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第2489章 谁让我成为孤儿寡母,我让他成为孤魂野鬼

    “你白立不是云梦之境的原住民!”

    一石溅起千层浪!

    云婉儿的这句话让得在场的人一片哗然!

    “这……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师傅,在咱们云梦之境之外,真的还有另外一个世界存在吗?”

    “这传闻我好像是听说过,但是我一直觉得传闻是假的,因为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外面世界的人。”

    “白立真的不是我们这里出生的人?”

    所有的人在议论之后目光全都看向秦宇,他们想要从秦宇的脸上得到答案,然而,秦宇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这让得在场的人都有些失望了。

    看到秦宇没有表态,云婉儿继续说道:“这样一来,一切都可以解释的清楚了,你白立来自于外面的世界,所以在潜龙郡之前,你的一切都是空白,而这同样也就解释了,为何你在通过了潜龙郡的考核之后,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成为内门弟子,甚至成为白家的天骄乃至于成为现在我云梦之境的天骄第一人。”

    “当然,这一切到目前为止都只是我的推断,因为我没有任何的证据,唯一有可能知道一切的王夏天已经死了。”

    云婉儿没有一口咬定秦宇就是外来人,然而通过云婉儿的这一段分析,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如果白立拿不出证明的话,那就等于是坐实了外来人的身份。

    因为,云婉儿分析的环环入扣,可以说是没有一点的漏洞。

    想到这里,在场不少人看向秦宇的眼神便是有些变了,充满了猜忌和怀疑。

    人都是有着地域心里的,先前知道秦宇是为了替朋友报仇而毁掉的云家外堂,不少人还表示了支持和认同,然而这一刻却是全都没有了。

    这一切,就因为秦宇的外来人身份。

    一个外来人不管他做的事情多有道理,人们都会下意识的排斥,下意识的选择站在自己人这边。

    “哈哈,原来所谓的白家的天骄竟然是一个外来人,白望山,你们白家可真是好会找人啊。”

    云傲双在这一刻却是放声大笑了起来,而一旁的昊残婆也同样是一脸的嘲讽之色,“外来者敢进入我云梦之境必然是心怀不轨,此等之人见到必须杀之,可白家倒好,竟然还给了天骄名分,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白望山的神色变得难看起来,不仅仅是因为云傲双和昊残婆的嘲讽,活到他这个年纪了,什么样的言语攻击没见过,又岂会因为这点口舌之争而影响到情绪。

    白望山脸色难看的原因,是他也开始怀疑起秦宇的身份了,云梦之境的其他势力不知道,但是他们四大家族的高层却是知道,在云梦之境有着一道铁律,那就是不允许外来人踏入。

    外来人,将是他们云梦之境的公敌!

    “白立,这件事情你给大家一个答复吧。”白望山看向秦宇,开口说道。

    在白望山的眼中,毁掉云家外堂虽然也是一件天大的事情,但是和白立外来人的身份比起来,前者便完全可以是忽略不计了。

    “望山王,其实,只要这王秋天把他所知道的全部说出来,真相便是水落石出了。”一旁的云婉儿再一次插嘴说道。

    “不,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们的,我什么都不知道。”秋天几乎是想都不想的便是坚决坚决了,因为他是绝对不会出卖秦大哥的,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这话一出口云婉儿便是笑了。

    人群一片哗然,秋天如此坚决不愿意回答的态度反而是引起了在场的人怀疑。

    这白立要是不是外来者,你把事情给说出来不就行了,偏偏要遮遮掩掩不肯说,这岂不是说明白立的身份来历见不得光,坐实了云婉儿的猜测。

    听到秋天的回答,秦宇也是叹了一口气,他不得不承认,云婉儿此女的心机确实是十分的缜密,秋天是落入了对方的圈套当中了。

    因为云婉儿知道,如果她询问自己的话,自己完全可以不搭理对方,甚至可以随便编造一些理由出来,这云婉儿就算是不相信也奈何不了自己。

    但是云婉儿很会找对象,她把目标放在了秋天的身上,而秋天的性子又比较耿直,根本就没有看出云婉儿的真正目的。

    秦宇知道现在他不开口都不行了,对方已经是盯上了秋天,自己要是不开口的话,对方必然会抓住秋天不放。

    好在,他在前往大罗府城的路上便是已经做了最坏的准备了。

    “云婉儿,你想要知道什么直接问我就可以了。”秦宇开口了,目光看向云婉儿,又看了看白家这边,而后朝着众人说道:“你不就是想要知道我是不是外来者吗?”

    “没错!”图穷匕见的时候了,云婉儿也不再掩藏什么了,而且她隐隐觉得自己胜券在握了。

    “那好,我就告诉你吧。”秦宇脸上露出笑容,而在场的所有人在这一刻目光都一瞬不瞬的盯着秦宇,等待着秦宇的回答。

    站在白望山身后的白若寒神色复杂,而白家的那些天骄也是如此,尤其是和秦宇结下了契约的那些天骄。

    从到来之后只开口说过一句话的天缺,这一刻那一张稚嫩的脸上却是有着一抹异样的光彩闪过。

    “我,确实是外来者!”

