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一百零六章 你改吃素了?

    须臾,竹屋的门再度打开,众目睽睽之下,公羊奚迈步走出,脸色微微有些白。

    他转过身,恭敬地将屋内关好,然后躬身行了一礼:“打扰大人,大人还请休息。”

    一地的眼珠子乱蹦,几百狂龙阁精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走!”公羊奚一声低喝,身形晃动化作一道流光,朝远方****。

    狂龙阁众人虽然心中满是狐疑不解,却都不敢多问什么,纷纷祭出自己的飞行秘宝,施展神通离开此地,眨眼功夫,浩浩荡荡过来的几百人一个不剩,孤峰之上再次恢复了平静。

    直到百里之外,飞在最前方的公羊奚才身形微微一晃,一张口,一团血雾喷了出来,气息一下子变得萎靡至极,本就苍老的面容变得愈老迈了,仿佛随时可能死去一样。

    “阁主!”几个长老见状大惊失色,纷纷围了上来。

    在那竹屋内,到底生了什么?阁主又与那窃贼有着怎样的交流?为何出来之后一言不地离开,到了此时又受伤颇重的样子?

    种种谜团,让人思绪混乱。

    公羊奚勉强稳住身形,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并无大碍。

    “阁主,那人……”一位长老实在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

    “不要多问。”公羊奚面上闪过一丝惊恐之色。

    “可是咱们的镇宗之宝……”

    “不要了!”公羊奚眼中闪过一丝沉痛的决然,“就当……从未有过。”

    “啊……”一阵惊呼声响起。

    到底是什么人,竟能让自家阁主惧怕成这幅模样,连传承了几万年的镇宗之宝都不准备去追要了,众长老们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只怕脑海中浮现出来的念头让自己失去武道之心。

    ……

    竹屋外,何云香檀口微张,仿佛被谁塞了两根无形的手指进去,傻傻地注视着狂龙阁一群人离去,直感觉脑袋有些不够用。

    这不是祖域最顶尖的几个宗门之一么?怎么遇到事情这般畏畏尾?若不是那些人的实力摆在那里,何云香几乎要怀疑在这祖域中是不是还有另外一个叫狂龙阁的势力。

    杨开的眼角也一直在跳动,若是可能的话,他倒是想转身就走。

    但自己所求之事,极有可能要应在屋内那人身上,就这么走了,总是不甘心,踌躇良久,才一咬牙下定决心,为了返回故土,就算里面有坨屎,那也要去踩一踩啊!

    “待在这里,我一会就回来。”杨开拍了拍流炎的脑袋。

    流炎抓着他的衣袖不放。

    “听话!”杨开瞪她。

    “不要!”流炎不甘示弱,眼睛瞪的比他还大。

    杨开道:“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等会听我摔杯为号,若有不对,你立刻冲进去将那人烤成烧猪。”

    流炎点点头,放开了他:“那行,你小心一些。”

    “恩。”在那人面前,小心又有什么用?

    迈步走出,来到竹屋前,杨开轻咳一声,伸手敲了敲门,大声道:“有人在家吗?”

    本来挺凝重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滑稽,何云香更是没忍住笑了出来,掩着嘴才没出声音。

    屋内没人回应,杨开整了整衣衫,告罪一声:“打扰!”

    推门而入,一如刚才,屋门自动关闭。

    光线由明转暗,一人盘膝坐在前方蒲团上,笑吟吟地望着杨开。

    四目对视,杨开的警惕性放大到极限,表情却是故作淡定,随意一拱手:“武兄,别来无恙。”你愿意化名武尘,我就喊你武兄,老子才不会称呼你乌前辈,你这个星域几万年来最大的毒瘤!

    乌邝丝毫不以为意,伸手道:“坐。”

    杨开道:“我站着就行,挺好。”一身力量蓄而不,随时准备跟眼前这人大干一场。

    乌邝道:“可是本座需要仰着头跟你说话。”

    杨开嘴角一挑,想了想,也不愿在这种事上占他便宜,免得惹的他恼羞成怒,依言坐下。

    两人相对,乌邝取出茶具,慢慢烹调。

    杨开顿时有些受宠若惊,不管这人是不是星域几万年来最大的毒瘤,也不管他曾经祸乱过多少星域,屠杀过多少生灵,这毕竟是星域前无来者的第一人,便是大帝他也屠过几位,居然为他烹茶,也当得上是个荣幸了。

    敌意不禁消减许多,这份气度,果然有强者之风。以后与人说起跟乌邝喝过茶,那也是极有面子的事。

    “小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乌邝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能在这种地方遇到杨开,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

    杨开一脸严肃道:“说来话长,不过原本是过来追杀你的。”

    乌邝微微一笑:“现在呢?”

