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 秦始皇陵的那一幕

    听到秦宇提到当初从秦始皇陵墓出来的那一幕,孟瑶的花容有些变色,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了几下,那一幕,她怎么可能会忘记,这一辈都不会忘记,甚至偶尔做噩梦的时候还是梦到那一幕,然后从梦中惊醒。

    每每想起来那一幕,孟瑶便是花容失色,甚至选择性的不去想那一幕。

    “这不是都过去了吗,不用再担心了。”

    看到孟瑶的身躯有些簌簌抖,秦宇连忙将孟瑶给搂在怀中,安慰的说道。

    “秦宇,你告诉我吧,到底生了什么事情,我可以承受的住的,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脆弱。”孟瑶抬起头,看向秦宇的时候,那俏脸却是带着坚毅之色。

    “我当然知道你很坚强。”

    秦宇点了点头,孟瑶外表看着柔弱,但却是外柔内刚,不然的话,当初自己泄露天机化作白骨的时候,孟瑶也不可能可以做到给自己拣骨头收尸。

    孟瑶没有说话,纯净透亮的大眼睛就这么看着秦宇,而秦宇平复了一下心境之后,开口说道:“事情要从我接受白起元帅的元神反哺开始说起……”

    得到了白起的元神反哺之后,秦宇陷入了物我两忘的吸收境界,而在秦宇吸收白起的元神反哺的时候,白起却是朝着打开的成仙门而去。

    随后,白起、秦始皇还有那三千道兵全部进入了成仙门,成仙门震动,一条绿色的手臂掉出,白起化身的那十二金人甚至还有一块黄金掉落,成仙门内战的有多恐怖可想而知。

    许久之后,成仙门恢复了平静,秦宇上前将成仙门给关上,和莫咏欣两人正准备离开江山社稷图,可就在两人转身没有走多远,江山社稷图突然震动了起来。整个空间都开始颤抖,秦宇和莫咏欣两人回头看过去,却是现。那被关上的成仙门竟然又一次打开了。

    秦宇眼瞳一缩,他确认成仙门不是他打开的,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成仙门自动打开了。

    成仙门。自从秦宇得到它之后,就这么静静的屹立在江山社稷图中,自动打开的情况就出现过一次,那一次的出现却是救了秦宇一命,那就是主动将紫薇大帝的分身给吸入其中。

    “难道,是白起元帅他们又要出来了?”

    秦宇和莫咏欣两人面面相觑。不过下一刻。莫咏欣便是摇头否认了这种情况,白起元帅和秦始皇分明是抱着一去不回的气势,又怎么可能会这么快的回头。

    很显然,成仙门内必有一场恶战,而且秦宇相信,敌人绝对不少,不然的话,不会这么多人前仆后继的进入成仙门,当初。自己进去光看到的那片血海便是无穷无尽,那上面漂浮的尸体数量更是恐怖的惊人。

    既然不是白起元帅和秦始皇他们出来?

    秦宇和莫咏欣的脸色同时骤变,一把抓住莫咏欣的手后,秦宇直接是朝着江山社稷图出口而去,因为,他和莫咏欣两人同时想到了,既然不是白起元帅和秦始皇他们出来,那么出来的还能是谁?

    只有可能是白起元帅和秦始皇他们征战的对象,不管这对象是谁,但是对于秦宇和莫咏欣来说。绝对是敌非友。

    而既然这些人出来,那么说明白起元帅和秦始皇他们可能不是对方的对手,既然连白起元帅都不是对方的对手,那秦宇很清楚,对方要想杀死自己,不比捏死一只蚂蚁困难到了哪去。

    跑,只有跑。

    跑出江山社稷图,然后利用那斗转星移大阵快的离开,这是秦宇此刻的做出的决断。

    只是,虽然秦宇这决断很果决,但当他拉着莫咏欣来到江山社稷图的出口,离着江山社稷图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身后,却是传来了一道奇怪的音节。

    秦宇不懂这音节是什么意思,只是这音节落到他的耳中,这一刻,他体内的念力就这么被封印住,再也运转不起来。

    带着惊骇之色,秦宇看向莫咏欣,却现莫咏欣的脸色一片苍白,那眉梢的丝出现了细密的汗渍。

    “坝!”

