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第一千七百四十五章 那个冬天

    姑娘的一家人和村子里孤立了,日子过得更加的艰难,村子里平日里收割稻子或者捕鱼都是团队合作,但是现在,没有人愿意跟姑娘一家人合作。

    姑娘怀了胎还没做完月子便是强忍着下地洗衣做饭接触生水,而姑娘的父母则是下田地干活,这一年,大雪额外的大,冰雪彻底的将滇池湖面给冻住,那厚厚的冰层意味着这个冬天没法捕鱼。

    村民们只能是选择合力凿冰,每天都有几个村民轮流来凿冰洞,就这样,花了整整半个月才凿出一个可以放进去渔网的大洞来。

    这一年的冬天,打捞上的鱼格外的少,家家户户都只能分到一两条,而姑娘一家自然是什么都没有,冬天,没有了粮食等于是接近了死亡。

    姑娘可以挨饿,姑娘的父母可以少吃点,但是孩子不行,孩子正是需要补的年龄,如果没有粮食,这个冬天,孩子恐怕就熬不过去。

    在下着暴雪的一天,姑娘的父亲带着砍刀和打猎的工具,一个人上了山,他说,他是家里唯一的男人。

    姑娘的父亲说完这话的时候,看了眼姑娘怀中正顺着香甜的小孩,“当然,十几年后,我的乖孙子会是家里的第二个男人。”

    那一天,姑娘抱着孩子和姑娘的母亲母女两人一起站在门口,看着姑娘的父亲那佝偻的身影消失在漫天的大雪深处。

    雪,越下越大,无情的冷风在呼啸,然而,姑娘的父亲这一去却是再也没有回来,只有那雪花依旧再飘。

    大雪封了山,也封了路,姑娘的母亲染上了风寒终于是病倒了。

    风寒并不严重,也许放在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感冒,只要喝上一碗滚烫的姜汤。喝上一碗鲜美的鱼汤,再睡上一觉便好了。

    然而,对于姑娘一家来说。鱼汤,是一个多么奢侈的词,姑娘知道,家里别说是鱼汤了。就连米也没有多少了。

    当初父亲和母亲在的时候,姑娘并不知道家里还剩下多少粮食,因为每一次母亲总是会熬好粥给她送来,而每次母亲和父亲两人总是躲在灶房那边吃饭,姑娘问母亲吃了吗,得到的回答永远是吃了。

    现在。母亲病倒了。姑娘打开米缸,才现只剩下不到一碗米了。

    姑娘哭了,抱着米缸哭得撕心裂肺,她看着安静的坐在灶台边的孩子,那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她时,姑娘第一次脸上露出了后悔之色。

    那一夜,姑娘抱着孩子哭了一夜,哭到泪水枯竭,那一次。姑娘第一次打了孩子,孩子的哭声伴随着姑娘的哭声在这个村子飘荡,在这个北风呼啸的夜晚,母子的哭声是如此的凄凉。

    第二天,姑娘把孩子放到了母亲的床前,然后,一个人走出了家门,穿着单薄的衣服,走到一户户村民门前,跪在这些村民的家门前。希望他们能够给点食物救救母亲。

    然而,村民们家家户户的大门却是紧闭,没有一个人给姑娘粮食,在这异常寒冷的冬天,谁家过冬的粮食都不多,更何况是给一个生了怪胎的女人。

    在所有村民家门前跪了一天,没有得到一丝食物的姑娘回到了家里,看着躺在床上的母亲和孩子,姑娘拿着一个篮子,再一次出了家门。

    半夜的时候,姑娘回来了,那篮子里却是有着几条鱼,虽然不大,但至少已经够熬一锅汤了。

    那一晚,姑娘在灶台前煮了一锅鱼汤喂到母亲的嘴中,然后剩下的全部喂了孩子。

    第二天,一群村民突然闯进了姑娘的家中,这些村民愤怒的要将姑娘给拖走,而姑娘的母亲在昨晚喝了鱼汤之后,精神头好了一些,看到这些村民要拖走自己的女儿,连忙阻止。

    在一片混乱之中,也不知道哪个村民手中的树杖刺到了姑娘母亲的眼睛当中,鲜血,顺着姑娘的母亲眼中流出,村民们都傻眼了,只剩下姑娘那愤怒的哭声和凄厉的叫声在这间破败的房子里回荡。

    可最终,姑娘还是被村民们给拖走了,因为,姑娘偷了村里用来祭神的供品,这对村民来说是不可饶恕的,要是得罪了神灵,没准村子来年会颗粒无收。

    害怕神灵怪罪的村民们将姑娘给拖走了,带到了那祠堂前,活生生的将姑娘给乱棍打死了。

    没有村民注意到,那小孩从姑娘的母亲的双眼被刺瞎后便是一言不的呆在角落里,甚至,看着他的母亲被拖走也没有哭一声,直到这些村民走后,小孩才颤巍巍的走到姑娘的母亲面前,用舌头舔着姑娘母亲眼角流出的鲜血。

