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戴家绝后

    【今天镇上修变压器,要断电一天,所以跑网吧码字,到了网吧打开后台,一看到昨天的订阅,九灯吓了一跳,一下子少了三分之一,什么心情瞬间就都没有了,后来打听才知道,感情是这几天网站放了一波赠币,赠币看书作者没钱,所以不显示订阅,真是坑啊,九灯都想这两天少更点,等这波赠币消化的差不多再更新了,哎,最后只能恳求各位读者,能少用赠币就少用把,那东西作者拿不到一分钱的,对于靠订阅吃饭的作者来说,这不亚于是断饭碗啊。】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戴尘年目光看向秦宇,眼神之中有着一缕困惑,这番鬼局的龙马之气,又和广州人民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打算将这龙马之气收为己用,我还做不到戴大师你这样心狠手辣。”

    秦宇冷笑着看向戴尘年,这番鬼局虽然不凡,但还不能让他动心,更何况,还是存在缺陷的番鬼局,秦宇这一次会来到这里,是因为番鬼局和他破解广州风水有关系,是他的布局之一。

    “不过,这些都和戴大师你没有关系了,杀人偿命,以邪术杀人,更是为玄学界所不容,戴大师,天道循环,报应不爽,你也是一位风水大师,难道就不知道好地是福缘之人得之,你用如此歹毒的手段得到这地,就确定能够成功?”

    “什么福缘人得之,那不过是没本事之人的说法,所有的一切我都计算好了,哪来的意外?这一次我输就输在碰到了你。”

    戴尘年脸上有着浓浓的不甘心之色,近三十年的布局,却因为秦宇而毁之一旦。又让他如何能够甘心。

    “也罢,只要把你们都杀了,然后。我再一次重新布局就可以了,反正现在云雾已经出现了。”

    戴尘年脸上露出了疯狂之色。这一刻的他已经下了杀意,要将秦宇等人都抹杀在这里。

    “戴尘年,你还想杀我们,真是无可救药了。”吴望声脸上露出不可置信之色,到了这时候,戴尘年竟然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竟然还想着杀人灭口,当真已经是彻底的走入邪道了。

    “吴望声。虽然你进入了五品境界,但是你进入的比我晚,至于秦宇,你更是成为风水大师没多久,虽然外面传你现在已经是五品后期,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我早就踏入了五品巅峰,就算你们两人一起,都不会是我的对手。”

    戴尘年自信的看着吴望声和秦宇,而一旁的别雪听到这话。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个不屑的眼神,秦宇是五品后期?开什么玩笑,这家伙根本就是在扮猪吃老虎。

    秦宇到底是什么境界。别雪也不清楚,但是她曾经听堂主说过,秦宇的实力深不可测,甚至比门内的长老还要厉害,让他看不透,要知道,阴阳门的长老都是六品宗师境界以上。

    “欲使其疯狂,必使其灭亡。”秦宇冷冷的看着戴尘年,说道。

    “哈哈。那就看看谁先灭亡。”

    戴尘年袖子一甩,一股罡风从他的身上散出来。整个坟墓四周的草木都开始晃动起来,这股罡风越来越盛。到后面,叶涛等人都已经有些站不稳,那风刮在他们的身上,就好像是刀割一样,十分的难受。

    “戴尘年,别以为我真的就怕了你。”

    吴望声看到自己两个徒弟强忍着的样子,脸色一怒,也是一步踏出,挡在了众人的前面,就要和戴尘年动手,不过,就在吴望声准备动手的时候,一只手却是按在了他的肩膀上,然后,吴望声便听到身后传来的秦宇声音,“吴大师别急,还是让我来吧。”

    秦宇走在了吴望声的前面,面对着戴尘年,“戴尘年,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是不愿意回头吗?”

    “回头?我为什么要回头?”戴尘年的表情变得有些狰狞,“三十年的布局,三十年的蛰伏,最好的岁月我都留在这里,你让我拿什么回头?”

    “冥顽不顾,你这是自取灭亡。”

    秦宇没有再和戴尘年啰嗦,一位五品相师而已,以他现在的实力来说,根本就是不堪一击,秦宇右手伸出,朝着戴尘年连点了几下,几缕光芒从秦宇手指尖流出,顿时,整个坟墓四周的罡风消失,而戴尘年脸上却是露出震惊之色,因为他现,他整个人就像被封住了,再也不能使用体内的一丝念力。

    “戴尘年,你犯下的罪,自然会有人来审判你,我现在只是封住你的力量。”秦宇这话落下,右手改指为拳,戴尘年整个人就如同木雕一样,轰然朝着后面倒去,倒在了那草地之上,等到再爬起来时,整个人却苍老了许多,一张老脸充满了褶皱。

    “你……你不是五品境界,你到底是什么境界?”戴尘年爬起来,老眼看着秦宇,老眼之中有着震惊之色,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五品巅峰境界,在秦宇的面前竟然不堪一击,就好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一样,毫无抵抗之力,这秦宇到底是什么境界?

