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第一千九百八十六章 牺牲

    此刻的崔府,已经不复当初的辉煌和热闹,一眼望去,断墙残垣比比皆是,崔府大门内,许多仆人就那么倒在地上,头身分家,甚至还有不少仆人的身躯更是五马分尸的碎裂开来。??? ?

    崔莺莺看到这一幕是瞋目切齿,这是她的家,可现在,她的家没了,被人毁了。

    看着崔莺莺整个人呆呆的站在原地,秦宇叹了一口气,“现在还不确定生了什么事情,咱们找找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爹爹,我要找到爹爹。”

    秦宇的话将崔莺莺从打击中惊醒过来,崔莺莺一脸着急的朝着内堂跑去,秦宇也只能是快步跟上。

    进入内堂,地上依然是充满了尸体,崔莺莺几乎每一个房间都走过去,可惜始终是没有看到自己爹爹的身影。

    秦宇跟着崔莺莺走完崔府,没有看到崔判官的身影后却是松了一口气,崔判官不在这里也是一件好事,因为,这里全部都是死尸,如果在这里现崔判官的尸体恐怕给崔莺莺的打击更大。

    没有找到崔判官,至少这样还有一线希望,崔判官可能还活着,也许是因为遭遇了强大的敌人,不得不弃府逃离。

    “怎么会,爹爹怎么会不见的?”崔莺莺一脸颓废的坐在了她的闺房床上,这里也有几具丫鬟的尸体,这闺房很明显是被人洗劫过,桌子的抽屉还有一些箱子都被打开了,里面一些东西都被丢弃在地上。

    “崔莺莺,很有可能阴间出了大事,崔判官因为某些原因撤离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崔府恐怕会有危险,咱们不能在这里呆下去。”

    秦宇看向崔莺莺,直觉告诉秦宇,当务之急是离开崔府,再去探查阴间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然而。崔莺莺却是没有反应,就是这么一脸茫然的坐在床上,崔府是她的家,现在家没了。爹爹下落不明,巨大的打击已经是让得崔莺莺精神有些恍惚了。

    看到这一幕,秦宇皱了皱眉,正要上前去拉起崔莺莺,突然。 ?房间内传来了一缕轻微的声音。

    “谁?”

    听到这声音,秦宇愣了一下,而崔莺莺也从呆滞中清醒过来,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即将目光顶箱床底方向。

    崔莺莺从床上下来,目光凝视着床底,“是谁,谁在下面?”

    “小姐,是我啊,春画啊。”

    床底下传来了颤颤巍巍的声音。崔莺莺一听这声音,脸上露出激动之色,“春画,是你吗,你在床底下?”

    没有任何的犹豫,崔莺莺的双手就放在床沿上,准备将床给掀起,一旁的秦宇见状也是上前帮忙,两人将床给抬起,而后就看到一个灰头土脸的丫鬟从床底下爬了出来。

    丫鬟穿的是一件绿色的衣服。不过此刻这衣服因为沾染了太多的血迹,已经是变成了一件红色衣服了。崔莺莺看到这丫鬟,神情十分的激动,“春画。真的是你,真的是你。”

    “小姐,我终于等到你了。”

    春画也是抱着崔莺莺,不断的抽泣,“护卫,管家他们还有夏雨她们都死了。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在春画的感染下,崔莺莺也是哭泣了起来,家逢巨变,先前崔莺莺不过是强行压抑住自己内心的悲伤,现在在春画的感染下,情感终于是宣泄了出来,再也压抑不住了。

    看到崔莺莺和春画抱头痛哭,秦宇却是有些无奈,不是他冷酷无情,面对着崔府的大变而无动于衷。实在是眼下敌我未明,崔莺莺和春画这么大的动静很容易引来敌人。

    不过,让秦宇开口让两女别哭了,秦宇又开不了这个口,将心比心,如果换做是他,恐怕也会如此。

    好在的是,春画只是哭了一会就停止了,朝着崔莺莺开口说道:“小姐,这里很危险,咱们赶快离开这里。 ●”

    “春画,你告诉我,到底生了什么事情,咱们家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还有我爹爹去了哪里了?”崔莺莺也是收起了眼泪,迫不及待的朝着春画问道。

    崔莺莺的问题也是秦宇感兴趣的,所以,秦宇也是一瞬不瞬的盯着春画。

    “我也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在三天之前,突然有一大群怪物冲入了府里,看到人就杀,府里的护卫和丫鬟都被他们给杀死了,我当时在后院,见到情况不妙,就躲到了小姐的闺房里才逃过了一劫。”

    听了春画的话,秦宇却是皱了下眉,“那些人应该是搜查过这闺房的吧,你没有被他们现?”

