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第两千零七十二章 自己看吧

    “因为曾家无德,因为曾家祖上作孽。? ”沈从文冷冷的答道。

    “谁告诉你曾家祖上无德,曾家祖上作孽了的,你亲眼看到过这一幕吗?”

    “我当然没有亲眼看到。”沈从文愣了一下,曾家祖上作孽的时候他都还没有出生,从哪里去看到这一幕,“但是我沈家祖上留下来的资料,还有眼前的这一切已经是足够证明了。”

    “你所知道的只不过你祖上的留下的只言片语,一切都是你自己想当然而已,而我现在要告诉你,曾家之所以不会灭绝,不是老天无眼,而是曾家没有做过让天妒人怨的事情来。”

    年轻男子声音斩钉截铁,不带一点的疑问,他的话震住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年轻男子自然就是秦宇,而秦宇的话让得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了曾家子弟。

    虽然在曾家人的心中,他们不相信自己的祖先会做出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但是,先前的一切,沈从文的话,猛虎出山的场面,还有自家族老的沉默,都让他们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现实。

    可现在就在他们已经接受这个真相的时候,又有人站出来,说他们曾家祖上没有做过那种事情,如此充满了戏剧的一幕,却是让得他们脸上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 ?

    甚至不少曾家人都在心里想,这突然出现的年轻男子是不是也是他们曾家的人,这样说是故意替他们曾家洗白的。

    “哈哈,你说我没有亲眼见过,那你就亲眼见过,至少我用猛虎出山证明了我的说的一切,你说曾家祖上没有做过这些事情,那你又拿什么出来证明?”沈从文怒极反笑,指着秦宇厉声质问道。

    秦宇神情不变,笑了笑,“我同样也用猛虎出山来证明。”

    秦宇这话一出又让曾家人和沈从文给愣住了。听到秦宇这话,曾家人更加觉得秦宇很有可能是故意来帮他们曾家的,只是技巧性太差了点,有些属于胡搅蛮缠到让他们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看来你也是和曾家人一伙的了。不过没关系,我已经让人将关于曾家的丑闻给准备散播出去了,只要我今天没有离开,我安排的人就会将曾家曾经做过丧尽天良的事情公布于玄学界,到时候你曾家就算存活下来了。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还有什么面目和玄学界其他人打交道,你们这自诩的杨公传人还好不好意思再对外这么称呼自己。”

    沈从文听了秦宇的话后,便是认定了秦宇和曾家是一路货色,对于这样的人他已经不想理睬了。这一次猛虎出山没有要了曾家人的命他虽然不甘心但也只有认了,但是曾家的名声从明天开始将会在玄学界一落千丈。§§№

    而且,沈从文虽然想要报复曾家,但是他还不想因此而付出生命,所以他话里对曾家的威胁意思也是很明显了,你们曾家人要是杀了我,第二天你们曾家就得臭大街。

    沈从文话里的意思。秦宇听出来了,曾家人也听出来了,不过,秦宇却只是莞尔一笑,继续说道:“放心,我既然会这么说,肯定有让你心服口服的原因。”

    话说完,秦宇朝着这口让曾家人心悸的血红棺材走去,而后,在所有人的注目中。一掌拍在了棺材盖上,棺材盖瞬间碎裂开来。

    这口血棺本来就已经是出于腐化的边缘了,所以哪怕不能使用念力,以秦宇现在的身体素质。也是十分轻松的就拍碎了棺材盖。

    伴随着棺材盖碎裂的是“”轰隆“”一声棺材板倒下的声音,一股灰尘扬起,而后一股难闻的气息从那灰尘中传出来,这是腐臭和一种特殊的气味融合在一起的气息。

    呕~

    灰尘还没散尽,那位摄影师便是做了一个呕吐状,因为在他心中。想当然的认为这棺材内的腐臭是里面的尸体腐烂后散出来的。

    同样做呕吐状的还有宋晴和她的另外一个同事,至于曾家人和沈从文只是皱了皱眉,作为一位风水师,替人挑阴宅下葬是经常干的事情,包括给人祖上迁坟,开棺敛尸都没少干过,对于尸体的腐臭气味早就尝试过了。

    不过曾家人除了皱眉之外,眼角还跟着抽搐了几下,神情有些紧张,秦宇的动作太突兀了,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秦宇会一张将血红棺材被拍碎,想要阻止已经是来不及了。

    先前他们中的一位只是踹了这棺材一脚,给踹出一个窟窿都差点害得曾家灭绝,最后要不是祖先保佑,可能他们这些人都死在了猛虎的虎啸声中,可现在这位倒是做的更绝,直接一掌将棺材给彻底拍碎了,这要是让得棺材内的猛虎再次出来,谁知道这一次祖宗能不能保佑住他们。

    甚至不少曾家人心里都在恶意的猜测,眼前这人会不会也是和他们曾家有仇,故意说出这么一番话麻痹他们,目的就是为了有机会上前拍碎这棺材。

    对于曾家人心里的想法,秦宇自然是不知道,此刻的他没等灰尘散尽,便是将手给伸入了棺材中,似乎是在摸索着什么,半响之后,手伸了回来,不过所有人都看到秦宇的手中多了一块玉碑。

    一块用白玉雕刻而成的碑,上面似乎是刻了字。

    “你所谓的猛虎出山就是这个。”

    秦宇拿着玉碑看了一眼,脸上也是有着一丝诧异,不过随即却是将玉碑朝着沈从文给抛去,“你自己看看吧。”

    沈从文一愣,随即条件反射伸手接过秦宇抛过来的玉碑,先是有些疑惑的看了秦宇一眼之后,而后才将视线落在手上的玉碑。

    不过,当沈从文的目光落在手上玉碑上面所雕刻的文字时,他的眼瞳却是在瞬间放大,而后,目光死死的盯着这玉碑的文字,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记载。

    “这不可能,怎么会是这样,绝对不是的。”半响过后,沈从文拿着玉碑的手有些颤抖,嘴唇哆嗦着自语,声音虽然不大,但却清楚的传到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ps:抱歉,昨天当伴郎给我哥挡酒喝多了,一睡到下午,然后又匆匆忙忙送一些亲戚朋友回家。

    说件事情,昨天我哥结婚的时候,突然接到编辑电话,说某位好心的读者向他们反应,说九灯书里有不好的一面。

    在这里九灯感谢这位读者耐心看完相师的两千多章,真是难为你如此支持九灯了,不过九灯在这里告诉专门告诉这位读者,九灯是弘扬正气秀清风的,先前忘记在书里说,虽然秦宇书里举办了一个婚礼,但是秦宇绝对是守法遵纪的,所以他没有去领证,嗯,就是不会犯重婚罪,当然,对于秦宇这种行为我也从道德上谴责他。

    感谢你对九灯的支持,让九灯一下午都在修改前面的,感谢你让九灯昨天高高兴兴的心情因为你而更加的高兴,真的谢谢你!(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