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炼巅峰

第三千二十二章 三阶龙脉

    身为一个母亲,女子怎愿意让自己的女儿看到自己被折磨的一幕?

    少女却是傻了,眼睛瞪得大大的,泪水流淌,也不知是被吓得还是怎样。 ≧

    “早点同意不就完了?”阴鸷男子冷哼着,一只大脚在那胸口上狠狠揉了几下,骨头错位的声响立刻传出,他却仿佛没听到一样,低下身子道:“早点同意的话就不必受这份罪了。”

    女子面色痛楚,却咬着牙不吭声,只望着自己的女儿,努力挤出笑容,却比哭还要难看。

    “贱人,本座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居然还敢推三阻四!”那阴鸷男子似乎还没折磨够,********要泄心中的怒火,而且他似乎极为享受蹂躏女子带来的感觉,眼角中满是愉悦的表情。

    茶馆中,杨开眼神微冷。

    那边的变故他与厉蛟两人从头看到尾,自然明白到底生了什么事。

    虽说初来乍到,半龙城的情况还没摸清楚,但一对母女在眼皮子底下被人如此****,杨开也有些看不下去了。

    正要出手时,厉蛟却是霍然起身,一脸呆滞地望着那被踩在地上的宫装女子,眼中一片不敢置信的神色,下一刻,怒火瞬间将他燃烧。

    “现在求饶已经晚了。”那阴鸷男子还在蹂躏着宫装女子,“你们母女谁也逃不掉,都随本座回去吧。”

    这般说着,他一手提着少女,一手朝那少女的母亲抓了过去。

    一道人影却突兀地出现在他面前,耸人听闻的帝威从天而降,直接将那阴鸷男子笼罩。

    阴鸷男子大惊失色,双脚一点,朝后飘去,同时口中低喝道:“什么人!”

    厉蛟探手就是一拳,直朝他面门上轰去。

    阴鸷男子大骇,连忙催动帝元抵挡,可下一瞬,那拳头就在眼前无限放大,直接轰在了他的鼻梁上。

    咔嚓一声响动,似有什么东西断裂开来,阴鸷男子直接被这一拳给轰的飞了出去,同时手上一轻,一直被他擒着的少女居然也脱离了他的掌控。

    咔嚓嚓一阵响动,阴鸷男子倒飞进了后面的店铺中,也不知道撞坏了多少东西,艰辛爬起,只感觉眼前一阵头晕目眩,口鼻中被血腥味充斥。

    伸手一抹,手上全是血,鼻梁似乎也被打断了。

    阴鸷男子勃然大怒,瞬间从店铺中冲出,目光阴冷地朝厉蛟望去,杀念如潮,咬牙喝道:“放肆!”

    厉蛟却没去理他,而是望着被他救回来的少女,又看看躺在地上的那个宫装女子,低声道:“去将你娘扶起来。”

    少女没动,应该是被吓傻了。

    那宫装女子却是震惊无比地望着厉蛟,似没想到这种时候居然有人会替自己出头,毕竟那阴鸷男子不是好得罪的,虽然在半龙城中他的修为不算顶尖,比他厉害的人也不少,但他却是根本不能得罪的。

    任何人得罪他都没有什么好下场,这无关修为高低。

    待看清厉蛟的面容之后,这女子不由瞪大了眼珠子,口中出一声低呼。

    四目相对,厉蛟眼中闪过一丝怜悯和怀念,那女子却是立刻移开了目光,躲闪起来。

    看她这幅模样,厉蛟微叹一声,又推了那少女一把,少女这才回过神来,哇哇大哭地走上前去将自己的娘亲搀扶起来。

    厉蛟这目中无人的态度无疑激怒了那阴鸷男子,不过说来也奇怪,他虽然察觉到厉蛟的修为比他强出一个小层次,居然也不害怕,反而恶狠狠地瞪着厉蛟道:“居然敢伤本座,不管你是谁,你今天都死定了。”

    “这句话也是我想说的。”厉蛟转头,望着那阴鸷男子,表情虽淡,但任谁都听出他压抑的怒火。

    茶馆中,杨开眼帘微眯,端起一杯茶水抿了抿,目光在那宫装女子身上看了看,又看了看厉蛟,神色一动,明白了点什么。

    那边,阴鸷男子呆了一下,紧接着哈哈大笑起来,狞声道:“你胆子不小,在这半龙城内,还没人敢跟我这么说话。”

    “现在有了!”厉蛟轻轻地吸口气,平复心中的愤怒,他还从来没生过这么大的气,胸口翻滚的怒火简直要将胸膛爆裂开来一样,让人迫不及待地想要泄出去,将这阴鸷男子打成齑粉。

    “找死!”阴鸷男子也愤怒的无以复加,气势一催,脖子下方的几片龙鳞颜色忽然加深了许多,一股淡淡的龙威瞬间弥漫开来。

    四周围观的人中,不少龙裔一下子露出难受的表情。

    没办法,这是血脉上的压制,阴鸷男子的龙族血脉比他们要高一些,更有帝尊两层境的修为,全力催动气势之下,整个半龙城的龙裔没几个能挡住。

    就算不是龙裔的人族妖族,此刻也都表情艰辛,纷纷远离了一些。

    厉蛟却是神色不变,不动如山,只是冷眼望着那阴鸷男子。

    见他一副淡然的模样,阴鸷男子的表情不禁变了变,心想这不对劲啊,他也察觉到厉蛟有龙族的血脉,所以才这般肆无忌惮,因为他确定厉蛟的龙族血脉肯定没他精纯。

    可龙威弥漫时,厉蛟的表现却让他大吃一惊。

    对方安然若素!

