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乱象现

    “秦宗师,有什么事情吗?”

    两个小时后,在李家山的山脚下,皇甫镇川和赤木扎匆匆忙忙赶来,在两人的身后,还跟着许多洪门弟子,一共十几辆车辆,很是威风。

    不过,也就是这样,秦宇就更明白,这几天恐怕进入这块区域的玄学界中人很多,皇甫镇川和赤木扎面临着很大的压力。

    以皇甫镇川和赤木扎的年龄,已经是过了显摆了年纪,带着这么多人自然不是为了摆威风,最大的可能就是局势已经逼的他们不得不这么做了,更多的是出于对自身安危的考虑。

    “皇甫龙头,最近有什么事情吗?”

    看到两人这样,秦宇并没有把找两人过来的目的说出来,而是开口问道。

    “秦宗师,最近很乱啊。”

    皇甫镇川脸上露出苦涩之色,答道:“最近三天,整个昆明涌入了近千玄学界中人,这么多玄学界中人聚在了一起,有些人原本就有恩怨,加上此刻都被那所谓的重生给冲昏了头,三天之内光是搏斗都过了三十起,这三天,死了十几位玄学界中人,受伤的就更多了,最后,还是国家出手了,足足抓了近百人进去,还警告了不少人,这才恢复了一点平静,不过暗潮依然汹涌啊。”

    秦宇点了点头,所谓的国家出手应该就是曹轩他们部门的人吧,这么大的事情,曹轩他们不可能没得到一点风声,自然也会有人赶来这边处理的。

    “秦宗师,就连我洪门也没有能置身事外,这三天,很多玄学界中人都找上了我洪门,知道我洪门兄弟遍布各地,想要借助我洪门的眼线调查一些线索。”

    说到这里的时候,皇甫镇川的脸上却是露出憋屈之色,这三天,有过了五拨人找上门。而且,这五拨人马的来头都很大,势力不在他洪门之下。甚至有的直接是用命令的口吻。

    这让皇甫镇川如何能够受的了,尤其是其中还有几位小辈对他说话的语气就跟指挥奴仆一样,最终,这些人自然是被皇甫镇川给赶出去了。

    不过。这些人被赶走时,也是放下了狠话,让皇甫镇川最近小心点,于是,这便有了秦宇先前看到的那一幕,皇甫镇川和赤木扎两人身边都开始带着大量的保镖。

    “秦宗师。我看这样下去。恐怕整个昆明都要乱了,越来越多的人来了,其中还有一些世家之人,这些人的眼中根本就没有什么法律观念,还是停留在几百年前的思想,咳咳……”

    赤木扎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说这话的时候还咳嗽了几声,秦宇看了赤木扎一眼,右手突然伸出。在赤木扎的胸口拍了一掌。

    秦宇这举动,谁也没有料到,谁也没有想到秦宇会突然向赤木扎出手,全都傻眼了,而赤木扎挨了秦宇这一掌后,人在原地未动,口中却是吐出一口黑血。

    “多谢秦宗师出手相助。”赤木扎开口朝着秦宇感激的说道。

    赤木扎这话一出,更是让皇甫镇川几人感到疑惑,怎么挨了打反而还要感激呢。

    “这是什么时候受的伤?”秦宇看向赤木扎,沉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赤木扎脸上露出苦笑之色。答道。

    赤木扎的回答让得秦宇皱了一下眉,随即问道:“在这几天有谁拍过你的右边肩膀没有?”

    听到秦宇这么问,赤木扎脸上露出回忆之色,半响后,眼睛一亮,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朝着秦宇说道:“是在前天,当时北边一世家的人过来找龙头,最后和龙头没有谈妥,我怕他们记恨龙头,便是送他们出去的路上跟他们解释,最后临走的时候,被一位老者拍了几下肩膀。秦宗师,这和我的伤有什么关系吗?”

    “你胸口一口淤血压在心头,导致这两天咳嗽不断,但是这口淤血便是因为你右肩肩膀上被人拍了几下,我先前看你眉心暗黑,便是看出体内有暗伤,这么看来,你说的那老头,应该是北边内家气的。”秦宇沉吟了一下,说道。

    “秦宗师,你没说错,那批人就是铁掌李家。”赤木扎立刻答道。

    “那就怪不得了,此人应该是用掌上功夫的暗气伤了你的心肺,但因为对方修炼的门路和咱们玄学界有所不同,所以你一时没有察觉出来。”

