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第两千零五十三章 两个秦宇

    秦宇的身影被迷雾遮住,车队又停在了半路上,这让孟家和莫家打探消息的人都有些不知所措了,总不能现在派个人沿途去看吧。  ?

    于是,对于孟家和莫家的人来说,只能是这么着急的等待了。

    十分钟后,孟家大院,一道身影慢慢的朝着孟家大院走来,当看到这道身影的时候,站在孟家门口张望的张云龙脸上露出喜色,连忙朝着院内喊道:“姑爷来了,姑爷先到我们这边来了。”

    张云龙这话一出口,大院内的孟家亲戚们脸上也都笑开了花,秦宇先来他们这边,不管怎么样,他们孟家都比莫家要有面子了。

    大厅内端坐的孟望天听到张云龙的声音,老脸上也是出现了掩饰不住的笑容,“莫老头,斗了大半辈子,现在我终于赢了你一筹了。”

    莫家!

    同样有人站在门口处,当他看到前面道路迎面走来的身影时,也是连忙朝着院子喊道:“姑爷来了,姑爷到咱们这边来了。”

    “哈哈,不枉我孙女对他一片痴心,秦宇这小子做的地道。”大厅内,莫老也是哈哈大笑起来,“我看一会见到孟老头,这老头还有什么说的。”

    没错,在孟家大院和莫家大院同时出现了秦宇的身影,不同的是,莫家这边,除了秦宇之外还有铁柱和端木回两人。

    同时,莫家那边,秦宇的脚下有着一道道的光芒,每走一步,那道路一侧的一颗玉石便是爆裂开来。

    “咦,怎么只有姑爷一人,车队没有看到。”

    张云龙盯着秦宇的身后盯了半会,却是没有看到车队的出现,脸上露出困惑之色,朝着身后喊道。

    “车队没有出现?”孟望天愣了一下,不过下一刻便是无所谓的说道:“那个就算了,只要人先来这边就行了。  秦宇这小子肯定是让车队去莫家那边了,这小子是想要两边讨好,可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在孟望天的眼中,人比什么都重要。只要秦宇先到这边来,哪怕车队全去莫家那边也没事,因为他们孟家已经是占了上风了,这是嫁人又不是嫁给车队。

    是的,孟望天和孟家的人是这么想的。而莫家那边也同样如此。

    所以呢,原本那些女性亲戚准备好的刁难秦宇的方案,在两位老爷子的高兴之下全部泡汤了,秦宇就这么顺顺利利的走进了两家的大院。

    “伯父,爷爷,我是来接新娘的。”走进孟家和莫家的两个秦宇同时开口说道。

    孟望天和孟丰父子就坐在大厅上,孟望天的脸上挂着笑容,而孟丰的神情却是有些复杂,自己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从今天起。终于是要成为别人家的了。

    二楼,孟瑶的闺房,此刻却是贴满了气球和喜字,里面有着哭泣声,孟瑶的母亲欧阳秀英正抱着孟瑶痛哭。

    “瑶瑶,以后嫁到了秦家,要好好照顾自己,这场婚礼是你自己选择的,你的婚礼和别人的不同,要是受了什么委屈一定要告诉妈。咱们家是你的坚强后盾。”欧阳秀英怜爱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脸上却是忍不住落下泪。

    自己女儿是孟家的掌上明珠,想要找一个好的男人并不是一件难事,可是现在。自己女儿却要和另外一个女人共享一个丈夫,这让欧阳秀英替自己女儿心疼。

    但这是自己女儿选择的,她这个做母亲的也只能支持,想到宝贝女儿从今天之后就算是秦家的人,欧阳秀英这心里就是舍不得。

    自己怀胎十月生下的,现在就要投入别人的怀抱了。恐怕任何一位母亲都不能释怀。

    “妈,你放心吧,秦宇对我很好的。?  ”孟瑶安慰着自己的母亲,脸上却是露出灿烂的笑容。

    虽然,这个婚礼和她最早的时候想象的有些出入,但正如自己妈妈说的,这是她自己做出来的选择,她相信秦宇。

    “嗯,补补妆吧,秦宇已经来了,哭花了脸可就不好看了。”欧阳秀英拉着孟瑶坐下,亲自给孟瑶补妆。

    今天的孟瑶穿着一件白色一字肩婚纱,婚纱上面一朵朵手工绣制的白色鲜花闪烁着钻石的光泽,公主般的裙摆和梦幻般的裙尾,让得孟瑶整个人如同画中的仙子。

    晶莹剔透的脸颊上面略施粉黛,精致的如同瓷娃娃一般,一双琉璃般纯净透彻的眸子此刻正闪烁着幸福的光泽,睫毛微微眨动,又添了几分娇羞。

    所以,当秦宇推开门看到孟瑶的时候,整个人便是愣住了。虽然和孟瑶相爱多年,但秦宇还是又一次被孟瑶的美丽所震惊。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秦宇和孟瑶就这么遥遥对视着,两人的眸子之中都有着诉说不完的情意,两人就这么迈着脚步朝着对方走去,周遭的一切似乎是都与他们无关。

