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五十六章

    “萧驸马打算如何做?”

    乾坤清晰感应到萧战心中的怒火,他已经预感到秦家怕是要倒霉了。

    萧战淡然道:“秦家一直在背后搞事,这次虽然是那个女人弄出来的,但她还是为了救秦家老祖,不管如何秦家必须付出代价才行。”

    听到萧战的话一旁的御尊没有说话,秦家不管最终结果如何,都跟他的关系不大,说来他早就对秦氏一族的人不满了,如果秦氏一族能够受到教训,他还是赞同的。相比起来,乾坤就不同了,秦氏一族不管如何他们都带表着皇室,哪怕双方不是同族,但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他们乾氏一族的面子。

    “秦氏一族是该受到制裁,不过我还是认为这件事情必须保持一个合适的度才行,如果太过了,让秦氏一族伤筋动骨,对于我们神朝还是损失很大的。”

    萧战冷笑道:“我可不赞同前辈的话,秦氏一族这些年来所做之事简直就令人发指,想象二十多年前龙族的损失,那可是有两百多位半神的陨落啊,最让人愤恨的是就连那尊被封印的不死灵龙都差点脱困而出。前辈有没有想过这件事情的可怕后果,可前辈看看最后乾氏一族受到了什么制裁?”

    乾坤苦笑道:“这件事情毕竟是某些个别人所作所为,咱们不能将之完全归罪于秦氏一族。”

    萧战冷笑道:“前辈这话晚辈不敢苟同,如果仅仅只是某些个别人所为,或许是特例,但是他们秦氏一族还将傀儡军团差点全灭了,堂堂老祖在帝都杀人数百万,最终受到了多大的制裁,这样不断给神朝造成严重损失的种族,他们存在对于神朝来说就是毒瘤,或许我们将之初抵清除才是最好的选择。”

    御尊淡然道:“虽然我不赞成彻底清洗秦氏一族,但他们必须受到严厉制裁了,每次都这样乱来,将来如果我们跟神朝开战,出现什么问题,后果难以预料。”

    乾坤沉声道:“这件事情还是让帝尊来处理如何?”

    萧战笑道:“陛下来是已经将事情交给我来处理,那就没有必要再去向陛下请示了。”

    萧战跟乾坤说这些完全就是因为对方乃是神座,得罪对方对他并没有什么好处,不过如果乾坤认为能够说服他那就有些异想天开了。萧战已经被秦氏一族彻底惹毛了,现在不管谁来他都要找秦氏一族的麻烦,就算不能将这个皇族灭掉,他也要彻底让这个家族失去威胁。

    乾坤还想说什么,御尊笑道:“老友还是不要管这事了,秦氏一族的力量或许强大,动辄会影响到神朝的根基,但我想萧驸马一定会完美处理的,毕竟他是陛下最疼爱的驸马,一定不会让陛下难做的。”

    乾坤眼皮一跳,他又不是傻子,如果感觉不到因为闻人紫翠的原因,萧战已经彻底对秦氏一族动了杀心,这个时候强行干预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萧战不久前表现出来的东西实在是太震撼了,他很清楚跟这样的人闹僵对自己没什么好处。

    心中一番权衡,乾坤还是放弃继续劝说萧战,秦氏一族或许是皇族,不过想要对付他们的还有神亲王一系,或许就连陛下也有这个心思,他实在没有必要再管这件事情,秦氏一族最终命运如何,那就要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乾坤走了,唯一能够阻止萧战的人也消失,御尊笑道:“你小子可不要做的太过分,陛下那里坏事要照顾到的。”

    萧战笑道:“多谢前辈提醒,小子不会让任何人难做的,不过这个秦氏一族就是一个祸乱之源,还是早一点让他们安分老实比较好。”

    御尊摇头,他对于这些事情并不感兴趣,这次只所以会出面,完全因为萧战对御院的重要性,可以说他将萧战当做了是自己人,所以刚刚会帮萧战说话。御尊很快也离开了,整个秦氏一族可以说都将进入萧战的掌握中。

    战嫣嫣还没有回来,萧战倒不怎么担心,就算那个女人跟秦家老祖联手也休想将她怎样,这点他还是充分相信的。

    萧战完全将秦氏一族族长住的地方霸占了,坐于秦氏一族族长的宝座上,他的脸上尽是冷笑。萧战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行为,一家之主的宝座就是一个家族的象征,他这样做上去就是一种羞辱,任何一个家族都会愤怒的。

    秦氏一族肯定会愤怒,但现在他们就是板上肥肉,只等着挨宰了,不管萧战做什么,他们都没有能力愤怒。萧战不久前的强势秦氏一族的人都看到了,那可是将他们的老祖打得落荒而逃,还想老祖的请人杀得仓惶而去,他们就算是最强的半步神座也要在这一刻老实的雌伏,静等自己最终的命运。

    事情到了这一步,萧战才不会在乎秦氏一族的面子跟态度,他让秦氏一族主要的负责人过来,他要亲自决定秦氏一族最终的命运。

    秦武尊脸色阴沉道:“不知道萧驸马打算如何处置我们秦氏一族?”

    萧战冷笑道:“你们老祖已经跑了,本驸马敢保证他从今往后就是整个神朝的敌人了,只要他胆敢会第一重玄土一步,本座一定会亲手干掉他。”

    秦武尊沉声道:“这可是神座,萧驸马真的能够决定这些事情?”

