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第一千九百零七章 老人的目的

    秦宇微微低下了头,背上冷汗淋漓,所以他并没有看到老人睿智的眼光中闪过的一道亮光。

    “莫老的眼睛是容不得一点沙子的,而孟老也是脾气比较固执之人,你觉得,你能有几分把握说服二老,还是你打算凭借着你的本领强行带走两女,视国家律法于无物。”

    老人的话一句比一句严厉,秦宇神色变幻不停,许久之后,才抬头看向老者,坚定的答道:“不管如何,孟瑶和莫咏欣我都不会放弃的。”

    “大胆!”

    老人板着脸,不怒自威,“就你这行为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人把你抓起来,按照律法,重婚可是重罪!”

    “还是你觉得,以你现在的本事,国家就拿你没有办法了。”

    “呃……”秦宇嘴角抽搐了一下,他确实想说,以他现在的实力国家确实是拿他没有办法,不过想了下,最终这话却是没说出口,因为这话一说出来,就意味着和国家彻底的撕破脸了,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老人看到秦宇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老眼眼皮也是眨了几下,没有等到秦宇的答复,许久之后才继续说道:“我知道以你现在的能力,除非国家出动毁灭性的武器,不然都对你造成不了伤害,但你觉得如果你强行带走两女娃,孟家和莫家会怎么样,两女娃心里会没有芥蒂吗?”

    “长我……”

    秦宇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抬头看向老人,结果却看到老人已经没有理会他,而是走到挂在墙上的一张全国地图前,指着地图说道:“秦宇,有没有想过从政。”

    听到老人话题一转,秦宇脸上露出了困惑之色,好好的怎么又转到这话题上面了,不过既然老人开口了,他想了下答道:“长。我对从政没有什么兴趣。”

    “难道面对着如此江山你不心动?”老人看着地图上的壮丽山河,“以你的能力,如果真的从政,我会全力帮助你。未来的某天必然有问鼎之日,到那时,整个国家都是你的,真正的九五之尊。”

    秦宇撇了撇嘴,让他每天周游在政治斗争中。他情愿去和三十六洞天福地大战一场。

    “秦宇,我跟你说的是真心话,你的能力注定了不平凡,一旦你问鼎,对于他国也是巨大的威慑,对于提高我国在世界上的话语权也是有很大帮助的。”

    “长,你就饶了我吧,我对这些没兴趣,天生就不适合。”秦宇态度坚决的拒绝了。

    “你可想好了,这是我的承诺。而且,有孟家和莫家的相助,这并不是一件难事,而一旦你走上那位置,莫家女娃和孟家女娃的事情也就可以解决了。”老人诱惑道。

    “呃……长,我志不在此,您就不用再说了。”

    “胸无大志。”

    老人瞪了秦宇一眼,似乎很不满秦宇的回答,而秦宇却只是嘿嘿一笑,没有接话。

    “算了。这幅字你拿去!”老人看样子都不想再见到秦宇了,挥了挥手,让秦宇拿着这幅字走人。

    “长,这幅字给我的?”秦宇有些惊讶。老人给他这幅字干什么?

    “怎么,觉得我的字难看你看不上?”老人板着脸,故作生气的问道。

    “没有,长赐字,我心里高兴呢。”

    秦宇连忙上前将这幅字给叠起,小心的收了起来。而后说道:“那长没事我就先告辞了。”

    “走吧走吧,胸无大志的人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老人挥了挥手,不耐烦的说道。

    不过,就当秦宇一只脚要踏出门槛的时候,老人的声音却是在秦宇身后响起。

    “秦宇,你知道这幅字的出处吗?”

    “知道,这是我师……这是卧龙先生在《诫子书》里面的一句话。”秦宇停下脚步,回过头答道。

    “对于卧龙先生,你怎么看?”老人继续问道。

    “呃……”

    秦宇迟疑了一下,所谓子不言父过,这做徒弟的自然也没法说自己师傅,当下只能答道:“关于卧龙先生的评定,历史之上有很多大家都有过自己的见解。”

    老人看了眼秦宇,没有再问,而是自顾说道:“当初诸葛亮乃南阳一老农,刘备不惜三顾请其出山,自此才有了茅庐内三分天下的典故,不说演义中对诸葛亮的夸大,但其一生也算是效忠于蜀国,不过,依我看来,诸葛亮在一事上却是有大错?”

