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武典

第一百四十六章 冥王陈志

    如何面对完全敛去轨迹的攻击?

    萧战自身具备这个能力,自然会考虑如何应对这种可以敛去行迹的攻击,要真正应对,就要捕捉到那隐去的轨迹。隐去并不是说轨迹不存在了,只不过是被人用特殊手法隐藏了,要想找到这种隐藏就必须找到隐藏的手段,这有如此才能够真正找到隐去的轨迹。

    陈志的天赋蜕变了,萧战认为这应当是从无中生有的基础上蜕变,让其可以窥探招式的轨迹,从而学会如此隐藏轨迹,这并不是真正的抹去,二执事将轨迹隐藏。

    如何隐藏?

    萧战很清楚这种程度的隐藏只是将轨迹收敛罢了,并不是让轨迹消失,要做到这一步,就像他自己必须达到武神境才行。

    萧战瞬间就出招了,他用的是刀,直接一刀劈斩,整个人随刀而动,一刀切入陈志可怕的枪势中。

    刀与枪强势碰撞转瞬间双方交手十多招,不管陈志枪法如何变化,萧战的刀始终都能够准确无误的封挡鬼神莫测的枪。两人的速度越来越快,刀与枪打出最惊心动魄的轨迹,这是震撼人心的场面,任何一个看到的人都感到心底发寒。不管是刀还是枪,众人都能够看得清楚清楚楚,可是不管他们如何做,都无法捕捉到两人任何的轨迹,那种感觉让众人异常的难受,他们明明就在眼前,可他们就是看不懂。

    陈志的枪法非常恐怖,这种恐怖并不是对轨迹的收敛,每一枪都蕴藏着最为独特的立场,一旦被这种气场笼罩,生命就会凋零。萧战很是吃惊陈志的力量,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可怕的力量,要不是他能够轻易隔绝一切针对自己的攻击,怕是瞬间就会被这可怕立场弄得异常的狼狈。

    一直靠得很近的李鸾这时已经惊得原理武斗场,她作为一个武道解说眼力要胜过很多人,一眼就瞧出大战中的两人到底有多恐怖,要换做其他人,怕是一瞬间就被秒杀了。

    上百招对轰,陈志沉声道:“你就只有这个程度吗?”

    萧战笑道:“我是怕大舅哥接不住,所以只能保留自己的攻击。”

    “你尽管放马过来就是!”

    陈志的脸色阴沉阴冷,几乎瞬间他的体内的力量狂暴起来,让人骇异的是原本只笼罩招式的可怕气场,将整个武斗场笼罩,死亡的充盈每一个角落,所有武者一瞬间就发现自己的生命力在飞速流逝,死亡的阴影将人笼罩。

    武斗场内突然出现恐慌的情绪,吞噬生命的气场清晰出在,可是所有人虽然都能够感应到气场的存在,却根本找不到气场在何方,以何种形式存在,生命在流逝,可人们发现自己却无能为力。

    死亡的气场目标就是萧战,一道道法则构建出最为可怕的炼狱,整个武斗场瞬间成了地狱,一切的生命在这里都要遭到终结。

    冥王之叹!

    陈志出手了,天地间似乎响起一声叹息,霎时间一他为中心,死亡如同潮水一般肆虐开来,先前早已笼罩整个武斗场的死亡气场这一刻爆发出最为恐怖的吞噬力。陈志成了吞噬生命的可怕冥王,一切的生机这一刻都因为他的存在而消失。

    陈志出枪了,天地间那属于冥王的叹息再度出现,一枪.刺出,他整个人消失在原地。

    萧战眼皮一跳,陈志这一枪异常的诡异,一枪.刺出来,人已经完全消失,竟然就连他都感应不到那诡异的存在。

    几乎瞬间一声叹息再度传来,声音就在萧战的耳边,来得异常突兀,可是随着这一声叹息的响起,他的心头猛地一跳,可怕的警兆瞬息间狂响,似乎有力量已经击中他的身体,只在瞬息间威力就要完全爆开。

    攻击来自何方?

    萧战并未察觉到攻击的出现,不过一瞬间却感受到了攻击的最终目标。

    竟然是从自己体内而来!

    萧战真的非常吃惊,他没想到陈志这一枪竟然如此攻击,一股可怕的枪劲竟然是由他的身体中爆出,每一丝生命之力似乎要化为那死亡之枪。

    唉!

    叹息再度响起,声音洪亮,仿佛从遥远的天际传来。

    声音响起的瞬间,萧战感到自己被一股恐怖的力量笼罩,那一瞬间他体内的所有生命之力开始变化,欲化为死亡之枪,这一刻萧战的眼中仿佛出现了陈志的身影,所有的生命之力都化为他手中的长枪,他就是那主宰生死的恐怖冥王。

    冥王叹息非常恐怖,当生命之力化为陈志手中长枪时,蜕变瞬息间发生,由生转死似乎变得不可逆转。

    萧战一瞬间笑了,他施展出自己的绝招。

    万物造化——生之刀!

