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三百章

    柔媚的眼神瞅着萧战,鹿王妃一颗心滚烫得就要化掉似地,仅仅被他指掌揉捏着屁股就能如此快乐,如能被他侵占那是何等快美之事。可惜鹿王妃知道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她能够感受到萧战不会越过那一步,这样已经是极限,意识到这一点心中难免遗憾,目光凝视着那张令自己魂牵梦绕的脸盘,她柔声道:“主人,可否将乾玥跟月妖暂借奴一段时间?”

    萧战挑眉道:“你要她们做什么?”

    鹿王妃嘴角绽媚道:“奴要在她们身上做一些手脚。”

    萧战哪不知这个女人想要做什么,他并未阻止,而是点头答应了。

    鹿王妃笑道:“主人今后可要多疼疼她们姐妹才行,这样奴会很幸福的。”

    萧战闻言一头一荡,指掌忍不住用力捏了一下鹿王妃的屁股,美妇人嘴中立时发出一声腻人心扉的呻吟,那种伴随而来的抽搐是在是精彩极了。萧战暗骂一声,月奴真是一个妖精,让他很想突破自己的原则。

    “咳!”

    萧战刚想说话,摆脱这种愈发暧昧的接触,一道轻咳从不远处传来,他脸上立时露出苦笑来。

    乾玉正一脸不屑的看着手掌还落在月奴屁股上的萧战,她迈步上前,一脸嘲讽的道:“还说啥关系都没有,你这是在干什么啊。”

    萧战放开月奴,耸肩道:“也就摸了一下而已,不要大惊小怪。”

    乾玉死死盯着月奴扭转身子,对于她扭转身子将屁股藏起来似乎很不满道:“让我也摸摸如何?”

    鹿王妃抿嘴笑道:“公主殿下想多了。”

    乾玉恼火的道:“你不是鹿王的老婆嘛,为何这混蛋能摸,本公主就不能摸?”

    鹿王妃笑道:“我的确是鹿王的老婆,不过同样也是主人的花奴,主人当然能够对我做任何事情。至于公主殿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为何让公主殿下来摸。”

    乾玉瘪嘴道:“你还真是贱啊,有了丈夫还想着其他男人。”

    鹿王妃不以为然道:“我就是贱那也只会对主人贱,自从成为主人的花奴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让鹿王碰过,哪怕主人永远都不会要我,我也会洁身自好的。”

    萧战闻言有些惊讶,他还真没有想到月奴竟然能够这样做。

    乾玉异常的恼火,她是垂涎鹿王妃身体很久了,从皇宫第一次见到之后,她就在念念不忘,这次鹿王妃来萧府,她就知道萧战肯定会偷吃,只是就算被逮个正着,她也难以如愿,这让她异常的恼火。

    萧战挥了挥手,鹿王妃施礼告退,美妇人扭着屁股朝外走,似乎察觉到他的目光落在,一瞬间那臀儿荡起更为媚惑的韵律。

    萧战嘴角不由绽起一个浅笑,这女人突破到半神后,这身材简直发生了质的蜕变,只看一旁的乾玉眼睛都快瞪出眼眶就能看出来,在他所遇女人中绝对能够挤入前十。不过鹿王妃虽然诱人,但萧战跟她的关系也就只是这样了,他不会突破自己的原则,维持这种暧昧的关系足够了。

    萧战不会一直呆在帝都,有些事情还是需要解决的,就好比神窑的事情,他很想知道关玉琴跟那位神庙负责人到底是什么关系。萧战虽然感觉这两人存在矛盾,但是这种事情还是搞清楚比较好。

    对于神窑的是强,萧战还算是一个外行,哪怕他如今成为了一方域主,对于神窑的了解也非常有限。

    要了解情况自然要问这些神技师,萧战如今身边的神技师已有上千人之多,其中神后就有三百多个,这绝对是一个异常惊人的数字,这让他修炼轨迹变得事半功倍。

    帝绾坐在萧战身边,作为技师首领,被萧战委以辅助修炼的重任,她可是将他的时间安排得满满的,基本上只要他闲下来就会有两个神技师辅助他修炼。欣赏着神技师的精彩表演,帝绾笑道:“关玉琴有一个哥哥叫做关云岩,根据我得到的消息这次神庙进入第一重玄土的负责人就是这家伙。”

    帝绾作为神窑技师首领消息绝对要比萧战灵通,甚至在这方面就算是关玉琴都比不上她的人脉。

    萧战眯着眼睛道:“这对兄妹似乎不合啊?”

    帝绾点头道:“他们关家有一个兄妹结合的传统,要想成为未来的家主就必须是娶自己的妹妹或姐姐,同时修炼关家镇族决心《双子魔功》,只要修炼到大成,基本上就可以获得家族的位置。”

    萧战瞠目结舌道:“这个传统还真是乱来啊,这么说来这个关云岩想要去关玉琴,而关玉琴不愿意喏。”

    帝绾点头道:“基本上就是这样了,不过他们兄妹都修炼了《双子魔功》,这种功法非常诡异,一旦修炼之初采取特殊手段双修,将来彼此根本无法摆脱对方。关玉琴虽然反感自己的哥哥,但他绝对无法摆脱关云岩的纠缠。”

    说到这里,帝绾含笑看着萧战道:“关玉琴接触你绝对是看上你的能力了,能够打破武道体系,瞬间就能够摆脱《双子魔功》的禁锢,如此一来自然就不用在害怕被关云岩纠缠了。”

    萧战的眼睛眯起来道:“这么说来她是想要借助我摆脱她的哥哥喏,如此以来我们或许可以联系上她,一同将关云岩这家伙给做掉。”

    帝绾笑道:“合作的可能性很大,将这家伙解决掉也好,省得他老来找麻烦。”

    萧战探手抚上帝绾的大腿,捏了一把才道:“去安排一下,我要跟关窑主好好谈谈。”

    ……

    关玉琴脸色阴沉到极点,她的心中有团火,让她恨不得杀人。

    真是该死啊!

    关玉琴异常的愤怒,关云岩这混蛋自从跟着进入她的私人领地之后,将这里完全当做自己的家了,最让她异常的恼火的是关云岩完全就将自己当做了她的男人,动手动脚不说,很多次都尝试跟她同床共枕。

    不能再拖下去了!

    一定要将这家伙彻底解决掉!

    关玉琴已经忍无可忍了,想到这混蛋刚刚摸自己屁股的猥琐模样,她心中就是邪火躁动,杀意难以遏制。关玉琴发现一个问题,关云岩体内的魔功越来越强了,竟有种要突破的感觉,如果这一幕真的发生,家族肯定会出面,那时她就不得不嫁给这个恶心的家伙了。

    “给我联系萧域主!”

    关玉琴已经忍无可忍,她也不管事后家族会不会找上自己,她心在只想彻底摆脱关云岩这个麻烦。

    关玉倩道:“巧的很,萧域主也要找主人。”

    关玉琴愕然道:“他要找我做什么?”

    关玉倩道:“萧域主没有说,只是说有一件对窑主非常有利的事情。”

    关玉琴挑眉道:“看来他知道我的事情了,既然如此那大家不如敞开来说,本窑主已经不想再等了,如果他能够帮忙,不管什么代价本窑主都愿意付出。”

    关玉倩道:“萧域主已经来了,不知道主人要在何处见他?”

    关玉琴有些惊讶的道:“她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关玉倩道:“会不会是羞颜告诉他的?”

    关玉琴摇头道:“羞颜就算知道我很多事情,但也不会如此笃定知道我现在在哪,前段时间就知道这小子将神窑打量的技师招募了过去,看来他是从那些顶级神技师那里得到消息的。”

    关玉琴对于这些细节并不感兴趣,萧战招募神技师又不是什么秘密,她虽然惊讶这小子竟然能够招募这么多神技师,但这些在她看来不算什么大事。

    “关窑主别来无恙?”

    萧战对于关玉琴如此快就答复自己很是满意,他知道对方已经对那个哥哥忍无可忍了,迫不及待的想要借助他的力量摆脱这个麻烦。

    关玉琴淡然道:“想来萧域主也知道本窑主的事情,那本窑主也不拐弯抹角,咱们就开门见山,开诚布公吧。”

    萧战点头道:“这就对了,咱们要虔诚合作,坦诚就是必须的,想来你我如果真正合作,一定能够开创一个辉煌的未来。”

    关玉琴淡然道:“未来先不去说它,相比萧域主应当清楚我的哥哥就是神庙在第一重玄土的负责人吧,他如今就在我的地盘上,只可惜因为某种原因本窑主根本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萧战点头道:“这次本域主过来就是帮助窑主将这个原因彻底解决,到时窑主就不用再顾忌什么了。”

    关玉琴笑道:“萧域主如此配合,有什么条件就直说吧。”

    萧战笑眯眯的道:“属下帮助窑主那时天经地义的事情,提要求多虚伪啊。”

    关玉琴冷哼道:“不用耍什么手段,只要能够让本窑主摆脱麻烦,不管什么代价都是可以付出的。”

    萧战轻咳一声道:“要虔诚合作自然需要坦诚,说实话本域主到现在还没有见过窑主的真正面目了,这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关玉琴笑道:“这只是一个小问题。”

    关玉琴直接将自己的面纱接下,霎时间一张娇媚到极点的容颜展露而出。萧战看到的瞬间整个人顿时呆住,这不是因为惊艳所致,虽然关玉琴的确很美,但真正让他目瞪口呆的是她长得很像前世一个女人。

    花后!

    萧战真的很是惊讶,虽然早就感觉关玉琴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但还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是那个最独特的花后。想到花后,萧战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想到跟花后的第一次见面,当初美妇人可是邀请他品尝花蜜来着,最为他身边第一翘美女,如今想来都让他有种着魔的感觉。

    脑中这种念头闪过,萧战面色古怪的道:“还真是没有想到关窑主竟然长得跟属下曾今一个女人如此相似,就冲这一点,本域主一定要全力相助窑主。”

    关玉琴仔细打量着萧战,她能够感觉出来他不是在说谎,她真的长得很像他曾今的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真的跟我很像吗?”

    萧战点头道:“仅仅容貌来看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不过她很独特,天生体质特殊,神身体能够分泌出一种令人着魔的花蜜来。”

    关玉琴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来,她打量着萧战道:“这种花蜜是不是尝过之后会让人上瘾?”