    萧战冷笑声道:“神座又如何,这样的人本驸马就当他不存在了,如果陛下有意见,本驸马完全可以说损失一位神座,却能够换来两位神座加入神朝阵营,这是一笔非常划算的买卖。”

    萧战的话只让秦氏一族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好看,秦家老祖就是他们的支柱,只要有老祖在一天,他们秦氏一族就是苍天大树,永不会消亡。可是如果老祖真的被作为叛徒提出了神朝,他们秦氏一族地位就尴尬了。

    秦氏一族的人想要反驳,可是他们都下意识的看向处在云飞身边的赫拉,那种若有若无的气息,让众人静若寒蝉。

    这是一位神座啊!

    秦氏一族在心中呐喊,这小子的运到怎么这样,听说两个女神座都是他泡来的,最让人嫉妒就是这两个实力恐怖的女人对他还百依百顺。

    羡慕与妒恨的情绪在秦氏一族这些掌权者心中涌动,他们不敢,他们更是愤怒,可是这一刻他们只能忍着,命运已经不再他们的掌控中,也许生死也在萧战一念之间。神座的强大凌驾于一切之上,唯一能够镇压的或许只有真正的神灵。

    萧战冷笑着,目光扫过所有秦氏一族脸色难看的族人,他幽幽道:“从现在开始,你们每一个秦氏一族的人都必须发誓跟你们老祖脱离关系,那老家伙曾今往后就是你们秦氏一族的罪人,所有遇到的人都必须唾弃他。”

    “这不可能!”

    萧战的话刚刚说完,一个人瞬间跳出来,这是一个半神,实力还是非常强的,他怒视着萧战道:“老祖就是3我们秦氏一族的象征,我们绝不会跟他脱离关系,你不要痴心妄想了,就算是死,我也不会答应这种事情。”

    “那你可以去死了。”

    萧战神色异常的淡然,根本不用他有任何动作,在他身边的赫拉眼睛突然看向这位秦氏一族的半神,下一刻体内半神力量涌动,打算拼死一战的半神突然整个人将在原地。这位秦氏一族的半神脸色难看到极点,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不受控制了,体内原本狂暴的力量突然呈现自爆的趋势。

    不!

    秦氏一族这位半神想要呐喊出声,不过他发现这一刻的自己就连这最简单的事情都无法做到。

    “轰!”

    爆了!

    秦氏一族这位第一个勇敢站出来反对萧战的半神整个肉身完全爆开,化为一团血雾,诡异的是这些血雾竟然没有彻底爆开,而是在虚空完全燃烧起来,最终化为一尊化为几枚血色神文飞到赫拉的手中。

    “血脉之力还真是脆弱,用来炼制玩偶都感觉不够。”

    赫拉嘴角绽起妩媚的弧度,对于一尊秦氏一族半神的死浑然没有放在心上。

    恐惧!

    这可是一尊实力强大的半神啊,竟然屁都没有放出来就被轻易抹杀了,秦氏一族这些掌权者刚刚可都是充满愤怒的,可是这一刻全都被恐惧取代。

    萧战冷笑道:“跟那个老家伙彻底断绝关系,不然本驸马会将秦氏一族的屠杀干净,不要考验本驸马的耐心,如果你们反对,第一批被屠杀的人就是你们。”

    秦武尊苦笑道:“萧驸马也觉得太过分了吗?”

    萧战冷笑道:“从一开始就是你们秦氏一族的人在找本驸马的麻烦,而本驸马一直都是处于反击状态,现在本驸马已经厌倦了这种把戏,打算一次性将所有的麻烦都解决了。”

    秦武尊同身边几个修为最强的人交换一个眼神,大家眼中都是无奈跟不甘,可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他们的不甘愤怒都太过渺小了。秦氏一族这些掌权者很清楚,先不说萧战自己本身的可怕实力,仅仅他身边的两位神座,就可以让他有恃无恐,就算是陛下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现在摆在秦氏一族面前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按照萧战的要求去做,至于尊严这些东西,对于他们秦氏一族的人来说已经非常奢侈了。

    “我们可以答应萧驸马这个要求,不知道萧驸马还有什么条件没有?”

    萧战淡然道:“将那个老巫婆送给龙族处理,本驸马从今往后不想在听到她任何的消息。”

    秦武尊沉声道:“这个没有问题。”

    萧战冷笑道:“将那老家伙的亲人都交给本驸马处理,你们这些人中如果有,那只能算你们自己倒霉。至于那些血脉相差太远的,本驸马也懒得去计较了,记住一点,不要跟本驸马耍花样,不然那个后果不是你们能够承受的。”

    秦武尊叹了口气,萧战的怒火就是冲着老祖而去的,这个要求在他们的预想中,反正要跟老祖脱离关系,这些根本不算什么。

    “这个我们也可以答应,保证会将所有人送给萧驸马处理。”

    萧战冷冷的目光扫过在场每一个人道:“本驸马对于秦氏一族的力量跟财富并不感兴趣,你们这些人时候就去帝都宣誓向陛下效忠吧,至于陛下会如何处理你们,那都是陛下的意愿,跟本驸马没有关系。”

    秦武尊松了口气,这个条件他们可以接受,经过这次事情,他们秦家失去最大的靠山,宣誓向帝尊效忠,这是自保的唯一途径。相比起来,秦氏一族的人更愿意向帝尊效忠,这样起码双方之间没有仇恨,帝尊不会突然报复他们,而如果向萧战效忠,他们就要担心什么时候对方心情不好,他们这些人就要倒霉了。

    萧战冷笑道:“最后一点,本驸马不可能在你们秦家什么也不拿,众所周知本驸马喜欢女人,尤其是美女,将你们秦氏一族所有的美女都献出来。本驸马不会嫌弃她们的年龄,不会嫌弃她们是否嫁过人,更不会嫌弃她们以前干过任何事情,总之一句话,她们从今往后都是本驸马的人,跟你们秦氏一族没有任何的关系。”

    “欺人太甚!”

