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第两千零三十三章 前往张家

    东篱居!

    秦宇和他大舅张远河还有张泽涛以及刘杨坐在雅座里品着茗茶。?  -终究,秦宇还是没有留下来参加刘帅的婚宴。

    在钱勇赶过去之后,事情已经是进入了尾声,刘帅拿出了和酒店签订的合同以及订单,钱勇直接是对酒店开出了罚单和向刘帅道歉的处罚。

    当然,这只是现在的,秦宇知道,要不了多久,工商部门就会联合其他部门对酒店来一次彻查,而秦宇也清楚,县城大酒店并不干净,真要查起来问题肯定是不少的。

    至于李家和那张县长秦宇也可以确定,虽然不至于破产和被查处,但是这个年肯定是没有那么好过了。

    不过这些都和秦宇没有关系了,在钱勇到来没多久,秦宇便是和自己大舅一起离开了,来到了这家新开的茶楼棺。

    “秦大师,以茶代酒,我敬您一杯。”张泽涛拿起身前的茶杯,朝着秦宇诚恳的说道。

    “客气了。”秦宇端起了茶杯轻抿了一口,自己大舅出面了,这面子还是要给的。

    “小宇啊,对于那张副现在和李家你打算怎么处理?”张远河看着自己的外甥开口问道,作为县里的一把手,他必须要了解自己外甥到底是怎么个想法,只有这样他才可以针对布局。

    “大舅,就按正常程序走吧,如果李家和那张副县长没有事情的话,那这事情也就这样吧。”秦宇笑着答道。

    对于自己大舅,秦宇还是没有隐瞒的,而且他也知道,年关了,对自己大舅来说,维稳是最重要的,任何事情都要等过完这个年再来处理。

    其实,这个潜规则不只是官场有,在百姓当中也是如此。按照各地的风俗,讨债讨到年三十,一旦过了年三十就不能讨债了,只能等过了正月十五。  为的就是要一个好兆头。

    所以,很多小老板躲债就是躲到年三十,一过了年三十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回家了。这其中固然有正月代表一年兆头的风俗,但还有一个很正要的原因是因为百姓们善良。

    谁家一辈子就顺风顺水没有个难过的年的,正月不能讨债也能让那些贫困的家庭得到喘息。久而久之,这就成了一个墨守成规的习俗了。

    扯远了,回到茶桌上!

    张泽涛放下茶杯之后,目光看向秦宇,开口说道:“秦大师,您真是神算了,我家老爷子的腰下还真的有一个类似圆球一样的东西,就连老爷子自己都没有现。”

    秦宇笑了笑,没有接话。

    “秦大师,实不相瞒。老爷子的病是我们一家人的心病,这几年来,我们一家人一直寻求能够治好老爷子病的办法可是见效甚微。”

    “所以你们就到处收购珍贵动物的内脏?”秦宇开口了,脸上却是带着冷笑,“我不知道你父亲得了什么病,但是我知道,按照你那所谓的土方子去治病,必然会有报应,而这报应就是你父亲腰下的这圆球。”

    “秦大师……您……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张泽涛吃惊的从椅子上站起来问道。

    “天地万物皆有灵,那些动物何尝不是一条生命。你为了给自己父亲治病,收购许多珍贵动物的内脏,虽然这些动物不是你杀死的,但是这份孽业却是算在了你父亲的头上。那圆球就是孽业,等到圆球足够大的时候,就是神仙也难救你父亲。”

    “那……那怎么办,秦大师,您一定要救救我家老爷子啊,我不知道这些事情啊。”

    张泽涛慌了。他采用林俊的那土方子为的就是救自己的父亲,而效果确实是有一些,至少父亲不再那么难受了,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东西会给自己父亲带来致命的伤害啊。

    “一饮一啄,一切都是你们中下的因果,这事情我不会插手。”

    秦宇摇头拒绝了,他和张家之间没有因果,没有理由出手帮忙。

    “秦大师,只要您能救我父亲,有什么要求您尽管提,我们张家就是砸锅卖铁也会满足秦大师您的要求。”张泽涛一脸诚恳的看向秦宇,“我知道秦大师可能看不上我张家,但只要秦大师愿意出手,秦大师就是我张家的大恩人,以后有什么要求,我张家绝对全力以赴。”

    张泽涛虽然为人高傲,但却是一个孝子,不然的话这些年也不会一直在寻找治疗自己父亲的办法。

    只是,秦宇依然不为所动。

    无奈之下,张泽涛只有将目光看向张远河,朝着张远河投去求助的目光,希望张远河能够开口帮忙说下情。

    接受到张泽涛的目光,张远河心里也是有些犯难,眼前的情况很明显了,自己外甥并不想出手帮助张家,但是,自己早年曾经欠下张家一个人情,现在却是有些为难了。

    最后,张远河还是开口了,没办法,谁叫他欠下过张家的人情,当初能够当上镇长,张家是出了力的,虽然有很大原因是因为他给张家送足了礼,但说句实话,对于那时候的张家来说,人家能够接受你的礼物已经是给了很大的面子了。

    有些人,就是想要送礼都没有门路送进去!