    萧战惊讶的道:“窑主怎么会知道?”

    关玉琴似笑非笑道:“因为本窑主也有这种花蜜。”

    萧战暗咽口水道:“真的还是假的?”

    关玉琴好奇道:“这个世间真有如此神似的女人?”

    萧战叹道:“这一世我已经遇到很多几乎一模一样的人了。”

    关玉琴挑眉道:“这么说来萧域主是一个重生过的人喏。”

    萧战大言不惭道:“可不是嘛,曾今我可是战族第一天才,令无数战族美女魂牵梦绕,只可惜这一切都是一去不复返了。”

    关玉琴惊讶的道:“原来萧域主来自战族,这么说来萧域主知道如何找到战族喏?”

    萧战叹道:“说来真是惭愧,战族祖地虽然待过,但还真找不到去的路。”

    关玉琴突然道:“如果萧域主能够帮助本窑主彻底将问题给解决了,本窑主从今往后就是萧域主的人了。”

    萧战挑眉道:“窑主这样做牺牲也太大了,这让他本域主感觉有些乘人之危,要不在好好考虑一番如何?”

    关玉琴淡然道:“萧域主应当很清楚,本窑主对你吸引力最大的就是这个人了,其它的很难真正打动萧域主,那样一来本窑主要如何相信萧域主不会做什么手脚,借机控制本窑主了。”

    萧战苦笑道:“本域主的人品还没有那么差吧?”

    关玉琴笑道:“本窑主派过去的人如今都对萧域主死心塌地,要说萧域主没有什么特殊手段,本窑主可不信。既然要请萧域主帮忙,到时一切还不是要任凭萧域主说了算,如果也像其他人那样不明不白的沦陷,还不如明码标价,第一时间找到最有利于本窑主的方法来。”

    萧战摸着鼻子道:“这种事情太过**的话,本域主有些难以接受啊。”

    关玉琴笑道:“很多男人都喜欢先将女人娶过门再来谈感情,咱们就先做一对名符其实的夫妻,那时本窑主的事情就是萧域主的事情,本窑主一定能够完全信任萧域主的。”

    看着明艳动人的关玉琴,萧战不动心才怪,要知道这个女人可就是花后的翻版,只要想到第一次见面就邀请自己喝花蜜的花后,双方关系如此突飞猛进他有种理所当然的感觉。花后就是那种一旦认定,就会一路走到黑的女人,关玉琴提出将彼此夫妻关系直接坐实了,实在不算什么。

    既然双方是一个郎有情,一个是妾有意,那事情就不会存在任何障碍了。玄土的婚姻并不是那种简单的迎娶过门那么简单,其实真正的程序就是签订夫妻契约。夫妻契约有很多种,有的可以离婚,有的则是没有离婚的可能。萧战跟关玉琴要想毫无保留的合作,自然不能够签订那种能够离婚的契约,为了表示神圣不可侵犯的特性,萧战直接拿出神灵之前签订的契约,只要搞定,那就是一对可以托付生死的夫妻了,哪怕彼此感情等于零,那也可以绝对相信对方。

    签订夫妻契约自然是一个神圣的事情,萧战知道他签订了契约不仅仅只是得到一个花后那么简单,关玉琴的麻烦都将成为他的麻烦,她的家族家族将来找麻烦,他都必须扛起来。对于这一点萧战不担心,如今他完全可以无所顾忌,一个变态的关家还真不算什么。

    搞定了夫妻契约,足足耗费了双方一天的时间,有了这种牢不可破的关系在,彼此的感觉自然不同了,有些秘而不宣的事情可以适当的透露出来。

    “不知道窑主要如何对付家伙?”

    关玉琴脸上露出杀机道:“如果我要跟他解除关系,到底难不难?”

    萧战笑道:“这只是一种功法的束缚罢了,只要我施展重铸之刀,立马就能够让窑主摆脱原先功法的桎梏,他将来无法再依靠功法影响窑主了。”

    关玉琴蹙眉道:“武道体系重铸,如果我修炼的还是以前的功法会不会有问题?”

    萧战摇头道:“不会有问题的,或许彼此间会有某种影响,但他绝对无法再利用原先的东西压制你了,毕竟双方不是一个体系的,法规体系完全不同,离开了对方不会影响到你的。当然,为了保险起见,我可以将《双子魔功》修改,变为一套全新的功法,让你能够彻底压制他。”

    关玉琴兴奋的道:“那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

    萧战笑道:“咱们是夫妻,相互帮忙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今后应当习惯才对。”

    关玉琴笑道:“现在我们就找一个地方解决这个麻烦吧,完事后,让你尝尝我的花蜜。”

    萧战心头立时一荡道:“要不先让我尝尝?”

    关玉琴嗔道:“不是说天经地义嘛,不许给我将条件。”

    ……

    “啊!”

    一声尖叫过后,奢华的宅院内陷入静谧。关云岩的脸上露出邪笑,神窑培养出来的女人就是赞啊,那种滋味远比一般的女人美妙太多了,很少有女人能够经得住他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势,让他体味到那种极度消耗的美妙感觉。

    目光扫过屋中昏死过去的几个女人,关云岩脸上露出兴奋的神情,征服女人的事情自然不会让他洋洋得意,他真正兴奋的原因就是《双子魔功》终于迈出了最为坚实的一步,如今所缺的就是最后一步双修,只要同妹妹结合,他就能够一举达到圆满,成就半步神座。

    半步神座啊!

    关云岩异常的兴奋,只要自己的修为达到半步神座等级,萧战那小子就不足为虑了。关云岩现在还清晰记得,当初萧战是如何被半步神座追杀的,只要他达到这一境界,那小子还不是任他宰割。

    “恭喜少爷!贺喜少爷!”

    就在关云岩脑中不断浮现自己是如何报仇雪恨之时,一个长得有些猥琐的男子推门而入,这家伙脸上的神情透着谄媚,似乎发现关云岩完成了不得的突破,一通马屁如雨而来,直叫本就兴奋得意的关云岩脸上的笑容说不出的灿烂。

    关宇乃是关云岩的心腹,从小两人一同玩大的,可以说这家伙就是关云岩最为忠实的走狗跟爪牙。关宇的修为相比关云岩就差远了,仅仅半步半神而已,这样的实力对于他来说绝对不够看,但是事实相反,这家伙绝对是他的左膀右臂。

    “少爷,您如今已经完成《双子魔功》的修炼,仅差一步就能圆满,不知道是否现在就跟小姐双修?”

    关云岩脸上浮现灿烂的笑容道:“小姐去哪了?”

    关宇嘿嘿笑道:“小姐就在她休息的地方,少爷现在去绝对能够遇到。嘿嘿!小的在这里提前祝贺少爷了,能够成为我们关家第一美人的男人,这是无数人最大的梦想了。”

    关云岩微微笑道:“她从一出生就注定是本少爷的女人,其他人也就想象罢了,他们是不会有任何的机会。”

    关云岩懒得跟关宇废话,匆匆穿上衣物,他对于同关玉琴的双修已经迫不及待了,为了这一天他不知道已等候多少时间,如今成功在望,他可是一刻都无法等下去了。

    “你们窑主了?”

    琴音小筑是关玉琴闲暇时休息之地,这个地方是关云岩唯一不能随便踏足的地方,这倒不是他不想,而是这里守卫森严,关玉琴根本不放他进来,强闯的话实在不是什么理智的选择。

    目光落在琴音小筑上,关云岩脸上露出冷笑来,只要等双修过后,关玉琴从此就会对他死心塌地,这个什么琴音小筑自然也就是他的私人领地了,他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将这个地方给拆了,然后让那些敢对自己摆脸色的家伙知道厉害。

    “主人嘱咐过,如果是关公子来了,可以不用传唤就进去。”

    关玉倩一身白袍从小筑走出来,此时百花盛放,勾勒出一幅最美的画卷。

    关云岩有些吃惊,妹妹还是第一次如此对自己不设防,难道是因为知道自己已经突破,现在开始任命了?

    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关云岩嘴角绽起得意的浅笑,早就该如此了,这丫头也就是太倔强了,家族安排他们成为一对,这就是早已注定的事情,岂是这丫头能够改变的。嘴角绽起一抹尽在掌握的笑意,关云岩的目光落在关玉倩的身上,这女人跟妹妹气质完全一模一样,等将妹妹搞定了之后,定要让她们主仆一同来服侍自己。

    脑中闪过无数龌蹉的念头,关云岩看向关玉倩的目光不由变得猥琐起来,嘿嘿笑了笑,他冲关玉倩不怀好意的点了点头,这才志得意满的朝着小筑走进去。

    关玉倩作为一名神后岂会不知道关云岩刚刚龌龊的心思,不过她并未生气,而是不屑的瘪瘪嘴,在心中冷笑。关玉倩看向逐渐消失的关云岩眼中露出嘲讽之色来,她知道很快这家伙就会发现天堂跟地狱往往都只有一线之隔。

    “将小筑的空间法阵开启了,不要让任何人靠近,如果谁敢强闯,杀无赦!”

    “遵命!”

    一个黑袍半神出现,他身体中的气息异常的恐怖。

    关玉倩看向一个方向道:“老师,这次真的不用我们帮忙吗?”

    随着关玉倩问话,从小筑旁走出来一个白衣似雪的女人,她很美,同样很媚,就算是关玉琴的美丽与之一比也要黯然失色。

    帝绾笑道:“关云岩虽然《双子魔功》大成,但并未真正圆满,他足够应付的。”

    关玉倩忍不住惊讶的道:“没想到就连老师都跟了他,实在是太让人感到惊讶了。”

    帝绾笑道:“世间之事出人预料的事情比比皆是,有什么值得惊讶的。”

    关玉倩摇头道:“老师之强就算是那些半步神座都招惹不起,弟子实在难以相信老师竟然会嫁人。”

    帝绾轻捋鬓角发丝道:“对于技师来说当能够掌握自己命运时就要毫不犹豫出手,既然遇上了,岂有错过之理。”

    关玉倩摇头叹道:“可惜玉倩就没有那个福气了。”

    帝绾哑然笑道:“你的主子有了男人,今后你侍寝的机会多的是,有什么好担心的。”

    关玉倩俏皮道:“往后玉倩侍寝时还望老师能够再度指点。”

    帝绾点头道:“他让我做他的后宫首席技师,指点他的妻妾奴婢技艺这可是我的分内事。”

    关玉倩咯咯笑道:“能跟老师同床竞艺,想想都觉得期待了。”

    ……

    关云岩脸上挂着兴奋的笑容,进入小筑他很快就发现妹妹在自己的香闺内,在他看来妹妹已经任命了,这是在等他来临幸啊。

    哈哈!

