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五十章

    柳盼雁完全就有恃无恐,她的手中出现一面镜子,很快镜中的画面闪动,被囚禁的闻人紫翠浮现而出。

    “小子,这就是你的母亲,现在总算是放心了吧。”

    柳盼雁一脸的冷笑,对于这个胆敢强暴自己分身的男人,她心中充满必杀的念头。

    萧战脸色绝对阴沉,在看到镜中投射而出的画面时他用【真理之眼】测试过,这自然证实一切都是真的,只不过他已经发现镜子就是一件神器,或许能够将以前保存的画面放出来,仅仅根据这个根本不能作为证据。不过萧战不指望柳盼雁是否守信誉,一个心存报复念头的女人是无法真正相信的。

    萧战将自己的几件神器统统调出来,他就不信了,这样还无法找到母亲所在,或者说确认母亲是否还活着。

    “知道人被关在哪了吗?”

    “神器屏蔽了探查,我们无法做到。”

    “那至少知道我母亲是否还活着吧?”

    “绝对还活着,不过我感觉你最好还是抓到让这个女人投鼠忌器的底牌才行,不然事情很可能会急转直下。”

    听到几个神器的回答,云飞心中暂时放心下来了,至少现在母亲还是活着的,这点非常重要,他不用立马跟柳盼雁翻脸。

    萧战看向柳盼雁道:“我暂时就相信你说的,不过希望你不要骗我,不然那个后果绝不是你所能够承受应的。”

    柳盼雁冷笑道:“小子,你吓不住本座的,现在还是给我想办法将我男人放出来,不要给我耍什么花样,不然你母亲的性命绝对难保。”

    萧战愣愣的看着柳盼雁道:“这是我师傅设下的封印,你怎么确定我能够解开?”

    柳盼雁冷笑道:“不要当我是傻子,你拥有神座之力,虽然可能时间不长,但你师父设下的封印,你应当也能够解开。好了,你小子还是痛快一点,这样本座也省得多费些不必要的手段。”

    萧战冷冷的哼了一声,他才不会相信柳盼雁的话,直接来到秦家内宅,虽然是第一次进入这里,但他还是知道那位秦家老祖被封印在哪了。

    “小子,本座还是奉劝你一句,不要刷花样,不然后果绝不是你所能够承受的。”

    柳盼雁冷冷的盯着萧战,她对这小子还是很不放心,虽然两人只真正交过一次手,但她很清楚,如果这小子耍花样绝对会防不胜防。

    萧战冷冷的道:“我当然知道。”

    柳盼雁冷哼道:“我看你根本就不知道形势的严峻,不妨再透露给你一个消息吧,本座的一尊分身就在你母亲身边,如果你确信能够在本座分身手中抢走你母亲的话,你大可派人去试试。”

    萧战眼皮猛地一跳,他自然知道柳盼雁的分身有多强,只不过他感觉很是吃惊,一般人的分身不可能有那么多,像柳盼雁能够拥有一尊神座级别的分身就已经很不容易,如今还有第二尊,着让他根本没有办法将对方当成是一尊神座来看,或许是两尊,三尊,甚至更多。

    柳盼雁透露的信息非常重要,让萧战知道冒然抢人或者救人是不明知的,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拿到让柳盼雁投鼠忌器的筹码。

    “多谢提醒。”

    萧战声音很冷,只让柳盼雁眼皮猛地一跳,她感觉这小子是不是真的找到了她藏人的地点,打算派人过去抢。柳盼雁知道萧战还有一个师父绝无仙,这家伙绝对要比这小子恐怖多了,如果躲在一旁暗中救人,那绝对是防不胜防的事情。柳盼雁可是领教过萧战的力量,在她看来这个绝无仙只会更为恐怖,自己的分身如果意外遭遇,能否扛得住还真是难说。

    不过,柳盼雁的嘴角绽起冷笑,或许她个人实力比不上绝无仙,但谁叫她手中掌握着神器,没有人能够从她手中抢东西的,就算这人实力强过自己也不行。

    小子!

    希望你不要耍花样,不然老娘保证叫你后悔。

    萧战不知道柳盼雁心中的想法,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强行救人根本不可能,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掌控秦氏老祖跟柳盼雁共同的传承,只有这样才能做到真正的交换,不然一个柳盼雁不在意的家伙,根本就没有交易的价值。

    萧战很快抛出杂念,给战嫣嫣跟赫拉一个眼神,两位美女神座立时来到他的身边,这是为了防止他突然失去神座力量之后,柳盼雁突然下杀手。萧战很清楚,神座的力量非常恐怖,对付神座境界以下的人,往往能够轻易将之抹杀掉,他必须做好完全的准备才行,可不想自己的母亲死掉,那只会等到他成就神座,或者成就神灵之后才能够救治。

    赫拉的目光看向柳盼雁,作为一名纯血神裔,她的实力无疑是在场实力最强的一个,冷冷的目光充满一股可怕的压力,只让后者脸色瞬间就变了。

    好可怕的女人!

    柳盼雁很是吃惊,赫拉的强大有些超乎她的想象,对方体内那磅礴的气息就如同那浩瀚无垠的星空,仿佛能够轻易就将她吞噬掉。柳盼雁在心中怒吼,她一直对萧战充满杀意,这个混蛋胆敢猥亵她的分身,这根亵渎她没有半分区别。

    “真不知道你为何看上这样的毛头小子。”

    赫拉淡然笑道:“我男人很强,让我很满足,仅仅这点就足够了,我想你应当很有体会吧。”

    柳盼雁一张玉脸瞬间铁青起来,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赫拉的话刺痛了她心中血淋淋的伤疤,要不是确信自己不是对手,她一定要将这该死的女人撕得粉碎。

    “赫拉!”

    萧战心中暗自苦笑,现在还不是要刺激这个女人的好,要是她赶出什么失去理智的事情,对他没有一点好处。

    赫拉微微一笑,不再理会脸色铁青的柳盼雁。

    萧战抛掉心中的杂念,目光落在眼前的封印上,这东西是他封印的,只要恢复神座的力量,轻易就能够破开,不过摆在他面前的显然不是这个问题。

    “你还在犹豫什么?”

