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第2203章 陵园的尸体

    萧潜的事情对秦宇来说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并没有把这件事情给放在心上,至于后续的处理也没有关心,但是秦宇相信,这一切周宣会安排好的。

    只是,就当秦宇差不多已经将这事情给忘记的时候,一个电话却是在这时候响起。

    “林会长。”

    “秦国师!”

    电话,是林秋生打过来的。

    “林会长有什么事情吗?”

    秦宇很清楚,自己住在广州的事情林秋生是知道的,不过一般时候林秋生都不会过来打扰自己。

    “秦会长,还记得一个礼拜前的萧海风的事情吗?”

    “萧海风?”秦宇皱了一下眉,对于这个名字他并不熟悉。

    “嗯,就是福陵园的老总。”

    “哦,我知道了。”

    听到林秋生这么一说,秦宇便是知道了,那天在餐厅碰到的那位,只是,林秋生在这个时候打这个电话过来,难不成是替这萧海风说清的?

    萧海风是搞墓葬的,要说认识林秋生也是正常,毕竟玄学会是与世俗打交道最多的,萧海风的墓葬公司看样子搞的也不小。

    “秦国师,福陵园出事了。”

    林秋生在电话里的声音有点急,“秦国师,现在能不能过来一趟,一些事情在电话里可能说不清。”

    “地址。”

    得到了地址之后,秦宇挂掉了电话,随即便是站起身准备离开,因为他知道,如果不是有什么着急的事情,林秋生是不会连事情都不说就打电话恳求自己过去一趟的。

    和孟瑶还有莫咏欣打了一声招呼,秦宇便是走出了别墅,在小区门口上了一辆出租车之后,报出了林秋生在电话里所说的地址。

    林秋生在电话里说的地址实际上就是福陵园所在的地方。

    福陵园,是死人安葬的地方,这样的地方。应该是静谧和幽静的,而实际上,福陵园在最初建设好的时候确实这样的,依山傍水。远离市区,周围也没有高大的建筑,单单是从环境来说,倒确实是一个死者安息的好地方。

    只是,当秦宇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时候。却是皱起了眉,因为此刻的福陵园却是找不到一丝静谧了,尘土扬天,不远处还停放着一些挖掘机器,倒更像是正在建设当中的某个工地。

    一个已经建设好的陵园突然又再次修建,甚至不少规划好的墓地都已经是被挖掘机给推掉了,这让秦宇脸上露出狐疑之色。

    从出租车下来,站在福陵园的门口,那里,有着五六位男子站在哪里。除了一位中年男子之外,其他的都是年轻人。

    看到秦宇从出租车下来,这些人眼睛一亮,尤其是那些年轻人,一个个表情变得激动起来,最后,在那位中年男子的带领下朝着秦宇走来。

    “秦会长。”中年男子看到秦宇,恭敬的喊道。

    “季大哥。”秦宇脸上带着笑容,看着季全,当初他会加入广州玄学会。也是因为季全的推荐缘故。

    听到秦宇称呼自己为大哥,季全脸上几乎是要笑开了花,因为他已经是可以感觉到身边这些年轻人看向自己的羡慕目光了。

    虽然,自己只是广州玄学会的一位理事。但是因为当初推荐秦会长入会的缘故,在会里的地位却是比那些副会长还要高。

    而且,因为秦会长的缘故,有着很多年轻人包括外地的特意加入广州玄学会,而这些人最喜欢的就是缠着自己讲述秦会长的故事。

    就是自己当初第一次遇到秦会长买罗盘的事情,这几年他就讲了不下十次。而每次看到这些年轻人羡慕的表情,他这心里就充满了满足。

    当然,也有不少年轻人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和秦会长的关系这么好,毕竟自己和秦会长的差距太大了,不过现在秦会长这一声“季大哥”一出,以后恐怕就不会有人再质疑了。

    “秦会长,这些都是咱们玄学会的成员。”

    季全给秦宇介绍身边的这些年轻人,秦宇带着笑容从这些年轻人身上扫过去,全都是面生的脸孔,显然应该是新加入的。

    “秦会长!”

    “秦会长好!”

    “秦国师好!”

