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四十四章

    再等了,不管是谁对付他,都要现身,除非是神灵降临,不然他无所畏惧。

    “哼!”

    萧战的冷哼声响起,几乎是瞬间整个天地在那一瞬间完全暗下来,几乎是是那年的功夫,众人就看到一只巨大的脚掌凭空出现,下一刻刚刚还是威势骇人,大有瞬间打爆陈雪跟萧绮晴的男子闪念间就被这只突然出现的脚踩进了地面。

    “轰!”

    场面异常的震撼人心,无数观战的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突然出现的萧战,这可是一尊半步神座啊,刚刚他所爆发出来的威势实在是太恐怖了,让在场差不过所有人都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身临其境,众人都有种男子就是绝对无敌的存在,应当能够横扫一切,可是一转眼就被萧战一脚踩进了地面,连一丝浪花都没有激起来。

    萧战的脸上露出冷笑来,男子已经被他一脚踩掉半条命,这个时候已经彻底昏死过去。阴冷的目光直接看向脸露震惊之色的血狰道:“既然你请来外援,那这场比斗已经没有一点意义了,将你最强的人叫出来吧,就这些人还不够看。”

    血狰的脸色难看到极点,他早就知道萧战有多强,可是还是没有想到这小子竟然变态到如此地步,刚刚那可是一尊半步神座境真正无敌的存在,可就这样被一脚踩进地面,彻底没了声息。血狰感到萧战的恐怖实力,那已经是半步神座境界于无物了。

    血狰深吸口气道:“谁说我们太古魔院请来了外院,萧院长最好有证据才行。”

    萧战冷哼道:“证据?本座不需要这些东西,既然你们将这场学院间交流当成儿戏,那本院长也懒得跟你们太古魔院浪费时间了。”

    萧战懒得跟血狰废话,目光看向剩余的几个代表太古魔院的武者道:“你们一起上吧,本座赶时间,可不想浪费在你们身上。”

    剩余的七人脸色都异常的阴沉,如果萧战没有一脚踩昏男子,他们或许还会大盛怒叱他的狂妄,但是他们中实力最强的一个被一脚踩昏,现在生死不知,他们很清楚,自己一方绝对没有人会是萧战的对手。只不过被人如此蔑视,还是让所有人异常的愤怒,几乎瞬间他们交换一个眼神,下一刻就一同冲向萧战。

    大战瞬间升级,足有五位半步神座联手对付萧战,这样的场景让无数观战的武者热血沸腾,所有人瞪大双眼,似乎不想错过这场大战的每一个细节。

    萧战脸上的神情非常淡然,随着他的修为达到武神境,半步神座级别的武者已经难以撼动他分毫。萧战没有丝毫有手下留情的意思,直接冲上去,抬手就是一巴掌抽搐,几乎就在一个照面的功夫,就有两尊半步神座被他一巴掌抽飞出去。萧战没有动用轨迹修改,也没有动用任何武神境附带的能力,他使用的就是最直接的无中生有之力,强行制造出破绽,一招秒杀对手。

    一切实在是太快了,被萧战抽飞两个半步神座,剩余的三个半步神座,全都被他一脚踩去半条命,大战来得快,结束的也非常的快,无数观战的人还没有看明白大战就已经结束,看着躺了一地的太古魔院代表,一时间竟然脑子同时发懵。这一刻完全超出众人的想象的极致,就算这些代表太古魔院的半步神座打不过萧战,至少也要僵持一会吧,像这样一巴掌抽飞一个,一脚踩昏一个,实在是太儿戏了,这不是在对敌,而是在欺负稚童。

    大战结束了,整个过程也就是十多个呼吸的时间,半步神座级别的大战根本就连一丝波澜都没有出现,所有人都有些发懵,萧战的强大彻底颠覆了所与人的预知,这不是那种绝对力量的强大,而是一种超乎常理的境界。

    萧战冷冷的看着血狰道:“还记得当初我们所说的话吗?”

    血狰脸色异常的难看道:“这是学院间的交流,你堂堂院长怎能够出手?”

    萧战没好气道:“你也知道这是学院间的交流,可刚刚那些人都是什么,不要说他们是你们太古魔院的学员,你真当这里所有观战的人都是傻子不成,这样幼稚的话也能够成为你的借口。记住你当初的承诺,从此见到御院的人都要绕道走,同时禁制踏足第一重玄土。如果你做不到的,本院长不介意直接进行学院战,来一场两个学院间的真正大战。”

    血狰的脸色难看到极点,他没想到自己请来如此庞大的真容,竟然都被萧战举手投足间横扫了,如果现在进行学院战,他很清楚太古魔院怕是要在玄土除名了。心中那个怒啊,可是血狰也不是傻子,现在只能低头了,如果真要纠缠下去,倒霉的只会是他们太古魔院。只不过血狰心中极度的不甘心,他在呐喊,那个承诺的高手为何一直不出现。

    “哼!真是嚣张啊,本座的人被你打残了,这件事情岂能如此轻易善了。”

    突然间一股恐怖的气息出现在天地间,那一瞬间所有观战的武者只觉心头涌现一股恐惧情绪来,人竟然不受控制的颤栗。

    神座!

    萧战清晰感应到了,这是属于神座的气息,他还真没有想到第二重玄土,除了那个魔岩王朝的帝尊外,惊骇还有一个神座。整个天地间随着这股恐怖气息的出现,浓密到极致的轨迹之线开始疯狂涌动,在萧战的眼中竟然形成一股可怕的风暴。

    这个神座不简单啊!

    萧战的眼睛眯起来,他看向那轨迹之线最为浓密之地,从这里散发最为恐怖的力量气息,不过很多人根本无法感受得到。这是一种很是奇特的法规力量,有些类似于血杀魔族的隐身,不过又有很大的不同。

    “你是谁?”

    浓密的轨迹线完全将人遮挡住了,萧战眉头紧紧皱着,这个对手似乎并未在面前,而是在遥远的时空在跟他对话。

    “呵呵……”

    一阵笑声在虚空回荡,透着一股怨毒的味道。

    “你可还记得正被你真压在秦氏一族祖地的秦家老祖。”

    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虽然在笑,但是那怨毒的情绪让所有人都不由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意。

    萧战有些恍然,原来这家伙是哪位秦氏一族老祖的相好,不由道:“你是来给你相好报仇的?”

    “哼!都说父债子偿,绝无仙乃是师父,他出手封印了我的男人,如今本座就要出手封印你,让你师父亲自来要人。”

    女人的声音透着刺骨的恨意,萧战当初设下的封印非常恐怖,以她的实力竟然无法破开封印,这让她很是震惊,只有将萧战擒拿才可能同绝无仙谈条件,不然她也没有信心能够将被封印的秦氏老祖放出来。

    萧战嘿嘿笑道:“镇压我嘛,你真的以为自己有着能力?”

    女人冷笑道:“你的确很强,半步神座境界根本没有人会是你的对手,但在神座面前你只是蝼蚁而已,本座要镇压你就跟捏死蝼蚁一样轻松。”

    “是吗?”