    柳盼雁阴沉着脸看着萧战,对于他磨磨蹭蹭很不满意。

    萧战冷着脸道:“你急什么,整个封印是我师父设下的,我做徒弟的要是一上来就能够破掉,那岂不是显得我师父很无能。”

    柳盼雁冷哼道“我可不管你师父是不是无能,总之你小子快点将人给我放出来,记住不要给我耍花样,不然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萧战目光阴冷的看向柳盼雁道:“你废话真多,不要干扰我破阵,你应当尝试过吧,这个大阵可不是一般的大阵可比,能够将任何试图接近的力量扭曲,不管你想好要做什么,根本都不会按照你的意念去做,尤其是处于被封印状态中的人,会处于一个无思,无想,什么年头都不会有的状态中,一旦你尝试破解,最终也会遇到这种情况,我想这点你应当深有体会吧。”

    柳盼雁当然深有体会,要不是自己亲身尝过破阵的下场,她怎么会想要绑架萧战,让绝无仙来破绽。柳盼雁对于阵法一道绝对是真正的高手,就像她轻松穿越花楼神阵一样,可是封印秦氏老祖的阵法却完全颠覆了她的认知,以前她所所学习的阵法之道完全都用不上。

    可以说这是一种无解的封印,因为你根本碰不得,不管有多高超的阵法只是也没用。

    尽管柳盼雁恨不得宰掉萧战,但这个时候她必须忍,因为因为她很清楚依靠自己别想平破掉封印。

    萧战很快收敛心神,他要做的不是如何破阵,真正该想的是如何找到秦家老祖所掌控的传承。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接触这家伙,有一个非常好的优势就是萧战是封印的制造者,他对封印的一切变化都了若指掌。虽然要想以现在的修为破阵很难,但要了解阵中被封印的人还是非常容易的。

    心神融入封印中,封印对于一般人来说非常可怕的扭曲作用,瞬间消失,萧战的神念很快就触碰到了处于封印状态中的秦家老祖。整个封印非常强悍,秦家老祖完全处于无思无想的状态中,对于萧战神念的接触根本没有任何抵触,甚至可以让他探测身体。

    萧战的神念进入秦家老祖的体内,每一个角落都在他的探测中,不过让他很是意外的是神念探入秦家老祖体内,他什么都没有发现。这种情况绝对不正常,萧战很清楚,虽然秦家老祖乃是神座,但是因为封印的缘故,这家伙体内的力量完全陷入沉睡中,不可能阻挡他的探测。

    什么也没有找到,这就表明这家伙的体内其实什么都没有。

    该怎么办?“

    萧战眉头拧起来,在秦家老祖体内并没有找到什么传承,其实这种情况也是正常的,传承者种东西不是谁都会带在身上。只是柳盼雁为何要将秦家老祖救出来?萧战相信这两个人一定同时得到了传承,而且这个传承各占一半,现在一听到秦家老祖被封印,柳盼雁就杀过来相救,如果不是【真理之眼】告诉他两人之间并不想爱。

    也就是说,柳盼雁不是为了救秦家老祖而来,那么她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他们之间共同得到的传承。

    整个传承是什么了?

    萧战脑中无数念头闪过,需要将秦家老祖放出来,就表明整个传承或许在他身上,根据萧战的了解,一般传承如果是分男女的话,那肯定跟双修一类的东西有关,可柳盼雁对于秦家老祖死活并不关心,那又表示整个传承跟双修没有关系。

    到底是什么了?

    萧战没有在秦家老祖的体内找到传承,但这并不表示传承并不存在,最大的可能就是他没有领悟真正传承到底是什么。一个神灵的传承,萧战不是没有遇到过,就好比当初他所遇到的那枚属于淫族战神的神之晶体,里面就蕴藏着淫族战神的成神信息。

    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萧战整个人突然一愣,既然是神灵传承,很有可能是什么神之晶体,这东西肯定分为了两块,一个让柳盼雁得到了,一块则让秦家老祖得到了。萧战相信就是这块神之晶体让秦家老祖突破到了神座境界,柳盼雁也是如此,只不过两人要想更进一步,或许必须让两块神之晶体合而为一。

    柳盼雁救出秦家老祖的真正目的就是得到这家伙体内的神之晶体,只是秦家老祖真的会同意将近提交给她?

    萧战感觉既然是利益结合体,那么秦家老祖绝对不会将属于自己的神之晶体交给柳盼雁,而柳盼雁这次过来给他的感觉有种势在必得的感觉,他很好奇,这女人如何如此自信,自己一定能够强到那另外一份神之晶体。

    “你们谁能够找到秦家老祖体内的神之晶体?”

    “很难感应到,不过我感觉这家伙体内应当有这玩意儿。”

    第一个回答萧战的乃是堕神面具,最近它很是活跃。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神之晶体属于空间属性,它就算藏在这家伙的体内,只要没有完全显露出来,我们就没有办法发现它。”

    “空间之神可是非常强悍的,要想找到它,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它主动现身。”

    几个神器都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萧战不由暗自苦笑,一切都必须等空间神晶显露出来,这就是说他不会有任何的机会夺得空间神晶。

    这种感觉很不好,萧战知道自己如果无法掌控空间神晶,就没有办法掌控局面,如此以来,如果柳盼雁这个女人撕票,他将没有任何办法应对。

    萧战脑中无数念头闪过,突然间一道冷芒在他的脑中闪过,如果自己无法得到神之晶体,或许能够用傀儡咒控制这个秦家老祖。

    冷笑在萧战嘴角绽起,这是唯一掌控全局的办法,只要他,控制了秦家老祖,就等于掌控了空间神晶,这个效果对于他来说其实是一样的。

    有了这样的想法,萧战不再等待,他直接动用五秒神座的力量。

    神座的力量出现在萧战的身体中,五秒的时间对于他来说可以做很多事剑,目光显示异常阴冷的扫向柳盼雁。

    萧战第一个念头就是直接动用傀儡神戒,对柳盼雁施展傀儡神咒,不过他这个念头刚刚转完,傀儡神戒的声音响起道:“这个不可能的,她身体内有神器,傀儡神咒对她无效。”

    傀儡神戒的话让萧战暗自冷哼一声,不能够控制这个柳盼雁,这是最大的遗憾,他现在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掌控秦家老祖身上。萧战没有时间赶到遗憾,目光重新落在封印上,对于他来说解开封印轻轻松松,只要一个念头,整个封印就会消失,不过他不会这样做。

    萧战第一时间联系傀儡神戒,打算对秦家老祖使用傀儡神咒。

    “傀儡神咒成功的可能性不大。”

    “为什么?”

