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寻人之术

    “一千万就换来三支香?”张华咂舌,这得是用什么制作成的香,竟然贵的这么离谱。

    “表哥,账不是你这么算的。”

    秦宇看着表哥那一幅见了鬼的表情,再看到一旁郭明堂有些黯淡的眼神,连忙开口解释道:“李叔叔那是捐头香的钱,这种特制的禅香光孝寺并不对外卖的,我也是因为认识光孝寺的一位大师,那位大师送了我一扎。”

    秦宇会解释,是为了让郭明堂安心,很显然,当郭明堂从李卫军的口中听到这禅香的价格之后,有些畏惧了。

    不用想秦宇也知道,郭明堂这次来,身上肯定是带了钱的,毕竟,谁都知道,请大师出手,那是需要一定的出手费的,不过,郭明堂又能拿出几个钱来,他的钱都花在了找儿子的路上了。

    先前看到自己这别墅的时候,秦宇就看到郭明堂的脸色暗了一下,很显然,郭明堂是觉得自己准备的钱可能是有些少了,而现在听到李卫军说出这禅香的珍贵,心里就更是没底了。

    甚至,秦宇知道,自己要是再不开口的话,这郭明堂没准就会打退堂鼓了,就算不打退堂鼓,也没准会做出一些激动的举动,比如下跪、磕头,不好怀疑,以郭明堂对寻找自己儿子的执着,这事情还真的做的出来,然而,这却不是秦宇想要看到的画面。

    解释完之后,秦宇便从桌子上拿着写了郭明堂儿子生辰八字的那张纸看了一眼,将郭名堂儿子的名字还有生辰八字记在了心里,然后,朝着众人说道:“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

    一刻钟后,秦宇从二楼书房离开。手上拿着一张黄表,这黄表上面却是有着字迹,正是郭明堂儿子的生辰八字。

    原来。秦宇去二楼,是亲自用黄表将郭明堂儿子的生辰八字誊写了一遍。

    做好了这个之后。秦宇又领着表哥张华从偏房抬出来了一条案桌,摆在大厅的正北位置上,正好与大厅正门呈一条直线。

    将香炉摆放在案桌上后,秦宇又将那张黄表,给压在了香炉之上。

    然后,秦宇又不知道从哪里拉出来了四把椅子,是那种用竹子编造的小椅子,十分的简单。没有现在椅子的那么多花俏。

    这还不算完,秦宇又让表哥张华去车库拿四个蜂窝煤上来,张华从车库回来后,一手抓着两个煤球,边走边说道:“秦宇,你这车库里面堆着那么多的煤球干嘛,你这又没有灶,有煤球也没地方烧啊。”

    “谁说这煤球就一定得是用来烧的?”秦宇朝着自己表哥神秘一笑,然后,接过这四个煤球。走到那四把椅子处,在每一把椅子上面放置一个煤球。

    接着,从那九支禅香中抽出来四支。点燃,恭恭敬敬的朝着四面八方拜祭,口中念道:“今吾有魂,太上弟子之名,请四方大帝堂前坐。”

    “四方大帝,紫薇极贵,太上弟子,焚香供拜,此相不是普通之香。此香直动九霄、横越灵山,恭请四方大帝享之。”

    念完之后。秦宇将这四支香插在了四个煤球之中,说来也奇怪。先前还平静的大厅,随着秦宇将这四支香插在煤球上面之后,突然刮起了一阵风。

    这阵风刮的极其的诡异,然而,这还不是最让李卫军等人震惊的,让李卫军等人惊讶的是,那四个煤球上的禅香燃烧起来的烟雾,朝着上方飘了一米的距离,就突然消失了。

    这就好像,有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手里抱着那煤球,而煤球上禅香散出来的烟雾,刚好被这人张开嘴巴给吸了进去。

    这让李卫军几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因为他们同时在心中想到了秦宇先前念诵的话,这香是烧给四方大帝的,难不成,此刻坐在椅子上的人,就是那传说的四方大帝?

