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一百二十三章 我即是神

    边鸿一颗心沉入谷底,只感觉一股寒意从头袭到脚底板,这女人,好深的心机,自己与她斗了五年,竟然不知道她还留有这样一个底牌,直到最后关头才翻开,将了自己一军。<?

    心中暗恨自己太过大意,却已没有后悔药可吃。

    心思一转,边鸿转身便逃,声音传来:“臭****,今日且放你一马,来日定叫你在本座胯下臣服!”

    秋忆梦提剑便追,却根本无法拉近彼此距离。她适才已经动用秘术提升度,消耗巨大,又露出破绽引边鸿上钩,被他拍了一掌之下受了些伤,在两人修为无限接近的情况下,边鸿若执意要逃,她还真的没什么好办法。

    须臾之间,两人已越过云层,地面景色遥不可见。

    秋忆梦最后斩出一道剑气,止住了步伐。

    这攻击被边鸿轻易闪开,临走之前还不忘回头讥讽嘲笑一句,惹的秋忆梦心中大怒,美眸死死地凝视边鸿背影,似要将此人印进脑海深处,总有一日要将他斩于剑下。

    一道人影忽然出现在边鸿上方百丈处,秋忆梦初始还没有现,不经意的一撇,不禁皱起了眉头,眯眼打量。

    此人背对着一轮圆日,金色的光芒太过耀眼,面容投下一层剪影,叫人看不真切,但那身形却是如此眼熟。

    秋忆梦心中剧烈一跳,这样的身形,与记忆深处那挥之不去的影子竟完美重合。

    “什么人!”边鸿飞遁百丈高空,忽然若有所感,抬头仰望,大吃一惊,自己头顶上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一个人来,凑近了看,赫然是一个没见过的青年,神念一扫,竟是没察觉出任何能量波动。

    “滚!”边鸿大怒,今日在秋忆梦手上吃了大亏,险些阴沟里翻船,被逼狼狈逃遁,颜面无光,这种时候居然还有人敢拦路?

    抬手一掌朝那青年拍去,掌心处能量涌动,威能莫测。

    青年同样抬起一掌,轻轻往下一拍,姿势随意,似乎面对的不是一个虚王境,而是一片随风飘舞而来的落叶,面上浮现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下去吧。”

    边鸿的眼珠子陡然瞪圆,身体不可抑止地颤抖起来。

    那一掌看起来平淡无奇,毫无威胁,但当掌印覆下之时,竟能遮蔽整个天地,眼前顿时一黑,半点光明也无。

    莫名其妙地,边鸿感觉自己急往下坠去。

    这是怎么了?边鸿脑海有些懵。脑袋还没转过弯,下方一道凌厉劲气已经袭杀而来。转头望去,骇然欲绝。

    如此良机,秋忆梦岂会错过?当即将身子裹在剑光之中,化作惊天一击,朝边鸿斩去。

    剑光和人影交错而过,秋忆梦重新露出身影,面色微微有些潮红,大口喘着气,这必杀一击对她的消耗显然巨大无比。

    而边鸿则是伸手捂着胸口,身形踉跄,摇摇欲坠,不敢置信地望着秋忆梦,咬牙道:“你……”

    指缝之中,鲜血狂喷,瞬间打湿了衣衫,血腥气冲天而起。

    秋忆梦抬起手,冲他挥了挥。

    边鸿眼中的生机迅消失,头下脚上地往地面栽去,眨眼不见了踪影。

    大荒星域的武者们顿时慌了神,实力最强的边鸿居然这么轻松就被斩了,实在不敢相信,本欲赶紧逃跑,却只觉得这四周空间忽然变得粘稠无比,竟不由生出一种举步维艰之感。

    屠峰等人终于赶到。

    唐雨仙来到秋忆梦身边,关切道:“秋小姐,没事吧?”刚才距离太远,他们也不知道具体生了什么事,只看到秋忆梦神奇至极地将边鸿给斩了,料想肯定付出了一些代价。

    秋忆梦摇摇头,素手一指那些大荒星域的武者:“杀光他们。”

    屠峰与唐雨仙等人颔,纷纷飞驰出去,与那些大荒星域的武者战做一团,结果出乎意料的简单,往日能与自己打的不相上下的对手,今日居然连一半的实力都挥不出来,似乎都受到了什么压制一样,凌霄宗诸多弟子悠一冲上去,便似狼群冲进了羊群,大荒星域的那些人竟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惨叫声此起彼伏,一个又一个身影浑身浴血,从空中跌落。

    五年宿敌,今日竟有机会清剿一空,这本是天大的喜事,秋忆梦却置若罔闻,耳畔边的厮杀声都变得极为遥远,逐渐遥不可闻,她怔怔地抬头仰望,心中迫切地想知道内心深处的答案。