    那一个冬天,姑娘和姑娘的父亲死了,但是姑娘的母亲和小孩却是奇异的活了下去,只是,姑娘的母亲的眼睛却是消失了。

    在这个没有粮食的冬天,没有粮食的姑娘的母亲和小孩是如何活下去的没有人知道,但是这个冬天,村子里生了几件怪事。

    有三户村民家里六岁以下的小孩不见了,就这么凭空的消失了,惊慌的村民觉得这是神灵的怪罪,是神灵对村民的惩罚,而且,之后每一个月,都有村民家的小孩丢失。

    那一个冬天,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那位年轻的道士离开了村子,这是年轻的道士来到小石寨村后第一次踏出寨子,而且一走就是整个冬天,直到春暖花开之时,这年轻的道士才回来。

    年轻的道士回来,村民们大喜,纷纷询问年轻道士现在该怎么办,然而,听了这个冬天村子里生的事情后,年轻的道士却是沉默了,长叹了一口气之后,年轻的道士将姑娘的母亲和孩子接到了大宅内。

    年轻道士回来,村里的小孩没有再丢失了,这让村民们大喜,所有人都忘记了那个冬天,被他们乱棍打死的姑娘的事情,大家高高兴兴进入了新的一年,重新开始了耕种打渔。

    原本,年轻道士是说三年后带着小孩,不过这一次回来,仅仅是过去了一年,当孩子三岁的时候,年轻道士便是带着小孩走了。

    不过,年轻道士在临走前,带着所有的村民来到了滇池岸边,当着所有村民的面,年轻道士将一根巨大的木头给插在了这滇池之中。

    这木头竖立在滇池内,却是没有沉入水底,而是露出了水面一丈的高度,指着这木头,年轻道士说道:“在这木头四周撒网,每年可得千斤鲜鱼,以这千斤鲜鱼,换来你们对那老妇人的照顾,切记,不可起其他念头。”

    年轻道士的话说的很清楚,他帮助村民每天得到一千斤鲜鱼,条件就是村民们代为照顾那姑娘的母亲。

    村民听了年轻道士的话,自然是欣喜的答应了,一个老妇人能够吃多少,这一斤鱼可差不多能让整个村过冬了,而且这样大家可以抽出更多的时间去打猎和耕种了。

    村民答应了,年轻道士便是满意的走了,当然,也带走了那小孩。

    从那以后,整个大宅就剩下了一位瞎了眼的老妇人,每天在大宅里期盼着自己孙子回来,每次村民给老妇人送食物的时候,都可以听到老妇人的痴叫声。

    “我的孙子啊,你怎么还不回来。”

    “君君,我的君君,奶奶想你了。”

    七年,村民们给老妇人连着送了七年的食物,但却没有人照料老妇人的生活,老妇人彻底变成了一个邋遢老人,如果,不是心中对孙子的执念,恐怕老妇人早就走了。

    可即便是这样,村民们也厌恶了老妇人了,因为老妇人走出大宅的时候,看到村里的小孩便当做是自己的孙子,然后就上前抱住小孩,甚至又一次还把小孩给抱到了大宅去,让小孩的父母找了好半天。

    村民厌恶了老妇人,而且时间也冲淡了他们对年轻道士的承诺,冬天,终于没有人给老妇人送食物了,老妇人,饿死在了那个冬天,依然是那个下雪的冬天。

    等到人们现老妇人死了的时候,老妇人依然是坐在大宅院子的椅子上,那一双只剩下眼白的眼睛望着门口方向,双手微微冲着前面伸开,脸上露出了笑容,那模样,好像是等到了她期盼已久的孙子回来了。

    而就在老妇人走的那一天,村民们想着在过冬之前再去捕一批鱼上来,可是等到那些村民到了滇池边却是傻眼了,因为,原本那竖立在湖水上的那根木杖消失了。

    村民们后悔不及,到了这时候,他们才终于明白那年轻道士让他们别起其他念头的意思,这一千斤鱼,就是年轻道士用来和他们交换对老妇人的找过的。

    现在,既然那老妇人已经死了,这交换自然就不需要进行下去了,所以,这木杖也消失了。

    ……

    老妇人低沉的声音在这大宅内飘荡,所有人都专心听着,感受着这个悲惨而又不幸的家庭,一时之间,整个大宅除了呼吸声,没有一丝动静。(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