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第两千零四十三章 一波三折

    十年前,张泽爱有一晚回到家里住,当时突然闹肚子半夜上厕所,等到她从厕所上来的时候,却是看到书房的房间还亮着,张泽爱想到自己父亲这么晚了还在工作,当下决定给自己父亲泡一杯茶。

    等到张泽爱泡好了茶准备端进书房的时候,在门口,她却停住了脚步,因为她被自己父亲的话给惊住了。

    “三叔公,你把那花瓶放到老家的地下室去,一定要放好,这东西可值几百万呢。另外不要告诉任何人,这事情就你和我知道。”

    几百万,对于当时来说是一个天文一样的数字,张泽爱手心一颤,差点就将手上的茶给掉落在地上。因为张泽爱知道,父亲肯定是贪污了。

    张泽爱只感觉父亲的高大形象在自己的心里这一刻是轰然倒塌,慌忙之下的张泽爱已经是不敢再给父亲送茶了,连忙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将这件事情烂在了心里,也不敢在其他人面前提起。

    这个秘密,张泽爱以为自己会一辈子都烂在心里,然而当面对着丈夫欠下的三千万高利贷,张泽爱却是想起了这个秘密,并且是打起了这个花瓶的主意。

    于是,张泽爱偷偷的回到了老家,因为三叔公在几年前就已经死了,所以张泽爱直接是将地下室的锁给撬开,在地下室内搜寻了一番之后,终于是让她找到了那个花瓶。

    那是一个罕见的青花瓷花瓶,张泽爱带着这个花瓶去找专家鉴定和估价,专家给出了两千六百多万的市场估价。

    两千六百多万,也就是还有四百万的缺口,四百万,张泽爱想了下,自己家还是能够凑出来的,不行就找亲戚再借一点,这个难关也就可以度过了,所以那花瓶她直接是委托机构拍卖了。

    丈夫欠下的债还下了。张泽爱心里松了一口气,至于对父亲和对两个弟弟的愧疚让张泽爱决定好好照顾父亲。  ??

    所以,在张泽爱的父亲被林音父亲折磨的那段日子里,张泽爱是尽心尽力的照顾。连自己的孩子都没有时间去照顾。

    但是,张泽爱父亲的一个决定却让事情又改变了。

    那时候张泽爱的父亲正饱受着林音父亲的折磨,张泽爱的父亲害怕自己熬不过去,所以,在一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告诉张泽爱,让她去通知两个弟弟回来。

    看到自己父亲的神情和语气,张泽爱脑海中就想到遗嘱这个念头,自己父亲这是要立下遗嘱吗?

    父亲立下遗嘱肯定会提到那花瓶的,可那花瓶已经是被自己给卖了,到时候父亲把花瓶传给两位弟弟中的两个,那事情就暴露了。

    想到这里,张泽爱知道隐瞒不下去了,当下便是向自己父亲袒露了事实,说那花瓶已经是被她给卖掉了。然而。让张泽爱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父亲竟然这么绝情,要她将花瓶买回来,不然就将她给赶出张家,而且还要动用关系把她丈夫从院长的位置上弄下来。

    “我没有想到老爷子会这么的绝情,我也是他的女儿啊,也是妈妈怀胎十月生下来的,他生病的这几年是谁守在他身边照顾他?你们两个在外面忙事业的忙事业,忙工作的忙工作?凭什么一切都分给你们两个,我就没有一点?”

    张泽爱的情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手指着自己父亲,目光却是看向张泽涛和张泽宁两兄弟,“我也是走投无路了才卖掉那个花瓶的,你们告诉我。为什么他就不能帮帮我,难道我就不是他女儿吗?”

    张泽涛和张泽宁沉默了,因为对于老爷子重男轻女的思想他们兄弟俩很清楚,老爷子没有得病的时候就一直强调,一定要给他生孙子,他的一切财产到时候都是给孙子不给孙女的。

    “我拿不出来这么多钱。我没有办法了,是他逼我的,他逼的我不得不让他闭嘴。我以前就是在医院药剂科工作的,所以我知道该如何让一个闭嘴。”

    说到这里的时候,张泽爱的嘴角向上勾起,露出了冷酷的笑容,“要让一个人永远的闭嘴很简单,只需要过量的安眠药就可以了,但毕竟他养育了我,我是不会杀死他。所以,我只是开了一点神经方面的药剂,让他变得痴呆起来。”

    “姐,你!”

