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第2620章 小秦要拜师!

    听到第一法老这话,少年秦师傅浑身一震,连忙拿起那几张照片仔细观察起来,半响之后,心悦诚服地朝着第一法老一拜,“多谢先生指教,小子明白了。8 『Δ1 中文  网”

    “秦师傅,怎么了,就算是水往那边流也是没有问题的啊,这依然是金龟探水的风水局。”少年秦师傅身边的老者被少年秦师傅的举动给疑惑住了,有些不解的问道。

    “金龟探水格局虽然没错,但水往申北方向流,这和正常的金龟探水格局不同,这应该是金龟取水格局。”少年秦师傅答道。

    “金龟取水?”少年秦师傅身边的这几位全都一脸的疑惑,金龟探水他们听到过,但是金龟取水他们还真的是没有听说过,两者有什么区别吗?

    “金龟取水和金龟探水虽然格局相同,但唯一不同的区别便是在于这水流,金龟探水,这水是顺着金龟而流,但是金龟取水,水是逆着金龟之头而流。”

    “用一个形象的比喻那就是一个是水往**的下方,而一个是水往**的上方,前者是直接流入口中,后者是自己去取。”

    听到少年秦师傅这解释,这几位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之色,可是,他们还是不知道这两种风水格局有什么区别。

    “金龟探水和金龟取水实际上的效应没有多大的区别,唯一的区别就在于,金龟取水,有取就要有还。”

    “风水七年一运,这一点你们应该知道,而这金龟取水的格局就是前面七年得到了多少财运,后面七年就要吐出来,这也是为什么户主在一年之前会突然生意走下坡的原因。”

    少年秦师傅侃侃而谈,这一刻,他丰富的风水知识展露了出来,听得身边的几位风水师是不断的点头。

    “七年一转风水运,这其实才是真正的风水,这世上没有永远不变的风水,也许先人下葬的时候是好风水,但如果后代子孙无德,这风水也是会慢慢的转变,好的风水也会被破坏掉,也许是人为,也许是自然变化,但这才是真正的风水之道。”第一法老开口了,目光看向少年秦师傅。

    “多谢先生教导。”少年秦师傅听到这话,又一次恭敬的朝着第一法老一个鞠躬,因为,这段话他以往没有听到过,但他知道,这话是真的。

    第一法老看着少年秦师傅,其实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眼前这个少年会突然说这么多的话,要知道,他平日里并不是一个话多而且多管闲事的人。

    而且,就连他自己也好奇,自己脑海中为何会有这么多的东方的风水知识,自己,真的没有来到过东方吗?

    还是法老王欺骗了自己,隐瞒了真相?

    第一法老没有再待下去转身便是离开,少年秦师傅见状连忙开口,“先生能否稍等一下,还未知道先生的尊姓大名。”

    “不用。”第一法老头也没回,淡淡的说了一句,对于他来说,他也不会在这个城市停留太久,而且也不会和东方的人多打交道。

    看到第一法老头也不回的走,少年秦师傅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转身便是追了上去。

    “哎,秦师傅。”几位老者见状连忙喊道。

    “要想破解这风水转运其实很简单,要么迁坟另选风水地,要么就是调转坟墓朝向改变风水局。”

    少年秦师傅留下这几句话之后便是急匆匆朝着第一法老那边追去,因为第一法老已经是有些走远了,再不追上去就要消失了。

    少年秦师傅朝着第一法老追去,而那位叫做王大哥的中年男子也是连忙跟上,他是知道少年秦师傅的身份来历的,而他也是玄学会会长特意安排负责照顾少年秦师傅的。

    “先生,先生请等等。”少年秦师傅一路追赶,然而他现无论他走的多快,离着这位怪人的距离始终是没法拉近,一直是保持着这样的距离。

    “杨家宾馆。”

    少年秦师傅看着第一法老来到了这家宾馆门前,因为他在远处看到了第一法老走进了这宾馆内。

    “秦少,你这是?”王姓男子也从后面跑了上来,气喘吁吁的问道。

    “那位先生住在了这宾馆之内,王大哥,我们今晚也住这里吧。”少年秦师傅答道。

    “可是秦少,我已经安排好了市区的酒店了,这酒店是不是?”

