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二百三十九章 踩脸

    萧战不打算继续在秦府逗留,跟一群自以为是的家伙没有什么好谈的,现在不是他有求于人,而是对方有求于他。

    萧战离开了自己的位置,他朝着宴会厅外走去,秦家的人脸色都非常阴沉,不管是年轻一辈,还是老一辈,他们都感觉被萧战给羞辱了。他们是谁?他们是秦氏一族啊,这可是御花神朝三大皇室之一,何时一个小家族出来的人胆敢蔑视他们?

    “站住!”

    老者冷哼一声,体内恐怖的半神之力涌动,一瞬间他挡在萧战的面前。

    萧战冷冷的看着老者,他的脚步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每一步迈出都坚定异常,仿佛老者释放出来的压力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萧战嘴角绽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他的脚步丝毫不停,这是最强的蔑视,因为他压根就没有将老者放在眼中。

    老者怒了,他来自秦氏一族,何人敢如此轻视他,这是不可饶恕的事情!

    老者出手了!

    作为一名秦氏一族的半神他无所顾忌,一手直接抓向萧战,这是秦氏一族独有的擒拿之手,异常的霸道,仿佛真龙都能够被他一手束缚。

    萧战的脸上浮现冷笑,他的脚步没有丝毫停歇的意思,直接朝着老者抓来的擒拿之手撞去。

    几乎瞬间,让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一掌抓出,看上去非常恐怖的老者竟然一个照面就被萧战捏住了脖子。

    秦家的人都瞪大了眼睛,显然他们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看上去不可一世的老者在萧战的面前竟然如此不堪。

    萧战的嘴角绽起一个讥嘲的弧度,盯着震惊跟愤怒的老者道:“真以为自己了不起了,说实话,半神在我的眼中也是蝼蚁,因为他们根本不堪一击。”

    老者愤怒异常,他试图挣扎,可是不知为何,这一刻他对自身所有的掌控之力都消失了,自己只能任由萧战捏住脖子,竟然什么也做不了。

    萧战的脸上尽是不惜的冷笑,随着他的武主境界迈入四重天的地武,他对于轨迹的掌控愈发的厉害了,这种情况简直是不可思议的,要知道武主只是相当于神变境的存在,没想法到对于半神杀伤力竟然如此恐怖。

    萧战没有将老者放在眼中,就像扔垃圾一般直接将之扔出去了。

    “嘭!”

    老者装在大厅墙壁上,这经过法阵加固的建筑剧烈震动起来,感觉就像似要完全崩塌一般。

    “你找死!”

    老者愤怒了,重获自由,羞怒的情绪占据他的心灵,这一刻他才不顾管什么大局,他只想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将萧战干掉。瞬息间从地上冲起来,整个人就如同一头发怒的猎豹,以最快的速度直扑萧战,半神的立场如若一场风暴炸开。

    萧战脸上绽起邪笑,面对冲来的老者知己而一巴掌印出,劈头盖脸的落在其脸上,那一瞬间“啪”的一声巨响传开,老者被一巴掌直接扇落地面,可怕的撞击力当场就将经过法阵加固的地面砸出一个深坑来。

    这绝对是脸着地,半神的肉身可是非常恐怖的,老者虽然是脸着地,但他坚硬的脸盘还是将地板统统砸碎。对于老者来说,萧战这一招绝对是**裸的羞辱,打人不打脸,而他偏偏就跟抽孙子一样将他一巴掌抽进地板中,这不是羞辱,什么还算羞辱。

    老者一场的愤怒,第一时间挑起来,继续朝萧战发动攻击,他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彼此那如若鸿沟一样的差距,竟然悍不畏死的再度对萧战发动自杀性的攻击。

    萧战已经很不耐烦的,但凡有一点自知之明的人都知道在跟他拥有绝对实力差距时,还一次次冲上来,这就是最愚蠢的行为,那道这老家伙真的以为自己身为秦氏一脉的人,就可以肆无忌惮嘛。

    面对冲起来的老者,有些生气的萧战这次就连抽耳光都懒得用了,直接抬脚踩了出去。让秦家的人感到震惊跟羞辱的一幕出现,老者的脸被萧战结结实实的踩到,几乎瞬间竟然直接被其踩进地面。

    震惊!

    绝对的震惊!