    几乎瞬间萧战所遇的生命之力都在震动,一股恐怖的化刀之力凭空涌现,他那欲化为长枪的生命之力瞬间化为一口口释放出绝世锋芒的神刀。

    生命消失了,一口口凝聚而出的神刀散发出最为浓郁的死亡之力,几乎瞬间它们从萧战的身体中涌现,爆发出绝世锋芒,随着他一刀劈斩而出,凝聚成死亡的刀光。

    万物造化——死之刀!

    萧战一刀斩出,霎时间惊人一幕出现,原本消失的陈志瞬间出现,而萧战却随之消失,这一幕仿佛完全颠倒了过来,陈志体内所有的死亡属性力量一瞬间震动起来,它们竟然在试图化为最为纯粹的刀气。

    陈志非常惊讶,没想到萧战一瞬间就将他的冥王之叹原理学了过去,并且反赠而回,他一枪是让生命之力化为死亡之枪,而萧战这一刀却是让死亡之力化为生命之刀,可以说这一刀完全克制他,一旦转化,他的死亡属性力量一定会出现崩溃。

    陈志知道死亡之力化刀是什么情况,他明白决不能让自己的力量发生变化,不然就算不会死,整个人也会瞬间失去控制。几乎瞬间,陈志眼中诡谲黑芒爆闪,一股恐怖的吞噬从他的身体中产生。

    冥王之狱!

    陈志的身体这一刻化为一座吞噬一切的炼狱,一切的死亡属性力量被他强行吞噬,萧战那试图化刀的可怕一击瞬间遭受最为恐怖的冲击。

    轰!

    狂暴了!

    陈志这一刻真的仿佛化身为冥王,以他身体为中心似乎强行打开一座炼狱之门,那最为纯粹的死亡从他的身体中涌现。

    陈志双目寒芒爆射,他手中的枪瞬间刺出。

    炼狱之门!

    一个充满腥气的巨大门户朝着萧战兜头罩来、浓稠的炼狱之力在澎湃,只欲倾泻而出。

    炼狱的力量是污浊不堪的,一旦被沾染,任何人都要被炼狱之力腐蚀侵蚀。

    萧战锁定罩来炼狱之门,在【真理之眼】下,他看到的不是一个门户,而是一杆漆黑如墨的长枪。所有的顾忌都已经敛去,明明这一枪就在眼前,可是所有人看到的都是恐怖的炼狱之门。

    萧战出刀了,轨迹的敛形对他是无用的。

    因果之刀!

    有因既有果,只要发生过,对于萧战来说就会有结果,不是你想要遮掩就能让这存在的东西变得不存在。

    因果之刀下一切都开始显形,这一刀划着最为美妙的轨迹,瞬息间斩中陈志打出的炼狱之门。

    “轰!”

    炼狱之门瞬间崩塌,陈志消失无踪的枪与人瞬间出现。

    萧战这一刀绝不好挡,不但一刀崩开炼狱之门,还直接一刀穿透陈志的长枪防御,一刀直取其心脏。

    两个人都能够修改轨迹,不过现在的情况是萧战修改轨迹的能力明显要在陈志之上,他这一刀根本就没有隐藏轨迹,可是却直接穿透了陈志的防御,就仿佛结果早已注定,在这一刀面前一切都是徒劳。

    “锵!”

    陈志挡住了萧战这因果一刀,只是就在他打算反击的瞬间目标消失了。明明就在眼前,陈志却什么也看不到,感应不到,这种感觉同他的敛形匿迹完全不同,这一刻萧战真的已经不存在了。

    这种感觉来得很快,陈志吃惊的瞬间接踵而来,他刚刚风挡住的一刀消失,不管他如何探测,整个武斗场这时似乎真的只剩下自己了。

    真的完全消失了!

    陈志异常震惊,就连一丝感觉都没有,哪怕一丝对危险的预知都消失了,似乎根本不存在危险。可是陈志很清楚,萧战就在他的面前,说不定正含笑看着自己,如果双方是敌人,而不是他的妹夫,说不定已经将他干掉了。

    败了!

    萧战的攻击虽然始终没有来到,但是陈志还是清楚自己败了,面对这种完全敛去轨迹,让他根本找不到人的能力,他根本毫无招架之力。

    萧战重新出现,他含笑看着陈志道:“这次对决就到这里如何?”

    陈志沉声道:“你用不着给我面子,我知道自己现在还不是你的对手,不过你不用太过得意,用不了多久我会让自己的能力再获提升,那时谁胜谁负就难说了。”

    萧战微微笑道:“随时欢迎大舅哥来挑战,妹夫我保证奉陪到底。”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