    “小宇啊,张老书记曾经帮助过你大舅我,如果可以的话,那就帮一把,不过要是真的不行的话那就算了。”张远河开口了,朝着秦宇说道。

    听到自己大舅的话,秦宇沉默了,而张泽涛则是带着紧张的神色看向秦宇,他知道,秦宇会不会出手帮忙,就看一会秦宇的表态了,要是这次还不行的话,那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也罢,既然张家和大舅有这因果,那我这做外甥的也可以算入进去,张家老爷子的事情我可以出手帮忙。”

    “谢谢,谢谢秦大师。”

    听到秦宇答应下来,张泽涛脸上露出激动的喜色,连忙感激的说道。

    “不忙着谢,最后到底能不能治好你父亲我也不敢保证。”秦宇摆了摆手,从椅子上站起来,“马上就要过年了,时间不多,直接去张家吧。”

    “秦大师,要不吃了晚饭再去?”张泽涛心里也很想现在就回家,不过他还是开口询问了一句。

    “不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嗯,小宇说的对,老书记的病情刻不容缓,我也很久没有去拜访过老书记了,这一次和你们一起去。”

    于是,秦宇一行四人离开了东篱居,分两辆车朝着市里而去,张泽涛一人在前面开车,秦宇和大舅坐在刘杨开的车子跟在后头。

    一个小时之后,车子拐进市内的一个小区,小区的保卫很严,不过可能是张泽涛打过了招呼,秦宇他们车子进去的时候,那保安只是看了一眼就放行了。

    两辆车子在最里面的一栋单元楼停了下来,秦宇一行四人下了车。

    “秦大师,我家老爷子住在六楼。”

    “那就上去吧。”

    秦宇点了点头,这小区一看就是退休干部居住的小区,安保和绿化都做的很不错,而且秦宇刚刚注意到,小区停着的大部分车的车牌号都很溜,这可不是靠钱就可以弄到的。

    进了电梯,很快电梯便是到了六楼,这单元楼每一层是只有一户人家,秦宇等人走出电梯的时候,一位中年妇女已经是站在门口等候了。

    “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秦大师,这位是县委张书记,这位是刘处长。”张泽涛先一步开口介绍秦宇三人给这中年妇女认识,这中年妇女是张泽涛的姐姐。

    张泽涛的姐姐听了张泽涛的介绍,目光有些诧异的打量了秦宇几下,不过她牢牢记住自己弟弟在电话里的交代,当下脸上连忙堆出笑容,“欢迎,欢迎各位来家里。”

    几人朝着张家门内走去,不过,秦宇在走进张家的时候,眉头便是皱了一下,眸子看向一侧的楼梯口,停下了脚步。

    “小宇怎么了?”

    跟在秦宇身后准备迈步走进去的张远河看到自己外甥停下脚步,也跟着停了下来,有些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秦宇摇了摇头,收回了目光,走进了张家门内。

    张家很大,一户人家占据一层,足足是有接近三百多平米,张泽涛的姐姐将秦宇几人领到大厅的沙前,那茶几上已经是摆好了瓜果。

    “秦大师先用茶。”张泽涛开口说道。

    “茶就先不用了,带我去看看你父亲吧。”秦宇摇了摇头,先前在张家门口所看到的那一幕,让他觉得,自己接手张家的事情似乎是给自己找麻烦。只是,既然答应了对方,就算知道会是个麻烦也得一探究竟了。

    “哎,好的。”

    张泽涛其实心里也是有些着急,但是出于礼数所以才请秦宇先到大厅沙喝茶,现在秦宇主动开口了,他自然是求之不得。

    张泽涛带着秦宇朝着一侧的一间房间走去,将门给推开,一股中药味便是扑鼻而来,张远河和刘杨忍不住捏了一下自己的鼻子。

    这是一间卧室,里面的摆设很简单,只有一张穿和一个床头柜,而后在墙上挂着一面电视,此刻这床上躺着一位六十来岁的老人,闭着眼睛睡得很安详。(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