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第两千零二十九章 堵门!

    秦宇转身走回酒店,这让刘杨目瞪口呆,愣了那么一会才反应过来,连忙拿出了手机,拨通秦宇大舅的电话。

    刘杨知道,自己肯定是没有资格阻拦秦少的,所以他根本就没打算下车,这事情只有报告给自己领导,让领导来处理了。

    另外一边,在县城的某间茶楼雅座中,张远河正悠闲的喝着眼前的香茗,摆放在边上的手机便是响了起来。

    看了眼号码,张远河笑呵呵的朝着对面的人说道:“应该是小宇他们到了。”

    “喂,刘杨,怎么样,你们到楼下了吗,我们在……什么……行,我知道了。”

    张远河脸上的笑容在接电话接到一半的时候便是消失了,等到挂了电话之后,脸色却是有些难看。

    “张书记,怎么了?”坐在张远河对面的张泽涛脸上露出担忧之色。

    没错,张远河这一次会找秦宇就是因为张泽涛的缘故,是张泽涛请求他的,而张泽涛的面子他可以不给,但是张泽涛背后的张家他必须给,原因无他,张泽涛的父亲是上上届的市委一把手,虽然已经退休了,但是人脉关系还在,在市里各机关部门都有亲信,得罪了张家,对于他开展工作很不利。

    是的,有孟家在后面照拂着,张远河不需要担心自己的官帽子,但张远河清楚,人家孟家是看在自己外甥的面子上,一些小事自己也不能找上孟家吧,那样反倒是会给他外甥丢面子。

    别看张远河是一把手,但是市里的那些部门头头他也是得罪不起,这要干事情,有些项目要上面批吧,资金上面也要上面拨款下来吧,人家只要在财政部门卡自己几个月,就够自己头大的。

    所以,虽然上面已经禁止再送礼。但是张远河还是吩咐办公室的人给准备了一些土特产之类的礼物给各个部门送去,为的就是以后工作上的事情不被这些部门卡住。

    这就是国情,也是官场上的现实情况,不是说你专心办事就可以的。?  ?  人情和人际关系这东西很复杂。

    对于张泽涛来说,会找上张远河是因为他调查过秦宇,他觉得秦宇一直躲着他是因为上次猪的事情对他有芥蒂,所以想要找张远河帮忙化解一下。

    而现在从张远河的电话中可以明显感觉的出事情出了变故,这让张泽涛一下子紧张起来。难道这秦大师连自己大舅的面子都不给吗?

    “泽涛啊,小宇去参加一个同学的婚宴了,那边出了一点事情。”张远河看到张泽涛脸上的紧张之色,连忙将事情给解释了一遍。

    刘杨先前坐在车上将一切都看在了眼里,所以在电话里也把事情的前后经过都说了,而且还特意提到秦宇原本是打算送个红包直接过来的,但是现在却是打算留在那里参加婚宴了。

    张远河和张泽涛是什么人,一个是在位的官员,一个也是官宦世家出身的,几乎是同时便知道了秦宇的用意了。这是要去给他同学撑腰啊。

    只是,张泽涛想到的是秦大师靠什么撑腰?哪怕他是大师,但是在这方面上也是没什么用,唯一的依仗不就是眼前这位张书记吗?

    想到这里,张泽涛眼睛一亮,秦大师知道张书记要见他,但却故意参加同学的婚宴,这就是等着张书记过去给他撑腰啊,甚至没准秦大师还已经知道自己也在了。

    这么说来,对自己来说这是一次机会。一次和秦大师缓和关系的好机会。想到这里,张泽涛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朝着张远河说道:“张书记,我们过去看看?”

    其实。不用张泽涛开口,张远河已经是从椅子上站起准备过去看看了,他知道自己外甥的脾气,既然会选择留在那里,那肯定是生气了。

    而且,张远河可是知道自己外甥的能量的。撑腰?那根本是不需要,没准外甥一个电话过来,直接是叫来了纪委的同志,要真是那样的话,那县城可就要来一场地震了。??

    所以,张远河要赶在自己外甥还没有彻底飙之前阻止那群蠢货,他这不是赶去给自己外甥撑腰,是去挽救那些家伙。

    ……

    县城大酒店,秦宇重新回到了酒店门口,来到了刘帅身边。

    “刘帅,你原来订的是酒店的几楼?”