    “你给我杀么?”杨开问道。

    “那也要看小友有无这个本事了。”

    杨开认真地思索了一下,摇头道:“就算有这个本事,怕也不能杀你。”杀了乌邝,就等于杀了段红尘,付出的代价太大,顿时义愤填膺道:“你等着,待到哪一日,本少找到方法将你从红尘前辈的身体内逼出来,便是你的死期!”

    “那你可要努力修炼才行。”乌邝微微一笑。

    杨开感觉好不自在,这一次会面与他设想的完全不一样,你不是杀人如麻么,干嘛摆出睿智老者的包容?让他不禁生出一种还没出拳,别人就拿棉花挡在眼前一样。

    不如大家撕破脸皮,狠狠杀一场不管谁生谁死来的痛快。

    “你改吃素了?”杨开忽然问道。

    “什么?”乌邝一脸不解。

    “狂龙阁那些人,怎么没吞掉?”说实话,他刚才也是诧异无比,狂龙阁一群人能够安然离去,简直有些不可思议,何止是祖坟上冒青烟,那简直就是在喷火。

    乌邝绝对不可能吃素,噬天战法是他的本命功法,半年前才在龙岛吞了一只龙呢。

    “只能塞牙缝的东西吃来干嘛。”

    杨开深以为然地点头,又道:“那你为何要来祖域?你去龙岛,最初的打算便是来这里?”

    乌邝道:“取一些留在这里的东西,为以后做点准备。”

    “以后?”杨开皱了皱眉头。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茶好了,乌邝自取了一杯,慢慢品着。

    杨开一瞧,连个茶杯都没有,直接端起茶壶,狠狠喝了一口,这才道:“你不吃那些人,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吧?”

    乌邝手上动作一顿,眼中精光闪烁,凝视杨开:“此言何意?”这世上,还有什么是他不能做的事?

    “蚊子再小也是肉,更何况你还处于关键的恢复期,躲到这下位面来,不就是想多吞噬点力量么?”

    “然后呢?”乌邝笑眯眯地望着他,也不说是对还是错。

    杨开道:“段前辈定不会容忍这种事生的,定是他出手阻扰了你……”说着说着,杨开忽然眉头一皱,身子往后微仰,认真地审视起乌邝来。

    刚才那一瞬间,他脑海中蹦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乌邝笑容不减。

    杨开浑身一振,迟疑道:“段……前辈?”

    乌邝的笑容化作苦笑。

    杨开不敢置信道:“真是段前辈?”

    乌邝忽然大笑道:“老段,我就说吧,你学不来本座的潇洒,果真是画虎不成反类犬。”旋又沉声道:“你闭嘴。”

    杨开一头冷汗直冒。如果说刚才只是有所怀疑的话,那么现在就可以确定了,自他进屋一直与他交流的并非乌邝,而是段红尘。

    脸色蓦然一沉,质问道:“段前辈,这是怎么回事?”

    他一直以为段红尘被乌邝给压制了,否则怎会跑到龙岛去屠龙?又躲到这下位面星域中来,可现在看来并非如此,段红尘并没有被彻底压制,他还有一些自由。

    甚至从乌邝与段红尘之间的对话来看,两人的关系好像也不是那么糟糕了。

    乌邝无论干出什么恶事,杨开都不会觉得过分,可如果那些恶事牵扯到段红尘,那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段红尘显然知道杨开在恼怒些什么,叹了口气道:“我也是在他来到此地之后才解脱出来的,之前的事并非有意隐瞒。”

    杨开吁了一口气,这才像话嘛,若是段红尘真的与乌邝沆瀣一气,狼狈为奸,那麻烦就大了。

    见杨开脸色变换,时而凶狠时而不怀好意,段红尘道:“别打歪主意了,就算你我现在联手也杀不了他,我能出来透透气,也是他有意为之,真要是全力压制,我也不可能脱困。”

    杨开气闷,这才放下心中念头,无奈道:“那怎么办?”

    段红尘道:“顺其自然,不过今日既然有缘得见,老夫倒是有一事要拜托你。”

    杨开正色道:“前辈有什么吩咐尽管开口就是。”

    段红尘道:“若你返回星界,定有人来询问你关于乌邝的下落,还请不要告诉任何人。”

    杨开奇道:“这是为何?”他总感觉这一次见面,段红尘对乌邝的态度改变不少,没有以前那么针锋相对了,甚至有些妥协的味道。

    为什么?这都是为什么?两位大帝之间到底有过怎样的交流?又达成了什么协议?竟让段红尘有意帮乌邝隐瞒行踪。(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