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大婚(完)

    这两位并没有呆在大厅,而是和孟望天还有莫老进入了休息室内,不过,跟在老人身后的一位中年男子却是交给了秦宇一副字帖。

    “天作之合!”

    中年男子将字帖打开,四个大字展示在了所有人的面前,字迹苍劲有力,最关键的是这字帖的后面还有落款。

    秦家的亲戚看到这幅字和后面的落款,神情全都激动不已,这可是那位的亲笔题字啊,天作之合,这四个字的含金量太高了。

    秦宇接过中年男子递过来的字帖,将字帖放回纸盒内,随后交给了工作人员保存。

    婚礼到了现在,接下来就该是最重要的环节了,然而,就在这时候,国宾馆的门口,却是传来了包老激动的声音。

    “华夏守护者齐贺秦国师大喜!”

    包老的话传入大厅,玄学界那边的宴会厅,玄学界众人全都坐不住了,一下子全部站了起来,纷纷朝着门口走去,秦宇朝着孟瑶和莫咏欣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神色,带着两女再次朝着门外走去。

    华夏守护者那些人的到来倒是让秦宇有些意外,因为秦宇并没有通知他们,不过既然这几位来了,他自然得要出去迎接一下。

    当秦宇走到国宾馆的门口时候,云松子等人也刚好是踏上国宾馆的门口,依然是当初与西方黑暗议会还有教廷对战时的云松子四人。

    “秦国师,大喜之日,我们这些人不请自来,讨一杯喜酒。”云松子哈哈一笑,朝着秦宇说道。

    “几位严重了,在下以为几位事情繁忙所以便没有通知,几位能来是在下的幸事。”秦宇抱拳说道。

    “几位请入座。”

    面对着这四位,秦宇是亲自将四人引到了宴会厅,而玄学界这边众人全都站了起来,等到这四位和秦宇一起走到最上的一桌坐下后。才跟着在位置上坐下,以此来表示对他们的尊重。

    整个宴会厅,玄学界这边总共有着十一桌,可以说。整个玄学界有三分之二的势力都来参加了,这是一股极其恐怖的力量。

    “秦国师今天大喜之日繁忙,就不要招待我们了,我们几个就是来喝一杯喜酒的。”云松子朝着秦宇说道。

    “抱歉,今天确实是有许多事情要忙。那几位随便。”秦宇点了点头,随即目光看向玄学界众人,“各位也请随意。”

    “秦国师自忙。”玄学界众人连忙答道。

    秦宇带着孟瑶和莫咏欣正要回到那边,突然,秦宇的眼瞳收缩了一下,目光便是朝着门口望去,而与此同时云松子几人也是猛地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目光朝着门口方向看去,四人的脸上都露出一缕惊骇之色。

    “你们先过去那边,我一会就过来。”

    秦宇朝着孟瑶和莫咏欣轻语了一句。而他自己则是转身朝着门口走去,不过就在秦宇踏出第一步的时候,身后却是传来云松子的声音,“秦国师,一同前去。”

    云松子四人的神情也是十分的肃穆,秦宇看了云松子四人一眼,最后点了点头朝着门口走去。

    这一突然出现的变故让得玄学界人惊讶,因为他们不明白生了什么事情,能够让这几位可以说是站在玄学界最顶峰的存在神色变得严肃起来。

    也正是因为这样,玄学界人也是纷纷将目光看向门外。

    国宾馆门口。包老此刻脸上的冷汗也是不断落下,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两位,有些惶恐的问道:“两位是来参加贺礼的吗?”

    包老没办法不惶恐,刚刚这两位没有请帖。?  -而且在玄学界他也没有见过,于是他便出声阻拦了,可对方仅仅一个眼神,就让他差点受不了那威压软倒在了地上。

    玄学界,什么时候冒出来如此恐怖的存在,这位的实力怕不得在他的秦师弟之上。如果这两位是来参加秦师弟的婚礼那还是好事,可要是来闹事的,那事情的性质就严重了。

    只是,面对着包老的问题,站在他面前的这两位压根就没有理会,两人就是将目光看向国宾馆,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国宾馆门口,和秦宇一起走出来的云松子等人看到站在门口的这两位时,全都神情一愣,一边的大山老人眼中更是有着异彩。

    “见过媚后大人,媚后大人能够来参加晚辈的婚宴,真是倍感荣幸。”秦宇开口了,看着站在门口的媚后和岳萱萱,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

    其实早在先前感应到那道威压时,秦宇心里便是有所怀疑了,只是他不敢确定,而这场婚礼很重要,他不允许出现任何的意外。

    “几位,这位是三十六洞天福地……”秦宇正要给云松子等人介绍媚后的身份,云松子却是先一步开口了,朝着媚后抱拳,“见过媚后大人。”