    傀儡神戒的话再次让萧战一愣。

    “原因自然简单,那就是因为这家伙体内有一个特殊的立场,傀儡神咒的力量都将被阻隔开来。”

    听到这个消息,萧战的眉头拧起来,他知道阻隔神咒的力量应当就是那枚空间神晶,也就说他没有办法利用神咒控制秦家老祖。

    事态远比萧战想象的还要艰难,无法控制秦家老祖,就表明他无法掌控那枚空间神晶,无法将空间神晶掌控在手中自然也就无法掌控全局。

    萧战的心中生出烦躁的情绪来,逃厌恶这种一切都不在掌控的感觉,如果没有东西在手中,直觉告诉他柳盼雁这个女人绝对会撕票的。

    萧战现在正处于神座境界,他只有五秒的时间,没有太多的功夫进行思考,现在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将秦家老祖放出来,然后听天由命。这种听天由命的选择可不是萧战的风格,他不会将一切都寄托在柳盼雁整个女人身上。

    该怎么做?

    萧战知道自己必须找到一个能够确保将目前救出来的办法,现在最大的困扰就是母亲一定被封印在某个地方,这个地方有神器的力量,他不可能强到人。这就是最大的困扰,神器的力量根本不是萧战所能够触碰的,他唯一能够依仗的就是拿到空间神晶。

    脑中无数念头闪过,萧战的目光突然间变得凌厉起来。

    封印解开了!

    一切对于萧战来说非常的轻松,就是一个念头的事情,失去封印的束缚,秦家老祖从封印中冲出来,他在咆哮,属于神座的力量狂暴而出,双目锁定萧战,凶狠的目光爆射而出,整个虚空都在颤栗,整个秦家祖地都要崩塌了。

    萧战的脸上浮现出冷笑来,几乎是闪念间,他动了,所有的轨迹完全消失,他彻底消失在众人的感官中。

    沉眠!

    这一招乃是群攻招数,几乎闪念间,整个秦家祖地内所有人的力量都陷入沉睡中。萧战闪念间出现在秦家老祖面前,他的脸上露出冷笑来,既然无法让秦家老祖体内的空间神晶显露,那就逼迫这东西主动显露,要做到这一点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这个家伙陷入生死两难,那时肯定会让空间神晶显露出来。

    萧战的出招很快,也非常的突然,随着他这一出手,所有人都被沉眠的力量影响到,哪怕强如柳盼雁也出现一瞬间的凝滞。所有人中要属秦家老祖对萧战第一最大,他刚一出来就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要不是萧战这个时候力量给他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他绝对已经对其出手了。

    这倒不是秦家老祖发现萧战就是那个封印自己的人,而是他将对绝无仙的跟完全转嫁给了萧战,在他的潜意识里自己根本就不是绝无仙的对手,找师父报仇没希望,那自然就要找徒弟的麻烦了。

    当萧战出手的刹那,秦家老祖完全被吓到了,因为那一瞬间给他的感觉就像似碰到了绝无仙。这种感觉给秦家老祖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明明对手就在你面前,明明你能够将余切都看清楚,可无论你怎么做,最终都逃不了被镇压的命运。

    萧战一出手,秦家老祖再度感到了绝望的感觉,身体中所有的力量似乎完全消失了,根本不听他的调用。

    该死!

    这到底是什么力量?

    秦家老祖在心中咆哮,这种感觉让他想到自己被封印的下场,这是耻辱啊,毫无招架之力,在对手眼中完全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萧战现出了身形,他一手直接抓向秦家老祖,一招只手遮天完全就是镇压的姿态。

    这是五秒神座的第二秒,随着萧战手掌的靠近带给秦家老祖的压力简直可以用恐怖来形容,几乎是每一个闪念的功夫,压力就会以几何倍的速度暴涨。

    沉眠的力量有一秒的延迟,这一秒内所有被沉眠锁定的对象都会失去所有力量,对于神座来说,一秒钟绝对会致命,基本上瞬间就能够锁定胜局。

    不甘与愤怒在秦家老祖的心中涌动,他在拼命唤醒陷入沉睡中的力量,只是他的尝试完全就是徒劳,体内的力量根本没有给予他任何的回应。

    绝不!

    秦家老祖怒欲狂,他知道自己的力量怕是被某种更强的力量压制住,这二十多年来的经历让他很明白这一点,想要翻盘短时间内是很难做到的。

    必须用超越自身的力量!

    几乎瞬间,秦家老祖眼中射出可怕的光芒。

    出现了!

    萧战清晰感应到一股可怕的空间波动来袭,几乎瞬间一个神座的虚影浮现。

    看到了!

    萧战心神一震,那枚空间神晶竟然藏在秦家老祖的神座之中。

    几乎瞬间秦家老祖爆发了,随着神座的出现,一个个空间横在他跟萧战的面前,强行将彼此隔开来。

    萧战双目锁定秦家老祖,随着这些空间的出现,他对这家伙的沉眠攻击瞬间失效,属于神座的力量在其身体中涌动,这让对手更容易的操控一个个空间平常阻挡他的攻击。萧战没有理会秦家老祖,这个家伙始终都没有放在他的眼中,他的目的就是这家伙的神座,确切的说是隐藏在神座重点空间神晶。

    萧战抓出的一手闪念间变招,原本的只手遮天瞬间化作崩解一招,无穷无尽的轨迹先一步爆发,几乎是一个闪念的功夫,横在他跟秦家老祖面前的空间被强行崩开。第二秒过去,第三秒开始,萧战一招震碎阻拦的空间屏障,他没有理会秦家老祖,而是其身后那巨大的神座虚影。

    重铸之手!

    这是萧战发明用来破坏武道体系的招式,不过这次被他用来崩开神座之位。一手抓出来,那能够令一个武道体系崩溃的力量出现,萧战自信,只要让他一把碰到秦家老祖的神座,就算无法真正崩开对方的神座,但也绝对能够给予对方最大的重创。

    萧战险恶的用心秦家老祖瞬间就感应到了,他愤怒到极点,他到现在哪会不知道萧战的目的是什么,只不过对于放出神座来,这是无奈之举,因为他很清楚一旦没有神座中的空间神晶加持己身,他面对萧战根本不会有任何的机会。

    有过一次交手经验,秦家老祖并未去攻击萧战,他似乎认定自己根本无法触及到对手的本体所在,所有的攻击都是在做无用功,他最理智的做法就是防御,对手绝对是借助某种力量暂时拥有神座之力的,只要扛住了对他来说就是胜利。

    防御!