    萧战也不想让战嫣嫣出手,几乎瞬间他一步迈出,属于五秒神座的力量被他强行激活,霎时间他的修为直接达到神座等级。【真理之眼】再度开启,眼中浓密的轨迹之线瞬间出现一种他难以言喻的韵律来,他的视线直接穿透阻隔,看到一个美艳到极点的女人。

    只是一尊分身!

    萧战微微皱眉,女人虽然只是分身,但给他的感觉非常恐怖,要比所见任何一尊神座都要显得恐怖。

    这女人是操控空间力量的神座!

    萧战很快就意识到女人为何会给他一种非常恐怖的感觉,所有属性中无疑时空属性是非常强悍的,一个将空间运用到出神入化的神座,一般人要想对付起来绝对非常的困难。处于神座境界,萧战自然不会浪费时间,脚步迈出,他一瞬间就穿透无尽的时空阻碍,来到一个独特的空间之内。

    “你!?”

    美艳女人显得有些惊愕,她绝对没有想到萧战竟然直接找到她分身所在。

    竟然是神座的力量!

    美艳女子异常的震惊,她感觉实在是太震撼了,一个在她眼中仅是蝼蚁存在的小子,一转眼就变成神座,这个反差实在是太强烈了。

    “仅仅一尊分身就想来对付本院长,你会不会觉得自己太天真了?”

    萧战目光透着难以言喻的嚣张,对付敌人哪里用得着客气,再加上他根本没有时间跟这个女人墨迹。几乎瞬间,萧战动手了,一招遮天之手直接抓出,霎时间整个天地都纳入他的指掌中,所有能够逃脱的轨迹都被他扭转,最终不管如何做,都会陷入他的指掌间。

    美艳女子眼中射出一丝惊色,萧战一手抓来给她的感觉不是对空间的运用,但是她却有中整个空间都被完美的封印住,已经无所遁形了。

    美艳女子绝不是省油的灯,轨迹的修规的确让她无法逃脱这指掌空间,可是她却瞬间就将整个空间撕裂,竟然强行穿越而出。

    萧战一呆,旋即莞尔一笑,他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手段破解轨迹牢笼,看来他对轨迹的掌控还是非常有限的,竟然只能针对同一个时空,如果对手突然跨入另外一个时空,来自轨迹牢笼的封锁就会失效。

    不过虽然让美艳女子从眼前逃走,但萧战并未有丝毫沮丧,仅仅只是穿透空间逃跑而已,这就像摆脱他的追杀未免太过天真。萧战可不会让人轻易知道自己拥有发挥半步神座力量的消息,他要杀人灭口。

    萧战追上去,美艳女子绝对是擅长逃跑的高手,竟然一瞬间跨越无数空间,要换做是一般人早就追丢了。萧战能够看到遁逃的轨迹,可以说美艳女子在他的面前完全就是无所遁形。追逃并未持续多久,仅仅第三秒的时间,萧战就出现在美艳女子的面前,再度一招只手遮天打出来。

    这次萧战的只手遮天完全不同,这不是扭曲行动轨迹,而是专门针对心灵。

    心梦无痕!

    将所有的心灵轨迹统统扭曲,让人心里一片空白,无思无想,完全处于混沌状态。萧战这一招【心梦无痕】非常霸道,一招打出,瞬间就将美艳女子抓住,不过就在他打算将这个女人撕裂时,一股可怕的诅咒爆发。

    “这是?”

    萧战心头猛地一跳,那一瞬间诅咒的力量竟然直接穿透自己的身体,朝着他的胯间冲去。

    好可怕的诅咒!

    萧战有些吃惊,这个诅咒绝不是一般的可怕,竟然让他的轨迹修改那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对于诅咒萧战并不惧怕,哪怕这个诅咒非常恐怖,他也有信心抵挡,只不过美艳女子的诅咒太过恶毒了,竟然是直接冲着他的要害而去,虽然没有尝到诅咒的威力,但他就算是用屁股想都能够知道,诅咒绝对是冲着他男人的能力而去,不外乎断子绝孙一类。

    萧战火了,本来他直打算将这个女人直接干掉了事,但对方既然如此恶毒,那就不要怪他心狠手辣了。几乎一个闪念的功夫,萧战的眼中闪过危险的光芒,第四秒到来,他直接驱动堕神面具的力量,将所有的诅咒吸收。

    堕神面具作为邪恶属性的神器,对于诅咒一类的东西非常擅长,越是可怕的诅咒,对于它来说就是越是美味的猎物,吞噬越多,好处越大。

    搞定了诅咒,萧战原本打算直接撕裂美艳女子的手,突然间转变方向,直朝她的胸口抓去。对于女人使用这样的抓胸魔手,绝对是充满羞辱的性质,萧战脸上绽着冷笑,对于袭胸他一点压力都没有。

    美艳女子的脸上浮现羞怒的神情,萧战这就是在**的羞辱她,这让她恨不得立马就将他干掉。这是美艳女子虽然羞怒异常,但她还是异常的震惊,因为萧战实在是太可怕了,她那可怕的诅咒竟然失效。

    萧战抓出的手掌完全动用了绝望之力,将一切的轨迹完全抹杀,让女人一瞬间陷入绝望之中。

    抓住了!

    萧战脸上浮现邪笑,他必须承认一点,美艳女子还是非常有料的,他宽大的指掌也就刚刚满掌,最妙的就是柔软中伴着的弹力,似乎要将他牢牢掌控的手掌弹开。

    “你!你流氓!”

    美艳女子一张俏脸涨得通红,被一个男人直接抓住奶.子,那羞辱的感觉简直让她恨不得杀人。

    萧战的脸上尽是冷笑,他抓住美艳女子的奶.子,可是一点好色的念头都没有,他纯粹就是想要报复对方,毕竟一个想要让他彻底断子绝孙的女人,他没有必要跟她客气。萧战抓住美艳女子奶.子的手猛地朝自己扯过来,似乎想要来一个温香入怀。

    美艳女子一张脸涨得通红,萧战这完全就是没将她放在眼中,如此猥琐的招式一般势均力敌的对手哪里敢做。不过美艳女子绝不是什么好欺负的绝色,作为一名实力强大的神座,她的战斗经验绝对丰富到极点,就在萧战抓着自己的奶.子扯过去时,她一直手掌直接一巴掌抽向他的脸蛋,而同时一只脚朝着他裆部踹去,完全就是要给他来一个断子绝孙。

    萧战的脸上尽是冷笑,对于女子的强势反击,他完全没有放在眼中,这种程度的攻击对于他来说根本不够看。美艳女子先前之所以让他忌惮并不是因为她是神座,而是因为她对空间之力的掌控。萧战已经发现,轨迹虽然厉害,但是暂时对处于另外一个空间中的人跟轨迹没有太好的办法,也就是说,只要女子逃出他所在的空间,他就奈何不了对方。美艳女子现在使用的撩阴腿跟巴掌,对于萧战来说就跟搔痒一样。

    沉眠!