    云飞这最后一个条件让整个秦氏一族的掌权者都大怒出声,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这就是最**的羞辱,这要比杀了他们还要命。

    萧战冷笑道:“本驸马就是在羞辱你们,真以为本驸马是好欺负的不成,如果想要反抗,本驸马随时奉陪,不过本驸马一定会将你们亲属中所有男人杀掉,然后让你们的女人成为我的女奴。”

    萧战的话只让他身边的赫拉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在她看来她的男人什么都可以不要,唯独这个女人绝对不能少。作为一名淫族男人,淫.人妻女难道不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嘛,让这些家伙一辈子都活在羞辱中,这才是最大的报复。

    面对一群羞愤不已的秦氏一族掌权者,赫拉体内涌现恐怖的力量,霎时间一股恐怖的压力让这些刚刚还暴怒中的秦氏一族男女彻底安静下来。所有人的胸口都在起伏,眼睛甚至都红了,萧战这是要羞辱他们整个秦氏一族,完全就是将他们的尊严踩在脚下,他们今后将永远活在屈辱中。

    秦武尊脸色难看道:“萧驸马这样做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萧战目光扫过所有人,他看着有过一面之缘的秦乱武道:“我们认识,算是熟人,跟你有关的人就不用了。”

    秦乱武嘴角抽搐一下,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萧战看似好意,怕是将来他一定会被秦家的人给孤立不可,毕竟所有人的妻女都让萧战抢走了,唯独他这一脉完好无损,众人心里不平衡下,他在秦家怕是将会过得很是艰难。

    萧战冷笑道:“你们秦氏一族要想活下去,就必须做出一定程度的牺牲,女人而已,想来你们很快又会找到自己心仪的对象的。”

    秦武尊深吸口气道:“这件事强我们需要好好考虑一番,还望萧驸马能够给我们一点时间。”

    萧战淡然道:“本驸马的可以给你们时间,不过如果这段时间你们搞出什么花样的话,就别怪本驸马翻脸无情了。”

    萧战跟赫拉很快消失,整个秦家内宅内静得可怕,一股愤怒的情绪酝酿,随着最大威胁暂时性消失,终于彻底爆发出来。几乎一瞬间萧战被这些秦氏一族的掌权者疯狂的诅咒了,无数恶毒话语让他都要下地狱,永不超生了。

    “这小子简直就是欺人太甚,我实在是忍无可忍!”

    一尊半神愤怒的咆哮着,只要想到要自己的妻女送给别人,这不是对他最大的羞辱那是什么。

    “咱们不用忍了,是个男人马上拼死一战,咱们决不能屈辱的活着。”

    “没错,咱们决不能这样屈辱的活着,不然今后咱们还怎么抬起头来做人。”

    愤怒的咆哮声似乎要将整个大殿都震塌,一个个半神都陷入狂暴状态。

    秦武尊的脸色铁青到极点,他作为秦氏一族的族长,还从未遭受如此大的羞辱,可是他知道自己就算愤怒也没用,萧战占据着绝对的主导权,他们秦氏一族就连一丝翻盘的可能都没有。

    秦武尊沉声道:“你们先要杀了他,可有多少把握?”

    “家主,这小子的力量肯定有限制,我们不如拼死一把,找人去刺杀他,只要成功了,我们秦家就不用遭受这样的羞辱了。”

    “没错,家主,我们决不能接受这样羞辱性质的要求,哪怕是一死,我们也绝不能妥协!”

    秦武尊冷哼道:“就算刺杀成功了,接下来你们认为会发生什么?”

    愤怒就的人脸色都是一变,将萧战干掉了,他身边还有两尊神座,也就说这两个女人一定会替他报仇,到时他们秦氏一族怕是举族将被屠灭。意识到这一点,所有人的脸色都难看到极点,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就是要么有尊严的死去,连带整个家族都毁灭,要么就屈辱的活着。

    所有人都愤怒到极点,萧战这一天不知道被诅咒了多少遍。

    ……

    “他们怕是不会答应,亲爱的不会想要找借口将他们统统干掉吧?”

    赫拉笑意盈盈的看着萧战,只剩下双方之时,她整个人立时做到他的怀中。

    萧战冷笑道:“我当然知道他们不会答应,我也想过让他们主动将女人送过来,我已经让神窑的情报系统将整个秦氏一族的人监控起来,自己想要的东西,还是自己主动来弄到手最为爽快。”

    赫拉咯咯笑道:“这才是我的男人嘛,男人全都杀光,女人抓过来充作奴隶,让敌人的女人来给自己传宗接代,生儿育女才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

    萧战哈哈笑道:“你的观念跟一般女人差别可真够大的。”

    赫拉哼道:“我们淫族才不会像其他种族那样虚伪,想玩就玩,想干就干,这样才真正痛快。”

    萧战狠狠在赫拉屁股上来了一巴掌道:“今后只有我才可以玩你干.你。”

    赫拉媚笑道:“那你可要多玩多干才行。”

    萧战笑道:“看来今后我不能让你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才对。”

    赫拉嗔道:“什么嘛,说的人家好像想男人想疯了似地,你这点尽可放心,人家只会对你兴趣,其他男人那是不会有任何感觉的。”

    萧战自然知道彼此签订了最强爱之契约,赫拉身心都只会接受他,他唯一的损失就是今后必须更加的劳累了,这个女人压榨人的功夫只能用恐怖来形容。萧战可没有时间跟赫拉脱光了交流感情,他将自己最强的力量都调集过来,打算对秦家祖地进行大清洗。这一点从结束了营救就在做了。

    足足数千位半神进入秦家祖地,这些都是萧战身边的女卫,除了这些都是九境武者,数量在数百万,第一时间就开始控制秦氏一族祖地。萧战交代过神窑,将秦氏一族一份内部核心名单弄来,但凡他要的人都不许跑,为了落实这条命令,他可是将神座境界的超脑放出来,进行逐一帅选。

    “萧驸马这是干什么,难道就连给我们秦氏一族思考的时间都没有?”