    秦宇,终究是承认了下来,因为到了这时候,他就是不承认也不行,否认的话,这云婉儿和云家的人必然不会善罢甘休,将矛头给对准秋天。

    夏天已经是因为自己而死了,秦宇不希望秋天也出事!

    对方的目标是自己,只要自己承认了下来,那么秋天便会无事,毕竟,在云婉儿这些人的心中,秋天不过是一个蝼蚁一样的存在。

    人群,再次哗然!

    “这白立竟然真的是外来者。”

    “真是太可恨了,一个外来者竟然混迹到我云梦之境来,而且还成为白家的天骄。”

    “这白立必然是带着阴谋进来的,谁知道他去了祖圣地是想要干什么,白家竟然没有现白立的外来者身份,实在是太无能了。”

    “没准这白立本来就是尊者级别的强者,只不过通过了特殊的秘法隐藏了自己的实力而已,这样就能解释为什么从祖圣地出来这白立的实力会突飞猛进的这么快!”

    “对,就是这样的,这白立的目的应该就是祖圣地,也许他的目的已经是达到了,如果不是云家的人现,没准就要让白立的阴谋得逞了。”

    人群开始变得义愤填膺,看向秦宇的目光带着仇视和不信任。

    不过,秦宇却是没有多大的惊讶,因为在他回答云婉儿的问题之前便已经是预料到了这一点。

    “白立,你知道你在说的什么吗?”白望山面色阴沉的看向秦宇,沉声质问道。

    “怎么,白望山你莫不是还不死心吗?舍不得你们白家这所谓的天骄第一人?”昊残婆冷笑着问道。

    “白望山,这白立已经是自己承认了外来者的身份,而且又毁掉了我云家外堂,我有理由怀疑这白立到我云梦之境就是为了来破坏的。”

    云傲双也是跟着开口了,“本来本座室打算把这白立给灭杀掉的,不过现在本座改变主意了,要生擒白立,拷问出他来到我云梦之境的目的,还有没有同伴潜伏?”

    “不过我觉得你们白家最好内部盘查一下,毕竟这白立最早去的可是你白家,要是没有同伴接应,啧啧……”

    白望山的脸色更加的阴沉,沉默着一言不。

    “白立,乖乖束手就擒跟本座走。”

    “我也想,不过我这人没有乖乖束手就擒的习惯。”

    秦宇笑了,目光看向云傲双,“外来者又如何,从头到尾我都没有做过对云梦之境不利的事情。”

    “这个不是你自己说了算数的,就凭你外来者身份,就必死无疑了。”

    “王,难道我们真的就坐视不管?”白若寒看到秦宇和云傲双的对峙,朝着白望山问道。

    “怎么管,所有外来者都是我云梦之境的公敌。”白望山皱眉低声答道。

    “可白立并没有做什么背叛我白家的事情,相反的还为我白家带来了荣耀,如果没有白立的话,我们也不可能得到幽梦草。”白若寒辩解道。

    “这话可不对。”离着不远的云婉儿听到白若寒的话,开口说道:“祖圣地的幽梦草有多难寻到大家都是知道的,可这白立却是拥有那么多的幽梦草,谁知道白立有没有在祖圣地内搞破坏,而且没准,现在云梦之境的危机便是和白立也有关系。”

    云婉儿这话一出,那些尊者级别的强者脸色全都变了,联想到不久前的异变,一个个看向秦宇的眼神也是充满了杀机。

    因为,仔细一想,异变出现的时候,正好是白立一批人进入祖圣地不久之后开始的。联想到白立的外来者身份,这其中没准还真的是有关系。

    “从现在开始,白立不再是我白家族人!”白望山,终于是开口了!

    白望山的话出口,秦宇表情依然有着一缕遗憾之色,对于白家他没有多大的感情,只是想到以后再也不能见到小公主却是有些遗憾。

    “哈哈,白兄深明大义!”

    白望山这话一出口,云傲双对待白望山的态度便是变了。

    白望山没有理会云傲双,他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无奈之举,在现在这个时候,白立的身份实在是太敏感了。

    白立,已经是犯了众怒了,他白家虽然强大,但也不可能和整个云梦之境的势力相抗衡。

    “傲双兄,白立着小崽子和我昊家有些恩怨,在傲双兄出手之前,让老太婆我先出一口恶气。”

    昊残婆在这个时候也是开口了,望向秦宇的目光充满了阴狠之色。

    “残婆请便,只要留这小子一口气就可以了。”云傲双点头,此刻在他和昊残婆的眼中,秦宇已经是砧板上的肉,任他们宰割了。

    “放心,我不会让他这么容易死的,我会让他尝遍我昊家的所有刑罚手段。”

    “你要让他尝遍你昊家的所有刑罚手段,那我就让你尝尝五马分尸之滋味。”

    就在昊残婆的话音落下的时候,传送阵处,又有一道光芒闪射而出,而后那里出现了三道身影。

    最前方的,是一位清丽绝艳的冰冷女子,而在这女子的身后则是跟着一位中南男子和小女孩。

    “白谨!”

