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二十七章 轨迹偏移

    虽然难以相信,但事实就是事实,董萱不但打偏了,还要面对陈雪反击一剑。双目一触陈雪刺来一剑,董萱一瞬间竟然生出自己躲不去的念头来。

    这种感觉很是怪异,陈雪一剑力量并不强,就是简简单单一剑刺杀过来,可是她双目触碰到刺来一剑时,心神就像似被沉重的枷锁困住,她的心念很难传递而自己的身体。董萱心情凝重起来,这种对手绝对是她第一次遇到,心中竟有一丝无力的感觉。

    董萱绝不是那种轻易就能够被吓住的人,作为一尊半步神座,她的意志绝对坚定,几乎瞬间她就重整旗鼓,强横的意志由心而发,手中的玉镯强行反击,封挡陈雪这可怕一剑。

    董萱的攻击打出来了,只是结果却吓了一跳,强势一击反击,却是自主将门户让开,那一瞬间她感觉自己就是一头撞向陈雪刺来的一剑。

    怎么回事儿?

    这样的结果让董萱真正吓了一跳,直接明明是反击,怎么事实上却是去送死了,这个前后的反差实在是太大了。

    董萱第一时间就想要躲开,可是让她惊骇的是自己的反应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还是一头撞向刺来的长剑。

    “嗤!”

    长剑在董萱脖子上留下了狰狞的剑痕,竟然直接将她的喉管给切开了,鲜血直涌而出,画面让人心头发麻。

    这一幕让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圆了,董萱怎么看都是一尊半步神座,而陈雪看上去也就是一尊圆满境的半神,为何战果却呈现如此大的反差?

    愤怒!

    董萱震惊过后,愤怒的情绪从心头涌现,这是耻辱啊,堂堂半步神座一个照面的功夫就被人一剑封喉,虽然对于半步神座来说这样的伤势瞬间就能够复原,但是受伤的耻辱让她完全失去了理智,心头的杀意根本无法遏制。

    被切开的喉管飞速愈合,董萱凤目射出森寒杀意,闪念间她动了,手中玉镯直接扫向陈雪。这是真正半步神座的可怕攻击,非常的恐怖,董萱的攻击根本就不是半神所能够承受的,只是让她异常愤怒的是自己的攻击今天完全失去了准头,根本打不中目标,妹妹看上去都要击杀对手,攻击却总是失诸交臂。

    董萱终于冷静下来,她知道这其中肯定有古怪,自己攻击不可能大片,而总是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自己的攻击被诱导了。虽然感觉这根本不可能,但事实就是如此,让她不得不冷静下来。

    董萱的脸上现出冷笑,虽然她坚信这种诱导是有限的,毕竟她是半步神座。突然间董萱的裙子无风自舞起来,一股恐怖就的气场出现,这是半步神座级别的气场,方圆数千米之内完全陷到这扭曲的气场中。

    董萱出手了,这一招就是大范围内的攻击,根本没有躲避跟引偏的可能,她要逼迫陈雪同自己硬碰硬。可怕的攻击横扫而来,陈雪的眼中路出凝重来,这样的覆盖式攻击笼罩每一寸空间,要想引偏难度太大了。

    “轰!”

    几乎瞬间陈雪就被恐怖的力量扫到,整个人瞬间就被击飞出去。

    冷笑!

    董萱知道自己猜对了,毕竟她乃是半步神座,攻击岂是随便就能够被人引偏的。一招得势,董萱直扑陈雪,她要将这个带给自己感觉的女人撕碎掉。半步神座的力量太快了,就算是半神都觉得眼前一花,董萱就已经来到陈雪的面前。

    手中玉镯横扫,快若电闪一般扫向陈雪。

    太快了!

    根本无法躲避,陈雪面色凝重之极,以半神的力量对抗半步神座难度太大了,对方根本可以轻易横扫半神。

    武神境轨迹的修改出现,电光火石间董萱扫来的玉镯方向被扭曲了,陈雪的剑这才碰了一下玉镯,想要将其完全引开。

    “嘭!”

    剑与玉镯发生碰撞,虽然只是轻轻的触碰,但陈雪还是如遭雷击,半步神座的攻击实在是太恐怖了,哪怕只是擦一下也足够将可怕了。

    陈雪惨哼一声,整个人被震飞出去,她手握长剑的手臂全部的骨头瞬间碎裂。半步神座还是太强了,这根本不是她所能够触碰的。

    “哼!”

    董萱的脸上露出冷笑来,她的猜测果然是正确的只要自己将力量提升到一定程度,对手就很难让自己攻击打偏。几乎瞬间董萱冲向被震飞的陈雪,因为惯性缘故,还有可怕的震荡之力已将她的手臂震碎,这个时候的她理应失去抵抗的可能才对。董萱的脸上露出狞笑来,她最强的力量统统灌注手中的玉镯,直接朝着陈雪的头颅砸去。

    这一击绝对狂暴,还处于被震飞状态中的陈雪如何能够抵抗。

    “去死吧!”

    董萱冷笑出声,虽然双方交手并不久,但是她还清晰记得自己的喉管被切开的那一刻,这种耻辱只能用对手的鲜血才能够洗刷,世人只会记得胜者,而不会去管她是否恃强凌弱。

    “轰!”

    董萱打出自己最强一击,整个天地似乎都要爆了,众人眼中程雪仿佛瞬间化为一团血雾。

    蓦地!

    像似有什么东西发生似地,当众人眼睛在度看去时,臆想中被打爆的陈雪并未出现,众人看到的反而是董萱的头颅飞起来。

    怎么会这样?

    众人都对于自己看到的一幕感到不可思议,明明陈雪已经毫无翻盘的可能,怎么突然间占尽优势的董萱反而被砍掉脑袋?

    “啊!”

    董萱彻底疯了,她无法相信自己明明就要胜了,竟然突然间一切颠倒过来,她的脑袋直接被砍掉。这是为什么?董萱的脑中还残留着刚刚那一幕,自己最强一击打出的瞬间,陈雪突兀的消失,下一刻她就感到脖子一凉,头颅自己飞出去了。

    幻象?

    绝不是这样!

    董萱能够感觉出来应当是一种非常特殊的手段,让自己一开始就看走了眼,只要回想到陈雪第一次出剑时整个人都消失不见,要是视线出现误差一点问题都没有。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