    “何事?”看到老人说自己师傅有错,秦宇忍不住问道。

    “当初,刘备在临终之前言: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国,终定大事。若嗣子可辅,则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

    老人看向秦宇,“诸葛亮错就错在愚忠,刘婵无能,本就付不起的阿斗,如若由他取代蜀国皇帝之外,蜀国灭吴可期。”

    “长,您这话小子不敢苟同。”秦宇开口说道:“卧龙先生本南阳布衣,得刘备赏识,此后为蜀国尽责尽忠,况刘婵无能,卧龙先生也未想到会因此误国。”

    “那你觉得诸葛亮为了报赏识之恩,为此鞠躬尽瘁是对的?”老人的眼中闪过一道异彩,问道。

    “这是自然,滴水之恩尚且涌泉相报,更何况刘备对卧龙先生敬重有加,以兄长之礼待之,卧龙先生又岂能做出谋夺江山之举,那岂不是与司马懿匹夫成一丘之貉了。”

    秦宇说到这里的时候,心里却是默默的说道:“虽然不知道师傅为什么会辅佐蜀国,为此还五丈原假逝,但肯定一点,以自己师傅的境界和实力,根本是对江山没兴趣,不然的话,要想灭吴灭魏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一个恩就这么重要?”

    “当初韩信得萧何之恩,拜大将军,即便得知吕后要杀他,但萧何追出,依然跟随萧何回去,仅仅是为了报伯乐之恩。古往今来,如此例子数不胜数,长应该比我清楚。羊有跪.乳.之恩,乌鸦有反哺之义,物尚如此,人何不如?”

    “好一个物尚如此人何不如,秦宇,记住你今天说的话,现在,拿着这幅字可以走了。”老人哈哈大笑,“明年清明,到时候会举办祭祖国家大典,到时候你也来。”

    “祭祖大典?”秦宇愣了一下,下一刻却是点了点头,国家祭祖,这是自古以来便有的传统,而且说实话,这和迷信没有关系。

    国家祭祖是为了增强民族的凝聚力,增加百姓心中的民族感,中国,确实是缺一场这样的大典。

    虽然不知道老人为什么要他到时候到场,不过联想到自己的身份,秦宇便是认为可能是因为这祭祖毕竟和玄学有关吧。

    “是长,到时候我会准时参加。”

    秦宇点了点头,而后拿着那副字画走了出去,离开了院子。

    在院子外面,秦宇和凌帝点了点头,而后便是在曹轩的带领下离开了这里。

    当秦宇的身影消失后,老人看着身前的江山图,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轻松之色,终于,最大的一件事情解决了,他也算是可以放心了。

    ……

    “你是说,这幅字是长送给你的?”

    在莫咏星的私人房子内,秦宇和莫咏欣姐弟还有孟瑶坐在大厅沙上,而在大厅沙中间的茶几上则是摆着秦宇从老人那里得来的话。

    “秦宇,你可真行,这事情竟然搞得那位都知道了,啧啧……”一旁的莫咏星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不过话还没说完便是被自家老姐一眼横扫过来,立刻闭上了嘴巴。

    “差点忘了,现在自己嘲笑秦宇等于是把自己老姐也给嘲笑进去了。”莫咏星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看来以后在嘲讽秦宇的时候得注意一点措辞了。

    “你是说,长在知道我们的事情后,和你谈了那些话,然后把这幅字送给你了?”莫咏欣靠在沙上,双手环抱胸前,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嗯。”秦宇点了点头。

    “秦宇,你说长他是什么意思,是警告我们吗?”孟瑶脸上露出担忧之色,事情竟然都传到长那里去了,这样下去的话,两家人也迟早会知道的。

    “不,不是警告。”

    秦宇还没有回答,莫咏欣便是先开口了,眼中闪过亮光,“长说明年清明祭祖大典让你去参加?”

    “对。估计是因为我是风水师的缘故吧。”

    “可不仅仅是这个。”莫咏欣俏脸上浮现一抹笑容,指着茶几上的字说道:“这幅字是诸葛亮生前所写,而长又和你谈论到诸葛亮,肯定是有深意的。”

    “什么深意?”莫咏星先开口问道了。

    “诸葛亮是干什么的?”

    “当官的啊!”莫咏星想都不想就回答道。

    “准确的说是蜀国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莫咏欣的目光看向秦宇,“秦宇,你是上了长的当了。”

    “什么意思?”秦宇皱了下眉,什么叫上了当。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长和你说这么多,不过是想确定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确认你有没有野心,有没有争权的野心!”莫咏欣的妙目流露出异彩,笃定的说道。(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