    赤木扎是修炼蛊术的,练蛊之人虽然也练气,但是和道家之气不同,练蛊之人的重心是在蛊上面,对于自身反而是没有那么看重。

    所以,很多练蛊之人,练到最后,自己倒是变成了一个毒物,整个血肉都充满了毒素,一来是因为蛊物之类本身就有毒,二来也是因为不练气导致身体被毒素侵蚀的越来越快。

    不过,这就是练蛊之人矛盾的地方,如果练气的话,和道家一样,整个人带着出尘气质,这样的躯体却是不利于蛊的生存,只能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有得必有失吧。

    而也正是因为这样,那铁掌李家的老者在赤木扎身上留下了一道暗气,赤木扎都没有现,这道暗气会压制在赤木扎的心头,一开始赤木扎只是感到胸口闷,气透不过来导致的咳嗽,但是到了后面,就会彻底的变成一个肺痨。

    不得不说,这李家老人的下手很狠,这是打算慢慢的废掉赤木扎。

    “铁掌李家,真以为我洪门是好欺负的不成。”

    皇甫镇川的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赤木扎是洪门先生,也是他的至交好友,这铁掌李家的人向赤木扎出手,那就是向他们洪门开战。

    “龙头,这是怪我,是我技艺不精着了人家的道,现在就算去找上李家,恐怕对方也不会承认的。”赤木扎看到皇甫镇川脸色的怒色,连忙说道。

    “李家欺人太甚,这个恩怨我记下来了,等这事情结束,我洪门会和李家好好算一算的,内家功夫世家又怎么样,我洪门弟子遍布天下,灭他一个李家绰绰有余。”

    作为洪门龙头,皇甫镇川自然不是那种被人踩在脚下还不回击的人,不管怎么说,洪门内里还是带黑性质的,而且,皇甫镇川当上洪门龙头这么多年,自然不是每天吃斋念佛的老人,他的手上也是沾染了不少鲜血。

    “龙头,李家的事情先放到一边吧,咱们的当务之急是找到那小女孩。”赤木扎提醒道。

    “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有那一对中年夫妇的下落?”秦宇开口问道。

    以洪门的本事,找两个人应该不是一件难事,要知道,洪门除了可以号令自己门内的兄弟,还可以让其他的帮派帮忙配合寻找,洪门,有这个能量。

    而那一对中年夫妇,秦宇很确定,这就是两个普通人,两个普通人竟然能够在洪门的重点搜寻下而没有暴露踪迹,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秦宇的眼睛微微眯起,而皇甫镇川在这时候,有些郁闷的开口说道:“没有找到,按照我和赤木扎先生的估计,这一对中年夫妇的后面肯定还有其他人,不然的话,仅凭他们自己是不可能躲藏的这么好的。”

    “会不会那中年夫妇的背后,就是那位散消息的幕后之人。”孟瑶在一旁突然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皇甫镇川和赤木扎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由赤木扎说道:“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我和龙头两人也是这么想的,现在只有那散播消息的幕后之人的可疑性最大,只是这幕后之人比那一对中年夫妇还要神秘,几天下来没有任何的线索。”

    “那看来你们洪门也不怎么样啊。”莫咏星当着皇甫镇川和赤木扎的面,毫不留情面的说道。

    皇甫镇川和赤木扎则是被莫咏星这话说的有些脸红,这一次,他们洪门真是丢人丢大了,动用整个洪门的力量,竟然连两个人都找不到,而且还被那幕后之人牵着鼻子走,每天光应付那些玄学界的人了。

    叮铃铃!

    就在秦宇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却是现自己的手机响了,看了眼号码后,朝着众人说道:“我先接个电话。”

    拿着电话走到一边之后,秦宇按下了接听键,脸上露出笑容,说道:“许老,有什么事情吗?”

    “少主,这可当不得,您就直接喊我名字吧。”许言在电话那头说道。

    “许老,咱们说好的,您称呼您的,我称呼我的,要是再这样,我可就挂电话了。”秦宇故作生气的说道。

    “少主别,哎,那老仆就放肆一次了。”

    许言顿了一会,然后,声音隐隐有些压低,说道:“少主可知道最近几天在玄学界很轰动的事情。”

    “你指的是那重生的小女孩吗?”秦宇嘴角微微翘起,“我不但知道,而且我现在就在这边。”

    “少主也去了,那真是太好了。”许言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少主,不管这小女孩身上是不是真的有重生的秘密,这一次族里也派了些年轻人过去,就算这消息是假的,也就当是历练一下晚辈了。”

    “既然少主在,那我让许承跟少主联系,这一次族里的这些小兔崽子就是由许承带队的。”

    “嗯,许承是吧,我有他号码。”

    和许言再说了几句,秦宇便是挂掉了电话,想了下之后,直接是拨出了许承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不过一听到那边的声音,秦宇的眉头便是一皱,因为,手机那头十分的嘈杂,还伴随着争吵。(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