    萧战根本没有动手,沉眠的力量爆发,原本抽在他脸上的巴掌一切力量完全陷入沉眠,看上去凶狠的一巴掌那一瞬间就宛若春风拂面,而那撩阴腿则是一瞬间变出一步迈出,那感觉就像似她迫不及待的要投怀送抱一样。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只让美艳女子猛地一惊,她预感到不妥,想要变招退开,但是这一切都迟了,她的撤退,瞬间变成了迈进,直接被萧战抓着奶.子扯进怀中。

    “啊!”

    美艳女子羞怒如狂,她没想到自己堂堂神座有朝一日竟然被一个男人如此羞辱,当面对敌简直就跟弱女子一般。

    羞辱对手,哪里只是简单的抓奶.子那么简单,虽然只是分身,但他要给这女人留下不可魔免的回忆。

    “嗤啦!”

    几乎瞬间美艳女子的衣襟被萧战完全撕裂,就连那嫣红的抹胸也没有幸免,霎时间两只坚挺的乳.房蹦出来。

    第五秒的时间到了!

    萧战微微凝眉,他知道要继续下去时间会不够,他必须再度使用一次五秒神座才行。是否继续?这样的念头仅在萧战脑中一闪,他瞬间就做出了决定。

    五秒神座!

    萧战再度触发,如今随着他突破到武神境,五秒神座有了五次。当初在血池中用掉的那一次因为突破被补齐了,再加上他离开血炼魔渊时用的一次,可以说他还有四次机会,再用掉一次不算什么。

    沉眠的力量完全爆发,一秒钟内美艳女子所有的力量都会消失,时间非常短暂,但是对于现在的萧战来说完全足够了。

    几乎一个闪念的功夫,萧战撕碎了美艳女子的裙与裤,让她嫩白的屁股完美的暴露在空气中。

    惊恐!

    美艳女子没想到萧战竟然是一个禽兽,大战时居然想要将她强暴。

    美艳女子做梦都没有想到,跟人大战,她竟然会被对手几个照面间就强暴掉,就算现在只是分身,根本没有本体全盛时期的力量,可这也是神座啊,也不至于如此轻易的被人羞辱。

    “你干什么?”

    对于神座来说,一秒钟可以做很多事情,面对惊恐的美艳女子,他狞笑道:“贱人,你不是想要让我断子绝孙嘛,今天我就让你给我传宗接代。”

    “你……”

    美艳女子想要大盛怒骂,可是她的眼睛很快就瞪圆了,她惊骇的发现萧战竟然亮出了自己的作案凶器,最让她惊恐的是自己的力量这一刻完全消失,她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令她恐惧的事情发生。

    萧战不会怜香惜玉,沉眠的力量只能禁锢美艳女子一秒钟,还是早点下手比较好。作为一名真正的武神,萧战不单刀法盖世,这枪法也是举世难敌,面对一个完全失去防御的女人,还不是轻而易举。

    论枪法,萧战最强的莫过于【霸王卸甲】,一招间就将美艳女子的防御击溃,凶猛的撞击之力直接将从空间钻出来的她撞落地面。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就像似一颗流星从高空砸落,仅仅一秒的功夫双双砸入太古魔院之中,将一座最宏伟的建筑完全砸塌。

    一秒钟的沉眠限制过去,磅礴的力量在美艳女子的体内涌动,她暴怒如狂,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将萧战彻底干掉。

    萧战很是吃惊,虽然刚刚整个过程不到一秒中种,但是他可是给了美艳女子足足数百记霸王卸甲,没想到这个女人恢复过来的瞬间力量竟然如此恐怖。萧战不得不感叹,神座就是神座,这个体制强出其他女人太多太多了。

    时间静止!

    萧战再次出发另外一个天赋能力,霎时间原本要爆发的美艳女子完全处于静止状态,她脸上的表情跟体内的力量完全僵住。在给自己争取到一秒钟,萧战岂会放过美艳女子,【霸王卸甲】持续杀出,这些年来他可是跟身边的神技师学到很多技巧,统统一股脑的加入到【霸王卸甲】中,虽然只是一秒钟,但是足够他将对方杀得**迭起了。

    第二次五秒的时间,萧战就是这样用了,他甚至就连神之禁区都用出来,不过他还是低估了神座的可怕意志,被他弄得死去活来的美艳女子竟然就在他第五秒的时间快要过去时选择了自爆。

    萧战还真是吓了一跳,这个时候他也懒得继续使用五秒神座的力量,而是直接选择跑路,毕竟两次机会都用在这个女人身上,已经够多了,用三次真是太看得起她了。

    虽然不到一秒钟,但是对于还没有推出神座状态中的萧战来说完全足够了,几乎是一个闪念的功夫他就消失不见。

    “轰!”

    可怕的爆炸产生了,这是神座自爆,场面绝对恐怖,整个太古魔院在第一时间内就完全消失,紧接着恐怖的爆炸向着周边辐射过去,仅仅数十个呼吸的过程,方圆千万里都化为了废墟。

    萧战心有余悸的擦了一把汗,这个女人还真是凶悍,竟然最后关头选择了自爆,这神座的自爆实在是太恐怖了,要不是他有不少神器护体,刚刚绝对会炸个半死。萧战经过这次霸王硬上弓算是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以后不能再玩强暴神座级美女的把戏了,这可是能够要人老命的事情,还是悠着点比较好。

    “那个方向似乎就是太古魔院啊,真是报应不爽啊,谁叫你们请来这个女人做后.台,如今赔了夫人又折兵,就连整个太古魔院都被夷为平地,这全都是咎由自取的下场。”

    萧战很是庆幸,自己这方还有一个神座,能够将自己的人安然无恙的弄走,不然刚刚这个额自爆绝对叫他哭都来不及。

    太古魔院消失了,是否能够有人活下来,萧战感觉很悬,不过他没有丝毫同情心,这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学院惹到了他,主要的原因就是太古魔院乃是真正的邪恶之地,这里可以说每一个学员都是真正的恶魔,只看那冲天的怨气就能知道,太古魔院所犯下的罪恶足够他们死上千百次了。

    如今太古魔院消失,很有可能就是一场报应,他们命中难以躲过这场浩劫。随着太古魔院消失,萧战自然打算会第一重玄土去,想到那个美艳女人,他感觉对方一定知道分身被他强暴了,他还是早点回去,一面这个女人疯狂的报复。

    萧战拍拍屁股,轻松走人,丝毫不知道自己给第二重玄土造成了多大的恐慌,神座级别的强者自爆,那个恐怖场景简直就像似世界末日来临,最终要不是魔岩帝尊出手,怕是三分之一的第二重玄土都要处在波及中。

    这场浩劫结束,死伤无数,不过主要都是太古魔院掌控的实力范围。萧战虽然走了,但是关于他的传说却流传下来了,他成为了大魔王,一夜间屠灭生灵亿万,能够令第二重玄土最恐怖的恶魔都要谈之色变。

    萧战回到了第一重玄土,他自然不会知道自己一夜间成为了大魔王,不过他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会在意,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是无关痛痒的。

    ……

    柳盼雁眼中闪烁着愤怒的火焰,发生在第二重玄土的事情她仿佛历历在目,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派出分身去擒拿萧战,竟然会转变成这个局面。

    “真是该死!”