    这怎么可能?血脉压制不管用了?

    血脉压制不可能没作用,对方如此淡然恐怕只有一个原因——对方的血脉绝对不低于自己!

    一念至此,阴鸷男子脸色大变。本来修为就不如人,如果血脉上面再占据不到优势的话,那他根本不是对手啊。

    仔细打量了一下厉蛟,阴鸷男子眼中闪过一丝狐疑,因为他现厉蛟看起来很陌生,自己对他居然一点印象都没有。

    半龙城中,虽然龙裔数量不少,足以大几万之数,但帝尊境中的龙裔可就不多了。

    整个半龙城的帝尊境也才几百人,这其中人族妖族占了八成之多,身负龙族血脉的帝尊境满打满算不过百人。这百人他基本上都有些印象,就算没有深交也多少见过几面。

    毕竟都在半龙城内讨生活,城池虽大,可经年累月下来总会照面的。

    厉蛟却完全是个从未见过的面孔。

    这家伙哪里冒出来的?帝尊三层镜的修为,血脉也丝毫不弱于自己……这样的家伙,简直闻所未闻啊。

    一念至此,阴鸷男子惊呆了!

    宫装女子也惊呆了!

    四周围观的武者也都惊呆了!大家都吃惊地望着厉蛟,仿佛他脸上有花一样。

    片刻后,阴鸷男子额头上不禁冒出了一丝冷汗,感觉自己这下好像踢到了铁板上。

    “丢人现眼!”厉蛟冷哼一声,同样催动自身的威势,下一刻,比阴鸷男子明显要强上一丝龙威笼罩四周,阴鸷男子的龙威就如泡泡一样,瞬间崩解开来。

    四周更是传来一阵阵闷哼一声,皆是被压制后的反应。

    “三阶龙脉!”

    “居然是三阶龙脉?”

    “半龙城内有三阶龙脉?”

    一声声惊呼传出,厉蛟听的眉头一皱,他虽知自己的龙族血脉不精纯,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属于几阶,毕竟他也没有比较的对象,更没有一个标准。

    龙族血脉的划分来自龙岛,来自龙族,这个划分外人不得而知。

    可听四周的惊呼,厉蛟却现这半龙城的龙裔对血脉的等级似乎很清楚的样子。

    自己原来是三阶龙脉?厉蛟也是头一次知道。

    “咱们半龙城内有这样的龙脉?”

    “这人是谁啊,怎么以前从未见过。”

    “瞧他这威势,应该有三阶上品了吧?”

    “应该不够,大概只有中品。”

    “这下有人要倒霉了。”

    “莫说笑,那人的来头你不知道,倒霉的不一定是他。”

    ……

    阴鸷男子的表情变换不已,心中大骂不止,真是见鬼了,哪里蹦出来一个三阶中品的龙脉?自己也不过只有两阶上品而已,与对方足足差了两个小层次。

    修为不如人,血脉不如人,这怎么打?

    龙威朝他压来,阴鸷男子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艰辛无比,只感觉体内的帝元都运转不灵了,经脉血肉更是一阵阵蠕动,来自心灵深处的悸动让他惶惶不安。

    厉蛟也是头一次尝到血脉压制带来的好处,以前的他都只有被压制的份,在祝烈祝晴面前畏畏缩缩跟孙子一样,这下总算是翻身当了爷爷。

    心中的怒火并没有平息,抬手就是一巴掌朝那阴鸷男子脸上扫了过去。

    阴鸷男子明显想要反抗,可心有余而力不足,巴掌扇过来的时候他根本躲避不开。

    啪地一声脆响,阴鸷男子一边脸颊肿了起来,牙齿飞落好几颗,整个人凌空翻了好几圈才重重落地,可见厉蛟这一巴掌的力量有多强。

    厉蛟转头,冰冷的表情悠然一变,和颜悦色地望着那个少女道:“他打你一巴掌,我也打他一巴掌,出气了没?”

    少女都惊了,她不认识厉蛟,更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替她出头,只是刚才自己和母亲被那阴鸷男子欺凌,满腔委屈和害怕,如今见恶有恶报,自然满心欢喜。

    对厉蛟这个萍水相逢的人也好感大生,重重点头。

    厉蛟微笑道:“你要觉得不够,我再多打他几巴掌。”

    少女想了想,摇了摇头。

    厉蛟道:“那好,我再给你娘出口恶气。”(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