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第两千零三十五章 张家有鬼!

    张泽涛是真的被秦宇震住了,如此隐秘的事情,只有他们这些家人知道的事情,秦大师只不过是看了自家老爷子几眼,在家里呆的还不到一刻钟,又是怎么看出来这些的?

    高人,这是真正的高人!

    此刻张泽涛在心里庆幸自己真的是找对人了,要不是高人的话,又怎么可能几眼就看出自己父亲的病情诡异之处。、

    自己先前把态度摆的那么低,是一个非常正确的选择,这样的高人,要是态度有一点不诚恳,恐怕人家就不会理会自己,当初刘备请诸葛亮还要三顾茅庐呢。

    “秦大师,您说的没错,我爸每到每个月的十四的时候就会睡不着,而且不但睡不着,还会做出一些怪异的举动。”张泽涛在说到怪异的举动时,脸上的肉颤抖了一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让他恐惧的事情。

    这让坐在沙上一直静静听着秦宇和张泽涛对话的张远河还有刘杨脸上露出了困惑之色,不就是睡不着吗,这张大少怎么一副恐怖的见了鬼的表情?

    “说说吧,具体怎么个情况。”秦宇看到张泽涛脸上的表情变化,实际上心里已经是有所猜测了,但他还是要从张泽涛口中得到证实。

    “好。”

    张泽涛点了点头,端起桌子上的茶一口喝掉,也不知道是真渴还是为了让自己的身体变得暖和一点,而后朝着秦宇说道:“老爷子每月十四那天的晚上,就会一个人躲在门后。”

    没有了,张泽涛的话说到这里就结束了,这让得张远河和刘扬两人是一头的雾水,晚上躲在门后又是什么意思,而且,这又有什么可怕的,张大少用得着一副见了鬼的恐惧样子吗?

    张泽涛注意到了张远河和刘扬的疑惑表情,当下解释道:“是不声不响的站在门后,而且门还不关着。?¤ 留着一条门缝,老爷子的一双眼睛透过门缝一直盯着外面,直到天亮。”

    张泽涛的声音很轻也说的很慢,这让张远河和刘扬两人的脑海中浮现张泽涛所描述的画面。在漆黑的房间内,张老书记躲在门后,一双老眼却是通过门缝盯着外面,而且无声无息的……

    张远河和刘扬两人几乎是同时打了一个寒颤,两人的寒毛在这一刻竖起。张远河的手臂上更是连鸡皮疙瘩就起来了,甚至此刻两人还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张老书记所在的卧室。

    因为两人都被自己脑海中的画面给吓到了,虽然这画面中没有任何恐怖的事情生,但是这画面本身就已经是极其恐怖了。

    一位老人,大晚上的不睡觉,无声无息的躲在门后偷窥,张远河和刘杨甚至可以想象张大少他们现这一幕时候心里的恐惧,因为此刻他们的心里就是充满了恐惧。

    “这事情是我姐现的,因为老爷子生病,所以我姐便是搬回到家里照顾老爷子。恰好有一天停电了。然后我姐半夜上厕所的时候拿着手电筒,等我姐从厕所出来的时候,手电筒的光不小心照射到老爷子的房门上,刚好照到了老爷子躲在门缝后面的那一双眼睛。”

    张泽涛说这些的时候是有些哆嗦的,因为她姐姐现了这一幕之后直接是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后害怕的尖叫起来,这尖叫声把他也从房间吵了出来。

    张泽涛从房间冲出来的时候还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就看到自己姐姐坐在大厅的地上一脸的恐惧,那手电筒则是掉落到了一旁。

    当张泽涛询问自家老姐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张泽涛的姐姐战战兢兢的话都说不清。只是一直说:“门后有人门后有人。”

    张泽涛不知道自己姐姐说的是啥,当下拿起手电筒,朝着自己姐姐眼睛所看的方向照去,这一照却是没把他吓得半死。因为他刚好照到一双眼睛在门缝后面,闪烁着光泽。

    张泽涛同样是被吓的坐在了地上,不过他到底是男的,很快就反应过来,他觉得很有可能是家里进贼了,当下一把抄起便是的扫把。而后拿着手电筒走上前,一脚将门给踹开。

    然而,将门给踹开后的场景却是让得张泽涛傻眼了,在手电筒的照射下,自家老爷子站在门的另外一边,此刻正用一个诡异的笑容看着他,那笑容,让得张泽涛心里冒着寒气,浑身的寒毛在瞬间竖立了起来。