    萧武尊脸色阴沉的找到萧战,对于将秦氏一族的祖地包围的大军,他异常的愤怒。

    萧战冷笑道:“你们可以继续考虑吧,本驸马只是在清点人数而已,确保你们秦氏一族的人不会偷溜什么的。还有一点,本驸马不是来跟你们谈条件的,只不过是想要告诉你们到底该如何做,至于你们是否理解,甚至配合,本驸马绝不会考虑。”

    萧战懒得理会秦武尊,他要将秦氏一族这个威胁彻底解决,让他们宣誓跟秦家老祖脱离关系,强行将那老家伙从秦氏一族中踢出去,这些都只是第一步,接下来就是秦氏一族彻底向帝尊效忠。

    萧战虽然说让这些家伙自己去向帝尊效忠,但他知道这些家伙不会去的了,就算效忠,那也是有限度的,他要亲自逼迫这些家伙签订由他拟定的效忠契约。

    如此以来秦氏一族的男人都去效忠帝尊,而那些女人都会被他集中起来,组建一支特殊的大军,叫做秦女战卫。萧战可不是仅仅让这些女人做什么女奴,那绝对是资源浪费,他要让秦氏一族所有美女成为一名名强大的战士,如果将来秦族有人敢找他麻烦,就由秦女战卫的人负责给他清扫威胁。

    萧战很清楚,自己的举动绝对会激怒整个秦氏一族,他已经预感到一场暴.动很快就会出现,这不是理智可以束缚的。只要暴.动真正出现,萧战就可以直接用武力掌控秦氏一族,到时所有男人都扔给帝尊做奴隶,而女人漂亮的就留下充作秦女战卫,那些姿色一般,或者年龄偏大的都送给帝尊做奴隶。

    萧战认为自己这样做已经很是慷慨了,他才不会去管什么诛除首恶,他要将整个秦氏一族彻底从威胁名单上划去。

    战嫣嫣终于回来了,美人儿脸上带着遗憾,萧战自然知道一定是让秦氏老祖给跑了,这个结果他早就有心理准备,自然不会感到遗憾。

    “嫣嫣回来正好,秦氏一族的人看来就要反抗了,你全给为夫将他们统统镇压了,记住一点,男的都会成为奴隶,而秦氏一族那些漂亮的女人都充军。”

    战嫣嫣愕然道:“充军?你打算让秦氏一族的女人成为军.妓?”

    萧战愕然道:“你怎么会想到军.妓?”

    战嫣嫣不以为然道:“以前我统领战龙族大军时,会将神魔两族的女人抓来充作军.妓,这在双方阵营事非常普遍的事情,有什么大不了的。”

    萧战看着不以为然的战嫣嫣顿时无语了,原来自己组建秦女战卫还是上不了门面的事情啊,瞧瞧人家大美人都知道抓敌人的女人来充作军.妓,这根本不是一个级数啊。既然发现战嫣嫣有这样的特长,萧战自然要利用,将对付秦氏一族的事情交给她去做。

    一切都如同萧战预料的一样,秦氏一族最终决定拼死一战,不过可惜,在一尊神座带头的镇压下,他们的起义全都成了无用功,全都在第一时间被镇压。一切都不会有任何意外可言,秦氏一族的男人绝大多数都被俘虏,其余的都战死了,至于女人也是差不多的情况,毕竟秦氏一族的女人很多都是非常强悍的。

    萧战绝不会允许秦氏一族那些死掉的人一死百了,他让人将尸体收集起来,全都选择复活。还是老原则,男的都给帝尊做奴隶,漂亮的女的都充军。整个事件持续了三个月之久,神朝上下都在关注这场别开生面的大战,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弹劾萧战的不义之举,竟然将一个皇族给灭掉了,这简直就是大逆不道的事情。

    ……

    “陛下,那混小子竟然将秦氏一族的男人都弄成了奴隶,女人则全去充军,他简直就是无法无天啊。”

    帝后暗自苦笑,虽然早就跟秦氏一族脱离关系,但看到萧战竟然如此胡作非为,她还是异常的愤怒。

    帝尊嘴角抽搐一下,他摊手道:“这小子还真是太胡闹了,不过他将秦氏一族所有男人都送到了朕这里,说都已经跟朕签订了奴隶契约,绝对是神灵级别的,今后他们都会任由朕指挥。朕找人测试了一下,还真是这样,现在整个秦氏一族掌控的力量基本上都落入朕的掌控中,朕要是处罚他根本站不住脚啊。”

    帝后恼火道:“可是……”

    帝尊笑道:“你也不用担心,那小子根本没有动你族人分毫,倒霉的都是其他秦氏一族的人罢了。”

    帝后稍稍舒了口气,只要自己的家人没事,秦氏一族其他人,她才不会去管。帝后早就对自己的族人很不满了,要不是他们,自己的妹妹如何会成为那样一个人,如今秦氏一族的力量算是名存实亡,自己的妹妹也失去最大依仗,想要她那个儿子重新登上帝位根本就不可能了。

    帝后沉声道:“陛下,这件事情毕竟还是影响太大,如今很多人都提心吊胆的,要是在没有力量压制这小子,怕是将来会有麻烦啊。”