    柳盼雁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分身竟然被萧战强暴,最终不得不选择自爆来保证自己的清白。如果仅仅这样柳盼雁也不会如此愤怒,分身被强暴看上去跟她没有关系,其实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儿,萧战每次施展【霸王卸甲】,她都能够感同身受,那滋味就像似自己正在一次次被那淫贼强暴似地。

    只要感受到私.处传来的不适,柳盼雁就有种晕倒的冲动,自从跟秦氏老祖分别之后,如此漫长的岁月她还是第一次体味到什么叫做**迭起。

    柳盼雁异常的愤怒,萧战所作所为就是对她最大的羞辱,她现在恨不得将这下子碎尸万段。愤怒一阵,柳盼雁眉头不由拧起来,虽然愤怒,但是不可否认,随着萧战拥有神座的力量,她要想绑架对方逼迫绝无仙基本上不可能。

    这小子怎么会有神座的力量?

    柳盼雁黛眉蹙起来,她感觉这小子肯定是借助了某种外力,肯定不能长久,不过不管是什么手段,都表明自己不能用看待其他半步神座那样去看待这小子。虽然分身差自己本体很多,但萧战表现出将的战力还是太强了一些,脑中回想起来,她知道自己就算是对上也不会有任何的胜算。

    这小子跟绝无仙同出一脉,或许能够让这小子来解开封印,只不过要说服对方怕是很难,直接绑架这小子的人?

    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柳盼雁的眼中露出冷笑来,只要自己手中有人质,她就怕萧战不投鼠忌器,那时还不是任自己揉捏。

    柳盼雁绝不是在脑中想想就算,她很快就决定付诸行动,第一个想到的目标自然是帝都萧家,她很清楚萧战不少亲人都在这里,只不过帝都并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柳盼雁却非常清楚,神朝有一位神座坐镇,如果再加上御花神朝偶倒镇国神器在,她去帝都抢人却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帝都不好下手,柳盼雁第二个目标自然是萧城那个萧家,相比起来这里的防御就不值一提了,只要她想绝对能够将这里夷为平地。不过毁了这里似乎好处不会太大,根据情报显示,这小子对于这个萧家的情感并不是很深。

    脑中无数念头闪过,柳盼雁的脸上突然露出冷笑来。

    ……

    花楼名为楼,却并非是真正的一座楼,跟御院很相似,这里就是一座巨大的城市,被大阵笼罩着。花楼最多的还是女人,占了足足八成,如此惊人的数字,男人在花楼绝对是非常受欢迎的。

    闻人紫翠微微叹了口气,花楼总楼主选举已经结束,没有师傅的支持她就跟猜测的一样,并未成为这个总楼主。本来这种事情绝对会让她异常沮丧的,只是当结果传回来时,她完全没有想象中的失落,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在为这个花楼总楼主而奋斗,她一直想要得到师傅的宠爱,借此登上花楼自主。闻人紫翠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女人,为之付出这么多,并不会感到不值,一切只要登上总楼主之位。

    不过自从跟儿子见过面之后,闻人紫翠心中的想法发生直接转变,依靠师傅登上总楼主之位,她将永远处于师傅的阴影下。这次花楼总楼主选举的结果还是让闻人紫翠愤怒的,虽然她心念的转变,并不是对这个非常看重,但从结果来看,师傅所说的一切都是在欺骗她。

    闻人紫翠异常的愤怒,她知道这是师傅一贯的手段,让自己的徒弟为了一样东西拼个你死我活,而往往结果早就注定,跟他们这些人一点关系都没有。这次的总楼主就不是在他们师兄妹中产生,可见师傅又在玩老一套把戏了。

    等着吧,用不了多久这个总楼主之位还会是我的,没有人能够阻止。

    闻人紫翠的脸上露出笑容来,有儿子相助,如今她手中半神的数量达到三百多,只要等这次儿子试炼回来,这个数量还会翻倍,到时她掌控的花楼将成为花楼所有分楼当之无愧的第一。

    二十年过去,不久的将来就是神渊狩猎,儿子也该回来了。

    闻人紫翠脸上浮现笑容。

    “姐姐,总楼来人了。”

    突然,闻人秀月走进来,她的脸上露出忧色。

    “怎么回事儿?”

    闻人紫翠黛眉拧起来,现在总楼主刚刚选出新的楼主,立马就派人过来,绝对有事情。

    闻人秀月摇头道:“目前为止还不清楚,不过我能够感觉出来,绝不是什么好事。”

    闻人紫翠眼睛眯起来,妹妹的话让她警惕,心中无数念头闪过,她还是决定见一见这位总楼主派来的使者。

    使者是一个女人,花楼一般都是女人掌权,一个美女使者很正常。

    花妤!

    闻人紫翠看到这个女人的瞬间黛眉拧起来,她听说过这个女人,这是师傅的一个侄女,非常受宠,这个时候来到她这里看来师傅是想要动她了。

    闻人紫翠对于这种情况并不难想象,她跟萧神的事情绝对瞒不过师傅,尤其随着儿子名声越来越显赫,已经成为神庙必杀名单上非常耀眼的存在了。闻人紫翠相信有关儿子的介绍肯定会有其父萧神,其母闻人紫翠这一栏,师傅讨厌男人,要是对她的举动不闻不问才怪。

    “原来是花师姐,不知道这次来小妹的花楼所为何事?”

    虽然心中非常忌惮,但闻人紫翠脸上的笑容还是很亲切的。

    花妤淡然道:“这次我来是奉了总楼主的命令,过来协助闻人师妹的。”

    “协助我?”

    闻人紫翠的眼中露出惊讶之色,似乎对于这个消息很是不解。

    花妤神色很是平静道:“第一重玄土才是我们花楼的根,神庙对神朝的敌意已经非常明显,未来不久很可能爆发一场可怕的冲突。总楼主认为第一重玄土乃是我们花楼的根基所在,决不能坐视不理,所以派我来协助闻人师妹,如果有什么需要,总楼一定会给予最大支持的。”

    闻人紫翠笑容满面道:“总楼主上任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关心我这里,看来我要好好谢谢总楼主。”

    花妤笑道:“作为总楼主关心每一个分楼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今后师姐一定会好好协助闻人师妹,一同管理好花楼。”

    闻人紫翠脸上露出微笑,心中却是在冷笑,花妤说得冠冕堂皇,还不是想要夺权,或许早就存了取而代之的想法。

    真是痴心妄想,第一花楼如今已经完全落入我的掌控中,又岂是你一个外来者可以随意掌控的。

    闻人紫翠暗自冷笑,因为萧战搞出了那个能够突破到半神的事情后,花楼如今所有的半神都已经宣誓向她效忠,可以说这里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中,绝不是外人能够染指的,哪怕花妤的实力要强过她,她也相信没有人能够撼动她在这里的地位,就算师傅来了也不行。

