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二百五十七章

    想到就做,第一招崩解没有起到多少作用,萧战再度施展崩解,这一次是使用轨迹攻击,电光火石间测试再度失败。

    轨迹无法攻击轨迹!

    萧战发现轨迹的一个特性,他能够利用特殊能力修改轨迹,但却无法用轨迹来攻击轨迹,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彼此的轨迹实质化。

    发现这一点特性,萧战顿时值啊到该怎么做了。一个闪身躲过数头上古龙族的攻击,他的双目直接锁定一尊上古龙族,【真理之眼】跟【崩解】先后发出来,霎时间,这头龙族体内的恐怖龙力絮乱起来,刚刚冲到搬空,那庞大的身躯猛地一阵,体内一口鲜血喷出来,整个从天空坠落。

    萧战的脸上露出满意笑容来,【真理之眼】果然强大,直接作用于对手的招式轨迹,一招崩解能够直接搞定一切。

    真是太强大了!

    萧战异常振奋,【真理之眼】家轨迹竟然如此恐怖,这简直就是杀人于无形啊,今后对敌只要瞪对方一眼,就能够让对方走火入魔,最强的招式第一时间崩溃。

    怨宕看得目瞪口呆,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怎么完全看不懂?

    一头头上古龙族都莫名其妙的出现问题,到了最后这些完全失去理智的家伙竟然不敢再玩命冲杀,同萧战一方保持着一定距离。

    萧战的眉头突然一皱,他看向一个方向,立时就发现一群陌生人出现。

    是龙族的人!

    萧战嘴角瞬间绽起冷笑,这个时候他哪里还不知道这些封印中的上古龙族是谁放出来的。几乎瞬间,萧战动用了刚刚创造的特殊招式。

    崩解之眼!

    几乎是闪念间!

    怨宕心神猛地一震,几乎瞬间他感到一股力量猛地作用于身上,下一刻身体上的甲胄自动解体,还没有等他弄明白是什么回事儿,整个人就已经飞了出去。

    怎么回事儿?

    怨宕完全蒙了,他不明到底发生了什么,萧战仅仅看自己一眼,自己的护身甲竟然就自动解体,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体内的力量完全出现絮乱,难受得要命。直到这一刻怨宕才明白那些上古龙族为何莫名其妙落败了,萧战实在是太诡异了,面对这样恐怖的存在,哪怕是死都会似地不明不白。

    退!

    怨宕哪里还敢在这里逗留,第一时间就选择撤退,跟他一道过来的怨龙族武士几乎狼狈逃走。

    萧战没有追击,他不想跟龙族发生冲突,虽然对方在算计自己,但这里毕竟是龙族的洗礼之地跟墓葬之地,龙族这样做完全是说得通的,反正这种事情对他有好处,干嘛跟龙族一般计较。

    吓走了怨龙族的人,萧战直接将数十头拥有不死之身的上古龙族收入生命战舰,然后向着更深层次进发。萧战的目的乃是第十层,那里的死亡生物不再是不死不灭的存在,这样非常适合学员的修炼。

    在见识到萧战的恐怖战力之后,怨龙族的人不再找萧战的麻烦,这让他们一路没有继续遇到可怕的上古龙族阻击。

    第十层孽龙渊情况完全不同,萧战一行人踏足这片区域的一瞬间浓郁的死气扑面而来,满眼完全全都是死灵,修为高低不一,

    最低都是神变境,半神境的死灵倒是没有。一眼望去,萧战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死灵只要不是太强,这里绝对是最合适学员修炼的地方。死亡之力是生灵最讨厌的一种力量,在这样的地方修炼,对于学员来说危害可是非常大的。不过这正是萧战所需要的,修炼之地就必须危机四伏,随时都会丧命才是能够磨练人的。

    在御院时时间加速这一点非常重要,从第一境开始,萧战的武道就必须依靠时间来积累。不过这种情况在达到武尊境后效果大幅度减弱,尤其达到武主境之后,基本上效果会消失,这时候需要无数的实战来提升。

    实战有很多地方可以选,不过没有一个像孽龙渊一样合适,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看到轨迹,所以绝大多数的武者都只能够通过培养武感来判断轨迹,而要培养武感,最好的就是在一个随时都需要戒备的环境。这种戒备不是指寻常意义上的危机,而是像死亡之力这种能够侵蚀生命的力量,这需要让武者随时对抗侵蚀。