    此时的刘帅正在愤怒当中,听到耳边秦宇的话后,回头看了眼秦宇,答道:“二楼。”

    正如秦宇所想的那样,刘帅也早就忘记了当年和秦宇之间的仇恨,毕竟那时候年少轻狂而已。

    “那就带我们去二楼吧。”秦宇笑了笑答道。

    “秦宇,二楼现在被他们给占了,咱们进不去。”一边的张霞也是阴着脸,看向秦宇的目光也是带着一丝不善了,因为她知道自己老公以前上学的时候和秦宇有过矛盾,秦宇不会是记仇到现在,故意说这样的话来嘲讽自己老公的吧。

    “既然提前定下了,酒店这边也答应了,怎么可能进不去,刘帅,咱们走。”

    “对,凭什么现在不让进去,我就不信这事情还没有个讲理的地方了,大不了咱们两家都不要结婚了。”刘帅也是一个炸脾气,不然当初也不会和秦宇闹下矛盾,这被人给欺负到头上了又怎么忍得下。

    “哎,刘帅,秦宇,你们……”

    张霞脸上露出着急之色,一路跟着想要阻止,作为女孩子,她的心思比较细腻,而且这也是她人生中大的一次大事,她不希望出现意外。

    “张霞,放心吧,你的婚礼不会有问题的。”秦宇回头给了张霞一个安慰的笑容。

    “秦宇,我现在现你的脾气很对我的胃口,要是当初你也像现在这样,咱两也不会有矛盾。”刘帅拍着秦宇的肩膀,和秦宇两人是直奔电梯而去,而秦宇他们的那些同学看到这动静也跟着一拥而去。

    “先生对不起,没有请帖这电梯你们不能上去。”在电梯门口,一位服务员小姐拦住了秦宇和刘帅。

    “凭什么不让进去,这二楼是我预定好了的,现在你们酒店想要反悔,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刘帅气恼的说道。

    “先生请不要为难我,这是上面的规定,没有请帖是不能进入电梯的。”服务员小姐脸上露出为难之色,她只是一个打工的,一个月就拿那么两千多块钱,谁也得罪不起。

    “刘帅别激动。”

    秦宇看到刘帅脸上青筋都暴涨出来了,一把拉住刘帅,目光看向整个大厅,“既然电梯不让进那也没事情,那我们就站在这电梯门口吧。”

    “对,我们就堵在这电梯门口,咱们不能进谁也别想进。”秦宇的其他同学也是高声应道。

    毕竟是二十多岁出头还未满三十岁,大家骨子里还是有着年轻人的冲动的,对方欺人太甚又怎么忍得下去。

    所以,当那新郎带着那张县长进去大厅的时候,就看到秦宇一行人堵在电梯门口的一幕。

    “这是怎么回事?”新郎的父亲看到秦宇一行人堵在门口,朝着身边的一位中年男子皱眉问道。

    “听服务员说,这些人想要闹事。”

    “闹事?不是给他们留了一层吗,怎么,还不满足?”

    被众人簇拥着的张县长看到这一幕,也是皱了皱眉,开口询问道:“李老板,这是怎么回事?”

    “张县长,没什么事情,就是还有一家人也在酒店举办婚宴,估计是有些事情,让我儿子去处理一下就好了,张县长咱们去那边休息区坐一下就好了。”

    李老板朝着自己儿子使了一个眼色,那新郎官便是会意朝着电梯方向走去。

    “嗯,这大喜的日子,最好还是不要闹的不愉快。”张县长点了点头,而后昂阔步的朝着休息区走去。

    “我说你们是想干什么,怎么,还想闹事不成。”

    新郎官在张县长面前是一个态度,但是在秦宇等人面前就是另外一个态度了,鼻孔朝天,不屑的看着刘帅,“别给自己找不自在,惹火了我,你们全家都别想在县城混下去。”

    “帅帅,算了吧。”

    另外一边,刘帅的父母和那些亲戚也是赶了过来,刘帅的父亲看向这李家新郎官的眼神有些惧怕,因为,李家在县城的实力太强大了,不是他们家可以招惹的起的。

    “爸,我就怨不下这口气,他李家就可以这么欺负人?”刘帅毫不畏惧的和对方对视着,“大不了今天我不结婚了,但是你们也别想结婚。”

    “真是给脸不要脸了,吗的,老子叫人把你们全部都给赶出去。”李火也是怒了,在县城敢和他们李家掰腕子的可没有几个,敢在他结婚宴上闹事,真是活腻歪了。

    “刘帅,你和酒店的订好,是不是有订单?”而在这时候,一直沉默的秦宇却是开口了。

    “有,就在我身上。”刘帅不明白秦宇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从西裤的口袋中掏出了一张单子。

    “有这个就好办了,我刚给工商局那边打了一个电话,那边说马上就会派人过来。”秦宇淡淡的说道。

    噗!

    另外一边,听到秦宇话的李活却是突然笑出声来,工商局,那是他二舅的地盘。

    工商局的那些人谁不认识他李大少,平日里可是称兄道弟的。(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