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等待者现

    小女孩看了眼黑袍人,然后,朝着祠堂走去,而也就在小女孩走到祠堂门口的时候,钟声停止了,一位穿着粗衣的老头出现在了祠堂的门口。

    老头站在祠堂口,挡住了小女孩的路,一双老眼看向小女孩的目光充满了复杂之色。

    “按照你们张家的约定,她来了,就该把东西交还给她了。”黑袍人看向粗衣老头,说道。

    “这么多年了,你还不死心啊,为了走到这一步,处心积虑谋划了这么多年,难道你就不怕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要知道,到底那里面有什么,谁也不敢确定,就因为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吗?”

    粗衣老人看向黑袍人,听这话,粗衣老人似乎是认识这位黑袍人,哪怕粗衣老人不知道这黑袍人的来历,那也应该是和这黑袍人打过交道,知道黑袍人的目的。

    “你我应该都知道,这世上,从来没有空穴来风的传说,之所以是传说,那只不过是还没有被人现隐藏的秘密而已。”黑袍人沙哑的声音再次传出。

    “看来那镇魔楼已经是倒了吧,不然的话,你不会来到这里,也不会引来这么多人到我张家祠堂来。”粗衣老头缓缓说道。

    “没错,镇魔楼在几天之前已经倒塌,我图谋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是看到了曙光了。”黑袍人虽然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是那沙哑的声音中还是流露出一缕激动。

    “镇魔楼倒,灵台灯灭,放逐水干,等待者现,这些,你也都做到了,不枉费你图谋了这么多年。”粗衣老头看向黑袍人:“只是,难道你就不怕为他人做嫁衣,不要忘了,你把消息放出去。已经是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了,玄学界一些老不死的存在可不少,你就这么的有把握?”

    “把握,没有把握我会这么做吗。说到老不死,你自己不也是一个吗,但是现在你不也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我计划一步步的成功而无法奈何我吗,我可是记得,几十年前。你将我打的只剩下一口气,要不是我命硬,现在早就是黄土一杯了。”

    黑袍人说这话的时候,眼中有着一丝怨恨射出,这个仇,他一直记得,而现在这老头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计划一步步的实施却无法出手,这让他有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感。

    报仇,不一定要杀死对方,有时候让对方憋屈的看着。反而比杀死对方更能比对方带来痛苦。

    “哎,当年我动手是因为我张家祖训,现在我不阻拦也是因为张家祖训,成也祖训,败也祖训,你好自为之吧。”

    粗衣老头说完这话后,目光便是落在了小女孩的身上,带着复杂的目光,将小女孩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最终。目光是停留在了小女孩脖子处的那颗鬼脸吊坠上面。

    “等待者,你进去吧,拿走属于你的东西,我张家千年来坚守的责任也算是完成了。”

    小女孩纯净透彻的大眼睛盯着老头看了一会。随即,点了点小脑袋,迈着小腿,一步一步走进祠堂内。

    小女孩进去了,粗衣老头消失了,整个门口就剩下黑袍人一人站在那里。一刻钟之后,小女孩出来了,和先前进去不同的是,小女孩脖子处的那鬼脸吊坠却是多了一抹光彩。

    黑袍人看到小女孩脖子处的鬼脸吊坠闪烁着光彩,眼中露出喜色,下一刻,牵起小女孩的手,说道:“走吧,我带你去下一个地方。”

    小女孩和黑袍人走了,而祠堂的钟声又一次响起了,小石寨村的村民就好像是得到了召唤一样,在短短的一刻钟之内,全部赶到了祠堂门前,所有人都沉默的站在那里,没有任何一个人开口议论。

    “从现在开始,小石寨村恢复祖姓,号张家村,所有祖训一律废除,我张家村新的祖训,将由张海生和张家村七十岁以上老者共同商讨。”

    粗衣老头的声音在这祠堂前响起,小石寨村的村民们脸上都露出震惊之色,废除祖训,改小石寨村为张家村,这突然的消息让得他们震惊的无以复加。

    “我张家村子弟,上千年来,恪守祖训,世代生于这片土地,死于这片土地,从现在开始,张家村子弟如有愿意出去者,其他人不得阻拦,所有不符合时代的封建祖训全部废除。”

    粗衣老头的话继续传出,小石寨村的一些老人脸色是骤然大变,但是相反的,那些年轻人脸上却是露出喜色,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自己村的祖训本来就是不应该存在的,只是从小父母的教育让得他们不敢违抗祖训,但是这不代表他们心里就没有意见了。

    “最后,这祠堂,不应该在存在了,张家村的祠堂将另行地址建造”