    真是精彩啊!

    关云岩只要想到以往妹妹的激烈反抗,这一刻他感觉浑身都轻飘飘的了,恨不得立马就能够将这丫头剥光了,狠狠蹂躏。激动间关云岩脚步不由加快,妹妹的香闺越来越近了,以他半神的感知屋中的一切声响哪里瞒得了他。

    咦?

    有呻吟!

    关云岩吃惊了一惊,这是属于妹妹的呻吟他自然听得出来,这让他心中很是困惑,这丫头难道害怕面对自己时没有感觉,所以要先一步准备?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关云岩心头瞬间一荡,他脑中不由浮现出妹妹自行寻求慰藉的画面,他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淫.荡起来。

    真是令人期待啊!

    关云岩脸上浮现出最为淫,荡的笑容,带着最迫不及待的心情他强行推门而入。

    看见了!

    关玉琴身上只有一件肚兜,嫣红色泽散发出最为妩媚撩人的气息,最要命的是肚兜似乎太过轻薄,根本裹不住那挺拔玉立之物,就连束缚用的绸带都崩开,要不是裹着的东西太过挺拔怕是早已坠落。

    这近乎全裸的画面绝对是最精彩绝伦的一幕,任何男人都会发狂,可是关云岩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因为他猛地发现妹妹身下有人,她竟光着屁股坐在一个男人的脸上,而那个男人则丝缕不挂赤条条躺在妹妹的床上。

    她……她怎么可以这样!?

    关云岩看到这一幕完全蒙了,关玉琴就是他的禁脔,没有任何男人可以染指,然而如今竟有一个男人捷足先登了,先他一步尝到妹妹独一无二的花中之蜜。

    愤怒!

    震惊过后,关云岩的脸上涌现疯狂的杀意,关玉琴是属于他的,没有人能够染指,这男的该死!

    “贱人!”

    关云岩虽然恨不得立马杀掉男的,但他对关玉琴更为愤怒,她是属于他的禁脔,她怎么能够去勾引其他男人。

    关玉琴一脸惊讶的道:“大哥怎么来了?”

    关云岩吼道:“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关玉琴笑道:“在不久前已经同他签订了夫妻契约,这可是神灵留下的婚姻契约,以前那些统统不做数了。咯咯!小妹当然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是小妹的夫婿,让他尝尝小妹独有的花蜜,不但增加夫妻间的情趣,还可以增添感情,这可是一举数得的好事了。”

    关云岩怒发冲冠道:“你是我的妻子,怎么能够跟其他男人,家族不会允许的,你们这对狗男女都会被凌迟处死!”

    关玉琴不屑道:“大哥不要弄错了,玉琴的男人就在玉琴的身下,可不是其它什么不知所谓的人。”

    关玉琴似乎先这样刺激关云岩不够,不但扭动身体迎合男人的**之吻,玉手还抓向那最狰狞之所。

    关云岩气得浑身发颤,就在他打算出手的瞬间,整个人突然一怔,几乎瞬间他的脸色变得极度难看。

    世间男人基本上都是独一无二,而是有的男人却能够成双,关云岩来神朝之后最大的敌人是谁?无疑就是萧战,既然是敌人,他就要全方位了解自己的敌人。

    关云岩自然了解这个害得自己次次失败的敌人可有什么,脑中闪过萧战的身影,他的脸上变得极度的难看。

    难道?

    不可能!

    绝不可能!

    关云岩怒欲狂,虽然在心中极力否认,但是羞愤的情绪却是让他难以冷静下来。

    “我要杀了你们这对狗男女!”

    关云岩的手中出现一口神剑,恐怖的锋芒绽放而出,他直接斩向床上的关玉琴跟被她压着的男人。

    “轰!”

    剑气炸开,让关云岩异常震惊的是,剑气竟然拐了一个弯,闪念间的功夫就朝着他斩来。

    怎么可能?

    关云岩吓了一跳,剑气调转头斩向自己绝对出乎他的预料,他不得不第一时间退开,只是就在他尝试这样做的时候,他发现不管他如何躲避,剑气总是能够先一步扼杀他变得举动,只是一个闪念的功夫,他就被剑气轰中,直接飞出了关玉琴的香闺。

    关云岩被自己一剑轰飞了,这一幕只让关玉琴一呆,她想过很多种可能,但是唯独没有想过眼下的局面,就在她吃惊的瞬间,一直被她镇压的男人突然翻身将她压在床上。

    萧战瞪眼道:“差点被你淹死!”

    关玉琴咯咯笑道:“人家可是水做的,你是我丈夫,不淹你淹谁。”

    萧战摇头道:“真亏你想得出来,竟然想出这样报复的手段。”

    关玉琴冷笑道:“这家伙最大的渴望就是占有我,我要让他眼睁睁看着我被其他男人占有。”

    萧战一呆,关玉琴的脸上尽是恨意,虽然他早就知道她痛恨自己的大哥,但是他没想到这种恨意竟然如此浓烈。剑眉微微一凝,萧战发现被自己一剑轰飞的关云岩回过气来,他看着一脸很难一呆关玉琴道:“咱们来洞房花烛吧?”

    关玉琴愕然道:“现在?”

    萧战脸上露出邪笑道:“今天是我们的结婚之日,真正做一对夫妻不是更完美嘛。”

    关玉琴突然笑了,萧战的提议她异常的兴奋,要让关云岩愤怒,没有什么比将自己真正交给一个男人更让他愤怒的。

    “咱们来洞房吧。”

    关玉琴主动缠住萧战,先前让她觉得心有余悸的天赋能力这一刻再也不怕了,反而感觉越是狰狞可怖,越是能够触目惊心,形成最强烈的视觉冲击。女人的报复有时候非常的疯狂,她们绝对什么都做得出来。

    “轰!”

    关云岩杀回来了,恐怖的半神力肆虐,整个小筑遭受最为可怕的冲击,属于关玉琴的屋子瞬间就被剑气摧毁,仅有一张大床完好无损。关云岩冲回来了,就在他的目光锁定目标的瞬间,他听到妹妹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作为一个御女无数的男人,关云岩哪会不知道这是什么造成的,那一瞬间他疯狂了,愤怒的目光宛若刀子一般刺向拿正搞在一起的狗男女,虽然看不到妹妹受伤的地方,但萧战染血的凶器却历历在目。

    “我要杀了你!”

    关云岩彻底疯了,让自己最大的仇敌当着自己的面干了自己的女人,这种耻辱绝对无法洗刷,仇恨的情绪让他疯狂,这一刻他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顾。关云岩冲向萧战,手中神剑绽放出最为恐怖夜的剑光,这是一口半神级别的神剑,力量绝对恐怖,可是就如同先前一样,剑气斩向萧战的瞬间倒卷而回,以更为恐怖的威势劈斩而来。这次有了心理准备,关云岩躲过了自己斩出的一剑,理智早就随着关玉琴被开.苞的那一刻消失,他不顾一切的冲向床上的萧战。

    萧战脸上挂着邪笑,他站起身来,任由关玉琴挂在自己身上,手中一杆漆黑如墨的长矛出现,这是真正的半神器,力量绝对恐怖。萧战轻描淡写的一矛就将冲向自己的关云岩震飞,脸上邪笑不止,他直接追上去,这个时候关玉琴还管着屁股挂在他身上。萧战发现这女人绝对是一个妖女,生怕刺激关云岩不够似地,叫的异常放肆不说,身体扭动间只能用狂野来形容,似乎根本不担心影响自己的丈夫杀敌。

    萧战的实力远在关云岩的身上,自然不担心没有学过缠蛇功法的关玉琴会影响自己的发挥,就连轨迹的修改都不用太多动用,他轻描淡写的就将关云岩击败。接连十多招给人的感觉就像似在欺负小孩子。

    这绝对是一场噩梦!

    关云岩本来将引迎来属于自己人生的巅峰,可是转眼间自己的老婆让人睡了,这对狗男女用强悍的武力羞辱他也就罢了,还要用男人最耻辱的方式一边玩着原本属于他的女人,一边将她踩在脚下。

    怒欲狂!

    关云岩虽然恨不得将眼前的狗男女碎尸万段,但是十多招的交手让他冷静下来,他知道自己现在根本不是萧战的对手,继续下去只会死得很是难看,现在他要做的就是逃之夭夭,了只要留着青山在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逃!

    关云岩很快就做出了决定,他的速度飞快,一个闪念的功夫就想着远方飞遁,只不过他太过想当然了,人才冲到一半,一只巨大的脚掌突兀的出现,竟然直接将他踩进地面中。

    命运之脚!

