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六十三章 怨毒之心

    “你小子跟我师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闻人紫翠黛眉拧起来,看着正抱着柳素妍的萧战,脸上满是质问之色。

    萧战很是尴尬,他正前后兼顾着柳素妍,母亲这时闯进来让他浑身都不自在。萧战知道母亲肯定发现了,不过显然对于他没有按照指令完成命令很生气,根本不管他正跟女人忙着了。

    “娘啊,这事能不能待会儿再谈?”

    闻人紫翠冷哼道:“你必须现在就给娘交代清楚,不然娘是不会离开的。”

    闻人紫翠自然也尴尬,毕竟儿子在跟女人干事,她做母亲的撞破了适应该回避的,尤其柳素妍依偎在儿子怀中的身体蠕动得愈来愈厉害,就算是瞎子也能够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萧战对于柳素妍的举动倒没有指责什么,她这样的反应完全就是他调教出来的,现在她有人在一旁看着就会很亢奋,要不是腰肢被他的手臂锁住,怕是身体起落的弧度要更为明显。可以说柳素妍现在对于当着面人的面爱萧战已经毫无羞耻之心了,她甚至很享受这种感觉,尤其看到萧战那尴尬的样子,她甚至浑身都要颤栗起来,恨不得用最激烈的方式爱他。

    萧战轻咳一声道:“我跟师伯也没什么啊,就是畅谈一番她对于自己未来的规划,看看我们彼此间有没有合作的可能。”

    “合作?”

    闻人紫翠恼火道:“我不是让你直接将她生米煮成熟饭嘛,现在他人都了,也没看见你小子碰过她,你们之间到底达成了什么协议,没有那层关系束缚着,她岂能信得过。”

    萧战耸肩道:“我们达成了战略性合作意向,今后她会从其他花楼分楼下手,近最快的速度将所有分楼吞并掌控。”

    闻人紫翠凝眉道:“这种事情真的能行?”

    萧战笑道:“这点母亲尽可放心就是,事情保证能够行得通的。”

    闻人紫翠知道自己儿子肯定有事情忙着自己,只是非常可惜如今儿子羽翼丰满,根本不用顾忌她完全可以自己展开对花楼的渗透。闻人紫翠相信儿子跟师姐的合作绝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合作,毕竟利益的结合双方迟早会散伙,到时说不定要反目,到底什么合作能够让双方毫无芥蒂?

    闻人紫翠认为的方式应当是成为夫妻,可是萧战就连师姐的手都没有碰,显然他们之间应当不可能搞在一起,那到底是什么了?

    闻人紫翠丝毫不知道自己完全猜对了,这是萧战跟花妤都选择了沉默,不将彼此签订夫妻契约的事情说出来。

    “娘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合作,你只需给娘一个准信,将来能够让娘登上花楼总楼之位?”

    萧战笑道:“仅仅一个花楼的总楼主母亲就满意了,孩儿打算将整个花楼都纳入掌控中,到时想让谁完蛋,谁就必须完蛋,这样才是真正的掌控啊。当然,如果母亲想要做总楼主,那绝对是不会有问题的。”

    闻人紫翠一脸狐疑的看着儿子,不够这个时候柳素妍的身体颤抖得厉害,作为过来人的她脑中第一时间就冒出这个女人**了。

    “啊!”

    就在闻人紫翠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时,柳素妍控制不住叫出声来的,那声音异常的**,就算是身为女人的她都感觉受不了了。看着失去儿子手臂束缚,变得激昂跟激烈的柳素妍,闻人紫翠哪里还好意思在这里继续待下去,她立马落荒而逃。

    萧战暗自苦笑,老娘也真是的,这不是自找不自在嘛。对于母亲对于总楼主的执着,萧战也很是无奈,他早就预料到母亲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达成目的的,为了将一切掌控在手中,他还是自己来渗透花楼,先一步掌控住比较好,这样起码一切都会在他的掌控中。

    母亲终于离开,萧战松了口气,看着怀中腰肢激烈扭动,身体起伏愈发强烈的柳素妍,他很喜欢女人这番模样,看着她们在自己身上**的快乐媚模样,绝对是最高享受。

    同花妤的合作让萧战完成了对付花楼的部署,他知道接下来就是静等收获的时候了,不过这个时间段会脱得很久,短短数十年内可能不会有成效,一切或许都要等到数百年后,神庙加大对神朝的压力之时。萧战对于花妤还是充满期待的,这个女人应当不会让他感到失望的。

    搞定了母亲要求的半神数量之后,萧战打算离开了,他还有不少事情要做,毕竟此去神渊战场天知道下次回来时会是什么时候。因为年龄的限制,最终会有很多人留在神朝,萧战必须都做出合适的安排。

    ……

    帝都冷宫,秦雨双的脸色异常的难看,久居冷宫,直到现在她才知道自己秦氏一族竟然全都跟帝尊签订了效忠契约,最让她难以置信的是族中几乎所有漂亮的女人都已沦为萧战的女奴。

    怨恨!

    秦雨双从未这样痛恨过一个人,而萧战有幸成为了第一个,现在她无时无刻都不再诅咒萧战,希望这小子倒霉。按道理来说作为一名半神,诅咒一个人,就算她从未学过诅咒之术还是会拥有诅咒效果的。不过显然这种情况没有出现,就算整个秦氏一族的人都在诅咒萧战,他都屁事没有。

    这是为何吧?

    原因无它,萧战拥有那么多神器,就算是神灵想要诅咒成功都有难度,秦氏一族想要诅咒他倒霉,就有些痴心妄想了。

    秦家名存实亡,可以说秦雨双失去了最大的靠山,她的儿子今后也别想在染指帝尊这个位置,她岂能甘心。心中的怨恨之情越来越浓烈,让秦雨双将帝尊也恨上了,身为堂堂帝尊自然有能力阻止这一切发生,可帝尊却没有这样做,这就表明自己这个男人心中其实也想将秦氏一族连根拔除。

    此仇不报岂能心安,一定要让你们都付出代价不可!

    秦雨双眼中闪过怨毒的光芒,她必须想一个办法离开这里才行,只有如此才能实现自己的报复。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