    心中的自信,让闻人紫翠非常淡定,不过她对于师傅的决定感到异常的愤怒,照这样的节奏就是想要将她换掉。

    既然你不仁,那就不要怪我这个做徒弟的跟你对着干了。

    闻人紫翠这一刻心中在没有任何的顾忌,她很清楚刚刚上任的总楼主绝不敢刚一上任就那她开刀,这事绝对已经得到师傅的默许或者干脆就是师傅提出的命令。以前闻人紫翠就算实力强大,还是心存顾忌的,毕竟那可是对抗自己的师傅,而如今既然师傅已经动手,那她就不会有任何的顾忌。

    花妤淡然道:“这次我过来带来了不少高手,根据总楼主的命令,我将接管第一花楼的防务,希望闻人师妹配合才是。”

    闻人紫翠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一个势力的防务就相当于一势力的命脉所在,可以说花妤刚来就说要接管花楼的防务,这就等于想要将花楼最强的力量掌控在手中,到了这一步夺权的意思已经非常**了。

    既然对方摆明了就是来夺权的,闻人紫翠也不想露出什么虚伪的笑容,她冷冷的道:“师姐要掌控花楼一切防务,就是想要将花楼的武力掌控在手中,看来这次师姐不是来协助师妹,而是来夺权的吧,是不是师傅让你取我而代之?”

    花妤微微笑道:“师妹多虑了,本师姐只是按照总楼主的命令形势,只是接管花楼的防务而已,师妹不还是第一花楼的楼主嘛,总楼主可没有换掉师妹的意思。”

    闻人紫翠冷笑道:“师姐掌管花楼所有武力,下一步离将本楼主换掉怕也就不远了,只是不知道这是总楼主的命令,还是师傅的命令?或者干脆就不关总楼主什么事情,毕竟花楼真正说了算的还是师傅。”

    花妤嘴角绽起似笑非笑的神情道:“看来师妹很不愿意配合啊,早就传言师妹有独立的意思,看来这事并非是空穴来风了。”

    闻人紫翠嗤笑道:“独立?本楼主不久前还在竞争总楼主之位了,哪有心思闹独立。”

    花妤笑道;“可现在总楼主旁落,师妹难道就不伤心?”

    闻人紫翠不屑道:“什么总楼主旁落,从一开始就不会有我们这些外人什么事情,只不过她故意搞出这一幕来,一切不外乎做给外人看的罢了,其实这个总楼主早已经有了主人,我们只不过是痴心妄想罢了。”

    花妤冷笑道:“这么说来师妹心怀怨恨,想要独立喏。”

    闻人紫翠亦是冷笑道:“看来你不是来辅佐我的,从一开始就想要剥夺我花楼之主的位置,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师姐还是有什么手段拿出来吧。”

    花妤叹道:“说实话师姐也不想这样,毕竟你我师姐妹一场,闹得对立这不是让外人看笑话嘛。”

    闻人紫翠不怒反笑道:“外人?怕是在师傅眼中只有你们这些人才不是外人吧,我们这些人统统都是外人,劳心劳力的事情有我们,一旦有真正好处了,最终获益的还是你们这些人。”

    花妤叹道:“师妹怨气还真是重啊,看来是对师傅师傅误会太深了,要不是师傅看中你们,又岂会让你们成为分楼之主。”

    闻人紫翠不屑道:“什么看重,她也就是一个虚伪的女人罢了,说什么讨厌男人,不让我们跟男人接触,可看看她自己又干了什么。嘿!如今的总楼主有传言就是师傅的私生女,这么多年来师傅一直大力栽培,我们这些外人就只是充作嫁衣罢了。”

    花妤冷哼道:“这完全就是造谣生事,师妹不会如此不智吧。”

    闻人紫翠冷笑道:“既然是造谣,那师姐可有胆对玄土之神发誓,总楼主不是师父的私生女?”

    花妤的脸色阴沉下来,她冷冷的道:“看来师妹是铁了心要独立了。”

    闻人紫翠大笑道:“果然,总楼主还真是师傅的私生女啊,原来从一开始所谓的选举就是一个笑话,枉我们这些人还痴心妄想来着。”

    花妤淡然道:“师妹最好三思而后行,如果现在将楼主之位交出来,本师姐可以让你体面的离开。”

    闻人紫翠突然咯咯笑道:“师姐这话当真?”

    花妤淡然道:“本师姐说话向来作数。”

    闻人紫翠笑得花枝乱颤道:“师姐说笑了,这事怕不是你所能够决定的,只要我卸下楼主之位,怕是立马就会有人动手吧。师傅的伎俩我还是知道的,你刚刚所谓体面离开那都只代表你自己,如果师傅动手,你完全可以置身事外。”

    花妤摇头道:“何必了,事情本来没有走到这一步的必要。”

    闻人紫翠笑道:“的确没有必要,说实话吧,如果我死了,这个第一花楼也会名存实亡。咯咯!师傅绝对想不到,我已经跟花楼所有管理层的人签订了契约,一切都要共存亡,三百多位半神,上百万九境武者,啧啧!他们要是都给我陪葬,说来我都不好意思了。”

    花妤的眼睛眯起来,她死死盯着闻人紫翠道:“你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闻人紫翠笑道:“为何不可能,谁叫我有一个好儿子,他提出的条件实在是太诱人,整个花楼的人没有多少能够抵挡住诱惑,他们签订了这份共存亡的契约。如果本楼主死了,他们都会转投我的儿子,师傅能够将一切留给自己的女儿,那我也能够将一切留给我的儿子。倒是师姐,最后你能够得到什么?一个名存实亡的花楼罢了,而且师姐还必须要考虑我儿子的报复,那小子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

    花妤脸色阴沉下来,她看出来了闻人紫翠根本就不是在跟她说笑,这让她发现事情棘手起来,第一花楼已经完全沦为闻人紫翠的私有物。本来花妤还不相信闻人紫翠能够有这样的掌控力,毕竟这其中可是有很多师傅安插的眼线,没想到如今竟然全都转投闻人紫翠了。

    花妤突然意识到,闻人紫翠为何会知道总楼主是师傅私生女的事情,这就是这些师傅安插的心腹眼线叛变之故。脑中无数念头闪过,花妤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局面完全失控,掌控第一花楼太困难了,毕竟清除掉闻人紫翠,就能与要将整个花楼上下全换一遍,仅仅人手的问题就是一个难以短时间内克服的问题,毕竟第一花楼早就是公认的第一,要从各分楼调来人手那是一个异常漫长的时间。

    花妤知道换掉闻人紫翠的困难还不仅仅只有这些,来自外界的压力很有可能会让花楼从第一重玄土退出去。花楼的情报系统还是很给力的,虽然因为闻人紫翠的问题,第一花楼的一切都被蒙在鼓里,但第一重玄土的事情总楼绝对有耳闻。

    如今萧战在神朝如日中天,不断在御院权势滔天,在神朝还是深受帝尊宠幸的驸马,再加上他的师父绝无仙,可以说在第一重玄土那绝对是横行无忌的人,一旦花楼动了闻人紫翠,他们所面临的压力绝对难以估量。

    正如花妤所说一般,第一重玄土就是花楼的根,如果花楼撤离脱离第一重玄土,楼中会有不少人对师傅不满的。虽然师傅可以一手遮天,可是一旦那些花楼不管事的最老一辈出来,师傅的压力怕是也会很大。

    花妤冷冷的看着一脸冷笑的闻人紫翠,她明白不单自己小看了这个师妹,怕是师傅也小看了。第一花楼已经完全落入闻人紫翠的掌控中,这女人根本动不得,她想要扭转这种局面都变得异常的困难,因为只要动这女人,花楼必乱,这不是她所能够镇压的,哪怕她的修为达到半步神座境也不行,因为这已不是武力可以解决的事情。可要是不动闻人紫翠,花妤更是明白她将彻底失去对第一花楼的掌控。

    该死!