    萧战要传授的抵抗侵蚀的方法不是传说学员某种特殊的玄功,而是要让他们掌握轨迹修改,来将死亡之力引开。

    方法很简单,不过要在孽龙渊长时间生存,这种简单的方法对于学员来说的负荷可是很大的,能否坚持绝对是一个问题。

    萧战是院长,他只负责将基本原理传授,接下来的事情就会交给分身去做。萧战自己还需要修炼,他必须抓紧时间,让自己的达到真正武神境。

    一切都进入了正轨,萧战将所有事情都安排好,就开始了自己的修炼。

    ……

    “怨族长,你所说一切都是真的?”

    火龙族的族长火嶂脸上露出不信之色,孽龙渊如果不是龙族进入其中,会被里面的死气侵蚀,一般人不会愿意在其中长时间停留。

    怨术沉声道:“我既然将你们统统叫来事情就绝对是真的,这次问题很严重,你们应当都知道孽龙渊中来了一批外来者,她们依靠吞噬孽龙渊中的尸骸修炼,但我们发现时她们已经完全成长起来,只能默认她们的存在。”

    殷旭皱眉道:“你的意思是说那些女人跟这些人是一伙的?”

    怨术道:“我亲眼看到他们一道进入孽龙渊中,这事岂能有假,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这次他们进入孽龙渊的人中足有五百多味半神,如果他们要在其中做些什么,后果难以预料。”

    “五百多位半神?”

    所有人听到这个数字都吃了一惊,半神可不是什么普通东西,这基本上相当于玄土最顶级的武者了,一下子有五百多位半神进入孽龙渊,这绝对是让人震惊的事情。

    “五百多位半神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力量,我们不能任由这些人在其中乱来。”

    怨术沉声道:“我还要告诉你们一个消息,根据我得到的消息,这些人中有一名非常可怕的傀儡师,他这次进入孽龙渊的目的就是要将那些死掉的龙族强者炼制成傀儡。”

    “什么!?”

    “这个消息是否是真的?”

    “这绝对是不能允许的!”

    怨术的话就像是一枚石子扔进了平静的湖面,原本还淡定的一群龙族族长立时挑起来,孽龙渊埋葬了他们龙族很多先人,他们绝对不允许有人将自己的先祖练成傀儡,不管是谁,如果想要做就是他们整个龙族的死敌。

    原术脸色阴沉道:“这事岂能有假,我已经得到非常可靠的消息来源,如今正让族人监视着,一旦那些家伙有什么意动,咱们就能够第一时间收到。”

    火嶂一脸阴沉的道:“这事不能等,不管这些家伙代表什么势力,我们绝对不能允许他在孽龙渊内胡作非为。”

    “没错,必须将这些家伙赶出孽龙渊,那里是我们龙族的圣土,没有人能够亵渎。不管他的实力如何,我们都要捍卫孽龙渊的神圣。”

    一群族长纷纷表态,怨术的脸上不由露出淡淡的笑容,仅靠他们怨龙族是不足以对抗萧战这些外来者的,如果整个龙族出动,那一切都不成问题。怨术很清楚龙族的真正实力到底有多强,萧战一方的实力虽然可怕,但还不是龙族的对手。

    一群龙族的族长似乎意识到事态的严重,他们没有任何的拖延,立马开始召集族长高手,毕竟对方可是拥有五百多位半神,不说别的,半神境的高手绝对不能少。整个龙族都沸腾了,消息很快传开,有人领着五百多位半神来挑战龙族,地点就是在孽龙渊,这是对龙族最大的挑衅,本来就冲动的龙族立时激动了,最短时间内所有的高手问询赶来。

    龙族非常强大,虽然比不上上古时期,但实力之强绝对是其他种族无法比拟的,几乎不到一天的时间就聚集了一百多位半神。不过萧战一方可是拥有五百多位半神,就算龙族单兵作战的能力高于人族,一百对五百也非常的悬。

    所有变得族长一看立马发动龙族特有的集结令,将龙族所有的半神召集回来。时间在飞速流逝,萧战一行人在孽龙渊按部就班的修炼,而龙族则是开始召集高手,半神的数量越聚越多,足有三百多位,不过要比萧战一方的五百多差了很多。