    萧战直接一脚将关云岩踩昏了过去,接着不再理会这家伙,直接朝着一个四下无人的地方冲去。这不是萧战不想继续羞辱关云岩,而是关玉琴远比他想象的要**,他必须全身心投入,可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报复关云岩。

    萧战走的很急,关玉琴的身体现在已经让他大呼要命了,现在不但有他的人在旁,还有关玉琴无数手下旁观,他可不想失去控制,上演一场别开生面的激情秀。萧战的速度很快,开启【真理之眼】,一个起落间就消失在众人的眼中,很快一座巨大的温泉中传来最为蚀骨**的呻吟。

    ……

    这场惊人的大战惊得很多人目瞪口呆,如此夸张的大战绝对是很多人第一次见识到,想不震惊都难。

    看着萧战一边跟关玉琴洞房,一边杀得关云岩丢盔卸甲,帝绾有些羡慕的道:“真刺激啊,找机会我也要试试。”说到这里,她又轻笑一声,摇头道:“暂时怕是不行,他到时除了应付我,怕什么都干不了了。”

    帝绾很快就从这个问题上转移开来,她含笑看着一旁的关玉倩道:“现在咱们要做的就是将关云岩的力量一网打尽,这点还需要你来帮忙。”

    关玉倩笑道:‘老师放心,窑主早有交代,这次不会让关云岩的人跑掉一个。“

    帝绾微微一笑,这次他们可是带来了很多半神,要是还让人跑了,那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

    关云岩这根跟头栽得非常狠,跟着一道进入神窑驻地的人全都被一网打尽,自己还被生擒。这样的结果没有出乎萧战的预料,当他跟关玉琴合作时,关云岩的命运就已经注定。

    温泉中,萧战享受着滚烫泉水的洗涤,朦胧中看着对面神情慵懒的关玉琴,她虽然跟花后仿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地,但两者间还是存在很大的不同。花后是那种必须保持纯洁才能够酿制出最完美花蜜的女人,而关玉琴不同,经过他的洗礼过后花蜜更为甘美动人。

    关玉琴就是一朵最为娇艳的花,雨露的洗礼能够让她更为娇艳迷人,尤其是她的花蜜必须由萧战这种高妙的酿造师长年累月的酿制,才能释放出最为浓郁的香醇之味来。

    萧战喜欢这样的关玉琴,自己的女人自然需要经常呵护才行,一个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女人就算再美也是一种遗憾。虽然萧战身边很多女人都会酿酒,不过都是她们自己在酿制,经过关玉琴,他突然觉得必须改变这种酿制法才行,只有经过他亲自的酿造而出的美酒才是最为美味的物品。

    关玉琴自然不会知道萧战脑中古怪的你念头,媚惑的眼眸瞅着氤氲水雾中的他道:“这次生擒了他,我打算直接将他干掉。”

    萧战笑道:“他是你的俘虏,你看着半就是。”

    关玉琴凝声道:“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情,我们关家实力可是非常恐怖的,如果我将关云岩杀掉,第一时间消息就会传回关家,那时关家会有什么反应不得而知。”

    萧战挑眉道:“关家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关玉琴道:“很强,整个关家就是神庙中三大家族之一,他们掌控着神庙很大的势力,尤其是关家老祖,乃是一尊神座,在神庙中那也是至尊级的存在。”

    萧战眼皮一跳道:“神庙到底有多少位神座?”

    关玉琴叹道:“神庙本来共有三位神座,排名第一的神庙之主已经死在你师父之上,而排名第二的人则是神女,这人你应当已经见过,至于这个第三就是关家老祖。我跟他的婚事就是由关家老祖亲自决定的,如果关云岩一死,说不定这位关家的老祖宗会亲自出面,那时我们将面临最为棘手的问题。”

    萧战有些吃惊道:“难道关家也是诸神联盟的人?”

    关玉琴摇头道:“这倒不是,关家老祖乃是一个将灵魂卖给魔神的人,他能够达到神座级别,就是因为他将自己的灵魂出卖给了魔神。当年我知道自己跟他的婚事之后,就想方设法加入了神窑,因为只有当我成为神窑的真正高层时,才可以得到神窑的真正庇佑,那时就算是关家老祖也要忌惮三分。”

    萧战惊讶的道:“这么说来神窑之主乃是一位神座喏?”

    关玉琴点头道:“神窑之主据说来自一个非常神秘的种族,他的实力深不可测,就算是神庙之主当年也非常忌惮。”

    萧战眉头微微一皱,如果将关云岩干掉,无疑就会将关家的注意力吸引过来,毕竟关云岩可是老祖钦定的人物,这么死了关家不会不闻不问。

    关玉琴注意到萧战皱眉道:“如果你觉得事情麻烦的话,我会暂时留着他的命,等你有实力应付关家时,我在结束他的命。”

    萧战冷笑道:“用不着这么麻烦,现在就将他干掉吧,至于关家的威胁其实我们根本没有必要在意,反正神庙不久后就会对神朝动手,这个关家老祖不可能不出手,彼此既然已经是是敌人,还必须害怕他的威胁嘛。”

    关玉琴含笑道:“也是,还有师父这座大山在,神庙的神座是不敢进入第一重玄土的。”

    萧战摸了摸鼻子道:“不久后我就会离开第一重玄土,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关玉琴道:“我自然是向神窑内阁长老发起冲击,你可要记住自己曾今说过,我的事情就是你的事情,要晋升内阁长老需要一千个半神,你必须给我备齐了。”

    萧战翻白眼道:“我手中最多也就五六百个半神,离一千还差好远了。”

    关玉琴笑道:“我手中有两百多个,咱们加起来也有八百之数了,一千的话你在努力努力应当不是什么难事。”

    萧战闻言心中突然一动道:“我倒是有一个想法,如果成功的话,你要一千个半神还真不是难事。”

    关玉琴柔声道:“你有什么想法就去做吧,我会全力支持的,现在我需要去将那家伙解决了,这么多年来受了这么多人的怨气,现在我可要有怨抱怨有仇报仇。”

    关玉琴眼中闪过怨毒的光芒,他对关云岩的恨意已到了骨子里,丝毫没有半分兄妹情谊,同时也对关家充满怨恨,心中巴不得这个家族彻底灰飞烟灭。关玉琴结束了沐浴,她走出了温泉,淡淡的阳光照射而来,朦胧的水雾中,让她看上去就如同一尊神女。

    关玉琴拿出毛巾擦拭着自己的身体,她的动作轻缓写意,让自己的胴.体毫无保留的展露在萧战贪婪的目光下。

    萧战嘴角绽着笑,关玉琴这个擦拭身体的举动完全就是做给他看的,以她半神的实力水分这种东西闪念间就能清除,何须这么麻烦。

    “需要我安排人来服侍你吗?”

    萧战轻笑一声:“我身边女人还少嘛。”

    关玉琴给了萧战一个妩媚的眼神道:“我的人会给你一种新鲜刺激的感觉,而且不管什么类型的女人,我都可以满足你。”

    萧战笑道:“正好我也想测试一下自己的发现,你就挑选一批修为达到九境圆满的女人过来吧。”

    关玉琴点头道:“事关我晋升内阁长老,看来需要多挑一些才行啊。”

    闻言萧战暗自摇头,他发现自己身边很多女人都是这个态度,对他乱搞女人根本不当回事,似乎他玩的不是女人一样。萧战自然知道这些女人心中的想法是什么,在她们看来女奴、婢女、甚至女卫这些都是一种工具,作为主子玩她们天经地义。

    目送关玉琴离去,萧战知道自己马上就要离开了,这一走就是二十多年后才回来了。不过对于新的旅程,萧战充满无限热情,他知道这是自己的强大之旅,二十多年后他一定会成长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柔媚的眼神瞅着萧战,鹿王妃一颗心滚烫得就要化掉似地,仅仅被他指掌揉捏着屁股就能如此快乐,如能被他侵占那是何等快美之事。可惜鹿王妃知道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她能够感受到萧战不会越过那一步,这样已经是极限,意识到这一点心中难免遗憾,目光凝视着那张令自己魂牵梦绕的脸盘,她柔声道:“主人,可否将乾玥跟月妖暂借奴一段时间?”

    萧战挑眉道:“你要她们做什么?”

    鹿王妃嘴角绽媚道:“奴要在她们身上做一些手脚。”

    萧战哪不知这个女人想要做什么,他并未阻止,而是点头答应了。

    鹿王妃笑道:“主人今后可要多疼疼她们姐妹才行,这样奴会很幸福的。”

    萧战闻言一头一荡,指掌忍不住用力捏了一下鹿王妃的屁股,美妇人嘴中立时发出一声腻人心扉的呻吟,那种伴随而来的抽搐是在是精彩极了。萧战暗骂一声,月奴真是一个妖精,让他很想突破自己的原则。

    “咳!”

    萧战刚想说话,摆脱这种愈发暧昧的接触,一道轻咳从不远处传来,他脸上立时露出苦笑来。

    乾玉正一脸不屑的看着手掌还落在月奴屁股上的萧战,她迈步上前,一脸嘲讽的道:“还说啥关系都没有,你这是在干什么啊。”

    萧战放开月奴,耸肩道:“也就摸了一下而已,不要大惊小怪。”

    乾玉死死盯着月奴扭转身子,对于她扭转身子将屁股藏起来似乎很不满道:“让我也摸摸如何?”

    鹿王妃抿嘴笑道:“公主殿下想多了。”

    乾玉恼火的道:“你不是鹿王的老婆嘛,为何这混蛋能摸,本公主就不能摸?”

    鹿王妃笑道:“我的确是鹿王的老婆,不过同样也是主人的花奴,主人当然能够对我做任何事情。至于公主殿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为何让公主殿下来摸。”

    乾玉瘪嘴道:“你还真是贱啊,有了丈夫还想着其他男人。”

    鹿王妃不以为然道:“我就是贱那也只会对主人贱,自从成为主人的花奴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让鹿王碰过,哪怕主人永远都不会要我,我也会洁身自好的。”

    萧战闻言有些惊讶,他还真没有想到月奴竟然能够这样做。

    乾玉异常的恼火,她是垂涎鹿王妃身体很久了,从皇宫第一次见到之后,她就在念念不忘,这次鹿王妃来萧府,她就知道萧战肯定会偷吃,只是就算被逮个正着,她也难以如愿,这让她异常的恼火。

    萧战挥了挥手,鹿王妃施礼告退,美妇人扭着屁股朝外走,似乎察觉到他的目光落在,一瞬间那臀儿荡起更为媚惑的韵律。

    萧战嘴角不由绽起一个浅笑,这女人突破到半神后,这身材简直发生了质的蜕变,只看一旁的乾玉眼睛都快瞪出眼眶就能看出来,在他所遇女人中绝对能够挤入前十。不过鹿王妃虽然诱人,但萧战跟她的关系也就只是这样了,他不会突破自己的原则,维持这种暧昧的关系足够了。

    萧战不会一直呆在帝都,有些事情还是需要解决的,就好比神窑的事情,他很想知道关玉琴跟那位神庙负责人到底是什么关系。萧战虽然感觉这两人存在矛盾,但是这种事情还是搞清楚比较好。

    对于神窑的是强,萧战还算是一个外行,哪怕他如今成为了一方域主,对于神窑的了解也非常有限。

    要了解情况自然要问这些神技师,萧战如今身边的神技师已有上千人之多,其中神后就有三百多个,这绝对是一个异常惊人的数字,这让他修炼轨迹变得事半功倍。

    帝绾坐在萧战身边,作为技师首领,被萧战委以辅助修炼的重任,她可是将他的时间安排得满满的,基本上只要他闲下来就会有两个神技师辅助他修炼。欣赏着神技师的精彩表演,帝绾笑道:“关玉琴有一个哥哥叫做关云岩,根据我得到的消息这次神庙进入第一重玄土的负责人就是这家伙。”

    帝绾作为神窑技师首领消息绝对要比萧战灵通,甚至在这方面就算是关玉琴都比不上她的人脉。

    萧战眯着眼睛道:“这对兄妹似乎不合啊?”