    在王姓男子眼中,秦少是什么身份,如果秦少表露出来真正的身份来历,整个省城玄学会的人都会过来拜访秦少。

    这一切,都是因为秦少的父亲,那位玄学会有史以来最传奇的人物,秦少身为那位的儿子,值得玄学会的人如此对待。

    “没关系,住哪不是住。”少年秦师傅笑着拒绝了,而后走进了宾馆,在前台开了两间房间。

    次日!

    天气晴朗,当第一法老和安拉从电梯走出来的时候,大厅之内的少年秦师傅眼中一亮,连忙走上前,说道:“先生早餐没有吃吧,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很不错早餐店。”

    “不用。”第一法老直接是拒绝了,话语冷漠,给人一种这位少年秦师傅是热脸贴冷屁股的感觉。

    “你这人怎么这样,秦师傅……”王姓男子有些不满的开口,当着外人的面,他还是称呼秦少为秦师傅的。

    “王大哥。”少年秦师傅喊住了王姓男子,而后一脸诚恳的朝着第一法老说道:“先生,小子姓秦名满,想要拜先生为师,学习风水之道。”

    “秦师傅,这怎么可以!”

    少年秦师傅话一出口,最先做出反应的不是别人,而是这位王姓大哥,他不能理解,以秦少的身份,还用拜被人为师傅?

    或者更准确的说,这世上还有哪位有资格在风水上可以和秦少的父亲相提并论,秦少父亲在风水上的造诣那是整个玄学界所公认的第一人。

    “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当初赖公,杨公为了提高风水上的造诣也是广拜名师,先生在风水上的造诣小子十分钦佩,希望跟随先生学习风水之道。”

    一旁的安拉听到秦满的话,一脸疑惑的目光在第一法老和秦满脸上流转,她不知道第一法老就昨天出去了一下,怎么就会有人想要拜师,昨天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王姓男子想要劝阻,但是他知道秦少这样的不是他可以劝阻的,说白了其实他和秦少也不熟,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

    “不收。”第一法老依然是拒绝,他来中国是有任务的,而不是来收徒的。

    “另外,不要再跟着我。”第一法老直接是朝着宾馆门口走去,安拉见状连忙跟上,只留下秦满站在原地。

    “秦少,这人太不识好歹了,而且我觉得这人风水也不一定厉害到哪里去,没准昨天不过是误打误撞而已,而且最后解决的办法不还是秦少你提出来的吗?”

    王姓男子在一旁劝道,他是想让秦满取消拜师的念头的。不然的话,堂堂秦国师之子竟然还要拜其他人学习风水之道,这要是传出去估计会震惊整个玄学界。

    “不,这位先生在风水上的造诣绝对是顶级的,那些话每一句都暗藏着风水之道,对我来说如同醍醐灌顶。”

    秦满摇了摇头,因为他知道,如果不是一位真正的风水宗师是说不出这样的话来的,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此人的许多话和自己父亲所留下的风水笔记有许多的相同之处。

    秦满从懂事以来便是开始学习风水,因为身为秦家儿子,像秦枫可以选择从商或者做他想做的事情,但唯独他不行,他是秦家长子,自己父亲的衣钵传承必须是由他来接受。

    越是学习风水,便越是知道风水的博大精深,这些年来,秦满一直是在刻苦专研风水,二十岁不到的年纪,便是差不多走过了祖国的五湖四海,三山五岳。

    对于秦满来说,他是秦国师的儿子,他的父亲也许实力不是玄学界第一人,但绝对是玄学界第一风水师,而他作为第一风水师的儿子,他身上的胆子很重。

    因为,他要维护自己父亲的荣光,他不得给自己父亲的丢脸,不能让别人笑话堂堂秦国师的儿子竟然在风水上的造诣平平。

    如果说他们几兄妹当中最累的人,那么一定是秦满,但这也是身为长子的责任,从懂事的那一刻起,秦满便是知道自己身上的担子。

    甚至有时候,孟瑶看到自己儿子废寝忘食的样子都觉得不忍心,好几次都劝说,可秦满依然是这样。

    所有人都觉得他身为秦国师的儿子,在风水上的造诣应该是出众的,而秦满的表现也确实是没有让大家失望,在风水上的表现都很优异。

    但是,所有人都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可只有秦满自己才知道,他走到现在吃了多少苦,因为,没有人教他,他所拥有的就是自己父亲所留下的那本风水笔记。

    可越是到后面,秦满便越是有些心力不继,因为笔记上的东西到底是死的,而且越是后面,记载的也越是深奥,很多他都不理解。

    所以,他现在急需一位真正的风水宗师的指导。(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