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第两千零四十二章 张家的鬼

    实际上从一进屋看到张泽涛的父亲时,秦宇便是察觉到了张泽涛的父亲身上有着两道因果,而且其中一道因果显示浓浓的黑色,这是罪孽深重的体现。

    对于张泽涛父亲身上的两道因果,其中一道因果秦宇是能够猜测出来的,那就是百兽的因果。

    这道因果罪孽已经是够深重的了,但当秦宇看到那道浓浓黑色的因果罪孽时,说实话,连他自己都被震惊到了,一个普通人,是不会有这么罪孽深重的因果的。

    所以,秦宇很好奇,好奇张泽涛的父亲到底犯下了什么罪孽,才会有这样恐怖的因果,这才是秦宇留下来的真正原因。

    而现在,秦宇知道了,但是他却是丝毫高兴不起来,因为,那是六十条活生生的人命啊,就因为张泽涛父亲的一己私欲,这六十条人命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走了,连一座坟墓都没有留下。

    秦宇可以想象的到,有些人家几乎是全家都死掉了,在那么偏僻的地方,住在那里的也大部分都是穷苦百姓,穷人,又有谁会为他们出头,又拿什么去和恶霸还有官僚抗衡?

    不过好在的是,苍天有眼,这六十个人还是有人留下了魂魄,那就是林音的父亲,躲过了阴差的巡逻,留在了阳间,为的就是替那惨死的村民们报仇。

    当初,秦宇走进张家门口时会顿了一下,是因为他现了张家萦绕着一股怨气,但是这怨气并不是鬼魂的怨气,而是来自于百兽的。

    所以,秦宇清楚,张家今晚就会迎来百兽围宅,张泽涛的父亲在今晚也会丧生。

    但就是因为好奇张泽涛父亲身上的第二道因果,所以秦宇才选择了出手,目的就是为了让张泽涛父亲身上的第二道因果也出现。

    至于对林音的怀疑,那是因为林音身上有着一道鬼气,这道鬼气锁在林音的肚子处。¤ ?  并不会伤害林音的身体,但却不能让林音怀孕,所以秦宇先前才会和张泽宁有这么一番对话。

    而至于为什么秦宇先前会对自己大舅和刘扬说张家有鬼,是因为……

    秦宇的目光看向张泽爱。“到了现在了,你是不是也该把一切都交代了。”

    秦宇的话让得在场的所有人困惑,他们不知道秦宇让张泽爱交代什么?在场之人,只有林音的父亲,脸上在这时候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秦……秦大师。您让我交代什么?”张泽爱脸上露出迷惘之色,一脸的不解。

    “秦大师,我姐姐怎么了?”张泽涛也是不解的开口问道。

    秦宇冷笑了一声,“大舅,记得我先前在小区下面跟你们说过的话吗?”

    “记得,你说张家有鬼。”张远河点了点头,说到这里的时候,还情不自禁的压低了声音,自己外甥可不是说对了吗,此刻这沙上不正是坐着一个鬼吗?

    “但如果我告诉你们。我说的那个鬼不是指的林音的父亲,而是她。”

    秦宇手指突然一指张泽爱,张泽爱颤抖了一下,被秦宇打了一个手足无措。

    “秦大师,您这是什么意思,我姐姐怎么可能是鬼?”张泽宁摇了摇头,那可是他姐啊。

    “是啊,我姐怎么可能是鬼。”张泽涛也跟着点头说道。

    张远河听了秦宇的话后,他想到的却是更多,当下微微离着张泽爱又退远了几步才开口说道:“小宇你的意思是说她被鬼上身了?”

    鬼上身。这个词在场的人都不陌生,哪怕没有亲眼见过,但在那些灵异电影和电视剧中也都有提到,而现在经过张远河这一提醒。张泽涛和张泽宁也是神情一顿,下一刻也是和张泽爱拉开了距离,眼神中带着戒备之色。

    “哪来的鬼上身。”秦宇冷笑连连,“有的人是鬼,有的人却是心里住着一个鬼。”

    “张泽爱,到了这时候你觉得你还能隐瞒下去吧。或许你不知道,你的所有行为都被林音的父亲看在眼里。”秦宇目光看向林音的父亲,从林音的父亲脸上露出那诡异的笑容开始,秦宇便是知道,林音的父亲知道一切的真相。

    “秦大师,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姐她到底怎么了?”张泽涛看到自己姐姐表情隐晦变化不断,有些着急的朝着秦宇问道。

    “你姐她怎么了你要问她自己,我可以告诉你们的就是,你父亲之所以每月的十四会有那么诡异的举动,其中有大半的原因是拜你这姐姐所赐,你父亲会变得痴呆无法说话,也是因为你的姐姐。”

    张泽涛父亲的两道因果都在身上,这意味着这两道因果都还没有开始,既然如此,那张泽涛的父亲又怎么会变得痴痴呆呆和每月的十四都做出奇怪的举动?