    帝绾点头道:“他们关家有一个兄妹结合的传统,要想成为未来的家主就必须是娶自己的妹妹或姐姐,同时修炼关家镇族决心《双子魔功》,只要修炼到大成,基本上就可以获得家族的位置。”

    萧战瞠目结舌道:“这个传统还真是乱来啊,这么说来这个关云岩想要去关玉琴,而关玉琴不愿意喏。”

    帝绾点头道:“基本上就是这样了,不过他们兄妹都修炼了《双子魔功》,这种功法非常诡异,一旦修炼之初采取特殊手段双修,将来彼此根本无法摆脱对方。关玉琴虽然反感自己的哥哥,但他绝对无法摆脱关云岩的纠缠。”

    说到这里,帝绾含笑看着萧战道:“关玉琴接触你绝对是看上你的能力了,能够打破武道体系,瞬间就能够摆脱《双子魔功》的禁锢,如此一来自然就不用在害怕被关云岩纠缠了。”

    萧战的眼睛眯起来道:“这么说来她是想要借助我摆脱她的哥哥喏,如此以来我们或许可以联系上她,一同将关云岩这家伙给做掉。”

    帝绾笑道:“合作的可能性很大,将这家伙解决掉也好,省得他老来找麻烦。”

    萧战探手抚上帝绾的大腿,捏了一把才道:“去安排一下,我要跟关窑主好好谈谈。”

    ……

    关玉琴脸色阴沉到极点,她的心中有团火,让她恨不得杀人。

    真是该死啊!

    关玉琴异常的愤怒,关云岩这混蛋自从跟着进入她的私人领地之后,将这里完全当做自己的家了,最让她异常的恼火的是关云岩完全就将自己当做了她的男人,动手动脚不说,很多次都尝试跟她同床共枕。

    不能再拖下去了!

    一定要将这家伙彻底解决掉!

    关玉琴已经忍无可忍了,想到这混蛋刚刚摸自己屁股的猥琐模样,她心中就是邪火躁动,杀意难以遏制。关玉琴发现一个问题,关云岩体内的魔功越来越强了,竟有种要突破的感觉,如果这一幕真的发生,家族肯定会出面,那时她就不得不嫁给这个恶心的家伙了。

    “给我联系萧域主!”

    关玉琴已经忍无可忍,她也不管事后家族会不会找上自己,她心在只想彻底摆脱关云岩这个麻烦。

    关玉倩道:“巧的很,萧域主也要找主人。”

    关玉琴愕然道:“他要找我做什么?”

    关玉倩道:“萧域主没有说,只是说有一件对窑主非常有利的事情。”

    关玉琴挑眉道:“看来他知道我的事情了,既然如此那大家不如敞开来说,本窑主已经不想再等了,如果他能够帮忙,不管什么代价本窑主都愿意付出。”

    关玉倩道:“萧域主已经来了,不知道主人要在何处见他?”

    关玉琴有些惊讶的道:“她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关玉倩道:“会不会是羞颜告诉他的?”

    关玉琴摇头道:“羞颜就算知道我很多事情,但也不会如此笃定知道我现在在哪,前段时间就知道这小子将神窑打量的技师招募了过去,看来他是从那些顶级神技师那里得到消息的。”

    关玉琴对于这些细节并不感兴趣,萧战招募神技师又不是什么秘密,她虽然惊讶这小子竟然能够招募这么多神技师,但这些在她看来不算什么大事。

    “关窑主别来无恙?”

    萧战对于关玉琴如此快就答复自己很是满意,他知道对方已经对那个哥哥忍无可忍了,迫不及待的想要借助他的力量摆脱这个麻烦。

    关玉琴淡然道:“想来萧域主也知道本窑主的事情,那本窑主也不拐弯抹角,咱们就开门见山,开诚布公吧。”

    萧战点头道:“这就对了,咱们要虔诚合作,坦诚就是必须的,想来你我如果真正合作,一定能够开创一个辉煌的未来。”

    关玉琴淡然道:“未来先不去说它,相比萧域主应当清楚我的哥哥就是神庙在第一重玄土的负责人吧,他如今就在我的地盘上,只可惜因为某种原因本窑主根本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萧战点头道:“这次本域主过来就是帮助窑主将这个原因彻底解决,到时窑主就不用再顾忌什么了。”

    关玉琴笑道:“萧域主如此配合,有什么条件就直说吧。”

    萧战笑眯眯的道:“属下帮助窑主那时天经地义的事情,提要求多虚伪啊。”

    关玉琴冷哼道:“不用耍什么手段,只要能够让本窑主摆脱麻烦,不管什么代价都是可以付出的。”

    萧战轻咳一声道:“要虔诚合作自然需要坦诚,说实话本域主到现在还没有见过窑主的真正面目了,这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关玉琴笑道:“这只是一个小问题。”

    关玉琴直接将自己的面纱接下,霎时间一张娇媚到极点的容颜展露而出。萧战看到的瞬间整个人顿时呆住,这不是因为惊艳所致,虽然关玉琴的确很美,但真正让他目瞪口呆的是她长得很像前世一个女人。

    花后!

    萧战真的很是惊讶,虽然早就感觉关玉琴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但还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是那个最独特的花后。想到花后,萧战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想到跟花后的第一次见面,当初美妇人可是邀请他品尝花蜜来着,最为他身边第一翘美女,如今想来都让他有种着魔的感觉。

    脑中这种念头闪过,萧战面色古怪的道:“还真是没有想到关窑主竟然长得跟属下曾今一个女人如此相似,就冲这一点,本域主一定要全力相助窑主。”

    关玉琴仔细打量着萧战,她能够感觉出来他不是在说谎,她真的长得很像他曾今的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真的跟我很像吗?”

    萧战点头道:“仅仅容貌来看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不过她很独特,天生体质特殊,神身体能够分泌出一种令人着魔的花蜜来。”

    关玉琴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来,她打量着萧战道:“这种花蜜是不是尝过之后会让人上瘾?”

    萧战惊讶的道:“窑主怎么会知道?”

    关玉琴似笑非笑道:“因为本窑主也有这种花蜜。”

    萧战暗咽口水道:“真的还是假的?”

    关玉琴好奇道:“这个世间真有如此神似的女人?”

    萧战叹道:“这一世我已经遇到很多几乎一模一样的人了。”

    关玉琴挑眉道:“这么说来萧域主是一个重生过的人喏。”

    萧战大言不惭道:“可不是嘛,曾今我可是战族第一天才,令无数战族美女魂牵梦绕,只可惜这一切都是一去不复返了。”

    关玉琴惊讶的道:“原来萧域主来自战族,这么说来萧域主知道如何找到战族喏?”

    萧战叹道:“说来真是惭愧,战族祖地虽然待过,但还真找不到去的路。”

    关玉琴突然道:“如果萧域主能够帮助本窑主彻底将问题给解决了,本窑主从今往后就是萧域主的人了。”

    萧战挑眉道:“窑主这样做牺牲也太大了,这让他本域主感觉有些乘人之危,要不在好好考虑一番如何?”

    关玉琴淡然道:“萧域主应当很清楚,本窑主对你吸引力最大的就是这个人了,其它的很难真正打动萧域主,那样一来本窑主要如何相信萧域主不会做什么手脚,借机控制本窑主了。”

    萧战苦笑道:“本域主的人品还没有那么差吧?”

    关玉琴笑道:“本窑主派过去的人如今都对萧域主死心塌地,要说萧域主没有什么特殊手段,本窑主可不信。既然要请萧域主帮忙,到时一切还不是要任凭萧域主说了算,如果也像其他人那样不明不白的沦陷,还不如明码标价,第一时间找到最有利于本窑主的方法来。”

    萧战摸着鼻子道:“这种事情太过**的话,本域主有些难以接受啊。”

    关玉琴笑道:“很多男人都喜欢先将女人娶过门再来谈感情,咱们就先做一对名符其实的夫妻,那时本窑主的事情就是萧域主的事情,本窑主一定能够完全信任萧域主的。”

    看着明艳动人的关玉琴,萧战不动心才怪,要知道这个女人可就是花后的翻版,只要想到第一次见面就邀请自己喝花蜜的花后,双方关系如此突飞猛进他有种理所当然的感觉。花后就是那种一旦认定,就会一路走到黑的女人,关玉琴提出将彼此夫妻关系直接坐实了,实在不算什么。

    既然双方是一个郎有情,一个是妾有意,那事情就不会存在任何障碍了。玄土的婚姻并不是那种简单的迎娶过门那么简单,其实真正的程序就是签订夫妻契约。夫妻契约有很多种,有的可以离婚,有的则是没有离婚的可能。萧战跟关玉琴要想毫无保留的合作,自然不能够签订那种能够离婚的契约,为了表示神圣不可侵犯的特性,萧战直接拿出神灵之前签订的契约,只要搞定,那就是一对可以托付生死的夫妻了,哪怕彼此感情等于零,那也可以绝对相信对方。

    签订夫妻契约自然是一个神圣的事情,萧战知道他签订了契约不仅仅只是得到一个花后那么简单,关玉琴的麻烦都将成为他的麻烦,她的家族家族将来找麻烦,他都必须扛起来。对于这一点萧战不担心,如今他完全可以无所顾忌,一个变态的关家还真不算什么。

    搞定了夫妻契约,足足耗费了双方一天的时间,有了这种牢不可破的关系在,彼此的感觉自然不同了,有些秘而不宣的事情可以适当的透露出来。

    “不知道窑主要如何对付家伙?”

    关玉琴脸上露出杀机道:“如果我要跟他解除关系,到底难不难?”

    萧战笑道:“这只是一种功法的束缚罢了,只要我施展重铸之刀,立马就能够让窑主摆脱原先功法的桎梏,他将来无法再依靠功法影响窑主了。”

    关玉琴蹙眉道:“武道体系重铸,如果我修炼的还是以前的功法会不会有问题?”