    人影度步而来,秋忆梦的心跳声愈急促,竟有一些患得患失之感。

    终到近前,熟悉的面容印入眼帘,熟悉的笑容挂在嘴边。几十年前的记忆逐渐鲜活起来,他就像是从记忆之中跳出来的一样。

    秋忆梦的呼吸一滞,竟有些不敢相认。

    彼此明明拉近了,却感觉比刚才更远了,他似乎就是挂在天空中的那一轮圆日,距离自己遥不可及,虽能看到,却只能感受那温热的光晕,照亮自己的身前,却在背后投下一层无法消除的阴影。

    “不认识啦?”杨开笑眯眯地望着她。

    “见过宗主!”秋忆梦收拾心思,低下头来,睫毛煽动的厉害,声音有些梗塞。

    本以为几十年的努力,能距离更近一些,再见之日却现并非如此。

    杨开一怔,抬手扣起中指,放在她脑门前方:“抬头!”

    秋忆梦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

    咚……地一声。

    秋忆梦脑袋往后一扬,双手捂着脑门,怒道:“你干嘛!”

    他竟拿手指弹自己脑袋,简直太过分了!实力高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眼圈不禁有些红。等了这么多年,等来的便是这个么?

    杨开大笑道:“还是秋大小姐,适才我还以为你被哪个妖孽夺舍了呢,正准备狠下心肠来斩妖除魔,现在看来倒是不必了。”

    “你才被夺舍了呢。”秋忆梦不忿地道,见他依然一脸笑容,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抬脚朝他踢了过去。

    杨开一闪,便躲开了。

    “你敢!”秋忆梦怒视着他,又踢出一脚。

    杨开老老实实受了一下,见秋忆梦余怒未消,依然瞪着他,这才哎吆一声,装模作样地捂着小腿肚跳起来,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

    秋忆梦斜眼瞄着他,一副“你是白痴嘛”的惊奇表情,瞧着瞧着,脸色忽然微红。

    这……怎么像是打情骂俏,也不敢去瞪他了。

    心中一阵暖意。无论他修为多高,无论他离开多久,原来并不是他走的距离自己太远,是自己非要拿一根标尺来衡量彼此的距离。

    “好了,你如今也是一宗之主,叫别人看去,成什么样子。”秋忆梦忍不住微笑起来。

    杨开忽然抓住她的手腕。

    秋忆梦一慌,心乱如麻:“你……你做什么?”

    话一出口,自己闹了个大红脸,只因一股精纯的力量从杨开手心处传来,灌入她的体内,先前所受伤势竟有立刻好转的迹象,顿时尴尬无比,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他不过是在替自己疗伤而已,莫名地心中有些失落。

    自己又在期待些什么?

    少顷,杨开收手,取出一枚灵丹来放在她手心处。

    秋忆梦也没多问,一仰头吞了下去,捋了下秀道:“什么时候回来的?”神色语气已恢复正常,既然无法相濡以沫,亦无法相忘江湖,那便好好相处便是。

    “刚回来呢。”杨开道,“这边生了不少事啊。”

    “是啊,你回宗了么?”

    “已经回过了。”

    “大长老应该告诉你了吧?”

    “有所听闻。”

    “幽暗星是你的地盘,要怎么处理?”

    杨开道:“既然来了,那自然就别想走了。”

    两人说话间,杨开已经暗中施为起来,整个天地的灵气先是忽然一荡,紧接着天地法则都变得清晰无比。

    秋忆梦哑然地观望四周,冥冥之中生出一丝神奇的感应。

    脚下的这颗星辰,似乎活了过来。

    它本就是活的,也从未死过,但自从杨开离开幽暗星之后,这可修炼之星便变得有些寂寥沉寂,一点点地在生变化,如果说它是活物的话,那么在杨开走后的这几十年内,它便一直在沉睡之中。

    而如今,随着杨开的回归,它也从久睡不醒的状态中复苏了。

    整个天地的灵气,都充斥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生机,秋忆梦甚至能感觉到四周灵气欢愉地跳动,交互编制。

    天地之间,似乎忽然多出一层无形的大网,化作一个囚笼,将整个星辰笼罩起来。

    秋忆梦若有所思,扭头朝极为遥远的地方望去,圣元凝于目中,隐约看到了那边的一丝景色。

    只见在那几千里之外的某片高空中,大荒星域的武者就如被网住的鱼儿一样,在奋力挣扎,想要摆脱幽暗星的束缚,却无论如何也摆脱不得。

    他们无法逃离幽暗星,甚至在那无所不在的天地法则的压制下,连自己的实力都无法完全挥。

    幽暗星的武者们却根本没有这种压制,他们奋起追击,将侵入之敌一一斩毙。

    这就是星主的力量!

    星辰之上,主宰一切,我便是神,神便是我!(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