    这种局面让花妤很是愤怒,投鼠忌器的感觉很不好,明知道对方跟自己不是一条心,可自己还必须完全看着局势发展。

    闻人紫翠心情突然好转,她要感谢儿子的提议,只要自己手中掌握着绝对的力量,不担任这个总楼主又如何,就像现在花妤很想干掉自己,可必须忍着,因为她根本无法承受将她干掉的后果。

    这才是掌控一切啊,我就是要跟你唱反调如何,你根本奈何不了我。

    闻人紫翠笑道:“师姐既然是总楼主派来的,不如就担任副楼主吧,今后咱们师姐妹一同管理第一花楼,让它彻底凌驾于所有分楼之上。”

    花妤死死盯着闻人紫翠,她强势而来,本来以为可以完全掌控第一花楼,只是没有想到事情最终会衍变成这个地步。现在局势已经很明显了,她要么选择除去闻人紫翠,要么选择保持现状,将来在谋划夺权的事情。

    花妤的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来,她点头道:“既然师妹说要我来做这个副楼主,那我就来做吧。”

    花妤脸上表情很是淡然,这一刻她根本没有去提什么接管花楼防护的事情,好像自己从未提过这件事情一样。

    闻人紫翠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中,这样就不用担心花妤玩什么花样。闻人紫翠相信对方玩不出什么花样来,整个第一花楼都在她的掌控中,不管谁来了,结果都是一样。

    闻人紫翠心中在冷笑,师傅这次将事情做的那么绝,那么她们师徒那就是真正翻脸了,将来她要想做的就是如何积蓄力量,依靠自己的力量掌控整个花楼。这种事情如果是以前那绝对是做不到的,可是现在情况不同了,只要她儿子全力支持他,她就一定能够完成这一步。

    师傅啊,你等着吧,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的!

    ……

    花楼完全被大阵笼罩着,就如同御院一般,方圆千万里都成为花楼掌控区域,这里大阵相连,外人想要进入可是非常麻烦的,同时敌人要想进攻也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柳盼雁的目光异常的阴冷,整个花楼的防御体系都在她的眼中,不得不承认花楼精心打造的防御还是非常强悍的,就算是她这样的神座要想强攻进去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柳盼雁微微皱眉,最好的办法就是潜进去,悄无声息的将人绑走,不过经过她的分析,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以为整个防御体系乃是真正的神阵,布置这座神阵的人显然是真正的高手,而且绝对是以为神座。

    花楼有自己的神座?

    柳盼雁对于这种情况还是有些意外的,不过这一切应当都在理解中,御花神朝就是有御院跟花楼联手创立,两大势力可是被认为是玄土一等一的超级势力,要是没有神座坐镇,根本配不上这种称呼。

    柳盼雁的脸上露出笑容来,花楼虽然有神座,不过她相信已经离开了,毕竟如今花楼的重心已经成神朝转移。如果是去御院的话,柳盼雁就要好好考虑了,她可不想同另外一尊神座发生冲突。

    脑中思绪收回来,柳盼雁朝着花楼防御大阵走去,对于一个掌控空间的神座来说,眼中看到的世界完全不同。花楼的防御大阵很完美,这一点是不用否定的,可是在柳盼雁的眼中,大阵却呈现出另外一种情况。

    “真实完美啊,有机会一定要见一见这位阵法大师。”

    柳盼雁的脸上露出笑容来,不管大阵有多完美,都无法阻止她。在柳盼雁的眼中,法阵不再是单纯的法阵,那是一个个独立完美的空间,她一步迈出去,就像似踏入了一个由无数空间构成的世界。空间是柳盼雁最喜欢的东西,在这里她仿佛就回到了自己的家。

    终于回来了!

    萧战的心情非常的不错,能够再次回到神朝,他有种回家的感觉。这次持续二十多年的试炼,发生了很多事情,他们纵横整个第二重玄土,可以说已踏足所有禁区。

    回家的感觉很好,萧战发现自己已经爱上神朝了,在心中将这里当成是自己真正的家。完成试炼,萧战的第一站自然就是御院,毕竟他时以御院的名义来完成试炼的。二十年过去,御院的情况没有太大的变化,唯一不同的或许就是御院迎来了新一轮的新生。

    “萧院长终于回来了,这次试炼的效果如何?”

    二执事第一时间出现在萧战的面前,他笑得很是灿烂。

    萧战再度看到二执事时神情明显一愣,这个家伙的修为竟然达到了半步神座的地步。

    “二执事藏得可真够深的。”

    萧战瘪瘪嘴,这让他有种被戏弄的感觉,如果二执事修为达到半步神座的程度,那御院中有这个实力的人怕是不会只有一个,起码大执事或许也有这个修为。

    二执事哈哈笑道:“我可没有藏,只不过是平时很少真身登场,你见到的那个就是我的分身,其实跟我就是一样。真要说惊讶的是我才对,你小子这才用了多久的时间啊,修为竟然已经跟我相当了,让我不得不感叹自己是不是已经老了。”

    萧战冷哼一声,他也懒得跟二执事废话,其实在见识了这么事情之后,他差不多已经明白,御院的实力远比他想象的要强,要不然不可能让玄土那么多人忌惮。萧战心中有一个想法,御院或许会有真正的神座坐镇,当然御院能够有这样大的威望,也许还是因为永恒神炉的缘故,毕竟那里可是还残留着以为神灵,哪怕只剩下一缕神念,那都是远超神座的恐怖力量,没有人敢真正进攻御院,除非有真正的办法能够对付御院隐藏的力量。

    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萧战的眉头突然皱起来,前世看到的是强表明御院还是被摧毁了,可是很快依他现在掌握的情报来看就算是神庙应当也做不到这一点,到底是什么力量的干预,才让这一切事情发生的?

    萧战突然间意识到,肯定还有什么力量参与了,不然以神朝的力量不会出现大崩溃。只是到底是什么了?萧战脑中突然一个念头跳出来,神庙发动这次战争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仅仅只是想要摧毁神朝吗?显然这根本没有必要大费周章,神朝的真正目的肯定不仅仅是这些,他们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断玄土诞生神灵,以现在的情况来看神庙如此大张旗鼓,目的显然不像是想要这样做。

    神庙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萧战想不明白,能够摧毁一个受了重伤的神灵,唯一的力量也只能是同级别的力量,可是神庙绝对没有这样的力量。脑中这样的念头闪过,萧战的心情突然变得凝重起来,这次神庙跟神朝的大战,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可怕,或许他要付出远比自己想象还要大的努力。

    “你小子在想什么?”