    萧战摇头道:“不会有问题的,或许彼此间会有某种影响,但他绝对无法再利用原先的东西压制你了,毕竟双方不是一个体系的,法规体系完全不同,离开了对方不会影响到你的。当然,为了保险起见,我可以将《双子魔功》修改,变为一套全新的功法,让你能够彻底压制他。”

    关玉琴兴奋的道:“那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

    萧战笑道:“咱们是夫妻,相互帮忙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今后应当习惯才对。”

    关玉琴笑道:“现在我们就找一个地方解决这个麻烦吧,完事后,让你尝尝我的花蜜。”

    萧战心头立时一荡道:“要不先让我尝尝?”

    关玉琴嗔道:“不是说天经地义嘛,不许给我将条件。”

    ……

    “啊!”

    一声尖叫过后,奢华的宅院内陷入静谧。关云岩的脸上露出邪笑,神窑培养出来的女人就是赞啊,那种滋味远比一般的女人美妙太多了,很少有女人能够经得住他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势,让他体味到那种极度消耗的美妙感觉。

    目光扫过屋中昏死过去的几个女人,关云岩脸上露出兴奋的神情,征服女人的事情自然不会让他洋洋得意,他真正兴奋的原因就是《双子魔功》终于迈出了最为坚实的一步,如今所缺的就是最后一步双修,只要同妹妹结合,他就能够一举达到圆满,成就半步神座。

    半步神座啊!

    关云岩异常的兴奋,只要自己的修为达到半步神座等级,萧战那小子就不足为虑了。关云岩现在还清晰记得,当初萧战是如何被半步神座追杀的,只要他达到这一境界,那小子还不是任他宰割。

    “恭喜少爷!贺喜少爷!”

    就在关云岩脑中不断浮现自己是如何报仇雪恨之时,一个长得有些猥琐的男子推门而入,这家伙脸上的神情透着谄媚,似乎发现关云岩完成了不得的突破,一通马屁如雨而来,直叫本就兴奋得意的关云岩脸上的笑容说不出的灿烂。

    关宇乃是关云岩的心腹,从小两人一同玩大的,可以说这家伙就是关云岩最为忠实的走狗跟爪牙。关宇的修为相比关云岩就差远了,仅仅半步半神而已,这样的实力对于他来说绝对不够看,但是事实相反,这家伙绝对是他的左膀右臂。

    “少爷,您如今已经完成《双子魔功》的修炼,仅差一步就能圆满,不知道是否现在就跟小姐双修?”

    关云岩脸上浮现灿烂的笑容道:“小姐去哪了?”

    关宇嘿嘿笑道:“小姐就在她休息的地方,少爷现在去绝对能够遇到。嘿嘿!小的在这里提前祝贺少爷了,能够成为我们关家第一美人的男人,这是无数人最大的梦想了。”

    关云岩微微笑道:“她从一出生就注定是本少爷的女人,其他人也就想象罢了,他们是不会有任何的机会。”

    关云岩懒得跟关宇废话,匆匆穿上衣物,他对于同关玉琴的双修已经迫不及待了,为了这一天他不知道已等候多少时间,如今成功在望,他可是一刻都无法等下去了。

    “你们窑主了?”

    琴音小筑是关玉琴闲暇时休息之地,这个地方是关云岩唯一不能随便踏足的地方,这倒不是他不想,而是这里守卫森严,关玉琴根本不放他进来,强闯的话实在不是什么理智的选择。

    目光落在琴音小筑上,关云岩脸上露出冷笑来,只要等双修过后,关玉琴从此就会对他死心塌地,这个什么琴音小筑自然也就是他的私人领地了,他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将这个地方给拆了,然后让那些敢对自己摆脸色的家伙知道厉害。

    “主人嘱咐过,如果是关公子来了,可以不用传唤就进去。”

    关玉倩一身白袍从小筑走出来,此时百花盛放,勾勒出一幅最美的画卷。

    关云岩有些吃惊,妹妹还是第一次如此对自己不设防,难道是因为知道自己已经突破,现在开始任命了?

    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关云岩嘴角绽起得意的浅笑,早就该如此了,这丫头也就是太倔强了,家族安排他们成为一对,这就是早已注定的事情,岂是这丫头能够改变的。嘴角绽起一抹尽在掌握的笑意,关云岩的目光落在关玉倩的身上,这女人跟妹妹气质完全一模一样,等将妹妹搞定了之后,定要让她们主仆一同来服侍自己。

    脑中闪过无数龌蹉的念头,关云岩看向关玉倩的目光不由变得猥琐起来,嘿嘿笑了笑,他冲关玉倩不怀好意的点了点头,这才志得意满的朝着小筑走进去。

    关玉倩作为一名神后岂会不知道关云岩刚刚龌龊的心思,不过她并未生气,而是不屑的瘪瘪嘴,在心中冷笑。关玉倩看向逐渐消失的关云岩眼中露出嘲讽之色来,她知道很快这家伙就会发现天堂跟地狱往往都只有一线之隔。

    “将小筑的空间法阵开启了,不要让任何人靠近,如果谁敢强闯,杀无赦!”

    “遵命!”

    一个黑袍半神出现,他身体中的气息异常的恐怖。

    关玉倩看向一个方向道:“老师,这次真的不用我们帮忙吗?”

    随着关玉倩问话,从小筑旁走出来一个白衣似雪的女人,她很美,同样很媚,就算是关玉琴的美丽与之一比也要黯然失色。

    帝绾笑道:“关云岩虽然《双子魔功》大成,但并未真正圆满,他足够应付的。”

    关玉倩忍不住惊讶的道:“没想到就连老师都跟了他,实在是太让人感到惊讶了。”

    帝绾笑道:“世间之事出人预料的事情比比皆是,有什么值得惊讶的。”

    关玉倩摇头道:“老师之强就算是那些半步神座都招惹不起,弟子实在难以相信老师竟然会嫁人。”

    帝绾轻捋鬓角发丝道:“对于技师来说当能够掌握自己命运时就要毫不犹豫出手,既然遇上了,岂有错过之理。”

    关玉倩摇头叹道:“可惜玉倩就没有那个福气了。”

    帝绾哑然笑道:“你的主子有了男人,今后你侍寝的机会多的是,有什么好担心的。”

    关玉倩俏皮道:“往后玉倩侍寝时还望老师能够再度指点。”

    帝绾点头道:“他让我做他的后宫首席技师,指点他的妻妾奴婢技艺这可是我的分内事。”

    关玉倩咯咯笑道:“能跟老师同床竞艺,想想都觉得期待了。”

    ……

    关云岩脸上挂着兴奋的笑容,进入小筑他很快就发现妹妹在自己的香闺内,在他看来妹妹已经任命了,这是在等他来临幸啊。

    哈哈!

    真是精彩啊!

    关云岩只要想到以往妹妹的激烈反抗,这一刻他感觉浑身都轻飘飘的了,恨不得立马就能够将这丫头剥光了,狠狠蹂躏。激动间关云岩脚步不由加快,妹妹的香闺越来越近了,以他半神的感知屋中的一切声响哪里瞒得了他。

    咦?

    有呻吟!

    关云岩吃惊了一惊,这是属于妹妹的呻吟他自然听得出来,这让他心中很是困惑,这丫头难道害怕面对自己时没有感觉,所以要先一步准备?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关云岩心头瞬间一荡,他脑中不由浮现出妹妹自行寻求慰藉的画面,他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淫.荡起来。

    真是令人期待啊!

    关云岩脸上浮现出最为淫,荡的笑容,带着最迫不及待的心情他强行推门而入。

    看见了!

    关玉琴身上只有一件肚兜,嫣红色泽散发出最为妩媚撩人的气息,最要命的是肚兜似乎太过轻薄,根本裹不住那挺拔玉立之物,就连束缚用的绸带都崩开,要不是裹着的东西太过挺拔怕是早已坠落。

    这近乎全裸的画面绝对是最精彩绝伦的一幕,任何男人都会发狂,可是关云岩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因为他猛地发现妹妹身下有人,她竟光着屁股坐在一个男人的脸上,而那个男人则丝缕不挂赤条条躺在妹妹的床上。

    她……她怎么可以这样!?

    关云岩看到这一幕完全蒙了,关玉琴就是他的禁脔,没有任何男人可以染指,然而如今竟有一个男人捷足先登了,先他一步尝到妹妹独一无二的花中之蜜。

    愤怒!

    震惊过后,关云岩的脸上涌现疯狂的杀意,关玉琴是属于他的,没有人能够染指,这男的该死!

    “贱人!”

    关云岩虽然恨不得立马杀掉男的,但他对关玉琴更为愤怒,她是属于他的禁脔,她怎么能够去勾引其他男人。

    关玉琴一脸惊讶的道:“大哥怎么来了?”

    关云岩吼道:“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关玉琴笑道:“在不久前已经同他签订了夫妻契约,这可是神灵留下的婚姻契约,以前那些统统不做数了。咯咯!小妹当然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是小妹的夫婿,让他尝尝小妹独有的花蜜,不但增加夫妻间的情趣,还可以增添感情,这可是一举数得的好事了。”

    关云岩怒发冲冠道:“你是我的妻子,怎么能够跟其他男人,家族不会允许的,你们这对狗男女都会被凌迟处死!”

    关玉琴不屑道:“大哥不要弄错了,玉琴的男人就在玉琴的身下,可不是其它什么不知所谓的人。”

    关玉琴似乎先这样刺激关云岩不够,不但扭动身体迎合男人的**之吻,玉手还抓向那最狰狞之所。

    关云岩气得浑身发颤,就在他打算出手的瞬间,整个人突然一怔,几乎瞬间他的脸色变得极度难看。

    世间男人基本上都是独一无二,而是有的男人却能够成双,关云岩来神朝之后最大的敌人是谁?无疑就是萧战,既然是敌人,他就要全方位了解自己的敌人。

    关云岩自然了解这个害得自己次次失败的敌人可有什么,脑中闪过萧战的身影,他的脸上变得极度的难看。

    难道?

    不可能!

    绝不可能!

    关云岩怒欲狂,虽然在心中极力否认,但是羞愤的情绪却是让他难以冷静下来。

    “我要杀了你们这对狗男女!”

    关云岩的手中出现一口神剑,恐怖的锋芒绽放而出,他直接斩向床上的关玉琴跟被她压着的男人。

    “轰!”