    这就是秦家老祖的应对之策,无数空间屏障产生,强行挡在他跟萧战的面前,不过令他惊恐的一幕出现,难以计数的空间屏障在萧战重铸之手的面前竟然分崩离析,简直就是一触即溃。

    该死!

    这是什么招式,也太恐怖了吧。

    秦家老祖还真是吓了一跳,有空间神晶构建的空间屏障绝对可怕,一般的神座要想突破绝对要费尽气力才行,可是萧战先后两招竟然都能够轻易将他的空间屏障崩碎,尤其是这一招重铸之手简直就是视空间屏障与无物。

    萧战对秦家老祖突然出手,在一秒的沉眠过后,柳盼雁哪有不暴怒的道理。

    “姓萧的你这是找死!”

    柳盼雁必须承认,她压根就没有要放人的意思,但是萧战竟然还没有等她撕票,就开始动手让她有种被羞辱了感觉。尤其是当萧战一手抓向秦家老祖的神座时,柳盼雁已经明白这小子看穿了自己的目的,想要用这个来要挟自己。

    空间神晶就是柳盼雁的目的,她岂能容忍萧战当着自己的面抢夺,第一时间她就想冲向萧战,进行阻止。

    “你的对手可是我了。”

    一道轻笑响起,赫拉腰肢一扭,就挡在萧战跟柳盼雁的面前,她的身体妖娆得有些过分,虽然穿着一点都不露,但远比那些性感的衣物还要勾人,就算是身为女人的柳盼雁目光触及的瞬间心头都忍不住一荡。

    柳盼雁目光一凝,她早就知道赫拉的可怕,那绝不是一般的神座可比,这一刻直面时感觉更甚。不过柳盼雁没有丝毫惧意,她乃是神座,而且还是掌控空间的神座,这远要比一般的神座可怕。

    柳盼雁手中出现一枚发簪,几乎是一个闪念的功夫她就来到赫拉的面前,彼此的距离似乎根本就不存在,手中发簪刺出的刹那间就已经命中。

    嗤啦!

    一声撕裂的响声传来,赫拉的身影完全碎裂开来。

    柳盼雁的脸色猛地一变,她没有丝毫杀敌的兴奋,反而吃了一惊。

    幻觉?

    赫拉在柳盼雁数米开外显露出来,她脸上的表情也透着惊讶,因为利用幻觉诱使敌人攻击,而她的本体就会攻击对手,可是在她攻向对手时整个人下一刻就远离了柳盼雁。这是空间力量的运用,在柳盼雁身体周围有一道隔绝任何攻击的空间立场,任何靠近的力量都会被转移开来。

    两人眼中都闪过一丝意外跟忌惮之色来,仅仅一瞬间彼此似乎明白要想拿下对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你们这是在找死!”

    柳盼雁很是愤怒,自己想要撕票,没想到对手先一步动手,显然要比自己还没有诚意,这让她异常的愤怒。

    赫拉笑道:“有我在你什么也别想干。”

    柳盼雁的脸上露出冷笑道:“你们会为自己的举动后悔的。”

    赫拉眼皮一跳,她瞬间就知道柳盼雁想要干什么,脸上绽现妩媚的笑容,几乎是一个闪念的功夫,她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她再度出现,给人的感觉似乎从未消失过。

    柳盼雁眼皮一跳,视线落在赫拉身上,突然她发现自己整个人竟然僵硬了,哪怕一个移开目光的简单动作都做不到。

    怎么回事儿?

    柳盼雁的反应很快,她很快就感应到不是身体不能动,而是自己的心灵被禁锢住了,那一瞬间竟然什么也做不了,好像自己已经不由自己掌控了。

    赫拉的眼中尽是妩媚的笑容,她一步步朝着柳盼雁走去,速度并不快,可是一股奇异的感觉却完全笼罩住柳盼雁。

    惊恐!

    柳盼雁察觉到了不妥,赫拉每一步迈出自己的心似乎就会变得愈发麻木一分,自身对身体已经周遭情况的感应就变得更为迟钝。

    决不能让这种情况持续下去!

    柳盼雁知道这种情况绝对是自己中了某种非常可怕的攻击,如果让事情持续发展下去,结果会如何绝不是她希望看到的。心灵根本不受自己控制,不过柳盼雁并未感到绝望,她的眼中闪烁着灵动的光芒,几乎瞬间一道神光从她的身体中涌现,下一刻心灵的麻木感觉在飞速消失,她很快又恢复了对自身身体的掌控。

    赫拉哼了一声道:“神器还真是讨厌的东西,如果没这东西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柳盼雁冷哼道:“我有神器,这就是我的优势,既然你们根本不在乎她的安全,那就让我彻底结束她的生命吧。”

    柳盼雁现在也不管那么多了,她要直接抹杀掉闻人紫翠的性命,她要让萧战为自己所做一切付出代价才行。

    脸上浮现冷笑,柳盼雁瞬间开始联系自己的分身。

    几乎瞬间萧战的心头一跳,他察觉到了柳盼雁的举动,他的目光瞬间变得异常的凌厉。

    “找到了!”

    天门的声音在萧战的心灵中响起。

    萧战瞬间振奋起来,他等的就是这一刻,相比抢夺秦家老祖手中的空间神晶,直接进入母亲被关押的空间才是最安全的做法。一般情况下这是不可能的,可是萧战拥有神奇天门,这就给他提供了可能,只要感应到目前所造区域,天门能够瞬间将他送过去。

    一道门户闪念间出现,一重铸之手抓出的萧战整个人瞬间消失不见,不过他打出的攻击并未消失,而是先一步爆出的轨迹撞上了秦家老祖的神座。

    “轰!”

    重铸之手非常的恐怖,哪怕神座乃是最为稳固的东西,就算是最强的神座之器都难以撼动,但是重铸之手的攻击还是震动了秦家老祖的神座,那被包裹在神座中的空间神晶瞬间显露真身。

    不好!

    秦家老祖没想到萧战一击竟然如此恐怖,就连难以触及的神座都遭到难以想象的冲击。萧战走了,但是对于秦家老祖来说他的威胁并未完全消失,一道可怕到极点的剑气劈斩而来,直接斩向他那被从神座中震出来的空间神晶。

    好可怕的剑气!

    秦家老祖在感应到劈斩而来的剑气时,脸色就变了,剑气释放出来的那种不朽不灭属性实在是太可怕了,仿佛完全凌驾于神座之上,他很清楚自己的神座要是被这一剑斩中绝对会遭到重创。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御尊跟乾坤有些目瞪口呆,他们绝对没有想到事情会急转而下,双方根本没有要完成交易的心思,直接就想动手搞定对手。

    “咱们该怎么办?”