    龙族感觉差不多可以了,龙族的战力普遍要强于人族,他们虽然只有三百多,但绝对能够对抗五百多个半神。

    “差不多是时候了,这次我们龙族共有三位半步神座会出面,一定能够叫这些人类知道好看的。”

    金剪异常振奋,三百多个龙族半神,这绝对是绝无仅有的事情,自从第一次神战结束之后,龙族还是第一次如此大规模的集结半神。

    怨术沉声道:“你们不要太乐观了,我已经打探清楚,这个带头进入孽龙渊的叫做萧战,他是神朝神朝的驸马,深得帝尊喜爱,根据消息显示,除了那个女人外,他身边还有一尊半步神座级别的强者。”

    “不是三对二那么简单,半步神座的对决不是能够用简单的数量来衡量,除非我们一方6拥有绝对的实力,不然三对二不会有什么优势的。”

    一尊老者神色淡然的开口,他就是龙族第一强者金旋,作为一名半步神座,自然清楚半步神座之间实力不会相差太多。

    金剪冷笑道:“孽龙渊乃是我们的地盘,只要启动特殊法阵,那里将成为完全有利于我们龙族的战场,虽然对方有五百多位半神,但绝对不会是我们龙族的对手。”

    金旋挑眉道:“没必要真的发生冲突,如果能够和平解决,那就和平解决,毕竟对方拥有两尊半步神座,五百多位半神,真正死磕的话,我们龙族损失会非常大的。”

    邪龙王嘿嘿笑道:“老金啊,你还是太保守了,这些家伙带领数百位半神杀到我们龙族来,不就是觉得我们龙族很好欺负嘛,咱们只有用最强势的方式给予回应,才能让这些人类知道这里乃是属于我们龙族的地盘,绝不是他们能够撒野的。”

    金旋哼道:“如此一来对于龙族的损失那可就大了,不要为了一己之私那整个部族来开玩笑。”

    邪龙王不以为然道:“这事事关我们龙族的颜面,一定要让这些家伙知道我们龙族的态度,决不能有任何的妥协。”

    金旋虽然想要极力反驳,但是龙族大部分都表示要给这些人类武者颜色看一看,他虽然是龙族第一高手,但也架不住群情激奋。

    有半步神座出面,这种事情自然没有怨术什么发言权了,在邪龙王一声令下,所有的龙族半神开始进入孽龙渊,一场大战似乎马上就要开始了。

    龙族召集所有半神,这个震动绝对恐怖,神朝哪有发现不了的事情,靠近聚龙城的镇龙王很紧张,第一时间就赶往聚龙城,他必须了解龙族到底想要干什么。

    “龙族为什么突然大规模集结半神,甚至就连神座都出马了?”

    “王爷,事情是因为驸马爷而起。”

    “驸马爷?”

    乾弘一愣。

    “驸马爷搞了一个孽龙渊试炼,本来这没有什么,不过驸马爷带来了五百多位半神,浩浩荡荡杀进了孽龙渊,龙族想不紧张都难。”

    “五百多位半神?”

    乾弘当真吃了一惊。

    “这事绝对不会有错的,驸马爷一共带了五百多位半神进入孽龙渊,龙族可能是害怕驸马爷将孽龙渊给毁了,所以想要纠集同样数量的半神对峙。”

    乾弘闻言嘴角狠狠抽搐一下,一方有五百多位半神,一方则有将近三百为,这加起来都快有四位数了,一旦冲突起来,绝对会打得天崩地裂。

    “这小子到底想要干什么,他不知道一旦冲突起来对于神朝的损失有多大吗?”

    乾弘心中很是恼火,虽然震惊于萧战手中的实力,但是如果真的发生冲突,对于神朝来说绝不是什么好事。

    “王爷,我们该怎么做?”