    剑气炸开,让关云岩异常震惊的是,剑气竟然拐了一个弯,闪念间的功夫就朝着他斩来。

    怎么可能?

    关云岩吓了一跳,剑气调转头斩向自己绝对出乎他的预料,他不得不第一时间退开,只是就在他尝试这样做的时候,他发现不管他如何躲避,剑气总是能够先一步扼杀他变得举动,只是一个闪念的功夫,他就被剑气轰中,直接飞出了关玉琴的香闺。

    关云岩被自己一剑轰飞了,这一幕只让关玉琴一呆,她想过很多种可能,但是唯独没有想过眼下的局面,就在她吃惊的瞬间,一直被她镇压的男人突然翻身将她压在床上。

    萧战瞪眼道:“差点被你淹死!”

    关玉琴咯咯笑道:“人家可是水做的,你是我丈夫,不淹你淹谁。”

    萧战摇头道:“真亏你想得出来,竟然想出这样报复的手段。”

    关玉琴冷笑道:“这家伙最大的渴望就是占有我,我要让他眼睁睁看着我被其他男人占有。”

    萧战一呆,关玉琴的脸上尽是恨意,虽然他早就知道她痛恨自己的大哥,但是他没想到这种恨意竟然如此浓烈。剑眉微微一凝,萧战发现被自己一剑轰飞的关云岩回过气来,他看着一脸很难一呆关玉琴道:“咱们来洞房花烛吧?”

    关玉琴愕然道:“现在?”

    萧战脸上露出邪笑道:“今天是我们的结婚之日,真正做一对夫妻不是更完美嘛。”

    关玉琴突然笑了,萧战的提议她异常的兴奋,要让关云岩愤怒,没有什么比将自己真正交给一个男人更让他愤怒的。

    “咱们来洞房吧。”

    关玉琴主动缠住萧战,先前让她觉得心有余悸的天赋能力这一刻再也不怕了,反而感觉越是狰狞可怖,越是能够触目惊心,形成最强烈的视觉冲击。女人的报复有时候非常的疯狂,她们绝对什么都做得出来。

    “轰!”

    关云岩杀回来了,恐怖的半神力肆虐,整个小筑遭受最为可怕的冲击,属于关玉琴的屋子瞬间就被剑气摧毁,仅有一张大床完好无损。关云岩冲回来了,就在他的目光锁定目标的瞬间,他听到妹妹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作为一个御女无数的男人,关云岩哪会不知道这是什么造成的,那一瞬间他疯狂了,愤怒的目光宛若刀子一般刺向拿正搞在一起的狗男女,虽然看不到妹妹受伤的地方,但萧战染血的凶器却历历在目。

    “我要杀了你!”

    关云岩彻底疯了,让自己最大的仇敌当着自己的面干了自己的女人,这种耻辱绝对无法洗刷,仇恨的情绪让他疯狂,这一刻他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顾。关云岩冲向萧战,手中神剑绽放出最为恐怖夜的剑光,这是一口半神级别的神剑,力量绝对恐怖,可是就如同先前一样,剑气斩向萧战的瞬间倒卷而回,以更为恐怖的威势劈斩而来。这次有了心理准备,关云岩躲过了自己斩出的一剑,理智早就随着关玉琴被开.苞的那一刻消失,他不顾一切的冲向床上的萧战。

    萧战脸上挂着邪笑,他站起身来,任由关玉琴挂在自己身上,手中一杆漆黑如墨的长矛出现,这是真正的半神器,力量绝对恐怖。萧战轻描淡写的一矛就将冲向自己的关云岩震飞,脸上邪笑不止,他直接追上去,这个时候关玉琴还管着屁股挂在他身上。萧战发现这女人绝对是一个妖女,生怕刺激关云岩不够似地,叫的异常放肆不说,身体扭动间只能用狂野来形容,似乎根本不担心影响自己的丈夫杀敌。

    萧战的实力远在关云岩的身上,自然不担心没有学过缠蛇功法的关玉琴会影响自己的发挥,就连轨迹的修改都不用太多动用,他轻描淡写的就将关云岩击败。接连十多招给人的感觉就像似在欺负小孩子。

    这绝对是一场噩梦!

    关云岩本来将引迎来属于自己人生的巅峰,可是转眼间自己的老婆让人睡了,这对狗男女用强悍的武力羞辱他也就罢了,还要用男人最耻辱的方式一边玩着原本属于他的女人,一边将她踩在脚下。

    怒欲狂!

    关云岩虽然恨不得将眼前的狗男女碎尸万段,但是十多招的交手让他冷静下来,他知道自己现在根本不是萧战的对手,继续下去只会死得很是难看,现在他要做的就是逃之夭夭,了只要留着青山在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逃!

    关云岩很快就做出了决定,他的速度飞快,一个闪念的功夫就想着远方飞遁,只不过他太过想当然了,人才冲到一半,一只巨大的脚掌突兀的出现,竟然直接将他踩进地面中。

    命运之脚!

    萧战直接一脚将关云岩踩昏了过去,接着不再理会这家伙,直接朝着一个四下无人的地方冲去。这不是萧战不想继续羞辱关云岩,而是关玉琴远比他想象的要**,他必须全身心投入,可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报复关云岩。

    萧战走的很急,关玉琴的身体现在已经让他大呼要命了,现在不但有他的人在旁,还有关玉琴无数手下旁观,他可不想失去控制,上演一场别开生面的激情秀。萧战的速度很快,开启【真理之眼】,一个起落间就消失在众人的眼中,很快一座巨大的温泉中传来最为蚀骨**的呻吟。

    ……

    这场惊人的大战惊得很多人目瞪口呆,如此夸张的大战绝对是很多人第一次见识到,想不震惊都难。

    看着萧战一边跟关玉琴洞房,一边杀得关云岩丢盔卸甲,帝绾有些羡慕的道:“真刺激啊,找机会我也要试试。”说到这里,她又轻笑一声,摇头道:“暂时怕是不行,他到时除了应付我,怕什么都干不了了。”

    帝绾很快就从这个问题上转移开来,她含笑看着一旁的关玉倩道:“现在咱们要做的就是将关云岩的力量一网打尽,这点还需要你来帮忙。”

    关玉倩笑道:‘老师放心,窑主早有交代,这次不会让关云岩的人跑掉一个。“

    帝绾微微一笑,这次他们可是带来了很多半神,要是还让人跑了,那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

    关云岩这根跟头栽得非常狠,跟着一道进入神窑驻地的人全都被一网打尽,自己还被生擒。这样的结果没有出乎萧战的预料,当他跟关玉琴合作时,关云岩的命运就已经注定。

    温泉中,萧战享受着滚烫泉水的洗涤,朦胧中看着对面神情慵懒的关玉琴,她虽然跟花后仿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地,但两者间还是存在很大的不同。花后是那种必须保持纯洁才能够酿制出最完美花蜜的女人,而关玉琴不同,经过他的洗礼过后花蜜更为甘美动人。

    关玉琴就是一朵最为娇艳的花,雨露的洗礼能够让她更为娇艳迷人,尤其是她的花蜜必须由萧战这种高妙的酿造师长年累月的酿制,才能释放出最为浓郁的香醇之味来。

    萧战喜欢这样的关玉琴,自己的女人自然需要经常呵护才行,一个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女人就算再美也是一种遗憾。虽然萧战身边很多女人都会酿酒,不过都是她们自己在酿制,经过关玉琴,他突然觉得必须改变这种酿制法才行,只有经过他亲自的酿造而出的美酒才是最为美味的物品。

    关玉琴自然不会知道萧战脑中古怪的你念头,媚惑的眼眸瞅着氤氲水雾中的他道:“这次生擒了他,我打算直接将他干掉。”

    萧战笑道:“他是你的俘虏,你看着半就是。”

    关玉琴凝声道:“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情,我们关家实力可是非常恐怖的,如果我将关云岩杀掉,第一时间消息就会传回关家,那时关家会有什么反应不得而知。”

    萧战挑眉道:“关家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关玉琴道:“很强,整个关家就是神庙中三大家族之一,他们掌控着神庙很大的势力,尤其是关家老祖,乃是一尊神座,在神庙中那也是至尊级的存在。”

    萧战眼皮一跳道:“神庙到底有多少位神座?”

    关玉琴叹道:“神庙本来共有三位神座,排名第一的神庙之主已经死在你师父之上,而排名第二的人则是神女,这人你应当已经见过,至于这个第三就是关家老祖。我跟他的婚事就是由关家老祖亲自决定的,如果关云岩一死,说不定这位关家的老祖宗会亲自出面,那时我们将面临最为棘手的问题。”

    萧战有些吃惊道:“难道关家也是诸神联盟的人?”

    关玉琴摇头道:“这倒不是,关家老祖乃是一个将灵魂卖给魔神的人,他能够达到神座级别,就是因为他将自己的灵魂出卖给了魔神。当年我知道自己跟他的婚事之后,就想方设法加入了神窑,因为只有当我成为神窑的真正高层时,才可以得到神窑的真正庇佑,那时就算是关家老祖也要忌惮三分。”

    萧战惊讶的道:“这么说来神窑之主乃是一位神座喏?”