    听到云松子的话,秦宇倒是颇有些惊讶,不过随即就释然了。自己是通过三会大比进入三十六洞天福地认识的媚后,而云松子几人年轻时候也必然是参加过三会大比的,认识媚后也不奇怪。

    媚后没有说话,只是迈步朝着里面走去,倒是岳萱萱在与秦宇擦肩而过的时候,朝着秦宇恭喜道:“祝贺秦师兄大喜。”

    “多谢岳师妹。”

    秦宇笑着还礼,而后便是跟随着媚后的脚步朝着里面走去。

    所以,当玄学界人看到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媚态万千的女子和一位年轻女孩,秦国师和几位守护者大人都跟在后面的时候,在座的玄学界人都是傻眼了。

    在华夏,很多时候出场的秩序就能够说明各自的身份地位了,而眼前这一幕却是告诉他们,这位媚态万千的女子地位要比秦国师和几位守护者还要高。

    只是,玄学界还有这样的人存在吗?

    当下,这些门派的掌门和家族的族长都快的转动脑筋思考起来,而秦宇也没有跟众人公布媚后的身份,只是引着媚后到座坐下。

    媚后和岳萱萱还有云松子四人是一桌,因为媚后的加入,云松子四人的神态也是没有先前轻松了。

    “秦宇,今天是你大喜,本后也就不占据你的时间了,你自便吧。”媚后坐下之后,轻飘飘的说道。

    “多谢媚后大人体谅。”秦宇点了点头,而后迈步离开了这一桌。

    听到媚后和秦宇的对话,云松子四人当中除了大山老人之外,其他三人脸上都露出羡慕之色,媚后可不是三十六洞天福地内普通弟子,那是一峰的大人。

    云松子等人不知道媚后出来是为了查他峰弟子被杀之事,还以为是专门从三十六洞天福地出来参加秦宇的婚礼,这说明秦宇和媚后的关系很好,甚至也可以说秦宇和三十六洞天福地的关系很好啊。

    三十六洞天福地,现在是唯一让云松子等人忌讳的存在,当然,上一次与西方一战之后,那位弃道人也成为了他们忌讳的存在这一,但是那位是真正的高人,神龙见不见尾的。

    不说云松子几人的心思,另外一边,秦宇和孟瑶还有莫咏欣两女终于是迎来了最重要的环节,那就是交换戒指。

    当秦宇将两枚一模一样的戒指戴入孟瑶和莫咏欣左手的无名指时,现场所有的宾客全都站起来鼓掌,也包括了玄学界这边,媚后虽然没有鼓掌,但却也是站起了身。

    “秦师兄的两位夫人和秦师兄真是般配。”岳萱萱目光凝视着高台上的秦宇三人,由衷的说道。

    媚后看了眼自己这徒弟,知徒莫若师,对于自己徒弟心里的一缕情绪她又何尝不知道,自己徒弟能够就此放下的话也是一件好事。

    另外一边,冷柔和坦克还有安娜坐在一桌,安娜看到这一幕,一脸的羡慕,“好浪漫,可惜每个女人一生都只有一次这么浪漫的机会。”

    安娜是羡慕的,而冷柔却是在这时候端起了桌上的酒杯,一口饮尽了杯中的卧龙醉,也不知道是喝的太急呛到了还是怎么的,冷柔的眼角在这一刻却是湿润了。

    坦克坐在位置上,目光在冷柔的脸上停顿了一秒钟,随后却是神色复杂的移开了视线,这么多年,有些事情他看在眼里,但他却没法说什么。

    冷小姐是幸运的,但也是不幸的!

    婚礼最重要的环节结束了,接下来就是新郎新娘敬酒的环节,不能使用念力的秦宇只能是在酒水中掺水,好在的是玄学界这边倒是没有人敢灌他酒。

    而且玄学界人在秦宇敬完酒之后也是纷纷离开了,只剩下另外三家亲戚那边,不过即便如此,等到酒宴结束,秦宇已经是醉的不省人事了,秦宇只记得自己清醒时的最后一杯酒是和冷柔喝的。

    新郎官醉了,自然没有人会再灌酒,三家的亲戚也在外面的车队护送下依次离开了,至于秦宇和两女则是回到了新屋,位于后海的一栋别墅。

    这一晚,是颠鸾倒凤,**一刻值千金?是大被同眠共享齐人之福?亦或者是一醉到天亮,辜负了良辰美景,那就只有秦宇和孟瑶、莫咏欣两女自己知道了。

    总之,为了防止和谐神兽,这一幕大家是看不到的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