    “让她继续说下去。”张泽涛要开口,却是被秦宇给喊住了。

    张泽爱将目光转向了秦宇,“你说的没错,他会偷偷的躲在门缝中偷窥,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我。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能是这药剂没有完全摧毁他的意识,潜意思里他知道是我害的他。幸亏你们不懂心理学,他的行为在心理学中就叫做被迫害妄想症,也就是说他潜意识里知道有人要害他,所以他躲起来偷窥要看看是谁害他。”

    张泽爱的话让张泽涛和张泽宁两兄弟愣住了,老爷子得了怪病,他们根本就没有往那方面去想。

    “不,你错了。你父亲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举动,除了潜意识的作用,更多的恐怕是因为这位的操控。”秦宇将目光看向了林音父亲,“他是你的仇人,当你看到仇人被自己的女儿给迫害时,你的心里是无比的痛快,但是仇人痴呆了,你又觉得不甘心,所以你附身在他的身上,你要让他亲眼看到自己的女儿如何把药剂放入食物中的。”

    “而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张泽爱你第一次放药剂的那天就是当月的十四吧。”

    张泽爱点了点头,这一点也是她为什么会觉得自己父亲偷窥是因为她的缘故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张泽爱不知道的是,这完全是因为林音父亲的操控。

    林音的父亲,就像是幕后操控一切的黑手,张家所有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一步步推动着张家走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张泽爱的事情,让得整个事情出现了巨大的转折,张远河和刘扬两人的表情变得有些精彩,张家的事情真是一波三折啊,简直是比小说还要精彩。

    “林先生,现在,是不是该说点什么了?”秦宇眯着笑眼看向林音的父亲。

    “你说的没错,一切就是你说的那样。”林音父亲终于开口了,沙哑的声音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我苦苦等待二十年就是为了报仇,原本我只是想要折磨死他而已,但是我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的精彩,他的儿子竟然会招找来那样的土方子,这让我决定静静的在一旁看着就是了,看着他们的报应到来。”

    林音父亲脸上露出戏谑的表情,“但是我没有的是,更精彩的还在后面,他的女儿竟然要害他,被自己的亲生女儿谋害,老天真是长眼啊。”

    “我就这么看着,看着他被自己亲生女儿害死就可以了,你们以为他痴呆了吗?不,他有时候会清醒的,每一次他清醒起来都想要自杀,但是我怎么可能让他这么轻易的自杀。”

    林音父亲的表情变得怨毒起来,“我要让他亲眼看着他的女儿不断的谋害他,让他亲眼看着他的儿子被百兽给杀死。”

    听到这里,秦宇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我明白了,你离开的那段时间应该是去找寻那百兽的精魄,所以,刚刚你才可以这么轻易的就挥散百兽。”

    “好了,这段因果我已经清楚了,此事因二十年前而起,也将因你们了断,这事情我不会插手。”

    秦宇从沙上站了起来,朝着自己大舅说道:“大舅,咱们走吧,这是张家和林家的事情了。”

    “这……好吧。”张远河叹了一口气,最后还是决定跟着秦宇离开。

    不过,就在秦宇站起身的时候,沙上,那一直痴呆的张泽涛的父亲此刻却是猛地颤抖起来,下一刻,口吐出白沫,倒在了地上。

    “爸!”

    “爸!”

    “爸!”

    张泽涛两兄弟还有张泽爱同时惊呼出声,秦宇也是猛地回头,就只看到张泽涛的父亲躺在了地上,眼角处留下两滴浑浊的泪水。

    死了,张泽涛的父亲在这一刻死了。

    “死,你还不能死,你还没看着张家一步步败掉,你凭什么就死了。”林音父亲在这一刻也是变得狂躁起来,整个大厅狂风大作,张泽涛姐弟三人直接是被狂风给吹起滚落到了一边,那茶几沙也是统统吹飞。

    “你要是死了,你那两个儿子就给你陪葬。”

    林音父亲手一伸,张泽涛便好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拖拽着朝着林音父亲而去,张泽涛的弟弟张泽宁见状连忙拖住自己哥哥的身体。

    “小宇,这……”张远河看着有些不忍,不管张老书记造下怎么样的罪孽,都和张大少、张二少没有关系。

    “大舅,看着吧,这是张家的因果,让他们自己去解决。”秦宇知道自己大舅的意思,是想要自己出手帮忙。

    张泽涛和张泽宁哪里是林音父亲的对手,两人同时是被拽到了林音父亲的面前,林音父亲伸出双手,一手锁住一人的喉咙,然后就这么将两人给提起来。

    ps;太猛了,又掉了两名,掉到第九了。。九灯这心都是要碎了,没有存稿太伤不起了,年底突的事情又多,大家要是有月票就投给九灯吧,拜托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