    面对手下的疑问,乾弘眉头皱起来,萧战手中有五百多位半神,他就算是上去也没用,毕竟如果对方不甩他,他也只能无可奈何。

    “通知陛下,问陛下驸马爷是不是想要跟龙族开战,如果不想,就快点叫驸马爷从孽龙渊撤出来。”

    ……

    神朝传递信息的速度还是很快的,乾弘的话很快就传到帝尊的耳中。帝尊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很是惊讶,他看着一旁好奇的帝后道:“那小子手中竟然已经有五百多位半神了,看来他没有跟我说实话啊。”

    帝后冷哼道:“那小子肚子里鬼主意多着了,岂会轻易给你透底。”

    帝尊摇头笑道:“这也不算什么大事。”

    帝后哼道:“这还不算大事,一个臣子手中竟然有五百多位半神,陛下难道就不担心。”

    帝尊摇头道:“要实验自己的炼制法肯定会拿自己的人做实验,只有当方法完全成熟时才会拿出来,他手中有这么多半神不算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要知道现在傀儡军团中可是有差不多五十多个傀儡一族的半神,这小子掌握的力量远比外人想象的还要大。”

    帝后凝眉道:“这小子的实力原来这么强了啊。”

    帝尊笑道:“这小子总能够找出一种让事情变得容易的办法,这才几十年的功夫,神朝就多数百位半神,照这样的速度发展下去,在未来那场大战开始时,神朝在半神数量上不会逊色太多。”

    帝后笑道:“那这么说来我们应当能够挡住神庙的来犯喏?”

    帝尊脸上的笑容消失,他幽幽道:“事情没那么简单的,那绝对是一场超乎想象的大战,神朝要想继续存在下去,我们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帝后眼中闪过一声忧色,帝尊肃然什么也没有说,但她知道事情远比她想象的要严重。神庙已经够可怕了,他们能够联合整个玄土的力量进攻神朝,难道这还不够可怕?

    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帝后脸色突然一变,心中一个可怕的念头浮现,她差点失声叫出来。

    难道!?

    想到那种可能,帝后心中惊骇欲绝,如果真的发生,那神朝将要面对的局面绝对会恶劣到无法想象的地步。

    ……

    “嘿嘿!真是有意思,没想到龙族这些家伙要比我们还激动,竟然举族出动,这可是数百位半神啊。”

    关云岩眼中尽是笑意,龙族的出动完全出乎他的预料,这当然是好事,他很清楚龙族有多强,毕竟要作为神朝的负责人,具体的情报还是必须了解的。关云岩很清楚,龙族拥有三位半步神座,这可是非常可怕的力量,那小子或许能够横扫龙族所有半神,但是面对这些半步神座那就要抓狂了。

    关玉琴脸上战仙淡淡的笑容,目光看着眼前魔雾笼罩的孽龙渊,她淡然道:“龙族虽然厉害,但要想对付他怕是很难。”

    关云岩点头道:“这是自然,那小子身边据我所致至少有两位半步神座,但凡跟他一起的人单兵作战能力都非常恐怖,三个龙族半步神座还真难有什么优势,如此以来要想决胜负就要看半神的了。”

    说到这里,关云岩不由浮现出当初在数十万半神中横扫的英姿,心中很是郁闷一叹,虽然不愿承认,但他心中很是明白用半神来对付萧战胜率为零,唯一的办法就是出动半步神座。

    脑中这样的念头微微闪过,关云岩的脸上不由浮现出冷笑来,萧战挑选来到孽龙渊实在是太和他的心意,本来他还在犹豫用什么办法干掉这小子,如今既然战场就是这个地方,那一切都好说了。

    念头一闪,关云岩的手掌突然打在关玉琴的腰肢上,在她错愕间猛地一拉,就到了他的怀中。嘴角绽起一个戏谑的弧度,关于眼吻住关玉琴的樱唇,他异常的霸道,吻炽烈如火,同时手掌抚上她的胸脯,两团无法掌握的乳.肉在他的指掌间释放出惊人的娇软与弹力。尤物两字在关云岩心中浮现,他早就知道自己的妹妹有多迷人了,可是再度相见之时,她的美妙还是超出了预期。

    关云岩绝对是贪婪的,吻与乳.房的诱惑哪里能够满足他,一只手试图掀开关玉琴的裙子,探究那令男人最为梦寐以求之地。

    “嘭!”

    突然从关玉琴体内冲出一股可怕的力量,直接将试图掀裙扒裤的关云岩震开。关玉琴的脸上有红晕,不过更多的还是一种怒色,她始终都不掩饰自己的对关云岩的厌恶。

    “嘿!我的好妹妹,干嘛这么大的火气,难道哥哥刚刚弄得你不舒服?”