    帝尊摇头道:“如今这小子羽翼已经完全丰满,仅仅他身边的两位神座,朕就不可能将他怎样,不过紫槐的担心有些多月了,对于神朝来说,他的存在是绝对有利的,本来对于跟神庙的战争朕不报任何希望,但是现在我已经看到可能取胜的契机了。”

    帝后叹道:“还是玉儿这丫头没用,枉臣妾费尽心机调教,她竟然只顾自己泡女人,臣妾真是后悔生下这么一个孽障。”

    帝尊哈哈笑道:“紫槐这话就不对了,要不是玉儿这丫头喜欢泡女人,她也不会跟这小子认识,那样一来也无法成为我们的驸马不是。”

    帝后嗔道:“臣妾还是认为要让这小子乖乖听命,还是必须要有一个女人在他身边监督着,要不然他迟早会脱离掌控。”

    帝尊叹道:“紫槐多心了,有时候志同道合远比什么手段有用,朕看人还是不会错的,这小子对于神朝的存亡看得比谁都重,这次对秦氏一族出如此重手就是他认为秦氏一族会成为神朝的隐患,想要将整个秦氏一族掌控在手中。那些家伙职责他嗜杀,要真是嗜杀,现在秦氏一族成员的死亡也不会停留在数百人,怕是已经血流成河了。”

    帝后哼道:“陛下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帝尊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他自然知道帝后在说什么,对于这点他知道自己理亏,所以也就不差话,以免好不容易跟自己休战的帝后又要冷战了。

    帝后见帝尊没有接话,她也不会去故意挑起争端,皇帝能够允许她使小性子,足矣表明对她的宠爱了。

    虽然帝尊妥协了,但帝后还是觉得必须将妹妹弄出帝宫才行,如今秦氏一族算是名存实亡,妹妹绝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心中肯定会有想法,她只需要让妹妹心中想法提前爆发,只要离开了帝宫,到时发生什么都跟她无关了。

    ……

    萧战不知道帝宫中帝后跟帝尊有关自己的问题探讨了一番,不过就算他知道也不会在意,如今他的实力已经到了无需在意任何的人时候,只要问心无愧,大胆去做就是。将秦氏一族所有男性已经长得丑的女人送走后,秦氏一族留下来的女眷数量可是非常惊人的,为了将这些女人集中起来,他就连神巢都动用了。

    萧战心情还是很不错的,虽然母亲中毒,但是整个过程算是有惊无险,他现在唯一的遗憾就是让两个罪魁祸首跑了,这绝对会成为隐患,尤其是在他即将离开神朝的时候,这两个家伙随时都有可能杀回来。不过这个问题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的,进入神渊战场超过一千岁的人都无法进入,到时两位神座都无法过去,让她们留守神朝,相信那两个家伙绝对不敢进入神朝。

    “情况如何了?”

    萧战坐在秦氏一族家主的宝座上,如今这里已成为他的私人领地了,他并不想将这里废弃掉,直接修建成秦女战卫的总部,算是废物利用。

    帝绾笑道:“这次有神巢跟神窑联手,基本上秦氏一族的人绝大多数都已经落网,现在只有那些加入其他家族的女人幸免了。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们也会想办法的。”

    萧战摇头道:“这倒没有必要,就这些足够了,如果将来会被称为隐患的话,全由秦女战卫去解决,应当不会有什么问题。”

    嫊妍笑道:“你有什么特殊的要求没有?”

    萧战挑眉道:“什么特殊要求?”

    嫊妍抿嘴笑道:“就好比让整个秦女战卫成为女奴军团。”

    萧战笑道:“你们都跟了我这么久了,难道还不知道我的喜好嘛。”

    帝绾笑道:“我们当然知道,不过还是要征求你的同意嘛。”

    萧战淡然道:“你们看着办就是,很快我就会离开神朝,下次回来,保守估计都是数十年之后,这段时间神朝的一切就全都交给你们,这个秦女战卫我需要它成为我手中最疯丽蝶一柄刀。”

    嫊妍点头道:“这点你放心,对于这种事情我们最擅长。”

    萧战目光在嫊妍跟帝绾身上扫过,他摇头道:“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你们都不在身旁,我怕是要不适应了。”

    帝绾笑道:“你身边还有不少好姐妹的,尤其是那些神巢出来的,绝对不比神技师差。”

    萧战微微一笑,女人他身边自然不会缺,不过进入神院战场他能够预感到那才是对自己最大的挑战,第一次面对来自诸神联盟的同辈,他能够具体预判整个诸神联盟的实力。可以说进入神渊战场,对于萧战最终的不仅仅是寻找神战,找诸神联盟的麻烦还是一个最重要的事情。

    帝绾跟嫊妍绝对是最让萧战放心的人,将秦女战卫交给她们不会有任何问题,虽然决定成立这个秦女战卫,但他对于整个秦氏一族的女人并没有多大的兴趣。

    “现在秦女战卫成立了,你不挑选首领出来嘛?”

    帝绾微微一笑,选美的事情男人一般都非常热衷的,尤其这些女人还可以任意玩弄,心中想不生出邪念来都难。

    萧战耸肩道:“你们看着办吧。”

    嫊妍笑道:“我们挑选了一些女人出来,你可以挑选出自己满意的,毕竟这是你的战卫,只有你满意了才算数。”

    两女也没有询问萧战是否答应,拍拍手,很快十多个女人走进来,她们穿着统一的服侍,脸上表情都透着黯然之色,毕竟从高高在上的女人一下子跌落凡尘,对于她们来说打击不可谓不大。

    萧战本来不是很在意的,不过他的目光落在一个女人身上时立时发生了变化。

    秦琴!