    不过很快看戏的秦家年轻一辈愤怒了,将他们秦家的半神直接踩在地上,这是最**的羞辱啊,简直就是不可饶恕的事情。十多个秦家年轻一辈似乎完全被愤怒蒙蔽了双眼,以至于他们忘记了眼前的萧战可是随意一脚就将一尊半神踩进地面的恐怖存在啊。这些家伙玩图攻击半神,下场可想而知,全都被萧战打飞,没有一点悬念。

    萧战对于自己的举动可是没有半点后悔跟不好意思的,既然秦家没有一点诚意,他有必要跟这些家伙浪费时间,反正不是他先动手的,这些家伙真当他是好欺负的。萧战打不朝着宴会厅外走去,此时现场除了他之外,已经没有人还站着了,自然也不会有人过来阻止他。

    没有人阻拦,萧战很是顺利的走出了宴会厅,少了齐家人那自以为是的面孔,他感觉就连空气都变得清馨起来。萧战不打算在秦府浪费时间,直接朝着外边走去,突然间一股可怕的气息出现,第一时间就将他笼罩。

    这是一个女人,不是萧战见过一次的秦琴,而是一个老妇人,她的实力异常的可怕,竟然要比先前的老者还强出一大截。老妇人出现的瞬间就一脸愤怒就的盯着萧战,她大声质问道:“小子,你知道自己都干了什么吗?”

    萧战冷笑道:“没干什么,就是将一些自以为是的家伙皱了一顿,这有什么问题吗?”

    老妇人怒道:“小子,你死定了,秦家的人可不是你能够羞辱的,今天你休想踏出秦家的大门。”

    老妇人显然没有跟萧战讲道理的意思,她手中拿着一根拐杖,直接就往他脑上砸来,她已经愤怒到极点,中位半神的力量第一时间就将秦府宅院内无数的装饰物震得粉碎。有一尊半神出现,对于萧战来说根本根本不够看,随着对轨迹掌控力度加强,一般半神的攻击对他来说根本毫无一丝压力可言。

    老妇人砸来的拐杖被萧战直接抓住,然后连人一起朝着秦府外扔去,他已经将老妇人所有应对的轨迹扭曲,不管这老女人如何挣扎,最终的结果都是随着拐杖一道飞出秦府。连续两个半神都被萧战轻易横扫,秦家的人有些坐不住了。

    “驸马爷这是做什么,我们秦家不知道哪里招待不周到了?”

    一道阴冷的声音突然从虚空中传来,几乎瞬间一股恐怖到极点的气息浮现。

    萧战的眼睛眯起来,这是一位修为已经能够达到半神极致,似乎已经触摸到更高一层境界,那种若有若无的感觉让他不由心生忌惮。萧战不惧怕任何的半神,对于他来说也就半步神座才是最为可怕的,这尊隐约间触摸到这一屏障的人,自然会让他感到一种忌惮的感觉。

    来人出现了,一身紫红,外表模样非常的俊美,不过却透着一股强烈的阴柔味道。

    这是一名太监!

    萧战对于自己的判断非常自信,秦家拥有太监不算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

    “你们秦家招待不周的地方多着了,让几个自以为是的小鬼在本驸马面前大谈条件,谈不拢的话就叫来半神打算动手,这就是你们秦家的待客之道?”

    太监幽幽道:“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的地方,我们秦家绝对不会做出这等有辱家族的事情来。”

    萧战冷笑道:“你的意思就是本驸马的错了,好吧,就算是我的错吧,既然你米恩秦家没有诚意,那本驸马也懒得跟你们浪费时间,大家还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了。”

    太监嘴角绽起一个弧度,他冷冷的看着萧战道:“萧驸马在秦家打了人,难道就想要一走了之嘛?”

    萧战淡然道:“脚长在本驸马的身上,想要一走了之自然随本驸马高兴了。”

    太监眼中闪烁着阴冷的笑意,他嘴角绽起一个讥诮的弧度道:“脚有长在驸马爷的身上嘛,要是没有的话,那驸马爷是否就不用走了。”

    几乎瞬间气氛凝固了,太监的话充满**裸的威胁,他这可不是仅仅嘴皮子上威胁萧战,说话间体内恐怖的力量涌动,整个人周遭的空间瞬间扭曲起来。

    这是空间的力量,这尊太监显然是修炼空间之道,他在这方面的造诣非常的高,萧战有些惊讶的看向这名太监,因为他发现这家伙竟然拥有最为独特的神体。

    “啧啧!真是令人意外,秦家还真不是一般的奢侈,竟然让一个拥有神体的神裔充作太监。嘿!你是什么神体?难道叫做太监之体,这么说来你是一个天阉之人喏。”

    萧战的话充满戏谑的味道,条件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阴沉起来,他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几乎一个闪念的功夫,两者间的空间扭曲起来,下一刻他直接毫无征兆的出现在萧战的面前。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