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一百零一章 正面秒杀

    莫德尔看着居高临下的莫里斯,浑身打了一个寒颤,他一时间有种追悔莫及的感觉。对于莫里斯的提议莫德尔第一反应就是拒绝,开什么玩笑,跟妖神过招,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只是拒绝的话刚到嘴边,莫德尔目光一触莫里斯的眼睛,立时就是一个寒颤,如果他拒绝,怕是会第一时间被击杀。

    只不过自己能否挡住莫里斯一刀?

    莫德尔心中明白,他根本没有选择,要么死亡,要么为那一线生机拼命。

    拼了!

    莫德尔失去是自己的巨剑,不过对于一尊恐惧魔族的超级天才来说,手中绝不会只有一件兵器。几乎一个闪念的功夫,莫德尔的手中再度出现一口巨剑,面对一个修为强过自己很多的对手,莫德尔很清楚决不能让对方掌控主动,不然他将失去最后的机会。

    “吼!”

    一声怒吼炸开,莫德尔动了,一剑斩出恐惧神域释放,双目直视莫里斯的眼睛,只要对手有一丝恐惧情绪产生,他就能够瞬间无限化,一击将对手击溃。

    莫里斯嘴角绽着似笑非笑的表情,面对莫德尔一剑,他没有闪避,直接一刀斩出,整个人霎时间消失不见,只剩下一道血色刀光闪现,几乎一个闪念的功夫血色刀光化作一口妖异的血刃强行切入莫德尔的神域。

    轰!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莫德尔的神域竟然以血刃为中心开始崩塌,那感觉就似被一刀强行切开来。

    莫德尔眼睛瞬间瞪圆,他骇然发现自己的一剑竟然无法斩出,仿佛手中巨剑去路完全被截断,无路可走。

    这种感觉前所未有,跟碰到萧战时,心中所有念头消失不同,随着血刃切进神域,离他越来越近,这种无以为继的感觉就会变得更为强烈。

    莫德尔惊骇欲绝,一切只是电光火石间的感觉,直觉在告诉他这只是一种错觉,可是当血刃切进他的剑招之中,整个招式跟自身狂暴的力量竟然崩解开来。

    怎么可能?

    莫德尔双目难以置信的盯着斩向自己的血刃,他的脑中完全是难以置信,太可怕了,这是正面彻底击溃,眼睁睁看着血热斩来,他却无能为力。

    血刃插入胸膛,一股撕裂的刀劲炸开,几乎一个闪念功夫,莫德尔被莫里斯一刀分尸。

    这绝对是秒杀!

    不过对于自己一刀之威莫里斯却没有任何的喜悦,因为他发现自己要将莫德尔一刀干掉很简单,但要像萧战那样一招间擒拿绝对做不到。莫里斯很清楚,杀人跟抓人完全就是两码事,可以说后者更难,因为要将对手一瞬间完全控制,这种程度他绝对做不到。

    莫里斯很快摇头一笑,他练的就是杀人,何必去在意抓人,这完全就不是他该考虑的范畴。目光看向萧战所在的营帐,莫里斯再度投入杀戮中,对于完全死透的莫德尔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萧战一脸微笑的看着尤朵拉,他发现将敌人的女人抓来玩滋味绝对爽,让她们成为禁脔与玩物要比杀敌还来得痛快。

    媚魔对于雄性生物都非常的懂,萧战**的眼神已经非常清晰的将占有的**传递来,尤朵拉作为一名媚魔天生就有种要被男人来争抢的认知,只不过以前她属于魔王的禁脔,哪怕对方只是玩弄自己的**,也没有胆敢染指她。可是如今有一个男人,她直接出现在尤朵拉面前,毫不掩饰的宣誓对她的占有,哪怕明知她是魔王的禁脔也无所畏惧。

    尤朵拉心中的恐惧突然消失了,一名媚魔不管姿色有多出众,不管手段有多厉害,她都需要强者。在魔族中媚魔就是强者的战利品,依附强者,臣服强者她们甚至要比巨魔还识时务。

    “过来!”

    萧战的眼中透着戏谑,他捕捉到了尤朵拉的心理变化,这让他很是满意,忠贞的女人强上的确很爽,但是识时务的女人又有另外一番风情。

    尤朵拉有些犹豫,不过她还是朝着萧战走去,眼中的目光透着慌乱跟羞涩,似乎就是一个即将落入狼口的小绵羊。

    “告诉我,魔王为何不出现?”

    尤朵拉近距离看着萧战道脸盘,她咬牙道:“我也不知道。”

    萧战眉头微微皱起来,从尤朵拉的心灵轨迹变化来看,这个女人没有说谎,她是真的不知道魔王为何一直不出现。萧战自然不会相信魔王碰到意外挂掉了,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家伙或许有奇遇,对于发生在这里的事情一无所知。

    目光打量着尤朵拉,萧战必须承认,这个女人骨子里的媚惑似乎要直追赫拉,真不愧是仅次于淫.女族的媚魔,这是天生的尤物。

    “我不想多说什么,臣服于我,做我的女奴,你会成为我的专属玩物。可如果你拒绝,那下场会是什么就难以预料了,你现在可以做出选择了。”

    萧战的目光充满不容侵犯的威严,他说出口的话就是对尤朵拉最终的审判。

    尤朵拉看着萧战的眼睛,她如何不懂他的决心,脑中念头电闪,她开口道:“主人,请赐予您的名字,尤朵拉愿意臣服。”

    萧战笑道:“我叫做萧战。”

    尤朵拉低声念叨几句,然后压迫自己的手指,开始吟唱一段咒语,这是属于媚魔的臣服誓言,已经签订,就表明她真的臣服了。不同于跟魔王的关系,那是一种互惠互利的利益结合,彼此间不会有任何的约束,这不是魔王不愿意,而是这家伙压根就只是将尤朵拉当成是玩物。

    尤朵拉在吟唱臣服契约时心中反而有种报复的快感,魔王,这就是你只想玩弄我的下场,要是你从一开始就像主人一样让我臣服,我岂会如此轻易就成为主人的女奴。

    “奴尤朵拉见过主人。”

    尤朵拉跪在萧战面前,她整个匍匐在地,这是真正的臣服。

    萧战的目光落在尤朵拉的身上,虽有衣物的包裹,但却无法遮掩她**的美好,只让他占有的念头一下子涌上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