    萧战还记得当初第一次见面时这个女人的明艳动人,当时他是凭着眼不见心为净的态度,就连时候她邀请他去秦家做客,他也是抱着跟秦家合作的。这一切都表明萧战对这个女人的印象很不错,要换做其他任何一个人过来,怕是他都不会同意。不过事实上秦家辜负了秦琴的好意,最终弄到如此局面,可以说都是秦家咎由自取。

    “咱们又见面了,只是没想到却是这样的情况下。”

    萧战到没有洋洋得意的意思,秦琴绝对是一个尤物,跟她成为朋友本来也是一件不错的选择。

    秦琴叹道:“的确没有想到会演变成这样,如果早知如此,当初秦琴就该坚持一下了。”

    萧战摇头道:“你虽然在秦家有影响,但最终还是难以改变某些人的态度,事情会演变成这样并不是你的错,而是你们秦家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今后你就安心做我的贴身侍女吧,只要你表现得出色,对于秦家其余人都会有好处的。”

    秦琴跟萧战对视一眼,她知道他并没有羞辱自己的意思,今时不同往日,相比去秦女战卫,成为他的侍女更好。

    “秦琴谢过公子垂爱,今后一定尽好一个侍女的本分。”

    秦琴施礼,那高雅的气度让萧战都忍不住心折,可以说第一次他就为她的气质心动过,如今虽是施了一个标准的奴婢礼仪,但那种骨子里的高贵还是让他心醉神迷。

    这样的女人做侍女绝对是一个享受,萧战如今身边贴心的侍女也就那么几个,每一个都非常贴心,眼前这个女人绝对能够成为其中的佼佼者。

    对于秦琴萧战是欣赏的,不过对于其他女人他就没有那种心思了,目光落在她们身上,每一个都非常动人,尤其是那气质都贵态逼人,眉宇间有股不怒自威的感觉散发出来,一看就是那些惯于发号施令的女人。

    萧战目光落在最前边一个女人身上,虽然她的修为被封印了,但是那种感觉还是无法瞒过他。

    半步神座!

    萧战有些惊讶,这个境界的女人在秦家地位怕是非常高。

    “她是谁?”

    秦琴瞥了一眼萧战,她知道这是在询问她,如今她已是他的贴身侍女,这些都是属于她的义务。

    “她叫做柳素妍,乃是老祖最为疼爱的正妻。”

    柳素妍,目光瞥向秦琴,她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安,萧战跟秦家老祖有仇,这点整个秦家都知道,她作为秦家老祖的正妻,要是不被打击报复才怪。

    萧战的脸上顿时露出笑容来,最大仇人的正牌老婆,顿时让他兴趣盎然起来。

    柳素妍被萧战直接盯着,心中很是不安,这一刻的她完全就是弱女子,哪有般地啊你位高权重的样子。

    “你男人如今已经跑了,你怨恨他没有带着你一道跑路吗?”

    萧战看着柳素妍的眼睛,仿佛要看进她的心灵一样。

    柳素妍深吸口气道:“我并不恨他,那个时候他根本不可能带着我走,跟着他反而害着他。”

    萧战笑道:“你们认识已经很久了吧,真是难得啊,你心中竟然还爱着他。”

    柳素妍沉声道:“萧公子想要做什么尽快管动手,素妍只求一个痛快。”

    “痛快?”

    萧战冷笑道:“世间哪有那样的好事,本公子会让你成为秦女战卫的首领,让你的修为突破到神座境,将来你会带领整个秦女战卫的高手追杀你曾今的男人,直到将他的头颅砍下来亲手送给我。”

    柳素妍脸色苍白道:“萧公子真是狠心啦,竟然如此对待素妍。”

    萧战冷笑道:“是你们秦家一直在招惹本公子的,这些都是你们自找的。这段时间我会跟你签订主奴契约,直到我正式离开神朝时,会跟你重现签订一个契约,让你的身心完完整整的属于我,今后你以前的男人就将成为你誓死追杀消灭的对象。”

    柳素妍脸色煞白之极,她知道萧战不是在跟她开玩笑,这让她感到绝望想要去死,不过她知道自己根本无法死掉,就像很多秦氏一族的人一样,死后没多久就会被复活,她除了多增加一些痛苦外,不会得到任何东西。

    萧战绝不是说笑的,他直接跟柳素妍签订一个主奴契约,这个契约不会剥夺对方的心灵,她心中对自己以前男人的感觉都会存在,唯一不同的就是对他的任何要求都无法抗拒,哪怕自己极度不愿意,她也会毫不犹豫去做。

    “将衣服脱了。”

    完成契约,萧战下达了第一个命令。

    柳素妍浑身一颤,脸色瞬间就煞白了,她心中极度抗拒萧战的命令,可是双手还是颤抖着解开腰间唯一起到束缚作用的绸带。身上裹着的衣袍瞬间滑落,让萧战惊艳的胴.体呈露而出,他很是惊讶的发现这个女人竟然拥有媚凤之体。

    萧战是真的非常惊讶,媚凤之体乃是战族中最独特的一种体质,这个体质就是他前世母亲战妃那一脉拥有的体质,没想到竟然在神朝遇到这样千载难遇的体质。媚凤之体最大的特质是什么?萧战还记得,这种体制可以让人的修为强行提升一个大的境界,尤其是那种双凤的效果,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绝对美妙绝伦的。

    “真是让人有些意外,没想到你竟然拥有战族最为独特的一种体质,看来让你做我的女奴是最好的选择了。”

    柳素妍娇艳动人的身体在颤栗,一个高贵的女人,突然有一天沦为男人的奴隶,那种反差让她心头的羞耻心达到极点,要不是本身乃是半步神座,她绝对会接受不了事实晕倒过去。

    萧战的目光从柳素妍的身上移开,看向周边其余女人,他不但眼睛很快又亮了,因为他发现有一个女人跟柳素妍生得有七八分相似。

    “她是你的女儿?”