    老头的这话说完,所有人便是听得轰然一声,就看到面前扬起一阵灰尘,整个地面都震动了几下,等到灰尘散尽,那恢弘古老的祠堂却已经是消失了,只剩下一地的废墟和唯一存在的一间大殿,这大殿里面,是历代小石寨村村民先人的灵牌。

    小嘴口滇池边上,一直盯着滇池湖面的秦宇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回头,朝着小石寨村的方向看了一眼,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与此同时,几道惊呼声再一次响起。

    “快看,这湖水又开始下降了。”

    “真的,是又在下降了,而且下降的度还挺快的。”

    那原本水位已经是停止了下降的滇池,在这瞬间又开始下降了,而且,度比先前还要快,所有人都带着期盼之色盯着,等待着,这滇池的水彻底的干涸。

    下降了?

    莫咏星脸上露出惊愕之色,不过下一刻却是嘿嘿笑了起来,因为,钱他是已经收了,用的是小嘴口村委会的一台pos机,本来这是小嘴口村准备用来给来拉鱼的水产公司准备的,现在却是刚好给莫咏星用上了。

    收完钱之后,莫咏星不得不感叹,这玄学界人真是有钱人,大部分买了名额的掏出来的都是金卡,早知道先前开价就应该更高一点了,这些人也会买的。

    其实,莫咏星这么想是错了,不是玄学界所有人都有钱,而是买名额的人有钱,这就好像买车一样,去买豪车的都是有钱人,作为豪车的销售人员却认为所有买车的人都是有钱人,这本身就是逻辑弄反了。

    因为有钱,所以才买豪车,而不是所有买车的都是有钱人,放在这里也是一样,愿意出钱买名额的都是不差钱的,差钱的都没有买名额。

    当然,话又说回来,相比起其他的行业,玄学界人的收入确实是要高一点,但这也是属于一个月不开张,开张吃三个月的那种性质。

    盏茶时间之后,这滇池的水终于是彻底的干了,然而,让所有人惊讶的是,这滇池的湖心处竟然没有淤泥,而是四根柱子。

    这四根柱子上面分别雕刻四大神兽,每一根柱子有那么一米多高裸露在外面,每一根柱子有那么一人环抱的粗度,柱子顶端的四大神兽的雕像栩栩如生,而且分别望向四个不同的方向。

    “这是?”

    世家那边的一位宗师看到这四根柱子的时候,眉头一皱,因为,这四根柱子给他一种心悸的感觉。

    “四神兽镇压,难道这下面真的有什么魔鬼或者是怪物?”

    玄学界这边也是小声议论了起来,一般来说,以四神兽为柱子的,都是用来镇压的,而且,能用到四神兽,那所镇压的存在必然非同小可。

    要知道,这可不是一些建筑公司随意的用四神兽来当装饰,玄学界人都很清楚,四神兽又多难请,一般人也不管尝试去请四神兽。

    这可是神兽,是有脾气的,要是修为不高,神兽没有请到,反而自己会遭到反噬,平日里请一只神兽都要小心翼翼,更何况此刻是四神兽同时出现。

    所以,如果看到什么楼盘建造四神兽雕像或者石柱,然后楼盘的销售吹嘘这是他们的风水大师亲自设计的风水阵,绝对是吹牛的,不用相信。

    四神兽不但难请,而且不是必要,没有人会去请四神兽。

    “不管这下面是什么,到了这时候了,没有理由放弃,这是一个阵法,只要把这四根石柱给击碎,这阵法就破了,到时候到底这阵法下面是什么,便是清楚了。”一位世家的宗师开口说道。

    “没错,到了这里了,就没有这么回去的道理,咱们一起出手便是了。”

    另外一位世家宗师也开口了,不过他的目光却是看向了秦宇和神女,这意思,是想让秦宇和神女也出手。

    只是,神女就好像是没有听到这话一样,没有任何的表情波动,而秦宇却是笑了笑,说道:“四根柱子,一人一根吧。”

    说完这话之后,秦宇便是凝视着那根青龙柱,眼中闪烁着异彩,到了这时候了,不止是这些人想要知道这滇池湖底到底是封印了什么,连他也很想知道。

    ps:抱歉,今天更新晚了,九灯白天出去办事,先是去的县里,排了半天队,结果人家工作人员说这办不了,得跑去市里,好吧,匆匆忙忙到市里又中午了,下班了,于是等吧,等到下午两点上班,各种七七八八的手续办的差不多了,来一句不好意思,你的档案在县里还没有交上来,回县里去拿档案,然后,就弄到现在。

    这就是现在一些部门的办事效率,哎未完待续。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