    关玉琴点头道:“神窑之主据说来自一个非常神秘的种族,他的实力深不可测,就算是神庙之主当年也非常忌惮。”

    萧战眉头微微一皱,如果将关云岩干掉,无疑就会将关家的注意力吸引过来,毕竟关云岩可是老祖钦定的人物,这么死了关家不会不闻不问。

    关玉琴注意到萧战皱眉道:“如果你觉得事情麻烦的话,我会暂时留着他的命,等你有实力应付关家时,我在结束他的命。”

    萧战冷笑道:“用不着这么麻烦,现在就将他干掉吧,至于关家的威胁其实我们根本没有必要在意,反正神庙不久后就会对神朝动手,这个关家老祖不可能不出手,彼此既然已经是是敌人,还必须害怕他的威胁嘛。”

    关玉琴含笑道:“也是,还有师父这座大山在,神庙的神座是不敢进入第一重玄土的。”

    萧战摸了摸鼻子道:“不久后我就会离开第一重玄土,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关玉琴道:“我自然是向神窑内阁长老发起冲击,你可要记住自己曾今说过,我的事情就是你的事情,要晋升内阁长老需要一千个半神,你必须给我备齐了。”

    萧战翻白眼道:“我手中最多也就五六百个半神,离一千还差好远了。”

    关玉琴笑道:“我手中有两百多个,咱们加起来也有八百之数了,一千的话你在努力努力应当不是什么难事。”

    萧战闻言心中突然一动道:“我倒是有一个想法,如果成功的话,你要一千个半神还真不是难事。”

    关玉琴柔声道:“你有什么想法就去做吧,我会全力支持的,现在我需要去将那家伙解决了,这么多年来受了这么多人的怨气,现在我可要有怨抱怨有仇报仇。”

    关玉琴眼中闪过怨毒的光芒,他对关云岩的恨意已到了骨子里,丝毫没有半分兄妹情谊,同时也对关家充满怨恨,心中巴不得这个家族彻底灰飞烟灭。关玉琴结束了沐浴,她走出了温泉,淡淡的阳光照射而来,朦胧的水雾中,让她看上去就如同一尊神女。

    关玉琴拿出毛巾擦拭着自己的身体,她的动作轻缓写意,让自己的胴.体毫无保留的展露在萧战贪婪的目光下。

    萧战嘴角绽着笑,关玉琴这个擦拭身体的举动完全就是做给他看的,以她半神的实力水分这种东西闪念间就能清除,何须这么麻烦。

    “需要我安排人来服侍你吗?”

    萧战轻笑一声:“我身边女人还少嘛。”

    关玉琴给了萧战一个妩媚的眼神道:“我的人会给你一种新鲜刺激的感觉,而且不管什么类型的女人,我都可以满足你。”

    萧战笑道:“正好我也想测试一下自己的发现,你就挑选一批修为达到九境圆满的女人过来吧。”

    关玉琴点头道:“事关我晋升内阁长老,看来需要多挑一些才行啊。”

    闻言萧战暗自摇头,他发现自己身边很多女人都是这个态度,对他乱搞女人根本不当回事,似乎他玩的不是女人一样。萧战自然知道这些女人心中的想法是什么,在她们看来女奴、婢女、甚至女卫这些都是一种工具,作为主子玩她们天经地义。

    目送关玉琴离去,萧战知道自己马上就要离开了,这一走就是二十多年后才回来了。不过对于新的旅程,萧战充满无限热情,他知道这是自己的强大之旅,二十多年后他一定会成长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柔媚的眼神瞅着萧战,鹿王妃一颗心滚烫得就要化掉似地,仅仅被他指掌揉捏着屁股就能如此快乐,如能被他侵占那是何等快美之事。可惜鹿王妃知道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她能够感受到萧战不会越过那一步,这样已经是极限,意识到这一点心中难免遗憾,目光凝视着那张令自己魂牵梦绕的脸盘,她柔声道:“主人,可否将乾玥跟月妖暂借奴一段时间?”

    萧战挑眉道:“你要她们做什么?”

    鹿王妃嘴角绽媚道:“奴要在她们身上做一些手脚。”

    萧战哪不知这个女人想要做什么,他并未阻止,而是点头答应了。

    鹿王妃笑道:“主人今后可要多疼疼她们姐妹才行,这样奴会很幸福的。”

    萧战闻言一头一荡,指掌忍不住用力捏了一下鹿王妃的屁股,美妇人嘴中立时发出一声腻人心扉的呻吟,那种伴随而来的抽搐是在是精彩极了。萧战暗骂一声,月奴真是一个妖精,让他很想突破自己的原则。

    “咳!”

    萧战刚想说话,摆脱这种愈发暧昧的接触,一道轻咳从不远处传来,他脸上立时露出苦笑来。

    乾玉正一脸不屑的看着手掌还落在月奴屁股上的萧战,她迈步上前,一脸嘲讽的道:“还说啥关系都没有,你这是在干什么啊。”

    萧战放开月奴,耸肩道:“也就摸了一下而已,不要大惊小怪。”

    乾玉死死盯着月奴扭转身子,对于她扭转身子将屁股藏起来似乎很不满道:“让我也摸摸如何?”

    鹿王妃抿嘴笑道:“公主殿下想多了。”

    乾玉恼火的道:“你不是鹿王的老婆嘛,为何这混蛋能摸,本公主就不能摸?”

    鹿王妃笑道:“我的确是鹿王的老婆,不过同样也是主人的花奴,主人当然能够对我做任何事情。至于公主殿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为何让公主殿下来摸。”

    乾玉瘪嘴道:“你还真是贱啊,有了丈夫还想着其他男人。”

    鹿王妃不以为然道:“我就是贱那也只会对主人贱,自从成为主人的花奴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让鹿王碰过,哪怕主人永远都不会要我,我也会洁身自好的。”

    萧战闻言有些惊讶,他还真没有想到月奴竟然能够这样做。

    乾玉异常的恼火,她是垂涎鹿王妃身体很久了,从皇宫第一次见到之后,她就在念念不忘,这次鹿王妃来萧府,她就知道萧战肯定会偷吃,只是就算被逮个正着,她也难以如愿,这让她异常的恼火。

    萧战挥了挥手,鹿王妃施礼告退,美妇人扭着屁股朝外走,似乎察觉到他的目光落在,一瞬间那臀儿荡起更为媚惑的韵律。

    萧战嘴角不由绽起一个浅笑,这女人突破到半神后,这身材简直发生了质的蜕变,只看一旁的乾玉眼睛都快瞪出眼眶就能看出来,在他所遇女人中绝对能够挤入前十。不过鹿王妃虽然诱人,但萧战跟她的关系也就只是这样了,他不会突破自己的原则,维持这种暧昧的关系足够了。

    萧战不会一直呆在帝都,有些事情还是需要解决的,就好比神窑的事情,他很想知道关玉琴跟那位神庙负责人到底是什么关系。萧战虽然感觉这两人存在矛盾,但是这种事情还是搞清楚比较好。

    对于神窑的是强,萧战还算是一个外行,哪怕他如今成为了一方域主,对于神窑的了解也非常有限。

    要了解情况自然要问这些神技师,萧战如今身边的神技师已有上千人之多,其中神后就有三百多个,这绝对是一个异常惊人的数字,这让他修炼轨迹变得事半功倍。

    帝绾坐在萧战身边,作为技师首领,被萧战委以辅助修炼的重任,她可是将他的时间安排得满满的,基本上只要他闲下来就会有两个神技师辅助他修炼。欣赏着神技师的精彩表演,帝绾笑道:“关玉琴有一个哥哥叫做关云岩,根据我得到的消息这次神庙进入第一重玄土的负责人就是这家伙。”

    帝绾作为神窑技师首领消息绝对要比萧战灵通,甚至在这方面就算是关玉琴都比不上她的人脉。

    萧战眯着眼睛道:“这对兄妹似乎不合啊?”

    帝绾点头道:“他们关家有一个兄妹结合的传统,要想成为未来的家主就必须是娶自己的妹妹或姐姐,同时修炼关家镇族决心《双子魔功》,只要修炼到大成,基本上就可以获得家族的位置。”

    萧战瞠目结舌道:“这个传统还真是乱来啊,这么说来这个关云岩想要去关玉琴,而关玉琴不愿意喏。”

    帝绾点头道:“基本上就是这样了,不过他们兄妹都修炼了《双子魔功》,这种功法非常诡异,一旦修炼之初采取特殊手段双修,将来彼此根本无法摆脱对方。关玉琴虽然反感自己的哥哥,但他绝对无法摆脱关云岩的纠缠。”

    说到这里,帝绾含笑看着萧战道:“关玉琴接触你绝对是看上你的能力了,能够打破武道体系,瞬间就能够摆脱《双子魔功》的禁锢,如此一来自然就不用在害怕被关云岩纠缠了。”

    萧战的眼睛眯起来道:“这么说来她是想要借助我摆脱她的哥哥喏,如此以来我们或许可以联系上她,一同将关云岩这家伙给做掉。”

    帝绾笑道:“合作的可能性很大,将这家伙解决掉也好,省得他老来找麻烦。”

    萧战探手抚上帝绾的大腿,捏了一把才道:“去安排一下,我要跟关窑主好好谈谈。”

    ……

    关玉琴脸色阴沉到极点,她的心中有团火,让她恨不得杀人。

    真是该死啊!

    关玉琴异常的愤怒,关云岩这混蛋自从跟着进入她的私人领地之后,将这里完全当做自己的家了,最让她异常的恼火的是关云岩完全就将自己当做了她的男人,动手动脚不说,很多次都尝试跟她同床共枕。

    不能再拖下去了!

    一定要将这家伙彻底解决掉!

    关玉琴已经忍无可忍了,想到这混蛋刚刚摸自己屁股的猥琐模样,她心中就是邪火躁动,杀意难以遏制。关玉琴发现一个问题,关云岩体内的魔功越来越强了,竟有种要突破的感觉,如果这一幕真的发生,家族肯定会出面,那时她就不得不嫁给这个恶心的家伙了。

    “给我联系萧域主!”

    关玉琴已经忍无可忍,她也不管事后家族会不会找上自己,她心在只想彻底摆脱关云岩这个麻烦。

    关玉倩道:“巧的很,萧域主也要找主人。”

    关玉琴愕然道:“他要找我做什么?”

    关玉倩道:“萧域主没有说,只是说有一件对窑主非常有利的事情。”

    关玉琴挑眉道:“看来他知道我的事情了,既然如此那大家不如敞开来说,本窑主已经不想再等了,如果他能够帮忙,不管什么代价本窑主都愿意付出。”

    关玉倩道:“萧域主已经来了,不知道主人要在何处见他?”

    关玉琴有些惊讶的道:“

    关玉琴摇头道:“羞颜就算知道我很多事情,但也不会如此笃定知道我现在在哪,前段时间就知道这小子将神窑打量的技师招募了过去,看来他是从那些顶级神技师那里得到消息的。”

    关玉琴对于这些细节并不感兴趣,萧战招募神技师又不是什么秘密,她虽然惊讶这小子竟然能够招募这么多神技师,但这些在她看来不算什么大事。

    萧战对于关玉琴如此快就答复自己很是满意,他知道对方已经对那个哥哥忍无可忍了,迫不及待的想要借助他的力量摆脱这个麻烦。

    关玉琴淡然道:“想来萧域主也知道本窑主的事情,那本窑主也不拐弯抹角,咱们就开门见山,开诚布公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