    李卫军几人保持沉默,但秦宇却没有沉默,看着禅香的变化,秦宇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这第一步,算是完成了。

    紧随着,秦宇右手一挥,那手指尖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了三张符箓,再一扬,这三张符箓却是又化作了三道火焰,这一幕看到郭明堂和那位男子是一愣一愣的,反倒是李卫军和张华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因为他们两人见识过秦宇的一些手段,相比秦宇的其他手段来说,这只能算是小儿科。

    三张符箓化作了三团火焰,等到火焰燃烧殆尽,秦宇的手指尖却是出现了三枚铜钱,这就好像是一个魔术一般,符箓变成了火焰,然后火焰又变成了铜钱。

    要是秦宇拿着这一手去街头表演魔术,保证可以收获不少人惊叹的目光和钞票,当然,这是不可能生的事情。

    手指夹着三枚铜钱之后,秦宇再次走到了那香炉之前,接着,将三枚铜钱放入香炉之内,轻轻的晃动了一下香炉,等到再次把三枚铜钱拿出来的时候,那铜钱表面已经是沾了一层香灰了,而且,秦宇的手去碰触的时候,这铜钱上的香灰并没有被抹掉。

    将三枚铜钱扣于右手心之后,秦宇再次拿起了三支禅香,点燃,朝着案桌拜了三拜,然后将这三支香插在了香炉之上。

    从头到尾,秦宇始终是一言不,而李卫军几人也是沉默的看着,整个大厅一片寂静。

    其实,如果单单是寻人,以秦宇现在的境界,用不着这么的麻烦,但是郭明堂的情况有些特殊,先,他的儿子已经丢失了十八年了,时间久远。

    其次,郭明堂的儿子现在在哪里没有人知道,中国那么的大,要是距离远了,普通的寻人术法并没有效,就算是单单算出了方向也不行,而秦宇必须要考虑到这两个情况,综合之下,他才会采取当下的方法。

    “郭明堂,你上前来。”秦宇朝着郭明堂喊道:“拿着你儿子生前的衣物,在每一把椅子之前放一件,每放一件,对着椅子磕三个头。”

    郭明堂虽然不知道秦大师为什么要让他这么做,但是他还是照做了,拿起自己儿子走丢前身上穿的四件衣服,每在一把椅子前面放下,就跪下来磕了三个头,而且是三个诚心诚意的头,那磕头的响声,让李卫军三人听得都有些不忍。

    等到郭明堂磕完头之后,额头那一块红通通的都有些肿了,秦宇只看了郭明堂一眼便收回了目光,然后,在案桌前,盘腿坐了下来。

    这一座,就是一刻钟的时间,一刻钟之后,秦宇右手一扬,那手掌心处的三枚铜钱落在了地上,然而,即便是三枚铜钱落在了地上,那表面的香灰依然是没有掉落。

    秦宇皱了皱眉,再次捡起这三枚铜钱,然后,又一次闭上了眼睛静坐,这一举动,看的李卫军几人是面面相觑,满脸的疑惑,不知道秦宇在做什么。

    这一次,只过去了五分钟,秦宇便睁开了眼睛,同样的是将三枚铜钱给掷于地上,而这一次,三枚铜钱中的一枚,上面的香灰却是掉落了出来,露出了铜钱的真容。

    秦宇的眼角挑了一下,但还是捡起了另外的两枚铜钱放于手心,接着,又重复了上一次的动作,当然,时间是一次比一次短了,这一次秦宇只闭眼了三分钟。

    两枚铜钱落地,一枚铜钱香灰掉落,一枚铜钱香灰还在。

    秦宇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捡起了那枚有着香灰的铜钱,一分钟后,再次掷出,然而,铜钱上的香灰还在。

    这一回,就是李卫军几人也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劲了,因为他们看出来了,秦宇想要的效果是三枚铜钱上面的香灰都掉落下来,然而这最后一枚铜钱的香灰始终是掉不下来,这就是出现问题了。

    这其中,心里最忐忑不安的就是郭明堂了,秦大师是帮助自己寻找儿子的下落,这事情不顺利出现了问题,那就意味着可能要失败了。

    连续掷了三次,这最后一枚铜钱上面的香灰始终是没法脱落,秦宇终于是长叹了一口气,从地上站了起来,目光落在了那两枚铜钱之上,观看了半响,也将那两枚铜钱收了起来。

    “秦先生,怎么样了?”

    看到秦宇站起身,郭明堂连忙问道,眼神之中带着期盼之色。

    “你儿子的下落已经算出来了。”

    秦宇这话一出,郭明堂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整个人变得激动起来,“秦大师,那我儿子现在在哪?”

    这一问题,不但郭明堂好奇,就连边上的李卫军三人脸上也露出了好奇之色,他们也同样想要知道结果,准确的说,他们更想知道秦宇是如何推算出来的。

    然而,秦宇并没有直接回答郭明堂的问题,反而又问出了当初问郭明堂的那个问题,“郭明堂,假如和我当初说的那样,你儿子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他有自己养父养母,有养父养母那边的亲人,日子过得很好,你还愿意去找他,去让他的生活生巨变吗?”(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