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第一千八百八十三章 第三个赌约

    小镇的出口,当看到和别雪一起出现的崔莺莺,秦宇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这位大小姐怎么也跟着来了。

    “秦宇,好久不见,你都跑到这里来度假了,偷偷的来happy,也不带上我。”

    此时的崔莺莺,头戴着一顶白色镶黑边的遮阳帽,身上穿着一件紫色印花长裙,长长的裙摆一直到脚踝处,宛如甜美的仙子。和当初在阴间的她完全是变了一个模样。

    现在的崔莺莺已经是彻底的变成了一个都市俏佳人,嘴里还吐出一些英文,已经是完美的融合进了这个世界当中。

    不过,让秦宇惊讶的不是崔莺莺的变化,而是崔莺莺怎么会和别雪在一起,这两位好像没有打过什么交道吧。

    “秦宇,我从别雪姐姐那里知道你在这边,所以就跟别雪姐姐一起过来看看了。”崔莺莺走到秦宇的身边笑嘻嘻的说道:“你不会包了小三吧。”

    崔莺莺在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是看向赵咏君的,不过嘴里却是小声嘀咕道:“不应该啊,都没有孟姐姐好看,难道真的是因为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你这小脑袋瓜子整天都想些什么呢?”

    秦宇翻了一个白眼,朝着崔莺莺的头上敲了一下,崔莺莺吃痛的捂住头,抱怨道:“秦宇,你不能打我头,你这种行为很不绅士呢。”

    秦宇嘴角抽搐了一下,目光看向别雪,“这些都是你教她的?”

    “不是。”别雪冷冷答了一句,她怎么可能会教崔莺莺这些东西。

    不过,这段时间以来,她确实是和崔莺莺在一起,成为了监察使者,就必须要努力的抓鬼赚积分,积分兑换榜上的那些东西对她来说都是十分渴望得到的。

    虽然,她不知道崔莺莺到底是什么来历。不过好几次,崔莺莺都带着她找到了鬼魂,那些躲的很隐蔽的鬼狐,如果要让她自己去找的话。恐怕得找许多的时间。

    “这些都是一个外国女人教她的,你也认识,叫什么娜的。”

    “安娜?”

    秦宇一拍额头,也对,只有安娜这样的活宝才可以教出崔莺莺说出这样的话来。跟着安娜,崔莺莺要不学会了才奇怪。

    “秦宇,我告诉你哦,安娜姐姐怀孕了。”崔莺莺在一旁插嘴说道。

    “怀孕了?”秦宇愣了一下,不过随即却是点了点头,安娜和坦克认识了这么久,在一起也差不多也三年了,到现在才怀孕,并不算早。

    “只是?”秦宇托了托下吧,好像坦克和安娜还没有结婚吧。要这样的话,估计坦克恐怕也该要结婚了。

    “安娜姐姐让我转告你,一个月后她就要和坦克哥哥结婚了,让你准备好大礼,要好大好大的礼。”

    “知道了。”

    秦宇目光看向别雪,“这里有两百个鬼魂,晚上的时候你可以把它们送入阴间。”

    听到秦宇这话,别雪眼神一亮,她没有秦宇这本事,所以。这么久,也就才送回了一千个鬼魂,这其中还有大部分都是因为有崔莺莺的帮忙,不然的话。让她自己去找恐怕连一千个都找不到。

    两百个鬼魂对她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积分了,说句装逼的话,并不是所有人的名字都叫做秦宇。

    “走吧,今天还有事情要去办。”

    秦宇简单给苗忠伟赵咏君介绍了一下别雪和崔莺莺,双方打过招呼之后便是上了车,重新回到了酒店。

    等车子到达酒店门口的时候。大祭司带着他的四位光头手下已经是站在酒店门口等候了。

    “秦宇,这个人有些可怕呢。”崔莺莺在车内,手指着大祭司,轻轻的说道。

    “可怕?”秦宇看了崔莺莺一眼,脸上露出诧异之色。

    崔莺莺是什么身份,那是阴间崔判官之女,本身就是鬼魂,能够让崔莺莺都感觉到害怕的话……

    “我不是怕他,只是我感觉到他身上有邪恶的东西,让我觉得有些不舒服。”

    秦宇眼中闪过若有所思之色,“我知道了,放心,不会有事的。”

    一行人从车上下来,大祭司看到又多出了别雪和崔莺莺两人,老眼挑了一下,不过下一刻又恢复了那云淡风轻的样子。

    “秦宗师好本事,真是出乎老夫的意料。”

    大祭司话中的嘲讽之意毫不掩饰,不过,秦宇只当是没听懂,装着糊涂说道:“大祭司夸奖了,现在,还剩下第三个赌约了,大祭司请带路吧。”