    柳素妍脸色苍白的道:“她……她是我的孙女。”

    “孙女?”

    萧战闻言一呆,他身边有母女,有姐妹,可还真没有孙女,目光在柳素妍,以及一个叫做秦雅嫣的女人身上来回扫过道:“这段时间你们两个就跟着我吧,我会亲自传授你们一些东西。”

    柳素妍跟秦雅嫣交换一个苦涩的眼神,如今她们的命运已经注定,对于她们来说绝对的凄惨。

    萧战从十多个女人中挑出来,五个女人,这倒不是因为她们的身份,而是根据【真理之眼】的判断进行挑选。萧战离开秦家祖地前将一个超脑留下来,他要从秦家所有女人中挑选资质最好的一批出来,作为秦女战卫第一批武者。

    搞定这些,萧战才有功夫去见母亲闻人紫翠,经过十多天的修养,得到了最精心照料的她恢复得很好。

    “没想到你小子竟然将秦氏一族连根拔除了,真是有你的。”

    闻人紫翠暗自苦笑,她没行到自己儿子因为自己的缘故,竟然这么极端。不过闻人紫翠心中还是很开心的,儿子这样做表明很在乎她这个母亲。

    萧战冷哼一声道:“谁叫他们不识相,竟然胆敢绑架母亲大人。”

    闻人紫翠摇头道:“对方都跑了,你今后打算怎么做?”

    萧战叹道:“孩儿暂时也没有功夫理他们,毕竟不久后就要进入神渊战场,不过母亲大人用不着担心,嫣嫣跟赫拉都会留在神朝,没有人敢动您的。”

    闻人紫翠笑道:“你小子当真有福气了,两位女神座被你拐到手了。”

    萧战笑道:“今后老娘有两个神座儿媳撑腰,我想应该没有那个不识相的敢找母亲大人的麻烦了吧。”

    闻人紫翠突然幽幽道:“这次我被人绑架,也不知道那些花楼总部派来的人有没有接管我的花楼,要是他们动手了,如今的第一花楼属于我的东西还不知道剩下多少。”

    萧战脸色一沉道:“母亲大人不用担心,孩儿会陪你回花楼的,如果他们不识相,那就别怪孩儿心狠手辣了。”

    闻人紫翠嗔道:“你不要动不动就杀气冲天的,娘跟花楼可是有感情的。”

    萧战耸肩道:“娘说怎样就怎样吧,总之这次回花楼,一切动听娘的安排。”

    闻人紫翠脸上的笑容顿时灿烂起来。“萧驸马打算如何做?”

    乾坤清晰感应到萧战心中的怒火,他已经预感到秦家怕是要倒霉了。

    萧战淡然道:“秦家一直在背后搞事,这次虽然是那个女人弄出来的,但她还是为了救秦家老祖,不管如何秦家必须付出代价才行。”

    听到萧战的话一旁的御尊没有说话,秦家不管最终结果如何,都跟他的关系不大,说来他早就对秦氏一族的人不满了,如果秦氏一族能够受到教训,他还是赞同的。相比起来,乾坤就不同了,秦氏一族不管如何他们都带表着皇室,哪怕双方不是同族,但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他们乾氏一族的面子。

    “秦氏一族是该受到制裁,不过我还是认为这件事情必须保持一个合适的度才行,如果太过了,让秦氏一族伤筋动骨,对于我们神朝还是损失很大的。”

    萧战冷笑道:“我可不赞同前辈的话,秦氏一族这些年来所做之事简直就令人发指,想象二十多年前龙族的损失,那可是有两百多位半神的陨落啊,最让人愤恨的是就连那尊被封印的不死灵龙都差点脱困而出。前辈有没有想过这件事情的可怕后果,可前辈看看最后乾氏一族受到了什么制裁?”

    乾坤苦笑道:“这件事情毕竟是某些个别人所作所为,咱们不能将之完全归罪于秦氏一族。”

    萧战冷笑道:“前辈这话晚辈不敢苟同,如果仅仅只是某些个别人所为,或许是特例,但是他们秦氏一族还将傀儡军团差点全灭了,堂堂老祖在帝都杀人数百万,最终受到了多大的制裁,这样不断给神朝造成严重损失的种族,他们存在对于神朝来说就是毒瘤,或许我们将之初抵清除才是最好的选择。”

    御尊淡然道:“虽然我不赞成彻底清洗秦氏一族,但他们必须受到严厉制裁了,每次都这样乱来,将来如果我们跟神朝开战,出现什么问题,后果难以预料。”

    乾坤沉声道:“这件事情还是让帝尊来处理如何?”