    乾坤沉声道:“你没有看出来嘛,那个女人丝毫没有要放人的意思,怕是她早就做好翻脸的准备了。”

    御尊皱眉道:“咱们这一方可是有四位神座啊,她哪里来的自信?”

    乾坤摇头道:“这个我没有看出来,不过驸马好像发现,所以才会先一步出手。”

    “轰!”

    就在两人交谈的瞬间,虚空打开一道门户,萧战一瞬间就冲进去。

    不好!

    柳盼雁吃了一惊,她瞬间直到自己上当了,萧战的目的并不是要抢夺秦家老祖的空间神晶,目的其实就是逼迫她联系自己的分身。

    该死!

    这个时候柳盼雁已经无能为力,她知道萧战的恐怖,自己那尊分身绝不会是对手。柳盼雁绝对是一个非常果决的人,既然事情不可挽回,她不会再纠缠下去。脑中无数念头闪过,柳盼雁朝着秦家老祖冲去,虽然让萧战痛不欲生非常大快人心,但她不会忘掉自己的真是目的。

    第四秒了!

    萧战闪念间冲进天门打开的门户,没有任何的犹豫,他直接放出自己最强的能力。

    神之禁区!

    萧战冲进这片虚空的瞬间就放出了神之禁区,一瞬间无数的轨迹信息在他的眼中无所遁形起来。萧战实现第一时间就看到了母亲,他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母亲的脸色很是难看,显然受到了某种他不知道的伤害。

    该死!

    萧战知道柳盼雁这女人怕是早就不在母亲体内种下了某种东西,这一刻爆发了。萧战异常的愤怒,不过这个时候最为重要的就是将母亲从柳盼雁的分身手中救下来。

    就在萧战冲进来的瞬间,柳盼雁的分身,一指点向闻人紫翠,她打算直接将闻人紫翠抹杀掉。

    “你找死!”

    萧战异常的愤怒,神之禁区的力量直接作用于在母亲的身上,同时他强行修改柳盼雁攻击的一指。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萧战为了以防万一那一瞬间直接动用了时间静止的力量。他的谨慎救了自己母亲一命,虽然神之禁区跟轨迹修改都非常可怕,但是他离母亲的距离毕竟要比柳盼雁的分身遥远。

    时间静止的力量非常特殊,当萧战发出来的时候就直接作用于柳盼雁的身上,不会有距离的限制,几乎是技能发出的瞬间就作用于柳盼雁的分身上。柳盼雁的攻击停止了,整个人完全僵立在原地,萧战没有时间去管她,闪念间他出现在母亲的面前。

    母亲的脸色难看到极点,萧战第一时间就将沉眠的力量使用出来,让他惊骇的是沉眠虽然起作用了,但却没有完全将母亲体内的毒物压制住。萧战很是吃惊,他没想到母亲体内的毒竟然如此可怖,看来柳盼雁这该死的女人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放他母亲一条生路,现在一切只不过是提前爆发罢了。

    萧战异常的愤怒,他双目怒瞪完全处于静止状态的柳盼雁,直接一招重铸之手打出去。此时柳盼雁完全处于时间的静止状态,对于萧战这一招没有任何的反抗。

    爆了!

    没有任何的悬念,重铸之手非常恐怖,能够让武道体系崩溃,让一个人的生命体系崩溃也不是什么难事。萧战心中对柳盼雁充满最浓烈的恨意,对这女人的分身哪会心慈手软腹案,击杀柳盼雁的分身,第四秒的时间还没有过去,对于神座来说一秒足够做很多时间了。萧战将母亲收入生命战舰中,让生命战舰将之封印住,不让她体内的毒物继续危害她的身体。萧战一瞬间从洞开的空间门户冲出来,他现在只想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从柳盼雁手中拿到解药。

    “贱人!将解药交出来!”

    萧战愤怒的声音在整个秦家祖地炸开,无边的建筑一瞬间被震得粉碎,几乎一个闪念的功夫,萧战就冲向一招震开战嫣嫣的柳盼雁。

    萧战的速度快到极致,在第四秒过去的瞬间一招起源打出来。

    起源!

    一切回归起源,这是让时间倒流的招式,不过萧用的却是时间静止的力量。

    “轰!”

    起源撞上一道屏障,瞬间完全爆开,柳盼雁吃了一惊,神器构建的防御竟然被崩开,看着凶狠冲杀过来的萧战,她一时间有些心虚。

    柳盼雁心虚了,毕竟现在萧战一方有五位神座,要是她继续在这里都留下去,后果简直难料。

    走!

    这就是柳盼雁一瞬间做出的选择,虽然秦家老祖那块空间神晶非常重要,但是她还是不敢赌自己会不会被抓住。

    柳盼雁开溜,自然不忘提醒秦家老祖,当然她绝对不是出于好心,而是冲着对方的空间神晶,只要他们都逃出去了,她就还有机会继续谋夺空间神晶。同时如果秦家老祖跟着逃跑,完全可以分散萧战一方的注意力。

    秦家老祖脸色很是难看,局面衍变成如今这个模样完全超乎他的预料,柳盼雁开始逃命,他自然也不会留下来跟萧战一方拼命,只是他被缠住了,战嫣嫣的剑可怖之极,尤其那不朽剑气每次劈斩都能够撼动他的神座。

    秦家老祖想要逃,可是就在他打算强行收回空间神晶时,一道身影凭空出现,直接抓向他试图收回的空间神晶。

    这一掌太恐怖了,秦家老祖感应到的瞬间一颗心猛地一阵悸动,似乎只要被这一掌碰到神座会崩解一般。

    是萧战!

    秦家老祖认出来了,他猛地一咬牙,脑中所有念头闪念而过,他最终猛的一咬牙,决定放弃空间神晶。秦家老祖很清楚,如果真的让萧战一招重铸之手打中神座,保证自己会受到难以想象的伤势,这时放弃空间神晶无意就是最好的选择。虽然秦家老祖肉痛得很,但是他还是拿得起放得下,闪念间就抛下空间神晶逃跑。

    这是第五秒钟,萧战打出起源一击,瞬间根本没有任何的消耗,一手抓住空间神晶,他没有任何的喜悦,他没有理会逃窜的秦家老祖,而是锁定已经逃出很远的柳盼雁。眼中射出最为可怖的寒芒,萧战体内的力量瞬间发生变化。

    因果!

