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第2455章 再上祖船

    第八山!

    这是秦宇时隔三十年又一次来到这里,当初,从第八山离开之后,在祖船之上便是耗费了十年的时间,后来又在战尊殿修炼了二十年,便是三十年的时间。[

    看着高耸入云的第八山,秦宇有些恍惚,转眼之间他来到这万古竟然已经是三十年了,三十年,差不多是他在未来的大部分岁月了。

    也幸亏是因为在两个不同的时间流上,所以秦宇不担心出现,到时候回去的时候便是沧海桑田的一幕。

    关于这一点,在知道自己是来到了万古的岁月,秦宇便是想明白了。

    第八山的山脚下,那位第一战尊一如既往的坐在那里。

    “见过第一战尊。”秦宇恭敬的朝着第一战尊开口喊道,哪怕是实力提升了,但是面对第一战尊,秦宇依然是有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第一战尊那深邃的眸子望向秦宇,久久未语,而第一战尊没有开口,秦宇也是静静的站立在那里,同样是选择了沉默。

    半响之后,第一战尊突然伸出手指,朝着一指点去。

    这一指,一股撼动天地的气势排山倒海一般涌向秦宇,这这一刹那,秦宇整个人便是仿佛感觉到了窒息。

    几乎是没有任何的犹豫,在秦宇的脑海中出现了这二十年来他所演化的那两道身影中的一道,同时,在秦宇的背后也是出现了一个虚影。

    “果然如此!”

    虚影出现的一刹那,那股让秦宇窒息的压力便是猛地消失了,而第一战尊那浑浊的老眼当中,第一次有过精光闪过。

    “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我会突然对你出手。”

    看到秦宇脸上的疑惑,第一战尊开口解释了,“你能以一劫战尊的实力杀死那摩罗耶鲁的时候,我便是在怀疑了,出手,不过是想验证一下我的猜测。”

    “第一战尊,我不懂你说的什么?”

    “其实,很多人都不懂,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祖船的祝福到底意味着什么。”

    第一战尊很有耐心,看向秦宇的目光也是带着一缕欣赏,“就好像,所有人都不知道那九个石洞中的石刻上的身影到底意味着什么?”

    “还请第一战尊解惑。”

    “说到那九个石洞,那得从很久远的岁月前说起了,那个岁月到底有多远,连老夫都记不住了,姑且,把他称之为最原始时期吧。”

    “咱们人类这边有九王,可你知道,九王是什么时候诞生的吗?又是凭什么能够成为九王的吗?”

    “九王,都是进过石洞之人,并且,都是参透了这石洞中石刻上身影所蕴含的大道的人。”

    “什么!”

    秦宇浑身一震,以他的智慧,已经是知道第一战尊要说什么了。

    “你也猜到了,没错,想要成为王,那就必须参透石刻中的一道身影,只要参透了其中的一道身影,便是可以进入王的境界,而九王,便是唯一参透了石洞中九道身影中的存在。”

    第一战尊,告诉了秦宇关于祖船祝福的秘辛,而知道这个秘辛的,除了九王之外,整个人类不过十人。

    再震惊之后,秦宇的心中却是多出了一个疑惑,一个关于这九道身影的来历的疑问。

    一开始,秦宇是怀疑这九道身影也许就人类当中最顶尖的那九王,不过此刻第一战尊却是告诉了秦宇,这九道身影并不是九王,而之所以那九位可以成为九王,真是因为参透了这九道身影。

    “每一位王都只参透了一道身影,而从九位王之后,数万年来,却是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参透其中的一道身影了。”

    第一战尊再次开口了,秦宇又一次动容,一开始听到第一战尊的话,他还以为是要参透九道身影才可以达到九王的境界,可现在第一战尊告诉他,只要参透其中的一道便是可以达到那个境界了。

    “秦宇,你是这五千年来,第四个感悟到了这些身影的战尊,如果要说,还有可能再出一个王的话,那么你的机会很大。”

    “第一战尊,你这话的意思是?”秦宇抬头看向第一战尊,有些不解的问道。

    “咱们人类在和异族的战斗中一直是处于下风,这样的情况已经是持续了数万年了,知道为什么吗?”