    萧战笑道:“陛下来是已经将事情交给我来处理,那就没有必要再去向陛下请示了。”

    萧战跟乾坤说这些完全就是因为对方乃是神座,得罪对方对他并没有什么好处,不过如果乾坤认为能够说服他那就有些异想天开了。萧战已经被秦氏一族彻底惹毛了,现在不管谁来他都要找秦氏一族的麻烦,就算不能将这个皇族灭掉,他也要彻底让这个家族失去威胁。

    乾坤还想说什么,御尊笑道:“老友还是不要管这事了,秦氏一族的力量或许强大,动辄会影响到神朝的根基,但我想萧驸马一定会完美处理的,毕竟他是陛下最疼爱的驸马,一定不会让陛下难做的。”

    乾坤眼皮一跳,他又不是傻子,如果感觉不到因为闻人紫翠的原因,萧战已经彻底对秦氏一族动了杀心,这个时候强行干预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萧战不久前表现出来的东西实在是太震撼了,他很清楚跟这样的人闹僵对自己没什么好处。

    心中一番权衡,乾坤还是放弃继续劝说萧战,秦氏一族或许是皇族,不过想要对付他们的还有神亲王一系,或许就连陛下也有这个心思,他实在没有必要再管这件事情,秦氏一族最终命运如何,那就要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乾坤走了,唯一能够阻止萧战的人也消失,御尊笑道:“你小子可不要做的太过分,陛下那里坏事要照顾到的。”

    萧战笑道:“多谢前辈提醒,小子不会让任何人难做的,不过这个秦氏一族就是一个祸乱之源,还是早一点让他们安分老实比较好。”

    御尊摇头,他对于这些事情并不感兴趣,这次只所以会出面,完全因为萧战对御院的重要性,可以说他将萧战当做了是自己人,所以刚刚会帮萧战说话。御尊很快也离开了,整个秦氏一族可以说都将进入萧战的掌握中。

    战嫣嫣还没有回来,萧战倒不怎么担心,就算那个女人跟秦家老祖联手也休想将她怎样,这点他还是充分相信的。

    萧战完全将秦氏一族族长住的地方霸占了,坐于秦氏一族族长的宝座上,他的脸上尽是冷笑。萧战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行为,一家之主的宝座就是一个家族的象征,他这样做上去就是一种羞辱,任何一个家族都会愤怒的。

    秦氏一族肯定会愤怒,但现在他们就是板上肥肉,只等着挨宰了,不管萧战做什么,他们都没有能力愤怒。萧战不久前的强势秦氏一族的人都看到了,那可是将他们的老祖打得落荒而逃,还想老祖的请人杀得仓惶而去,他们就算是最强的半步神座也要在这一刻老实的雌伏,静等自己最终的命运。

    事情到了这一步,萧战才不会在乎秦氏一族的面子跟态度,他让秦氏一族主要的负责人过来,他要亲自决定秦氏一族最终的命运。

    秦武尊脸色阴沉道:“不知道萧驸马打算如何处置我们秦氏一族?”

    萧战冷笑道:“你们老祖已经跑了,本驸马敢保证他从今往后就是整个神朝的敌人了,只要他胆敢会第一重玄土一步,本座一定会亲手干掉他。”

    秦武尊沉声道:“这可是神座,萧驸马真的能够决定这些事情?”

    萧战冷笑声道:“神座又如何,这样的人本驸马就当他不存在了,如果陛下有意见,本驸马完全可以说损失一位神座,却能够换来两位神座加入神朝阵营,这是一笔非常划算的买卖。”

    萧战的话只让秦氏一族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好看,秦家老祖就是他们的支柱,只要有老祖在一天,他们秦氏一族就是苍天大树,永不会消亡。可是如果老祖真的被作为叛徒提出了神朝,他们秦氏一族地位就尴尬了。

    秦氏一族的人想要反驳,可是他们都下意识的看向处在云飞身边的赫拉,那种若有若无的气息,让众人静若寒蝉。

    这是一位神座啊!

    秦氏一族在心中呐喊,这小子的运到怎么这样,听说两个女神座都是他泡来的,最让人嫉妒就是这两个实力恐怖的女人对他还百依百顺。

    羡慕与妒恨的情绪在秦氏一族这些掌权者心中涌动,他们不敢,他们更是愤怒,可是这一刻他们只能忍着,命运已经不再他们的掌控中,也许生死也在萧战一念之间。神座的强大凌驾于一切之上,唯一能够镇压的或许只有真正的神灵。

    萧战冷笑着,目光扫过所有秦氏一族脸色难看的族人,他幽幽道:“从现在开始,你们每一个秦氏一族的人都必须发誓跟你们老祖脱离关系,那老家伙曾今往后就是你们秦氏一族的罪人,所有遇到的人都必须唾弃他。”

    “这不可能!”

    萧战的话刚刚说完,一个人瞬间跳出来,这是一个半神,实力还是非常强的,他怒视着萧战道:“老祖就是3我们秦氏一族的象征,我们绝不会跟他脱离关系,你不要痴心妄想了,就算是死,我也不会答应这种事情。”

    “那你可以去死了。”

    萧战神色异常的淡然,根本不用他有任何动作,在他身边的赫拉眼睛突然看向这位秦氏一族的半神,下一刻体内半神力量涌动,打算拼死一战的半神突然整个人将在原地。这位秦氏一族的半神脸色难看到极点,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不受控制了,体内原本狂暴的力量突然呈现自爆的趋势。

    不!

    秦氏一族这位半神想要呐喊出声,不过他发现这一刻的自己就连这最简单的事情都无法做到。

    “轰!”

    爆了!

    秦氏一族这位第一个勇敢站出来反对萧战的半神整个肉身完全爆开,化为一团血雾,诡异的是这些血雾竟然没有彻底爆开,而是在虚空完全燃烧起来,最终化为一尊化为几枚血色神文飞到赫拉的手中。

    “血脉之力还真是脆弱,用来炼制玩偶都感觉不够。”

    赫拉嘴角绽起妩媚的弧度,对于一尊秦氏一族半神的死浑然没有放在心上。

    恐惧!

    这可是一尊实力强大的半神啊,竟然屁都没有放出来就被轻易抹杀了,秦氏一族这些掌权者刚刚可都是充满愤怒的,可是这一刻全都被恐惧取代。

    萧战冷笑道:“跟那个老家伙彻底断绝关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