    这是命运的力量,二十多年的研究,萧战终于可以将这招的力量完美发挥出来,同时还超越前世所能达到的极限。

    因果一击非常可怕,所谓有因就有果,只要天地间存在的东西,他就能够找到目标,不管他藏身于那一个角落,哪怕彼此相隔最为遥远的距离,也无法躲过这一击的攻击。

    因果一击一出,萧战一手直接抓了出去,他不但手中直接消失于天地间,闪念间跨越无穷的空间屏障,第一时间就追上了柳盼雁。

    怎么可能!?

    柳盼雁当真被吓到了,她没想到自己利用空间神器的力量,萧战竟然还能够这么快找上来。

    “怎么回事儿?”

    “这是因果的力量,也就是命运的力量,他已经锁定了,哪怕我们不断变换空间,他也能够第一时间追上来,直到这次集中你为止。”

    “那我该怎么办?”

    柳盼雁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恐怖的对手,可怕的力量简直重出不穷,哪怕她费尽心机,机关算尽,最终还是落到如此地步。

    “将那解药扔出去吧,这家伙不会追咱们的。”

    听到空间神器的声音,柳盼雁有些不甘的骂了一声,不过她还是有理智的,知道如果真的让萧战这因果一击追到,逃跑大计肯定会受到影响。柳盼雁已经从空间神器那里了解到,萧战手中应当也有一件非常可怕的空间神器,先前穿透空间平展的就是那件空间神器,要知道能够直接穿透一件空间神器不知的空间屏障,这件神器的等级可想而知,如果让这样的敌人追上来,柳盼雁很清楚双方如此情况下,她很长一段时间怕是都要被人追杀。

    柳盼雁非常的果决,直接将手中的解药扔出去,她为了害怕萧战因为失去理智追着自己不放,还好心提醒一声。

    “柳盼雁,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你的!”

    萧战很是愤怒,这个时候他自然不可能继续去追柳盼雁,一切还是母亲的安危更为重要,抓出的手掌强行收回来,直接抓住柳盼雁扔出去的解药,他自然不会上当,视线还是用【真理之眼】确定了一下。

    解药得到了,萧战的脸色却异常的阴沉,脸上的表情只能用难看来形容,神座的力量从身体中消失,他没有时间想其它,第一时间将解药给母亲服下。解药是真的,柳盼雁还是不敢拿假的糊弄萧战,这主要是她已经被萧战恐怖的实力吓到了,害怕弄巧成拙,根本不敢冒险。

    “母亲感觉怎样?”

    闻人紫翠脸色很是苍白,虽然体内的毒素在飞速消失,但她的身体还是极度的虚弱。

    “应当没事了,这次可要多亏战儿了。”

    萧战苦笑道:“这次都是孩儿连累母亲了,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如此疯狂,如果有机会孩儿一定会将她彻底干掉。”

    闻人紫翠脸上露出笑容道:“那个女人应当是神座吧,没想到我的战儿已经成长到如此地步,竟然能够直接跟神座对抗。”

    萧战摇头道:“直接跟神座对抗这怕是不行,只所以能够如此,完全是因为孩儿借用了神器的力量,心在限制用完,只能等一年之后才能用。”

    闻人紫翠微微笑道:“这就是一个巨大的威慑,没有人知道有这样的限制的,今后绝对没有人再敢轻视你了。”

    萧战只是摇摇头,这样的威慑的确有,不过这些还远远不够,今后的时间内他必须不断继续力量才行,第一个就是增加神座的数量,然后就是提升自身的力量。萧战如今已经非常清晰的认识到,在未来的战争中,神座才是决定一场战争走向的力量,半神充其量只是最高高端的战力罢了,想要决定一场战争的走向还远远不够。

    萧战很快离开了生命战舰,这个时候秦家祖地在神座级别大战中完全毁了,要不是有御尊跟乾坤两人帮忙控制余波,怕是整个秦家都要化为乌有。

    战嫣嫣消失不见,只有赫拉还留在秦家,看到萧战出现,她瞬间来到他身边,挽着他的胳膊道:“亲爱的,你没事吧。”

    萧战摇摇头道:“嫣嫣了?”

    赫拉道:“她追秦家老祖去了,不过我感觉很难追上,那家伙毕竟是修炼空间的神座,逃跑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

    萧战冷冷的哼了一声,秦家已经彻底将他惹毛,这次无论如何,他都要让整个秦家再难翻身,就算帝尊反对也不行。而她的本体就会攻击对手,可是在她攻向对手时整个人下一刻就远离了柳盼雁。这是空间力量的运用,在柳盼雁身体周围有一道隔绝任何攻击的空间立场,任何靠近的力量都会被转移开来。

    两人眼中都闪过一丝意外跟忌惮之色来,仅仅一瞬间彼此似乎明白要想拿下对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你们这是在找死!”

    柳盼雁很是愤怒,自己想要撕票,没想到对手先一步动手,显然要比自己还没有诚意,这让她异常的愤怒。

    赫拉笑道:“有我在你什么也别想干。”

    柳盼雁的脸上露出冷笑道:“你们会为自己的举动后悔的。”

    赫拉眼皮一跳,她瞬间就知道柳盼雁想要干什么,脸上绽现妩媚的笑容,几乎是一个闪念的功夫,她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她再度出现,给人的感觉似乎从未消失过。

    柳盼雁眼皮一跳,视线落在赫拉身上,突然她发现自己整个人竟然僵硬了,哪怕一个移开目光的简单动作都做不到。

    怎么回事儿?

    柳盼雁的反应很快,她很快就感应到不是身体不能动,而是自己的心灵被禁锢住了,那一瞬间竟然什么也做不了,好像自己已经不由自己掌控了。

    赫拉的眼中尽是妩媚的笑容,她一步步朝着柳盼雁走去,速度并不快,可是一股奇异的感觉却完全笼罩住柳盼雁。

    惊恐!

    柳盼雁察觉到了不妥,赫拉每一步迈出自己的心似乎就会变得愈发麻木一分,自身对身体已经周遭情况的感应就变得更为迟钝。

    决不能让这种情况持续下去!

