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第2344章 入境之法

    光幕之中,出现了一位老者,而在看到这位老者的时候,萧枫的脸上露出了震撼之色,因为,这位老者和他们萧家先祖的画像一模一样。≧

    “太祖!”

    “吾之后辈。”

    光幕中的老者目光在秦宇和萧枫的身上扫过,那一刹那,秦宇还没有什么感觉,但是萧枫便是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血液在这一刻却是沸腾了起来,那是一种来自血脉中的呼唤。

    “吾萧家萧先绝,吾之后人,吾等待尔等太久了。”

    “太祖?”萧枫的情绪很激动,因为此刻他真的确定眼前这位就是他们萧家的先祖。

    “吾离去之前留下这玉牌,等待后人接受,却不料尔等一直让其沉浸至今……”

    听到太祖的话,萧枫的表情变得惊愕,太祖的意思竟然是在等待接受这玉牌的后人,可他们萧家这些后人,为了出于对太祖的尊重,太祖离去之后,这块玉牌便是一直封存着。

    如果,不是今天因为秦国师要调查玉牌的秘密,恐怕太祖的这块玉牌也永远不会被人碰触,要真是那样的话,那太祖的这道残念恐怕也没有机会出现了。

    “太祖,是我们这些后辈无知。”

    “吾之后人,玉牌之内,有吾之传承,则族内天之骄子传之。”

    “太祖,这玉牌还有传承?”萧枫有些震惊,如果玉牌内可以蕴含传承的话,那这么多年来为何萧家没有一人现?

    “玉牌是神奇之物,可留传承,但留传承之人实力不得低于尊者境界。”

    萧家太祖的话让得萧枫恍然,要是这样的话那就可以解释这一切了,从太祖之上,萧家虽然有不少传奇宗师,但从来没有出现过尊者层次的高手。

    “萧家太祖,在下有一事询问。”

    一直一旁沉默听着萧家太祖的残念和萧枫交代事情的秦宇在最后终于是开口了,因为他现萧家太祖的残念已经是开始慢慢的变得稀薄了,很显然要不了多久这道残念的能量就要消失了。

    如果不趁着萧家太祖残念消失之前把该问的问出来,一会就没有机会询问了。

    “太祖,这位是秦国师,是玄学界现在的国师,也是我们萧家的恩人,将我们萧家从灭族之灾中给挽救出来。”萧枫看到自家太祖目光看向秦宇沉吟不语,连忙在一旁帮腔介绍起秦宇的身份。

    “既然是我萧家恩人,那你问吧。老夫要是有知道的,必然会告诉你。”听了萧枫这话,萧家太祖这才朝着秦宇答道。

    “太祖前辈,我想问的是这玉牌的来历,是不是和云梦之境有关系?”秦宇直接是开门见山的问道。

    “咦,你竟然还知道云梦之境?”

    萧家太祖惊咦了一声,很显然秦宇知道云梦之境这让他有些吃惊,不过下一刻萧家太祖便是点头承认了下来。

    “没错,这玉牌确实是来自于云梦之境,你既然知道云梦之境,也看到了这玉牌,我知道你接下来会要问什么,我现在就告诉你,老夫当初确实是云梦之境中人。”

    秦宇的眼瞳收缩了一下,虽然,从看到玉牌的时候,他心里便是已经有了这方面的猜测,并且觉得可能性很大,但真当萧家太祖亲口承认下来的时候,依然是心跳不争气的加快了几下。

    “太祖,什么是云梦之境啊?”一边的萧枫也是一脸的震撼,因为他一直以为他们萧家先祖就是西南本地人,现在看来却是不是了。

    “云梦之境,那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地方啊。”萧家太祖感叹了医生,老眼之中有着一缕复杂之色流露,很显然是不想谈有关于云梦之境的事情。

    “太祖前辈,晚辈想要求问的是,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进入云梦之境?”

    “进入云梦之境,你进去那里想要干什么?”萧家太祖有些疑惑的看向秦宇,目光在秦宇身上多停留了几秒,而后,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继续说道:“是了,以你现在的境界,确实是到了追求那一步的时候了。”

    秦宇知道萧家太祖肯定是误会了,不过却也没有去解释,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进去云梦之境干什么?寻找一样东西,可是寻找什么东西他都说不上来。

    “云梦之境外人是不能进去的,不过,你既然是我萧家的恩人,如果你想要进去的话,刚好是有一个办法的。”

    “还请太祖前辈明示。”秦宇难掩激动之色,寻找云梦之境这么久了,终于是有结果了。

    “要想进入云梦之境,最大的难关便是护境之阵,如果不是云梦之境人闯入便是会被阵法给抹杀,所以,要想进去,只有是让自己成为云梦之境的人。”

    秦宇沉吟了一会,目光看向萧家太祖,“太祖的意思是说从这玉牌上下手?”