    这些年轻人看到秦宇看过来的眼神,一个个激动的喊着,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有的就是因为秦宇的缘故才加入的广州玄学会,而有的加入玄学会之后,听到最多的就是关于秦宇的光辉事迹。

    在这种气氛之下,这些年轻人对秦宇的崇拜就和狂热粉丝对偶像的崇拜没有任何的区别。

    也许,换做玄学会其他分会可能还不会这么的狂热,但这是广州,是秦宇的大本营。

    笑着点头和这些年轻人打过招呼之后,季全开口说道:“秦会长,林会长他们在陵园里面走不开。”

    季全这是解释为什么只有他会在这里迎接秦宇,以秦宇现在的身份地位,林秋生就是站在这陵园等候都是应该的。

    “这陵园是怎么个情况?”

    秦宇没有在意,跟着季全上了那种旅游观光的车,这是陵园特意打造的,就是为了给一些扫墓的人用的,因为这陵园很大。

    一位年轻人开车,季全和秦宇坐在最前面,而其他年轻人则是坐在后面,季全酝酿了一下,才把整个事情的经过给说了出来,而秦宇也终于知道这陵园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一个礼拜前那事情生之后,萧海风真的感到了害怕了,因为他现连着几天没有任何一位风水师接他的电话,就算是他亲自上门,那些风水师一听到秦宇两字也是立刻拒绝了他。

    这让萧海风感到困惑,只是无论他怎么询问,这些风水师都不告诉秦宇的身份来历。

    没有风水师愿意帮忙打广告,这些豪华墓地又如何能够卖出去一个高价,正当萧海风着急的时候,另外一件烦心事情却是出来的。

    去年,萧海风在某市用低价买来的一块地被人给告了,当初买下这块地动用了点关系给弄成了划拔土地,拿下这块地的成本极其低,3o万平米的地,每平米的收购价格只花了28o。

    而现在这块地却是被人举报,紧接着上面调查,这块地暂时被政府给封了,不允许开和建设,同时,因为这个缘故,那些贷款的银行纷纷撤回了贷款,原因是这块地没法抵押。

    别看萧海风的墓园生意做得很大,但实际上,萧海风和那些房地产商没有任何区别,动用的都是银行的钱,就连操作的方式也都是一样。

    投标拿到地,拿到地之后再以这块地拿去抵押向银行贷款,而且陵园的建设没有房地产这么大的投入,根本就不需要萧海风自己投入多少。

    一块地出了问题,还没等萧海风过去处理,另外几处墓园也纷纷爆出了问题,各个银行也是断了贷款。

    国内很多实体企业的一个很大特点,那就是完全依靠着银行的贷款再支持着,而当地的政府出于政绩或者是就业的问题也不得不帮助这样的企业向银行贷款,因为一旦没了银行的贷款,这些企业几乎是立刻倒闭。

    萧海风此刻就是遇到了这样的问题,在短短的三天,福陵园的资金便是出现了问题,而且这一次政府那边却是集体沉默了,哪怕是那些平日里和萧海风好的穿一条裤子的官员也是沉默了。

    不过,那些官员也算是给了萧海风一条线索,那就是上面有人打过招呼了。

    到了现在,萧海风才知道自己儿子得罪的人来历有多大,要知道,他的这些墓园可不是在一个省份,对方能够做到这一步,那说明来头绝对是大的吓人。

    萧海风后悔了,只是他后悔也已经是无用了,因为他根本就联系不到秦宇,就算是想道歉也都没有机会,而周宣也根本不见他。

    于是,为了缓解资金链紧张的情况下,萧海风做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将广州这个豪华陵园给卖掉,卖给了一位资金浑厚的房地产开商。

    虽然这样卖掉亏了不少,但是萧海风也是没有办法了,而那位开商在接手了这块陵园之后,便是决定将这陵园给推倒。

    然而,却因此出了事情。

    就在施工队进来的第三天,一辆挖掘机再推倒一座坟墓的时候,突然冒起了一股黑烟,当时挖掘机的司机觉得有些不对头,便是下车查看,这一看却是傻眼了,因为,这坟墓内竟然有着一具尸体。

    坟墓内有一具尸体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但是别忘了,这是一座还没有对外出售的陵园,所有的墓地坟墓之中都是空坟,哪来的尸体?

    当下,这挖掘机的司机便是急忙将事情向负责人给汇报了,而负责人在过来查看了尸体之后最终还是选择了报警。

    警察来的很快,围绕着坟墓带走了一些泥土和尸体后便是离开了,这座坟墓也暂时是不能再推倒了。

    然而,似乎这才只是一个开始,第二天,又有一位挖掘机司机挖掘出来了一具尸体,等到警察再次赶到的时候,整个陵园已经是挖掘出来了足足十具的尸体。(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