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二百二十一章 皇室秘辛

    “萧执事可知陛下几个皇子皇女中为何以十三皇子权势最大?”

    萧战受邀进入西北王府邸做客,战穹的话让他一愣,说实话他还真没有考虑过十三皇子的实力为何是最大的。以前萧战不在意,现在听战穹来说这其中肯定是有缘由的。

    “这个问题我还真没有考虑过,虽然我跟十三皇子接触并不是很多,但是我感觉陛下似乎不大喜欢这个儿子。”

    战穹笑道:“萧执事观察的确敏锐,陛下一直试图压制十三皇子的势力,不过显然这种做法的效果虽然有,但还是让十三皇子的势力凌驾于所有皇子跟皇女之上。其实真正算来十三皇子不算什么,真正让陛下忌惮的是十三皇子背后所代表的力量。”

    萧战好奇道:“十三皇子代表了那些人的利益?”

    战穹道:“这一切都跟神朝皇室构成有关,如今萧执事看到的皇室乃是属于陛下一脉,而十三皇子则是代表着另外一脉,除了他们之外,咱们神朝皇室根由三脉,他们之间一直轮流坐上神朝帝主宝座。帝尊已经在为三万年之久,算是最长寿的帝尊了,前一任大帝来自神亲王一脉,按照神朝惯例,如不出所料外,接下来将会由十三皇子代表的一脉登上帝位。”

    萧战挑眉道:“十三皇子不是帝后的亲子嘛,难道帝后也属于这一脉皇室?”

    战穹点头道:“帝后的确属于这一脉,不过她并非十三皇子亲母。”

    萧战微微挑眉,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十三皇子并不是帝后亲子。

    “十三皇子乃是帝后亲妹所生,当年她们姐妹一同嫁给帝尊,后来因为某种关系十三皇子亲母离开了皇宫,如今一直住在东皇殿。十三皇子只所以能够拥有如今的权势,完全就是因为她之故。”

    战穹说到这里,微微笑道:“这次薛延打算对萧家动手,其实并不是十三皇子的本意,而是秦雨双秦贵妃。”

    萧战的眼睛眯起来,他对于这个秦贵妃可谓素未谋面,不过对方既然已经出手,那就表明彼此的立场。只是萧战感觉问题有些棘手,这种事情属于皇室间的争斗,如果他参合进去,那就是卷入帝王家事中,这种事情一旦参合,要想脱身就难了。

    战穹看着萧战的表情似乎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由笑道:“萧执事不想参合,可你毕竟是驸马爷,就算不是三皇子的人,也会被认为是大公主殿下的人,可以说如今随着萧执事的实力越来越强,十三皇子一脉如果要想登上帝位,萧执事就是一个最大的障碍。”

    萧战闻言直翻白眼,他对于神朝帝位之争并不感兴趣,不过他也知道这种事情是身不由己的。

    “这位秦贵妃不会已经来西北了吧?”

    战穹点头道:“她的确已经来西北了,这次魔山禁区消失,有人想要那这个做文章,将萧家的本家一锅端了,不过我看秦贵妃要想办到这一点将会非常的困难。”

    萧战脸上浮现冷笑,他可不是什么小人物了,仅仅那二十个半神,就能让任何人掂量一番。魔山禁区被毁,这种事情对于很多人来说是大事,但对于萧战来说那还真不是什么事情。

    “这位秦贵妃在哪里,我到想要会一会她。”

    战穹笑道:“虽然陛下对这位秦贵妃不感冒,但萧执事还是不要将事情做得太绝了,毕竟她跟陛下怎么说都是夫妻,面子上会觉得过不去的。”

    萧战很是好奇道:“秦贵妃跟帝后应当很像吧,为何一个能够得到陛下的爱,一个却跟仇人一样。”

    战穹笑道:“这个当然简单,帝后为了陛下可以放弃一切,哪怕是秦氏一脉,帝后也可以完全抛下,但是秦贵妃却不同,她一心为秦氏一脉谋划,试问陛下岂会将之视作另外一半。”

    萧战微微皱眉,不管陛下如何对这个秦贵妃,他明白自己都不能将事情做得太过,不过陛下既然放任这女人过来找他麻烦,那就表明很乐意让这女人吃点苦头。萧战对于这种束手束脚的事情感到有些无奈,要是这个秦贵妃不是帝尊的女人,他绝对要第一时间冲上去直接将之弄成女奴,让她知道找他麻烦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知己知彼,萧战既然知道秦贵妃想要对付自己,那自然要好好了解一番十三皇子所代表的势力到底有多可怕。无疑西北王是一个合适的人选,一番闲聊,萧战逐渐了解到如今神朝有将近三分之一的大军掌控在秦氏一脉手中,对于这种情况他感到有些意外。

    这可是神朝三分之一的军力啊,难怪这个秦氏一脉如此嚣张,仅仅这股力量就让其它皇子跟皇女望尘莫及了。

    不过萧战也就惊讶罢了,他的情况同其他人不同,这种普通军队对他一点威胁都没有,他认为只要再过一段时间,整个傀儡军团的实力就将完全凌驾于所有军团之上,甚至成为总和都不是什么问题。

    ……

    “你确定有办法掌控这支傀儡军团?”

    秦雨双凤目冷冷的看着神情有些傲慢的屠君,对于这位被神朝通缉的神裔她的心中还是存在着反感的,不过为了对付萧战这个异数,她不介意采取一定程度上的合作。

    屠君相比当初在家族试炼上实力更强了,第九境圆满的修为,浑身的气息更是有种超越九境的感觉,让秦雨双身边一个静立的老妪一双眼睛时刻警惕的凝视着他。

    屠君的脸色很是阴沉,自从被萧战偷袭,差点丢了小命之后,他无时无刻不想着报仇雪恨。屠君现在只要想到萧战就恨得咬牙,月之心丢了,傀儡神像的器灵消失,最要命的就是那道父亲留在体内的神念没了,可以说如今的他已经失去最强的依仗,这让他对于造成这一切的萧战充满怨恨,只要有机会他不介意采取任何手段将这小子解决掉。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