    “没错,我萧家有玉牌三百六十六块,而这些玉牌都是我当初从云梦之境当中带出来的,但是除了我自己之外,其他的玉牌都是崭新没用使用过的,并不被护境之阵所承认。”

    萧家太祖目光看向下方的玉牌,继续说道:“唯独老夫的这块玉牌不同,这块玉牌是被护境之阵所接受的,当初老夫从云梦之境离开的时候,偷偷的将这玉牌给带了出来。”

    “如果你想要进入云梦之境的话,唯一的办法便是携带老夫的玉牌进入,这也算是报答你对我萧家后人的大恩。”

    听到萧家太祖这话,秦宇眼睛微微眨了几下,也没有客套,直接是答道:“如此那就多谢太祖前辈了,晚辈确实是需要进云梦之境一趟。”

    “现在是哪一年?”萧家太祖突然话锋一转,问出了另外一个问题。

    “是庚子年!”萧枫愣了一下之后,答道。

    “庚子年嘛……”萧家太祖不知道是在想什么,过了那么半响之后目光看向秦宇,“如果你要进入云梦之境的话,最好是在一个月后。”

    “前辈,这之间有什么原因吗?”

    “当然有原因,不过具体的原因我不能告诉你,等你进入云梦之境后便是会知道了,一个月之后,三个月之内的话都可以进去,如果错过了这段时间,那就三年后再进去吧。”

    “不要问老夫为什么,老夫虽离开了云梦之境,但是有些事情依然是不能说的。”

    “记住,因为老夫的玉牌是从那护境之中偷偷拿出来的,所以你要是拿着老夫的玉牌进入了护境之阵后,切勿停留,不然的话,恐怕会生变故。”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老夫这玉牌也只能是使用一次,可以让你进入云梦之境一趟,但要是再想进去那就不行了。”

    小家太祖交代完了这些之后身影便是慢慢的淡去了,到最后,彻底的消失无踪。

    “太祖!”

    萧枫高呼一声,以他的眼力自然也是能够看出太祖的残念为什么会消失,那是因为能量消耗殆尽了,毕竟,这道残念存在于玉牌之中已经是上千年的时间了,能支持这么久已经是很厉害了。

    萧家太祖走了,萧枫也是接受了这个事实,情绪慢慢的恢复平静。

    “萧宗师,你家太祖的这块玉牌之中有着传承,你先拿着这玉牌将传承给传下去吧。”秦宇开口朝着萧枫说道。

    “秦国师,不然还是你先拿着,等你从那什么云梦之境出来之后再交还给我就可以了。”萧枫想了一下后说道。

    “不。”秦宇笑着摇了摇头,“云梦之境很神秘,就算是我进去,也不见得就可以一帆风顺,要是一个不好陨落在那里,那你们萧家太祖的传承也就没了。”

    虽然,秦宇这话有半开玩笑的意思,但萧枫神情还是一凛,因为萧枫从秦宇的话中听出了忌惮之色。

    对云梦之境的忌惮。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这就抓紧时间去寻找合适的传承之人,一旦传承之后,便联系秦国师将这玉牌送上。”

    “多谢秦国师了。”

    “秦国师严重了。”

    一个小时之后,秦宇离开了萧家。

    “怎么,还是有些舍不得吗?”

    在萧家大宅的一侧回廊,一位女子正倚靠在栏杆处,目光看向萧家大门的方向,那妙目之中有着惆怅之色。

    声音响起,女子回头,看到是自己的哥哥后红唇轻启,“总说要忘记他,可是每次他出现的时候,依然是忍不住啊。”

    萧暧暧听到自己妹妹的话后叹了一口气,以自己妹妹的容貌和天赋,多少世家俊杰为此倾倒,可偏偏自己妹妹心中只有那位。

    可谁叫那位是如此的出色的,同龄之人在他的光芒之下全都黯然失色,自己就是想要帮妹妹另外物色一些俊彦都无从下手。

    “小暧,小月,你们两个去祖祠一趟,老祖在那里等你们。”

    就在萧暧暧和萧月月兄妹两人各自想着事情的时候,他们父亲的身影却是出现了。

    “哦,爹爹,我知道了,我和哥哥这就过去。”

    萧暧暧和萧月月朝着祖祠而去,萧暧暧的父亲看着自己这对儿女离去的背影,最后,也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湘女有意,骆王无情啊!(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