    老爷子这么盯着张泽涛看了半响后,而后转身,默默的走回床上,躺下,等到张泽涛反应过来之后,老爷子都已经是进入梦乡了。

    “张老书记会不会是梦游?”张远河听完张泽涛的述说后开口询问道。

    “不是梦游,老爷子这么多年从来就没有梦游的习惯,而且……”张泽涛突然压低了声音,“而且老爷子只有每月的十四才会有这样的怪异举动,其他时候都是正常的,一到了十四这晚上,谁也拦不住,就是我们陪着老爷子不让老爷子睡觉,但是一到了时间点,老爷子就会进去那状态。”

    张泽涛和家人想过很多办法,甚至是将老爷子给牢牢抱住,但只要一过了十二点,老爷子还是会朝着门后走去,而且力大无穷,几个人都抱不住。

    甚至最后张泽涛他们在十四这一天把老爷子给带离出家到其他房子住,可后果就是老爷子不停的抽搐和口吐白沫,就跟羊癫疯作了一样。

    最终无奈,张泽涛和佳人也只能是接受了老爷子的这一诡异行为,好在的是,虽然有些恐惧,但至少没有造成什么伤害,老爷子也只是静静的偷窥一晚上而已。

    一个月也就一天,张泽涛和家人这么多年下来也接受了,只要老爷子身体没有其他的问题就可以了。

    听完张泽涛的话后,秦宇沉吟了一会,开口说道:“你父亲现在有两个问题,而其中一个问题关系到你父亲的性命,如果不解决的话,恐怕你父亲熬不过这个年。”

    “秦……秦大师,这么严重吗,那您一定要救救我父亲。”张泽涛一听便是急了,连忙恳求道。

    “这个因果是你们自己种下的,要解决还得靠你们自己。”秦宇的目光在这大厅巡视了一圈,“现在你去买一些东西过来。”

    “要什么东西秦大师您说,我现在就去买。”

    秦宇点了点头,示意张泽涛那笔和纸张过来,而后在纸上写下了一些字后,将纸张递给了张泽涛,“去吧,在今天晚上七点之前送过来就可以。”

    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也就是说张泽涛还有四个小时,张泽涛看了眼单子上的字,点了点头,保证道:“好,七点之前我一定弄来,那秦大师您和张书记就在这里休息?”

    “不了,我们下去走走,晚上的时候过来,我也要做点准备。”秦宇拒绝了,也是跟着张泽涛前后脚离开了张家,来到了小区的楼下。

    “大舅,要不你们先回去,我估计今晚有的忙了。”

    “说什么话呢,你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来张家这边的,我怎么可能走开。”张远河摇了摇头,不过却是朝着刘扬说道:“小刘,不然你先回去吧,反正现在也不是公干,你也不用陪着我,这车你就开走吧。”

    “大舅,你可以走,但是刘处长可不能走。”

    就在刘扬准备答话的时候,秦宇却是先一步开口了,面带笑容的看向刘扬,“今晚还需要刘处长帮忙呢。”

    “让我帮忙?”刘扬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的惊讶,张远河脸上也是露出疑惑之色。

    “嗯,晚上需要刘处长帮忙做点事情,这事情只有刘处长你可以做。”秦宇没有多说,只是点到即止。

    “既然这样那小刘就留下来吧,不过小宇啊,我们现在干什么?要不要找家饭馆吃饭?”

    “大舅,知道我为什么不呆在张家而要下来吗?”秦宇神秘一笑,反问道。

    “不知道。”

    “因为张家有鬼!”

    秦宇轻轻吐出这一句,与此同时,这小区里刚好刮起一股冷风,一下子让得张远河和刘扬两人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有……有鬼?小宇,你这话里是什么意思?”张远河有些哆嗦的问道。

    “大舅,到了晚上你就知道了。”

    秦宇回头看了眼那六楼的张家房子,从他这里看,刚好可以看到张家的阳台,此刻张泽涛的姐姐正拿着一个扫把吸掉阳台上的水渍。

    秦宇带着自己大舅还有刘杨在小区闲逛了一个多小时,随后三人便是就近找了一家饭馆解决了晚餐,期间张泽涛打过电话说让她姐姐安排晚餐,不过却是被秦宇给拒绝了。

    冬天的夜晚很长也来的很快,当晚上六点的时候,整个天色已经是彻底的黯淡下来,同时,秦宇也是带着张远河和刘扬两人朝着张家走去。

    回到张家,张泽涛已经是在大厅等候了,在大厅的茶几上,却是放着几个大袋子,袋子里的东西便是张泽涛按照秦宇的吩咐去买来的东西。

    关注九灯威信公众号:九灯和善,获取更多讯息!(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