    看到这位清丽绝艳的冰冷女子,昊残婆的脸上闪过一缕嫉妒之色,同样都是女子,对方却是有着绝美的容颜,而她,却是一个半残的老太婆。

    最关键的是,对方不但有着容貌,就连实力也是达到了尊者,不然的话,要是换做一个只有美貌的小辈,她根本不会嫉妒。

    没错,出现在传送阵处的三人正是白谨和白木,至于那小女孩,便是小公主。

    “白立!”

    小公主看到秦宇,便是高兴的朝着秦宇跑去,而一旁的白木则是苦笑着跟上,至于白谨却是脚踏莲花,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人群当中,走到了秦宇的跟前。

    没有人阻止,白谨之名整个云梦之境谁不知道,而且,那清冷绝艳的模样也让得一般人不敢靠近。

    “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看到白谨,秦宇只能是苦笑的表示抱歉。

    “你这家伙从来就是一个麻烦制造点,早就会猜到有现在的这一天。”白谨淡淡的答道,而后,却是站在了秦宇的一侧,与秦宇一起面对着前方的所有人。

    “白谨,你什么意思,这白立可是外来者!”云傲双目光阴沉的盯着白谨,说道:“白立隐藏的深你不知道也很正常,但是现在白立却是自己承认了。”

    “谁说我不知道的。”白谨轻笑,“我很早就知道他是外来者了。”

    “你说什么!”

    “我说,我很早之前便是知道了。”

    哗!

    白谨的话让得全场沉寂了几秒,而后爆出一阵哗然声。

    秦宇苦笑,他不知道白谨为何会这样说,这等于是把她自己给搭了进来。

    “别以为我是为了救你,我只是不愿意看到灵儿她……”

    白谨似乎是知道秦宇在想什么,撇了秦宇一眼,不过话说到一半便是停止了,因为,那昊残婆在这时候开口了。

    “听到了没有,这白谨知道白立的身份,没准这白立的同伙便是白谨,我可是听说了,白谨也是最近几年才出现在这白家的。”

    “对啊,十年前都没有听过白家第十一山有王者。”

    “以前根本就没有听过白谨的名字,现在仔细想一想,这白谨出现的情况似乎是和白立一模一样。”

    人群再次议论起来,这一次,甚至都怀疑起了白谨的身份,这让白望山皱了皱眉,沉声喊道:

    “白谨的身份没有任何问题,这一点我白家老祖可以担保,你们不要怀疑。”

    人群,因为白望山的这话再一次安静下来,白家老祖,这四个字有着无尽的分量,作为整个云梦之境最顶尖的四人之一,他们的话就是圣旨。

    白望山抬出了白家老祖,并且说出了老祖担保的话,那么白谨的身份也就没有人再去怀疑,哪怕是怀疑的也不敢表现出来,因为,再怀疑的话那就意味着挑战白家老祖的权威了,是对白家老祖的怀疑。

    “白谨,白立已经是被我逐出了白家,他的事情你就不用插手了。”

    白望山看向白谨,对于白谨他知道老祖很看重,所以哪怕白谨没有进入前三山,但是白望山对白谨说话的语气完全是平等的。

    “他有没有被逐出白家,和我插不插手他的事情完全是两回事,我插手,不是因为他是白家的族人。”白谨淡淡的答道。

    “白谨,你以为凭着你就可以护住这小子了吗,你把我们这些人给放到哪里去了。”昊残婆冷笑道。

    “白谨,不要自误!”云傲双也是开口了,他对白谨说话要比先前对白望山有耐心许多,这让一旁的昊残婆的眼中更是流露出不满之色。

    实际上,在当年,昊残婆曾经追求过云傲双,只是被云傲双给拒绝了,这么多年来,云傲双曾经有一个妻子,不过早在几百年前便已经是逝世了。

    “白谨,不要胡闹。”白望山也是开口,他不明白白谨怎么就这么想要护住白立,虽然说白立是天才,但是如此关键的时候,要保白立,那就等于是把整个白家给拖下水。

    “算了吧,这事情是我惹出来的,我自己解决。”秦宇也是开口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白谨压根就没有搭理秦宇,目光看向在场的众人,红唇轻启,一字一顿地说道:“你们不就是怀疑白立来云梦之境是来搞破坏的吗?那我可以告诉你们,白立来云梦之境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白立,是来找我的,因为,他是灵儿的父亲!”

    “谁要是动他,害的我和灵儿成为了孤儿寡母,那不好意思,我也得让他变成孤魂野鬼!”

    ps:二合一大章!(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