可是太初魔殿统帅,天知道会怎样对付自己。

    单映雁挑眉道:“第九重玄土嘛,跟那个神庙算是一个地方过来的啊。”

    西门吹风剑眉一跳,他不知道单映雁为何突然会提到神庙,不由道:“我们跟神庙不是很熟。”

    单映雁有些惊讶的道:“你语气中似乎对神庙有怨气啊,难道跟他们是敌人?”

    单映雁本来心想如果是神庙的人那就顺手干掉就是,反正这是太初魔殿干的,不会有任何麻烦。不过既然跟神庙不合,那单映雁觉得也算是朋友了,语气也有稍稍的变化。

    西门吹风微微一惊,虽然单映雁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他还是感觉出对方语气的变化,这让他明白如果刚刚自己表示跟神庙很熟的话,说不定对方就下令将自己干掉了。西门吹风背上竟是冷汗,虽然他是虚神之位的高手,但是单映雁似乎更强不说,这个女人身边的女卫全都是半步神座以上,虚神之境的有数十个,更为可怕的是一个魔女始终冷冷的看着自己,让他稍稍动弹一下都显得艰难。

    这是一个超越虚神之位的可怕女魔!

    西门吹风不由在心中感叹,真是不离开玄土不知道,虚神之位的高手在神魔阵营中原来都快要从地摊货了。

    “说来神庙的人当真可恶,不久还蛊惑我成为玄土盟主,结果一转眼他们就跑了,而不久后太古魔域的人就追杀我们,要是下次见到神庙的人,我一定要找他们算账不可。”

    看着一脸愤恨的西门吹风,单映雁不由笑了,她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虽然神庙的圣子跟圣女是萧哥哥的人,但这家伙跟他们有仇,想来未来对神庙一定会有意见,暂时留他们一命也不是什么难事。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西门吹风急忙道:“我们玄土一方还是太弱了,像这种传承根本不是我们可以染指的,只想躲在一旁看戏罢了。”

    单映雁目光扫过所有西门家的人,她笑道:“本来可以放你们走,不过既然让我们遇到,那暂时只能让你们跟着了,希望不要介意。”

    西门吹风虽然不情愿,但这个时候他哪里敢说一个不字,对方看在大家都是玄土人类的份上没有杀人灭口,他已经要烧高香了,要是还不识趣,那就是嫌自己命太长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