    然而,就当秦宇和孟瑶即将相拥在一起的时候,一道身影却是横档在了他的面前,一把将孟瑶给抱了起来。

    那一刻,秦宇心里对于这横档之人是恨不得召唤出来追影给一剑刺死算了,只是,这个想法也就只能在脑海里流转一下而已,真要这么做,秦宇估计这婚就结不成了。

    “大舅哥这是什么意思啊?”秦宇看着将孟瑶抱起的孟方,开口问道。

    “按照我们这的规矩,新娘子在出娘家的时候得有娘方人抱着,你要抱我妹妹,那就在门口等着吧。”孟方笑着答道,但是那眼神之中的捉弄之色却是一览无遗。

    秦宇苦笑,作为一个风水师,他对各地的习俗很了解,知道有许多地方确实是有这样的习俗。

    在许多地方来说,新娘子出嫁就意味着是别家的人了,但是因为新娘子出嫁会带走家里的气运,所以就要由家里的男丁将新娘子给报出门,这其中新娘子脚不能沾地,这意味着新娘子就带不走家里的气运了。

    但是,秦宇没有听说过京城也有这样的习俗啊。

    当然,秦宇也知道这时候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没准孟家是根据他们老家的习俗来的也可以,反正也就那么一会,他这么多年都等了,也不急着这一刻了。

    孟方抱着孟瑶朝着楼下走去,秦宇跟在孟方的身后,朝着院子里孟家的亲戚说道:“爷爷,各位叔叔伯伯,因为车队没法上来,所以还要烦劳各位跟随我到前面路口去了。”

    孟家的所有亲戚都知道秦宇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早在昨天他们就已经通知了警卫要放行,车队可以畅通无阻的。

    不过,谁也没有开口说破,孟丰搀扶着自己的父亲,跟在了秦宇的身后,朝着院子外面走去。

    而到了院子门口,孟方停下了脚步,伸出环抱,秦宇连忙伸出手准备将孟瑶报过来。

    “秦宇,我不管你多厉害,但要是我知道你敢欺负我妹妹,我绝对饶不了你。”孟方郑重的朝着秦宇说道。

    “大舅哥放心,我会一生一世都呵护好孟瑶的。”秦宇也是点了点头,两人就像是在举行一个重要的交接仪式,而孟瑶听到自己哥哥的话,也是眼含泪水,真到出嫁这一刻了,她又有些舍不得家人了。

    “瑶瑶,哥就把你交给秦宇了,以后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就跟哥说。”

    “嗯。”孟瑶点了点小脑袋,抿着唇不让自己哭出来,而后,便是将头埋在了秦宇的怀内。

    秦宇抱着孟瑶走在最前面,身后是一群孟家的亲戚,孟家的所有亲戚都和秦宇孟瑶之间拉开了距离,看着走在前面的这一对新人,看着阳光洒落在两人的身上,将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莫家!

    当秦宇出现在莫家大院的时候,内里,莫咏欣也同样和自己的母亲在闺房里。

    “咏欣啊,这一次你嫁给秦宇妈妈也不知道到底是对是错,但既然是你自己做出的选择,妈妈也就只有支持你。其实妈妈知道,妈妈生病的那几年苦了你了,你是一个要强的孩子,以前妈妈担心你这辈子可能都没有男人能被你看入眼。”

    “你和秦宇之间的婚姻很特殊,这样的先例是第一例,孟家那丫头又和秦宇认识在前,如果你真的受了什么委屈,一定不要憋在心里,要告诉妈妈。”

    覃舒琳看着自己女儿,知女莫若母,自己女儿什么性子她很清楚,很多事情都喜欢藏在心里自己去默默的承受,以前自己还担心以女儿这样的性子,恐怕不会看上男人。可心在女儿看上了,但她同样是高兴不起来。

    “妈,就行吧,我看秦宇那家伙也不是没分寸的,不会对不起我姐的。”靠在门上的莫咏星开口说道。

    “什么那家伙那家伙的,过了今天你就要喊姐夫了。”覃舒琳白了自己这儿子一眼,都这么大的人了,说话还是没有分寸。

    莫咏星撇了撇嘴,一想到要喊秦宇姐夫他这心里就是恶寒,还是喊名字习惯,这都喊了多少年了,都顺口了。

    “妈,你放心吧,我不会让自己受委屈的,我选择相信他,这是我自己争取到的幸福,希望妈妈你能祝福我。”莫咏欣认真的说道。

    “祝福,妈妈怎么会不祝福你,最好早点让我抱到外孙。”

    覃舒琳的话让得莫咏欣的脸上染上一抹红晕,难得的小女儿姿态却是让得莫咏欣美艳的不可方物。(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