    柳盼雁知道这种情况绝对是自己中了某种非常可怕的攻击,如果让事情持续发展下去,结果会如何绝不是她希望看到的。心灵根本不受自己控制,不过柳盼雁并未感到绝望,她的眼中闪烁着灵动的光芒,几乎瞬间一道神光从她的身体中涌现,下一刻心灵的麻木感觉在飞速消失,她很快又恢复了对自身身体的掌控。

    赫拉哼了一声道:“神器还真是讨厌的东西,如果没这东西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柳盼雁冷哼道:“我有神器,这就是我的优势,既然你们根本不在乎她的安全,那就让我彻底结束她的生命吧。”

    柳盼雁现在也不管那么多了,她要直接抹杀掉闻人紫翠的性命,她要让萧战为自己所做一切付出代价才行。

    脸上浮现冷笑,柳盼雁瞬间开始联系自己的分身。

    几乎瞬间萧战的心头一跳,他察觉到了柳盼雁的举动,他的目光瞬间变得异常的凌厉。

    “找到了!”

    天门的声音在萧战的心灵中响起。

    萧战瞬间振奋起来,他等的就是这一刻,相比抢夺秦家老祖手中的空间神晶,直接进入母亲被关押的空间才是最安全的做法。一般情况下这是不可能的,可是萧战拥有神奇天门,这就给他提供了可能,只要感应到目前所造区域,天门能够瞬间将他送过去。

    一道门户闪念间出现,一重铸之手抓出的萧战整个人瞬间消失不见,不过他打出的攻击并未消失,而是先一步爆出的轨迹撞上了秦家老祖的神座。

    “轰!”

    重铸之手非常的恐怖,哪怕神座乃是最为稳固的东西,就算是最强的神座之器都难以撼动,但是重铸之手的攻击还是震动了秦家老祖的神座,那被包裹在神座中的空间神晶瞬间显露真身。

    不好!

    秦家老祖没想到萧战一击竟然如此恐怖,就连难以触及的神座都遭到难以想象的冲击。萧战走了,但是对于秦家老祖来说他的威胁并未完全消失,一道可怕到极点的剑气劈斩而来,直接斩向他那被从神座中震出来的空间神晶。

    好可怕的剑气!

    秦家老祖在感应到劈斩而来的剑气时,脸色就变了,剑气释放出来的那种不朽不灭属性实在是太可怕了,仿佛完全凌驾于神座之上,他很清楚自己的神座要是被这一剑斩中绝对会遭到重创。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御尊跟乾坤有些目瞪口呆,他们绝对没有想到事情会急转而下,双方根本没有要完成交易的心思,直接就想动手搞定对手。

    “咱们该怎么办?”

    乾坤沉声道:“你没有看出来嘛,那个女人丝毫没有要放人的意思,怕是她早就做好翻脸的准备了。”

    御尊皱眉道:“咱们这一方可是有四位神座啊,她哪里来的自信?”

    乾坤摇头道:“这个我没有看出来,不过驸马好像发现,所以才会先一步出手。”

    “轰!”

    就在两人交谈的瞬间,虚空打开一道门户,萧战一瞬间就冲进去。

    不好!

    柳盼雁吃了一惊,她瞬间直到自己上当了,萧战的目的并不是要抢夺秦家老祖的空间神晶,目的其实就是逼迫她联系自己的分身。

    该死!

    这个时候柳盼雁已经无能为力,她知道萧战的恐怖,自己那尊分身绝不会是对手。柳盼雁绝对是一个非常果决的人,既然事情不可挽回,她不会再纠缠下去。脑中无数念头闪过,柳盼雁朝着秦家老祖冲去,虽然让萧战痛不欲生非常大快人心,但她不会忘掉自己的真是目的。

    第四秒了!

    萧战闪念间冲进天门打开的门户,没有任何的犹豫,他直接放出自己最强的能力。

    神之禁区!

    萧战冲进这片虚空的瞬间就放出了神之禁区,一瞬间无数的轨迹信息在他的眼中无所遁形起来。萧战实现第一时间就看到了母亲,他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母亲的脸色很是难看,显然受到了某种他不知道的伤害。

    该死!

    萧战知道柳盼雁这女人怕是早就不在母亲体内种下了某种东西,这一刻爆发了。萧战异常的愤怒,不过这个时候最为重要的就是将母亲从柳盼雁的分身手中救下来。

    就在萧战冲进来的瞬间,柳盼雁的分身,一指点向闻人紫翠,她打算直接将闻人紫翠抹杀掉。

    “你找死!”

    萧战异常的愤怒,神之禁区的力量直接作用于在母亲的身上,同时他强行修改柳盼雁攻击的一指。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萧战为了以防万一那一瞬间直接动用了时间静止的力量。他的谨慎救了自己母亲一命,虽然神之禁区跟轨迹修改都非常可怕,但是他离母亲的距离毕竟要比柳盼雁的分身遥远。

    时间静止的力量非常特殊,当萧战发出来的时候就直接作用于柳盼雁的身上,不会有距离的限制,几乎是技能发出的瞬间就作用于柳盼雁的分身上。柳盼雁的攻击停止了,整个人完全僵立在原地,萧战没有时间去管她,闪念间他出现在母亲的面前。

    母亲的脸色难看到极点,萧战第一时间就将沉眠的力量使用出来,让他惊骇的是沉眠虽然起作用了,但却没有完全将母亲体内的毒物压制住。萧战很是吃惊,他没想到母亲体内的毒竟然如此可怖,看来柳盼雁这该死的女人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放他母亲一条生路,现在一切只不过是提前爆发罢了。

    萧战异常的愤怒,他双目怒瞪完全处于静止状态的柳盼雁,直接一招重铸之手打出去。此时柳盼雁完全处于时间的静止状态,对于萧战这一招没有任何的反抗。

    爆了!

    没有任何的悬念,重铸之手非常恐怖,能够让武道体系崩溃,让一个人的生命体系崩溃也不是什么难事。萧战心中对柳盼雁充满最浓烈的恨意,对这女人的分身哪会心慈手软腹案,击杀柳盼雁的分身,第四秒的时间还没有过去,对于神座来说一秒足够做很多时间了。萧战将母亲收入生命战舰中,让生命战舰将之封印住,不让她体内的毒物继续危害她的身体。萧战一瞬间从洞开的空间门户冲出来,他现在只想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从柳盼雁手中拿到解药。

    “贱人!将解药交出来!”

    萧战愤怒的声音在整个秦家祖地炸开,无边的建筑一瞬间被震得粉碎,几乎一个闪念的功夫,萧战就冲向一招震开战嫣嫣的柳盼雁。

    萧战的速度快到极致,在第四秒过去的瞬间一招起源打出来。

    起源!

    一切回归起源,这是让时间倒流的招式,不过萧用的却是时间静止的力量。

    “轰!”