    下一个奇怪的音节又一次传出,这一次,秦宇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而莫咏欣更是面薄如白纸,直接是软倒在了地上。

    一把将莫咏星给抱住,秦宇也知道,走是走不了了,当下,回头朝着后方的成仙门看去。

    这一看,秦宇整个人是呆若木鸡,在那成仙门内,出现了一个酒坛,没错,就是一个酒坛,这是一个用泥土封胶的酒坛,而且用的还是黑陶。

    只是,此刻这酒坛的顶端那些泥土却是高高凸出,随时都有着要破碎的迹象,而秦宇也终于知道,这声音是从哪里传出来的,那是酒坛里的东西撞击那封泥出的声音。

    第三声,这一次,秦宇连着吐了三口血,体内的念力突然倒转起来,不过好在的是,这一次,莫咏欣却是无恙,这让秦宇确定,这一声,针对是他们这种修炼之人。

    而这一声落下之后,紧随着,就是无数道声音响起,犹如一阵急促的鼓声,秦宇整个人体内的念力是彻底的乱了,如同走火入魔了一般,这一回不仅仅是口吐鲜血,五孔,毛孔都渗出了血丝,整个人是变成了一个血人,样子极端的恐怖。

    “不行,在这么下去就得念力爆体而亡。”

    秦宇神智还保持着清醒,他知道,不能在这么下去,不然的话,迟早是死路一条,只是,念力混乱导致了他根本就没法移动,虽然想要阻止,但却没有那个力量。

    而且最主要的是,秦宇现自己连追影和元神都召唤不出来了,完全是失去了联系,就好像元神小人和追影同时都被封印住了。

    元神和追影失去联系,念力没法使用,整个人移动不得,此时的秦宇却是陷入了一个极其危险的境地。

    噗!

    也不知道吐了多少口血,秦宇的神色极其的萎靡,他吐出来的并不只是普通的鲜血,其中还夹着一些精血,这是他的根本,也就是激活了窍穴,导致秦宇的精血远常人,不然的话,恐怕此刻已经血流尽而亡了。

    但即便秦宇精血多,这样下去也是撑不了多久,甚至,秦宇的精神已经有些恍惚了,整个人单脚跪在了地上,死死支撑着。

    “不行,我不能倒下去,该死的,这酒坛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出这么恐怖的声音。”

    秦宇不甘的抬起头,然而,下一刻,秦宇的眼瞳便是一阵收缩,因为他现莫咏欣竟然朝着那酒坛走去了。

    秦宇想开口,他想喊住莫咏欣,让莫咏欣不要靠近那酒坛,因为那酒坛太邪门了,他怕莫咏欣受到伤害,但是他嘴里不出这么声音,甚至连嘴都已经无法张开了,一张开,便是一股鲜血涌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莫咏欣一步一步的靠近那酒坛。

    莫咏欣朝着酒坛走去,那绝美的容颜此刻却是一片苍白,越靠近这酒坛,她心跳的就越快,而且,她心底突然涌起一声呼唤:“打开,打开这酒坛。”

    这声呼唤充满了诱惑力,让莫咏欣想到了自己小时候母亲在家门口呼唤自己回家吃饭时候的画面,是的,这让莫咏欣情不自禁的朝着酒坛伸出那颤抖的双手。

    “对,就是这样,抱起它。”

    充满诱惑的声音在莫咏欣心中继续响起,驱使着莫咏欣伸出手,抱向那酒坛,抱在了怀里。

    “快,现在把它给摔掉,松开手……”

    这声音就好像是魔鬼的诱惑,一步步的诱惑着莫咏欣的举动,而后面的秦宇却只能是干瞪眼,虽然,这充满诱惑的声音他也听到了。

    这声音对秦宇来说没有一点的诱惑,而他也终于明白,为何这声音出来,自己会有事情,但是莫咏欣却没事,这是酒坛里的存在故意为之的。

    因为酒坛里的存在知道靠这声音控制不住自己,但是,对于莫咏欣这样的普通人来说,却是可以轻易被它给迷住心神,只是,最让秦宇觉得可怕的是,这酒坛里的存在竟然算准了莫咏欣会朝着它走去。

    秦宇不知道这酒坛里到底是什么存在,但是他明白,这酒坛绝对是一个封印的器具,而那些封泥就是用来封住里面的存在出来的,而且,从酒坛里的存在的这所作所为来看,绝对不是什么正道之人,这样的存在要是放出来,恐怕自己和莫咏欣得先遭殃。

    无奈,秦宇口不能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莫咏欣把酒坛给抱起来,然后慢慢的松开。

    当莫咏欣的手彻底的将酒坛放开,当酒坛开始朝着地上坠落的那一刹那,秦宇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这一刻仿佛都停止了,世界似乎都静止了。

    但是下一刻,秦宇就知道,这不是自己产生的错觉,而是时间真的静止了,那酒坛从莫咏欣的手脱落之后,就这么静止在了空间,并没有掉落下去。

    ps:真心无奈了,不是九灯喜欢在章节尾求票,实在是追的太紧了,第二更更新的时候,九灯一看,还在第七,还好,埋头去写第三章,结果现在一看,第九了,离着第十也不远了。

    所以,九灯只能是厚着脸皮再向大家求月票支援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