    不止是戴尘年震惊,吴望声也同样是震惊,能够让一位五品巅峰境界的毫无反抗之力,这秦大师恐怕不是外面所流传的五品后期境界那么简单。

    “就知道这家伙是扮猪吃老虎。”别雪在一旁,妙目也是眨了一下,心里自语道。

    “爷爷,我最后叫你一次爷爷,我想问爷爷你一个问题,在爷爷你的心中,是不是从来没有把我当做过你的孙女,只是一个可以利用的棋子。”戴倩走到戴尘年面前,目光炯炯的看着戴尘年,虽然,答案她已经能够预料到了,但是她还是希望从自己爷爷口中知道答案,因为只有这样,她才会彻底的死心。

    面对着戴倩的眼神。戴尘年老脸也是闪过一丝复杂之色,许久之后,才缓缓答道:“没错。”

    啪!

    戴倩突然朝着戴尘年打了一个巴掌。这一幕,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谁也没有想到,以戴倩的性格,竟然会打戴尘年一巴掌。

    “从此以后,你不再是我爷爷,我不再是你孙女,我也不会再姓戴,我会恢复我母亲的姓。”

    留下这句话之后,戴倩绝然的转头。泪水在刹那间留下,张杰见状赶忙上前扶住戴倩,柔声安慰着。

    戴尘年看着戴倩蹲在地上撕心裂肺痛哭的样子,一双老眼内,第一次浮现了一丝后悔之色,然而,只是一丝,他并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只有孙子才可以让戴家的血脉继承下去,孙女。终究只是外人。

    然而,就在这时候,叶涛的手机响了。看了眼号码之后,叶涛走到了一旁接了电话,等挂掉电话之后,叶涛的表情却是变得有些古怪。

    “秦大哥,戴家出事了。”叶涛朝着秦宇说道。

    “出什么事情?”秦宇并没有去听叶涛电话里的声音,所以,他也不知道戴家出了什么事情。

    “我派去监视戴尘年儿子的人刚刚打电话回报,就在刚刚,戴尘年的儿子和他孙子去市。结果回来的时候,路上被一辆失控的卡车给撞了。车子被卡车彻底的倾压进去,父子两人当场死亡。”

    砰!

    叶涛这话说完。戴尘年口中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直接是仰天倒了下去,两眼一翻,昏厥了过去。

    “呃……”

    秦宇也是愣住了,戴尘年如此费尽心思筹谋三十年,不就是为了戴家的后代吗,可现在,他唯一的儿子和孙子出了意外,这便是意味着戴家绝后了。

    戴尘年听到这样的消息,要是不昏厥过去,那才叫奇怪。

    “报应,真是报应啊。“吴望声在一旁也感叹出声,戴尘年为了后代,不惜杀戴倩母亲全家,可最终的结果却是自己儿子和孙子死了,哪怕今天没有秦宇的阻止,就算他真的布局成功了,可已经无后的他,布局成功了又有何用?

    “福地有福者得之,戴尘年,这句风水师祖训,现在你该体会到了吧。“秦宇看了眼倒在地上的戴尘年,也不管戴尘年能不能听到了。

    戴尘年昏厥了,秦宇自然不会让戴尘年就这么死在这里,让叶涛背着戴尘年先离开,同时离开的还有戴倩和张杰,至于别雪却是没走,因为她已经差不多知道了事情的经过,而且她也听说过秦宇在南沙海滩说出要解决广州风水问题的话,所以,她选择留下来看看。

    叶涛背着戴尘年下山,秦宇已经给曹轩打了电话,曹轩也通知了当地的同事,对方已经是带人过来了,想来等叶涛下山,也刚好可以碰到。

    将戴尘年交给曹轩他们所在的部门,这是处理戴尘年最好的办法,因为曹轩部门本来就是负责处理玄学界出现的一些败类残害普通人的案件,等到戴尘年的,必然是公正的审判。

    “秦大师,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吴望声开口朝着秦宇询问道,此刻,他对秦宇的态度又尊重了一分,先前是因为秦宇的救命之恩,但是现在,秦宇的实力征服了他,这是一种对强者的尊敬。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在这坟墓之内,戴尘年应该是设置了阵法,才能把龙马之气给聚到这墓穴之中,现在先要做的,就是把这坟墓打开。“

    秦宇看着面前的坟墓,盯着看了半响之后,走到墓碑之前,右手,放在墓碑之上,然后慢慢的往右推。

    墓碑慢慢的缩入一侧的坟土之中,然后留给众人一个墓碑大小的洞口,这洞口刚一打开,一股股精纯的气息便从里面散出来。

    龙马之气,就在这里面。(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