    第一战尊看到秦宇摇头,也没在意,因为,这些秘辛,一般的战尊都根本不知道。

    “那是因为,异族比我们多一个顶尖的存在,人类有九王,但是异族却是有十祖,也正是因为多出了一祖,所以我们人类才会一直处于下风。”

    秦宇恍然,到了九王这个层次的存在,就好像自己所在的那个世界的核武器一样,多一个,就等于多一份威胁力。

    “秦宇,原本你杀死了两位金甲强者,按照规矩我应该当场给你奖励的,但是我却没有,而是等在二十年后,你知道为什么吗?”

    秦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道。

    “因为,我打算给你一个机会。”第一战尊的老眼露出精光,“所有战尊都知道,每一位战尊这一生只有一次踏入祖船的机会,但是,这一次我打算再给你一次进入祖船的机会。”

    “什么!”

    秦宇动容,在听了第一战尊的解释之后,对于祖船祝福,秦宇总算是知道意味着什么了,那意味着,将有机会成为王的存在。

    “第一战尊,那在我之前的其他四位,难道后来也上过祖船?”

    “没有。”第一战尊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那四位,都死于异族的手上了。”

    “秦宇,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一般情况下,哪怕你记下了那九道身影,也是不可能再次踏上祖船的,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人类,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危急的关头,有些事情必须要提前布局了。”

    “秦宇,上一次来到这里,王没有见你,我曾经告诉过你,王不在山上,那么现在我告诉你,不止是咱们的王,其他八位王也同样是不在山上,九位王已经离开了有三千年了。”

    第一战尊的表情变得十分严肃,“这是我们人类最大的机密,整个人类知道的也就各大区域的第一战尊而已,这件事情,你必须要保密。”

    秦宇神情一凛,十分郑重的点了点头,这件事情,确实是需要保密,因为一旦让异族知道这消息的话,必然会趁机向人类全面开战。

    “第一战尊,那九位王离开是?”

    “这问题,我回答不了你,因为我也不知道,王当初离开的时候只跟我说了一句话,那就是此次他们离开,是为了寻找一个答案,而这个答案将关系到咱们整个人类的生死。”

    “好了,这些事情现在的你不需要管那么多,今天,我会送你再一次上祖船,而这一次,你在祖船上所呆的时间将没有任何的限制,只要你想要呆多久就可以呆多久。”

    第一战尊很显然是不想再谈下去了,直接是结束了话题,而秦宇也是知趣的没有再询问,就第一战尊透露出来的这些讯息,便是足够他研究许久了。

    “你且在这里等我一下,要想第二次登上祖船,需要一样东西。”

    第一战尊飘然朝着山上而去,一刻钟之后才再次出现在秦宇的面前,“走吧,我送你去祖船。”

    再一次来到这祖船之前,离着祖船还有十米的距离时,秦宇却是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排斥力,这股力量,让得他寸步难进。

    “想来是因为我已经上过一次祖船,这祖船上方已经是有我的气息了,所以再一次感应到我的气息之后便是直接拒绝了我。”

    秦宇心里了然,也终于是明白,为何战尊一生只能踏上祖船一次了,很显然这不是九位王留下的规矩,而是这祖船的规矩。

    “秦宇,这是王炼制的一枚登船令,耗费了王千年的时间,持此令便是可以登船。”

    第一战尊手上多出了一块令牌,这令牌古朴无华,但落在秦宇的手上之后,秦宇瞬间便是感觉到那股排斥力消失殆尽了。

    “去吧。”

    第一战尊面带鼓励的笑容看着秦宇,秦宇深深的朝着第一战尊点了下头,而后,迈步走上了木梯。

    看着秦宇的身影消失在木梯之上,第一战尊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凝重,就这么盯着祖船许久,而后,轻声自语道:

    “王,这令牌你花费千年的时间替我炼制,不过我知道,就算再次踏上了这祖船也是无用,这几十年,我隐隐感觉到将会有大事生,现在,不得已下便是将这令牌给予这秦宇了。”

    “秦宇,希望你不要让老夫失望!”

    第一战尊的身影消失了,而此刻的秦宇也已经是来到了甲板之上。

    再一次踏上祖船,秦宇的心里却是没有一丝激动,因为,虽然第一战尊没有明说,但是他很清楚,第一战尊给予自己的这块令牌,应该原本是属于他的。

    第一战尊,将第二次登上祖船的机会给予了自己!(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