    当秦宇走进张泽涛父亲的卧室时,他的目光第一时间便是注意到了放在床头柜的那份瓦罐,张泽涛看到自己皱眉以为自己是不高兴了,但是自己皱眉根本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我之所以会皱眉,是因为在那瓦罐当中闻到了一股味道,一种药的味道,这种药,可以让人的神经慢慢的崩溃,很容易便是变得痴呆和产生幻觉。如果是林音的父亲要杀你父亲,根本不需要这么做,而且从林俊送上那土方子之后,林音的父亲已经是停止了一切的举动,那么,又是谁给你们父亲送的食物中放入这种药呢?”

    秦宇的话让得张泽涛和张泽宁呆住了,而张泽爱在这一刻也是浑身一颤,而后直接是软倒在了沙上,浑身都在微微的哆嗦。

    “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张泽涛的表情严肃,质问道。

    这几年来,照顾老爷子的是自己姐姐,老爷子的所有食物,包括那些动物的内脏都是由姐姐料理的,如果说谁最有机会给老爷子的食物里下药,那就只有姐姐有这个可能了。

    “我……我不知道秦大师说的什么?”张泽爱有些慌张的答道。

    “到了这个时候还要狡辩吗?那瓦罐还有一些残余,我相信只要拿去化验就可以化验出来,我相信这一点以张家的实力并不难做到。”秦宇眯着眼睛带着笑容看向张泽爱,他要摧毁张泽爱心里的最后一丝侥幸。

    “姐,秦大师说的是不是真的?”张泽涛多么想秦大师说的是错的,但是他知道,秦大师如果没有把握肯定是不会这么说的,而且,自己姐姐此刻的神情也是让得他心里一沉。

    “没错,秦大师说的没错。”

    最终,张泽爱的心里防备彻底的被秦宇给击毁了,低着头,轻声的说道。

    秦宇脸上露出了笑容,靠在了沙上不在说话,因为他知道,接下来会有人帮他开口询问的。

    “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是咱爸啊。”

    张泽涛和张泽宁的脸色同时变得痛心起来,一边是他们的父亲,一边是从小拉扯他们长大的姐姐,母亲去世的早,姐姐几乎就是担任了半个母亲的角色,所以两兄弟对姐姐一直都很尊敬。

    张泽爱低着头沉默不语,许久之后,抬起头,一行悔恨的清泪从脸颊流下,“因为,因为你姐夫。”

    “和姐夫有什么关系?”张泽涛愣了一下,追问道。

    “你姐夫在几年前迷上了赌博,结果,不但把家里的钱都输了,另外还欠下了一笔巨额的高利贷……”

    张泽爱的丈夫是市某医院院长,当然,张泽爱的丈夫能够当上院长,这其中张家没少出力。只是,人一有了权力就开始飘飘然了,张泽爱的丈夫就是这样的人。

    当上了院长之后,张泽爱的丈夫迷上了嫖赌,嫖还好,都是和医院有生意来往的老板请客,但是赌博却不会有人替他出钱,而且张泽爱的丈夫越赌越大,从一开始赢钱到后面输的一个精光,欠下了高达三千万的高利贷。

    三千万,普通人一辈子也赚不到这么多钱,张泽爱的丈夫哪怕是医院院长也不可能拿出这么多钱,毕竟这医院不是他的。

    当初高利贷会借钱给张泽爱的丈夫,就是因为知道张泽爱的丈夫背后靠着张家,三千万,以张家的家底,也许是能够凑出来的。

    但是,这些高利贷不知道是,张泽爱的父亲是一个古板的人,一直都是重男轻女的,让他拿出三千万去给女婿还债,张泽爱的父亲直接是拒绝了自己的女儿。

    没有钱,那些高利贷的就会找上门,到时候自己丈夫不但会丢了工作,而且整个家庭估计都要破裂,张泽爱和她丈夫有两个小孩,其中大女儿已经是上初中了,她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家庭毁掉。

    自己父亲不愿意帮忙,这让张泽爱心里有些怨恨,自己不工作来照顾父亲,结果父亲一点不念父女之情,这让她的心里动了其他的心思。

    张泽爱的年纪最大,比张泽涛和张泽宁足足大了将近十岁,所以张泽爱知道一个和自己父亲有关的秘密,而这个秘密,自己的两位弟弟还不知道。

    ps:抱歉,更新(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