    秦宇相信,那些人在杀死了崔府的护卫和丫鬟之后肯定是到处搜查了,崔莺莺的这间闺房也没有被放过,这四处被翻动着凌乱的箱子和抽屉便是证明,既然如此,这些人不可能没有现躲在床底下的春画。

    “其实,我被他们现了的,可是……可是他们放过了我。”春画如实说道。

    “放过了你,具体是怎么一回事?”秦宇追问道。

    “当时,我躲在小姐的床下面……”

    三天前,春画听到外院的打斗声音,害怕的躲在了崔莺莺的闺房床底下,而在一刻钟后,便是有着几人冲进了闺房,这些人到处翻动着闺房的东西,甚至春画还看到其中一人的脚就站在床边。

    那个时候,春画极其的紧张,甚至都已经做好了被现然后被杀死的准备了。

    春画的手里握着一把匕,她已经想好了,大不了就同归于尽。

    如春画所想的那样,站在床边的那道身影缓缓的低下头了,两人四目相望,春画手中的匕正要挥过去的时候,那人却又站起身了。

    “这里没有活着的人,去下一个房间。”

    随后,春画就听到这声音传入耳中,而后,那些人便是走出了房间,而她,也活了下来。

    “照你这么说的话,那人现了你,但是却又放过了你。”秦宇的眉头紧锁,如果春画说的都是真的,那么那个人的目的就很值得商榷了。

    那人是敌是友?为何要放过春画?

    秦宇清楚,现在已知的线索太少了,没法判断。

    “走吧,咱们先离开这里,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再说。”

    “嗯。”

    这一回崔莺莺没有拒绝,拉着春画就要走出房门,不过就在三人走出房门的时候,崔府的门外,此时却是有着一大批的人来到了门口。

    清一色的黑色披风和面具,脚下则是坐着如同巨蛇的绿色怪物,这批人将崔府的大门给包围住。

    “嗅到了气息,这里面有余孽隐藏着,不要让余孽跑了。给我仔细搜,不要漏过任何一个角落”领头的一位带着黑色面具的男子吼道。

    “是!”

    这批穿着黑色披风和面具的人全都走进了崔府,开始在崔府的每个角落里搜寻起来。

    很快,这些人搜完了前院,随即朝着后院走去,最后,终于是来到了崔莺莺所在的闺房中。

    砰!

    大门被踢开,七八位黑色面具的男子冲了进去,这些人的目光第一时间便是落在了那张床上,其中一人走到床前,低下头,准备探寻。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道寒光闪过,一把匕猛地插进了这黑色面具男子的眼睛中,黑色面具男子惊呼了一声,其他黑色面具男子见状连忙冲了上去,其中两人一脚将这床给踹碎。

    “我和你们拼了。”

    床下,是春画的身影和声音,此时的春画,一手抓着匕,冲着这几位黑衣面具男子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飞快的朝着门外跑去。

    “别让她跑了,给我追。”

    春画这一跑,进入房间的黑色面具男子纷纷追了出去,整个房间又恢复了宁静。

    短短的十几秒钟后,春画痛苦的喊声传遍整个崔府,而后,那些面具男子继续搜寻起来,不过这一次,却是没有面具男子进入闺房。

    一刻钟后,这些面具男子离开了,崔府,又恢复了宁静。

    砰!

    闺房上方的木梁,秦宇和崔莺莺从上面跳下来,此时的崔莺莺一脸的悲痛,而秦宇的脸色也是十分的难看。

    “春画是为了让我们不被现才主动出来的。”

    秦宇叹了一口气,先前三人准备离开崔府的时候,听到大门外的动静,当下秦宇和崔莺莺躲在了闺房的梁上,而春画却说她不躲那里,她要躲在床底。

    其实,那一刻起,春画的心里早就存了牺牲自己来保护崔莺莺和秦宇的想法,只是她没有说出来,因为她知道她要是说出来的话,小姐肯定是不会答应的。

    崔莺莺暴露自己吸引那些黑色面具的男子,秦宇和崔莺莺这才没有被现。

    “春画,春画……”

    崔莺莺猛地一把推开秦宇的手,疯狂的朝着门外跑去,最后,在后院中时却是停下了脚步,目光望着地上春画的尸体,无声的流泪。

    随后赶到的秦宇看到地上春画的尸体,也是目眦尽裂。

    春画,只有血肉模糊的身躯,那头颅却是被砍下来滚落在了一边,被人一脚踩入了泥土中,只有一抹黑色的长还.裸.露在外面。(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