    二执事对于萧战突然沉默感到很是纳闷。

    萧战叹道:“我在想一件事情,神庙进攻神朝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

    二执事挑眉道:“神庙就是诸神在玄土的卧底,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摧毁一切有可能危害到诸神联盟的力量,我们神朝一直以来就是神庙的最大敌人,他们要灭掉我们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吗?”

    萧战摇头道:“事情不会这样简单的,根据我师傅在命海中看到的情况,神朝基本上已经覆灭,要做到这一点你认为仅仅依靠神庙做得到吗?”

    二执事沉声道:“没什么不可能的,要知道他们可是将我们御院渗透得如此厉害,其它地方可想而知。”

    萧战沉声道:“咱们御院可是有永恒神炉,你不会不明白一件真正神器在力量完全发挥出来之后有多恐怖不吧,能够让御院完全消失,什么力量可以做到?”

    二执事叹道:“能够对抗永恒神炉的自然只能是同级别的神器,这点我想神庙还是有的。”

    萧战眯着眼睛打量着二执事道:“你不会真的不知道永恒神炉隐藏的秘密吧?”

    二执事一愣,旋即面色古怪的道:“你小子怎么知道的?”

    萧战没好气道:“少给我装蒜,永恒神炉拥有真正的神灵掌控,就算伸手重伤,那也不是任何人能够对付的,哪怕是一个掌控神器的神座。在我看到的场景中,咱们御院从始至终都没有冒头,也就是说连带永恒神炉,我们全都被人干掉了。”

    二执事眉头拧起来道:“能够做到这一点,就表明神庙可能拥有类似的存在,这怎么可能。”

    萧战叹道:“我在想,神庙或许将诸神联盟的人放进来了。”

    二执事嘴角忍不住抽搐以下,他吃惊的道:“这不可能?”

    萧战叹道:“没什么是不可能的,只是神庙如此大费周章,搞出这么多的事情来,我感觉他们的真正目的应当不是对付我们神朝。”

    二执事挑眉道:“那神庙到底想要对付什么人?”

    萧战脑中回忆在命海中看到的一切,最终神朝覆灭时,是战族力挽狂澜,难道神庙的真正目的就是战族?这种可能性非常的大,只是神庙为何要针对战族,难道因为战族的实力强大到必须抹杀的程度?

    萧战去过战族,根据脑中的回忆表示,战族真的非常强大,怕是真正实力还在神庙之上,起码战族仅仅派出一支远征军团,就将玄土百族联军打败,这个力量的强度绝对超乎想象。战族的强大萧战感觉远远超过神庙,神庙搞出这么多事情只能是针对战族,而要跟战族作战,那么仅仅依靠神庙是远远不够的,唯一的可能就是诸神联盟或许会成为最后的终结者。

    可惜萧战没有看到那之后的事情,要不然他一定会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

    虽然这一切都只是猜测,但萧战相信自己的猜测绝不会有错,他的心情突然间变得凝重,事情远比他要想的严重,虽然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但是要想真正赢得这场战争,唯一的可能只有真正达到神座。

    神座啊!

    萧战的心头凝重到极点,要达到这一步太难太难了,仅仅不到千年的时间,他根本没有一点信心达到这一步。

    预备神院回归震动很大,因为当初离开的三千多人,如今回来时,半神的数量有八百多位,如此数量已经远远超出预估,哪怕是二执事亲眼见到也有种目瞪口呆的感觉。

    “你小子是怎么做到的?”

    萧战耸肩道:“为了能够让他们突破,我可是费尽了心机,不过目前看来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二执事嘴角一扯道:“仅仅是不错?拜托,这可是八百多位半神,以你们预备神院的战力,怕是每一个都是半神境的顶级高手,能够以一挑百那是小事,看来这次神渊狩猎将没有人是我们御院的对手了。”

    萧战笑道:“二执事倒是自信,不过参加狩猎的可不知有我们玄土,诸神联盟绝对会派出很多强者的,那才是对我们真正的考验所在,能够做到哪一步,我可没有任何的把握。”

    二执事点头道:“咱们真正的敌人一直就是诸神联盟,他们的强者绝对会超乎玄土很多,历届都是如此。”

    在御院的事情很轻松,现在萧战要做的就是等待,如今离神渊狩猎只有一年的时间,那时他就要带领所有的手下远赴神院。根据情报显示,神渊在玄土跟诸神联盟交接的地方,也就是说这次狩猎必须离开玄土,如果将来发生什么,没有人会知道。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二执事这几天一直缠着萧战,想要他进一步推广预备神院一套,不过萧战根本就无动于衷,他很清楚自己的武道体系现在不宜有更多的人参与,这样只会加大自己突破的难度。对于这一点萧战还是非常看重的,在自己真正踏足神座之前,他不会给自己增添麻烦。

    “如今离神渊狩猎的日子就要到了,我现在只想狩猎的事情,其余的一律不管,二执事还是不要继续谈论什么教导院的事情,那个我真的没有心思跟兴趣。”

    二执事有些恼火道:“我就是闹不明白,既然你的成果如此大,我们御院就应当每隔一段时间搞一个试炼,如此以来我们御院的实力岂不是更加强大。”

    萧战没好气道:“二执事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一个修炼体系同一时间修炼者不能太多了,不然今后冲击更高境界时难度将会更大,在没有等我的修为真正达到虚神之位前,我是不会考虑继续增加修炼者。”

    二执事不以为然道:“这个我自然清楚,可你要根据现在的情况来考虑,怎么能够因为自己的原因而不管整体利益。不到千年的时间神庙就会发动一场针对我们神朝的大战,现在我们最为需要的就是半神的数量,只有如此我们才能够打赢这场战争。”

    萧战冷笑道:“二执事的想法天真了,真正在战场其主导作用的还是神座,你应当这样想,如果我达到神座境界,远比多出千万半神有用。”

    二执事闻言一滞,他自然清楚萧战所说乃是事实,仅仅这小子一个怕是就顶得上百万同阶武者。

    “要晋升神座哪有那么容易,像我都过去这么久了,还是一个半步神座,可见那个难度有多大。”

    萧战瘪嘴道:“不但是我,还有那些预备神院中的人,他们就有不少拥有冲击神座资格的,二执事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不要强加到别人身上。”

    二执事直翻白眼,萧战的话已经很直接了,就是让他不要以庸才的目光去看待天才。对于这个二执事还真没有什么好反驳的,萧战这小子就是一个妖孽,在别人看来很困难的事情,他总是能够轻轻松松搞定,毫无一丝压力。

    虽然心中承认这件事情,但二执事还是不想放弃继续劝说,他刚想开口,就见有人朝着他们走来,他的脸色不由微微一变。

    “院长,有人送来一封信给你。”

    凤奴脸上有忧色,虽然没有看过心中的内容,但她预感有大事发生了。

    萧战剑眉一皱,接过信件,他的心中突然有股很不好的预感。拆开信封,萧战脸上神情瞬间就难看了,手中的信件刹那间化为齑粉。

    “发生了什么?”