    起源撞上一道屏障,瞬间完全爆开,柳盼雁吃了一惊,神器构建的防御竟然被崩开,看着凶狠冲杀过来的萧战,她一时间有些心虚。

    柳盼雁心虚了,毕竟现在萧战一方有五位神座,要是她继续在这里都留下去,后果简直难料。

    走!

    这就是柳盼雁一瞬间做出的选择,虽然秦家老祖那块空间神晶非常重要,但是她还是不敢赌自己会不会被抓住。

    柳盼雁开溜,自然不忘提醒秦家老祖,当然她绝对不是出于好心,而是冲着对方的空间神晶,只要他们都逃出去了,她就还有机会继续谋夺空间神晶。同时如果秦家老祖跟着逃跑,完全可以分散萧战一方的注意力。

    秦家老祖脸色很是难看,局面衍变成如今这个模样完全超乎他的预料,柳盼雁开始逃命,他自然也不会留下来跟萧战一方拼命,只是他被缠住了,战嫣嫣的剑可怖之极,尤其那不朽剑气每次劈斩都能够撼动他的神座。

    秦家老祖想要逃,可是就在他打算强行收回空间神晶时,一道身影凭空出现,直接抓向他试图收回的空间神晶。

    这一掌太恐怖了,秦家老祖感应到的瞬间一颗心猛地一阵悸动,似乎只要被这一掌碰到神座会崩解一般。

    是萧战!

    秦家老祖认出来了,他猛地一咬牙,脑中所有念头闪念而过,他最终猛的一咬牙,决定放弃空间神晶。秦家老祖很清楚,如果真的让萧战一招重铸之手打中神座,保证自己会受到难以想象的伤势,这时放弃空间神晶无意就是最好的选择。虽然秦家老祖肉痛得很,但是他还是拿得起放得下,闪念间就抛下空间神晶逃跑。

    这是第五秒钟,萧战打出起源一击,瞬间根本没有任何的消耗,一手抓住空间神晶,他没有任何的喜悦,他没有理会逃窜的秦家老祖,而是锁定已经逃出很远的柳盼雁。眼中射出最为可怖的寒芒,萧战体内的力量瞬间发生变化。

    因果!

    这是命运的力量,二十多年的研究,萧战终于可以将这招的力量完美发挥出来,同时还超越前世所能达到的极限。

    因果一击非常可怕,所谓有因就有果,只要天地间存在的东西,他就能够找到目标,不管他藏身于那一个角落,哪怕彼此相隔最为遥远的距离,也无法躲过这一击的攻击。

    因果一击一出,萧战一手直接抓了出去,他不但手中直接消失于天地间,闪念间跨越无穷的空间屏障,第一时间就追上了柳盼雁。

    怎么可能!?

    柳盼雁当真被吓到了,她没想到自己利用空间神器的力量,萧战竟然还能够这么快找上来。

    “怎么回事儿?”

    “这是因果的力量,也就是命运的力量,他已经锁定了,哪怕我们不断变换空间,他也能够第一时间追上来,直到这次集中你为止。”

    “那我该怎么办?”

    柳盼雁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恐怖的对手,可怕的力量简直重出不穷,哪怕她费尽心机,机关算尽,最终还是落到如此地步。

    “将那解药扔出去吧,这家伙不会追咱们的。”

    听到空间神器的声音,柳盼雁有些不甘的骂了一声,不过她还是有理智的,知道如果真的让萧战这因果一击追到,逃跑大计肯定会受到影响。柳盼雁已经从空间神器那里了解到,萧战手中应当也有一件非常可怕的空间神器,先前穿透空间平展的就是那件空间神器,要知道能够直接穿透一件空间神器不知的空间屏障,这件神器的等级可想而知,如果让这样的敌人追上来,柳盼雁很清楚双方如此情况下,她很长一段时间怕是都要被人追杀。

    柳盼雁非常的果决,直接将手中的解药扔出去,她为了害怕萧战因为失去理智追着自己不放,还好心提醒一声。

    “柳盼雁,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你的!”

    萧战很是愤怒,这个时候他自然不可能继续去追柳盼雁,一切还是母亲的安危更为重要,抓出的手掌强行收回来,直接抓住柳盼雁扔出去的解药,他自然不会上当,视线还是用【真理之眼】确定了一下。

    解药得到了,萧战的脸色却异常的阴沉,脸上的表情只能用难看来形容,神座的力量从身体中消失,他没有时间想其它,第一时间将解药给母亲服下。解药是真的,柳盼雁还是不敢拿假的糊弄萧战,这主要是她已经被萧战恐怖的实力吓到了,害怕弄巧成拙,根本不敢冒险。

    “母亲感觉怎样?”

    闻人紫翠脸色很是苍白,虽然体内的毒素在飞速消失,但她的身体还是极度的虚弱。

    “应当没事了,这次可要多亏战儿了。”

    萧战苦笑道:“这次都是孩儿连累母亲了,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如此疯狂,如果有机会孩儿一定会将她彻底干掉。”

    闻人紫翠脸上露出笑容道:“那个女人应当是神座吧,没想到我的战儿已经成长到如此地步,竟然能够直接跟神座对抗。”

    萧战摇头道:“直接跟神座对抗这怕是不行,只所以能够如此,完全是因为孩儿借用了神器的力量,心在限制用完,只能等一年之后才能用。”

    闻人紫翠微微笑道:“这就是一个巨大的威慑,没有人知道有这样的限制的,今后绝对没有人再敢轻视你了。”

    萧战只是摇摇头,这样的威慑的确有,不过这些还远远不够,今后的时间内他必须不断继续力量才行,第一个就是增加神座的数量,然后就是提升自身的力量。萧战如今已经非常清晰的认识到,在未来的战争中,神座才是决定一场战争走向的力量,半神充其量只是最高高端的战力罢了,想要决定一场战争的走向还远远不够。

    萧战很快离开了生命战舰,这个时候秦家祖地在神座级别大战中完全毁了,要不是有御尊跟乾坤两人帮忙控制余波,怕是整个秦家都要化为乌有。

    战嫣嫣消失不见,只有赫拉还留在秦家,看到萧战出现,她瞬间来到他身边,挽着他的胳膊道:“亲爱的,你没事吧。”

    萧战摇摇头道:“嫣嫣了?”

    赫拉道:“她追秦家老祖去了,不过我感觉很难追上,那家伙毕竟是修炼空间的神座,逃跑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她一步步朝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