    大祭司看了秦宇一眼,没有再多说,直接是朝着一个阿尔卑斯山走去,秦宇看了眼别雪和崔莺莺,说道:“你们可以留在这酒店休息。”

    “不,我不休息,我要跟着你一起去。”

    崔莺莺直接是拒绝了,先前在车上的时候,她已经是从苗忠伟的口中,知道了秦宇和大祭司的三个赌约,也知道了秦宇是如何解决前面两个赌约的,这么有趣的事情,以她的性子怎么可能错过。

    至于别雪,心里也是有着一丝好奇,而且,以她的境界,一晚上不睡也算不得什么。

    “那行,就一起去吧。”

    当下,秦宇一行五人跟着大祭司的后面也是朝着阿尔卑斯山走去,第三个赌约的坟墓,就在阿尔卑斯山的半山腰处。

    到达半山腰,当看到大祭司面前的那个坟墓时,苗忠伟和赵咏君脸上都露出了气愤之色,这大祭司不是故意的吗?

    这哪里是坟墓,就是一个小土包,连一块墓碑都没有,谁看到这小土包会想到是坟墓,甚至,苗忠伟和赵咏君两人在心里怀疑,这小土包下面真的有棺材不?

    因为任谁第一眼看到这小土包都不会把这小土包想到是坟墓,小土包上面还长满了芦苇,整个就是一草堆啊,就算这下面真的有坟墓,那起码也有几百年了。

    一个几百年的坟墓,而且还没有墓碑什么的,这怎么可能辨认的出这墓碑的主人身份,更别说还要找到这墓碑主人的后代了。

    在苗忠伟和赵咏君的心中,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秦宗师,这就是山上无主的坟墓。”大祭司笑着朝着秦宇说道。

    “秦先生,我觉得我们应该是确定这下面有没有坟墓,再来接受这个赌约。”苗忠伟在秦宇的耳边说道。

    “这下面,确实是有坟墓的。”

    秦宇笑了笑,这一点他可以确定,因为他可以感觉到这下面的死气,虽然这死气很淡,但只要有死气,就说明下面有尸体。

    “可就算这下面有尸体,看这尸体最起码也有几百年了,又该怎么去辨认这尸体的身份?”赵咏君似乎想到了什么,俏目闪过亮光,不过,当着大祭司的面,她没有说出来。

    “大祭司,这坟墓我可以挖开来吧。”

    “秦宗师请自便,只要在约定期间找到这坟墓的主人的后人便可,老夫,就不陪伴了。”

    大祭司离开了,他不怕秦宇作弊,因为,这个坟墓最起码已经是有四百多年的历史了,一个四百多年的坟墓,这墓主人的后人还存在不存在都是一个问题,这第三个赌约,他笃定秦宇必输。

    大祭司这一走,赵咏君等到大祭司的身影消失之后,连忙朝着秦宇说道:“秦先生,既然这坟墓有几百年了,那根本就是死无对证了,咱们随便找一户人家说这坟墓是他们的先人不就可以了。”

    在赵咏君想来,越南不是一个稳定的社会,经历了很多次的战乱甚至军阀混战,有多少百姓都不知道自己祖先的,完全就是可以咬住一户人家,反正那时候大祭司也拿不出证据证明他们说的是假的。

    听到赵咏君的话,秦宇知道赵咏君心里想的是什么,但是秦宇没有告诉赵咏君,虽然大祭司的身影已经是不见了,但是以大祭司的实力,现在还是可以听到他们的对话的,赵咏君所说的话估计全都一丝不漏的传入了大祭司的耳中。

    而且,事情没有赵咏君想象的那么简单,大祭司既然敢提出这样的赌约,那么肯定就会想到这种情况,必然是有办法杜绝这个漏洞的,这不是第一个赌约让那对夫妻生孩子那样。

    投机取巧是不可能的,不过,秦宇也没有打算投机取巧。

    秦宇将目光看向了崔莺莺,如果崔莺莺没来的话,他也有办法找出这坟墓主人的后人,只不过会麻烦一点,但是有崔莺莺在的话,事情就变得简单了。

    崔莺莺可是阴间崔判官的女儿,要想确认一具尸体的身份那真是太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秦宇,你别看我,我可是离家出走的,我要是回去的话,被我爹爹抓住,非得关我好长时间的禁闭。”崔莺莺看到秦宇的目光,连忙将脑袋给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这个,不需要你回去的。”

    “不回去,不回去我怎么给你查?”

    “我自然有办法,只是需要你配合一下而已。”秦宇神秘一笑,答道。

    “要是不让我回去的话,我可以帮你,不过你记得,你可欠我一个人情。”

    “成交!”(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