    二执事吓了一跳,萧战体内的气息异常的恐怖,让他都有种窒息的感觉。心中暗自惊呼一声,二执事真的没有想到萧战远比他想象中还要强大,或许这小子真的能够在半步神之中无敌了。

    萧战一脸杀气的道:“有人说绑架了我母亲,想要跟我做一场交易。”

    “什么?”

    二执事吓了一跳,绑架花楼之主这可不是一件小事,谁这么不要命了。

    “到底是谁干的?”

    萧战脸色阴沉道:“这人约我在秦氏一族的祖地见面,二执事认为是谁干的?”

    二执事脸色不由一变道:“竟然是秦氏一族的人,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萧战冷哼道:“还不是当年我师傅封印了秦氏一族的老祖,他们肯定就是想要绑架我母亲要挟我将秦氏一族的老祖放出来。”

    二执事脸色难看的道:“秦氏一族的人真是越来越放肆了,当年公然在帝都杀死数百万人不说,如今还绑架花楼之主,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萧战突然道:“咱们御院应当有神座吧。”

    二执事一愣道:“当然有,不过不在御院中,你小子想要干什么?”

    萧战叹道:“能够从花楼将我母亲掳走的人只能是一个人,而这人正好就是一名神座,我担心如果真的将秦氏一族老祖解封,到时他们会有两个神座,这样一来事情就麻烦了。”

    二执事脸色很是凝重,他自然知道秦氏一族的老祖有一个情人,只是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双双都成为了神座。

    “就算我们能将神座请来,可秦氏一族到时有两位神座,对于我们来说还是非常不利的。”

    萧战淡然道:“不用担心,我身边就有一位神座,实力一定都不输于他们。”

    二执事闻言嘴角狠狠抽搐一下,他真的没有想到萧战身边竟还有一尊神座级别的高手。

    “这人是你师父?”

    “不是。”

    萧战轻描淡写一声,立叫二执事嘴角再次狠狠抽搐一下,真是好家伙,这么一算来岂不是有两位神座力量。

    “这个你师父……”

    “这个时候我哪里去找我师父,还是二执事将咱们御院的神座请出来吧。”

    “这个我会想办法的,总之决不能让秦氏一族肆意妄为。”

    二执事神情凝重的点头,他自然知道这件事情干系很大,一个没弄好很有可能会造成神朝分裂。这不是二执事危言耸听,秦氏一族掌控神朝很大的力量,如果他们那方拥有两位神座,事情很有可能会失控。

    二执事走了,萧战的脸色阴沉到极点,现在他心中有些后悔,当初在第二重玄土时还是有些任性了,用掉两次五秒神座,如今他只剩下一次的机会,这次要救出母亲难度可不小。

    既然事实已经成为这样,萧战也没有心情继续后悔,他现在要考虑的就是如何将母亲安全的救出来。要救人,萧战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神座的力量,其余的统统都没用。如今他只有一次动用五秒神座的机会,这个救人增加了很大的麻烦。

    萧战很清楚,要想安然无恙的将母亲救出来,他就必须让对方忌惮才行。现在他身边有战嫣嫣,如果御院能够请来一尊神座,那就由两尊,想来这样的实力足够让对方忌惮。不过有一个事实萧战无法忽略,御院的神座能够做到哪一点,如果秦氏一族的老祖跟那个女人撕票,御院的神座是否会帮忙帮到底。

    这一点萧战无法确信,所以说从某种情况上来说他这一方只有两位神座。

    这远远不够!

    萧战很清楚这一点,要想让对方忌惮,他必须再找来一尊神座,可惜现在他自己只有一次五秒神座的机会,他无法确定能够将人救出来,同时还给对方真正的威慑。萧战知道这不仅仅是救人那么简单,他必须确保将来秦氏一族的人不会继续找他的亲人麻烦。

    到哪去找一位神座了?

    萧战脑中无数念头闪动,他想到了自己擒拿的那些神座级别存在,一尊血腥魔族,一株森林古木,如果不能够将这两个家伙收服,绝对能够成为一大臂助,不过他询问过生命战舰,目前阶段还不是收服这些神座级别存在的时候,要想真正用契约收服,还必须等这次神渊狩猎之后。

    这种情况的出现主要是因为神座不同于别的东西,就算被封印在囚牢内,他们自身也拥有一种接近神灵级别的防御法规,要想突破拥有敌意的神座强行与之建立契约太难了,哪怕就是神座,在对方没有彻底放弃防御前,也很难签订契约关系。

    这些神座搞不定,萧战眉头不由拧起来,不过很快他又想到自己母巢神泉内还有九位神座处于沉睡中,或许能够激活一两尊,那样什么问题就没有了。

    萧战的神念很快出现在自己的母巢内,巨大的神泉云雾缭绕,内里情况仅凭肉眼相隔一定距离竟然都看不清楚。萧战来到神泉边上,里面有不少战龙族强者的尸骸,这些修为最低都是半神,最强的有虚神之位,只不过他们要想复活,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萧战的目光很快就从战龙族尸骸上挪开,他看到在神泉正中央处有一座神殿沉浮,九位神座级美女就沉睡其中。萧战一步迈入神殿内,这完全是由生命战舰创造出来的,专门用来供给九位神座级美女复活之用。二十年,一千倍的时间加速,九位现出沉睡中的美女看上去还是那样,不过萧战知道她们已经有很多不同了,这二十年来,他总会利用机会激活五秒神座,给她们进行复活,如今他已经能够清晰感应到她们那磅礴的神念。

    看着九位神座级美女,萧战感觉她们就是陷入沉睡的女人,似乎随时都能够苏醒,可就是一直陷入沉睡中,这让他有些困惑,不明白该如何将她们真正激活。

    目光落在一位金发美女身上,她来自y神一族,是萧战接触最多的一个女人,这些年来他在她的体内留下的精华最多。来到金发美女身旁,萧战立时就感到一种情绪波动,那是属于她的,似乎对于他的接近感到非常开心。

    萧战眉头紧锁,到底要如何将她激活了?

    这个问题萧战考虑了很久,可他一直无法找到答案,似乎要想复活她们并不算什么难事,可不知为何她们总是无法苏醒。

    “这是为什么?”

    萧战再度询问小小蜜。

    “这个不是很清楚。”

    小小蜜的回答一如既往,似乎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们的神座还没有苏醒。”

    突然,一道声音在萧战的脑中响起,只让他整个人一愣。

    “神座?”

    “这九个女人已经复活了,不过她们的神座还在沉睡,要想让她们真正复活,你必须找到让神座苏醒的钥匙,不然她们会一直这样沉睡下去。”

    回答萧战问题的乃是堕神面具的器灵。

    萧战精神一振道:“那要如何找到激活她们神座的钥匙?”

    堕神面具笑道:“其他人我不是很清楚,不过你看的这位淫.女族神座要激活属于的她的神座只有一个方法。”

    萧战眼皮一跳,堕神面具笑得有些古怪,他不由道:“什么方法?”

    堕神面具嘿嘿笑道:“既然是淫.女族的女人,要激活她的神座自然需要一个强壮的男人无休止的对她进行激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