    关云岩自然知道自己妹妹有多厌恶自己,可他真的不在乎这种厌恶,反而觉得这是一种征服应该伴有的乐趣所在。

    关玉琴的心中涌现浓烈的杀机,她早就想要摆脱自己哥哥的纠缠了,不过因为体内的修炼的魔功之故,她一直无法摆脱关云岩这个最大的噩梦,不过这一切因为萧战的出现变得完全不同了。

    武道体系的重铸,能够让关玉琴瞬间摆脱双子魔功纠缠。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关玉琴的脸上突然浮现出妩媚的笑容来,她看着一脸邪笑的关云岩道:“大哥啊,你真有办法干掉那小子?”

    关云岩对于妹妹突如其来的妩媚一愣,不过听到她的话,他脸上瞬间浮现出冷笑道:“我当然有计划,只要成功,不但能够让那小子死在这里,还能够让所有进入孽龙渊的彻底埋葬在这里,嘿嘿!这绝对是一举数得的买卖啊。”

    关玉琴微微笑道:“那不知道大哥打算如何做?”

    关云岩嘿嘿笑道:“妹妹真想知道?”

    关玉琴微微笑道:“这是自然了。”

    “哈哈!想知道也行,不过你必须亲我一下才行。”

    关云岩的脸上浮现出戏谑的表情。

    关玉琴嘴角绽起一个妩媚的笑容,几乎瞬间她出现在关云岩身前,一个香吻落在他的嘴唇上,那一瞬间她的神态妩媚到极点,只让他都不由一呆。

    “大哥现在可以说了。”

    关云岩摸了摸嘴唇,看着一脸妩媚之色的妹妹,他笑眯眯的道:“真不愧是神窑锻炼出来的,真是勾人啊,我现在就忍不住想要将你剥光了吃掉。”

    关玉琴吃笑道:“大哥的魔功已经练到圆满的地步了吗?”

    关云岩闻言不由叹道:“这功法还真不好练,总觉得最终缺了什么,直到现在都找不到原因所在。”

    关玉琴笑道:“也许大哥是因为那家伙而分心了,只要这次能够将他彻底干掉,说不定新中阴霾消失,大哥能够一举突破也说不定。”

    关云岩笑道:“我手中的力量的确没有办法对付那家伙,可不要忘了,这里乃是孽龙渊,在里面封印了很多神魔后裔,据我所知,这其中就有不少神座。”

    关玉琴吃惊道:“大哥想要将这些神座放出来?”

    关云岩冷笑道:“为何不了,这些神座反正又不能离开孽龙渊,那里拥有诅咒,不会闹出多大乱子,将神朝那些隐藏的家伙引出来。嘿嘿!只要干掉这家伙,什么都无所谓啦。”

    关玉琴的脸上虽然有笑容,但她的眼中却闪过阴戾之色,萧战就是她摆脱关云岩的希望所在,她怎么能够让他出现意外。

    “需要小妹帮忙的嘛?”

    关云岩摇头道:“这事我自己就能搞定,你还是给我盯着孽龙渊四周,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通知我。”

    关云岩邪邪一笑,说完这些,他闪电间欺近关玉琴,手掌抓住她一只丰.挺的乳.房,那力道大得有些惊人。关云岩消失了,只剩下关玉琴,她冷冷的看着孽龙渊所在方向,嘴角绽起一声冰冷的笑容。

    “大哥啊,你不会得逞的,这次孽龙渊就会成为你最终的葬身之地。”

    关玉琴自然不会在孽龙渊外边等了,她冷笑一声,身边很快出现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这是一位半神,气息若有若无,让人惊异的是竟然跟关玉琴非常神似。

    “主人!”

    蒙着面纱的女子跪关玉琴面前。

    关玉琴淡然道:“将消息带给萧域主,有人要放出封印在孽龙渊中的神座,让他早做准备。如果有可能,给我将人留在孽龙渊,只要他能够做到这一点,本窑主一定会给他最大的回报。”

    蒙面女子很快消失不见,关玉琴的目光看向孽龙渊所在,她自然不会坐以待毙,这次是最好摆脱大哥束缚的机会,他绝对不会错过。关玉琴脸上浮现出冷笑来,大哥这次最大的错误。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